臺灣臺南地方法院95.09.19.九十五年度建字第35號民事判決

案號:臺灣臺南地方法院95.09.19.九十五年度建字第35號民事判決

法院:臺南地方法院

日期:095年09月19日(民國)

日期:2006年09月19日(公元)

案由:給付工程款

類型:民事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95.09.19.九十五年度建字第35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5年度建字第35號
原告 盧慶裕 即慶裕企業社
被告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蔡進福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工程款事件,經本院於民國95年9月15日言詞
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伍拾肆萬貳仟零壹拾捌元及自民國九十三年七月二
十八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原告起訴主張:緣高雄縣旗山鎮公所於民國93年間所發包之「旗
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係由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
限公司所承攬,而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於承攬上開工程之後,
即將其中之水電工程,轉包予宜興營造有限公司,將其中之土木工程
轉包予被告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而被告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則
將上開工程之泥作粉刷部分之工程,交由原告施作,原告自93年6月1
日起至93年7月21日止,完成工程之施作,並曾分別於93年6月25日、
93年7月10、93年7月28日陳送請款單,向被告請款新臺幣(以下同)
366,117元、334,122元、401,779元,而其中之工程款,除由合益營
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之工地現場負責人 高良福 經由被告法定代理人之
同意,各給付原告300,000元、260,000元外,其餘金額66,117元、7
4,122元、401,779元(合計為542,018元)並未給付,爰本於承攬契
約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應給付原告工程款542,018元及法定遲延利
息等語。
二、被告則抗辯:對於原告主張高雄縣旗山鎮公所於93年間所發包之「旗
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係由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
限公司所承攬,而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於承攬上開工程之後,
即將其中之水電工程,轉包予宜興營造有限公司,將其中之土木工程
轉包予被告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之事實不爭執,然被告與原告間並
無訂立任何之承攬契約,原告係向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施作泥作粉刷工程,故工程款應向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請領,且原告亦曾向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請領工程款30
0,000元、260,000元,顯見原告與被告間並無承攬契約,原告向被告
請求工程款,並無道理等語。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三、查原告主張高雄縣旗山鎮公所於93年間所發包之「旗山鎮第一公有零
售市場改建工程」,係由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所承攬,
而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於承攬上開工程之後,即將其中之水電
工程,轉包予宜興營造有限公司,將其中之土木工程轉包予被告銘洲
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又上開「旗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
已經完成驗收,工程款亦已完全付與承攬廠商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
公司,僅剩工程保留款及履約保證金因遭法務部行政執行署高雄行政
執行處扣押之情,為被告所不爭執,且有本院94年度南建簡字第4號
給付工程款事件卷內所附高雄縣旗山鎮公所94年12月8日旗鎮建字第
0940014190號函及所附「旗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工程契
約書影本在卷可據,自可信為真實。
四、兩造既就上開事實不爭執,則本件應先論究者,乃兩造間是否成立承
攬契約?
(一)查證人 吳子雄 (係原告之受僱人)曾於本院94年度訴字第945號給
付工程款事件94年10月5日言詞辯論筆錄到庭證述,曾送系爭工程
之估價單予被告公司簽名,而因被告法定代理人不在現場,所以將
估價單送給被告公司之會計等語。
(二)證人高良福即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工地現場之負責人亦曾於
本院94年度訴字第945號給付工程款事件94年11月30日言詞辯論筆
錄到庭證述,「旗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係由訴外人
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所承攬,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於
承攬上開工程之後,即將其中之土木結構工程轉包予被告銘洲工程
股份有限公司,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由法定代理人蔡進福及訴
外人 覃兆龍 出面簽約,而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將泥作粉刷之工程
再轉包予原告,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攬「旗山鎮第一公有零售
市場改建工程」,都是訴外人覃兆龍在現場負責,後來因為覃兆龍
並未支付工程款予工人,所以乃採取監督付款的方式,由證人高良
福直接付款予工人,而證人高良福付款,均有經由被告法定代理人
蔡進福之同意,給付予原告之300,000元,係經過被告公司法定代
理人蔡進福之同意,93年7月9日再電匯260,000元予原告,被告之
法定代理人蔡進福應該也知道,係由證人高良福先代墊工程款,至
於估驗則應由原告與被告雙方進行等語。證人高良福之證詞與證人
吳子雄之證詞,就被告曾將泥作粉刷之工程,交由原告施作之情,
已屬相符。再以,被告之法定代理人就其曾同意證人高良福支付第
一次工程款300,000元之情,並不否認,且亦曾陳述曾告知原告等
人以後之工程款都是直接向高良福請領等語(見本院94年度訴字第
945號給付工程款事件94年11月30日言詞辯論筆錄)。而如果被告
未將其所承攬「旗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之泥作粉刷工
程交付原告施作,則被告之法定代理人何必同意證人高良福支付工
程款予原告,即如被告所抗辯,係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
司與原告間存在承攬契約,則被告之法定代理人何必同意合益營造
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給付工程款予原告,又何必告知下包向證人高良
福請領工程款即可。
(三)證人覃兆龍雖到庭證述,泥作粉刷工程,是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
份有限公司收回去自己施作,原告係施作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
有限公司之工程,與被告間並無契約關係,因當初原告所估價之價
格太高,所以沒有給原告施作等語(見本院95年9月15日言詞辯論
筆錄)。然查,證人覃兆龍亦證述原告施作之工程,原係由被告銘
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向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攬之工
程範圍等語(見上開筆錄內容),則何以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
有限公司所轉包予被告之工程,再由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
公司與原告間另成立承攬契約,此顯有所矛盾,又證人覃兆龍所述
如屬實,則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必定會再與被告就原
來轉包之工程範圍為修正,然證人覃兆龍及被告,均未提出相關資
料證明,因此,證人覃兆龍之證述內容是否屬實,即非無疑。再以
,依據卷附請款單3紙內容所載,訴外人合益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
司轉包予訴外人宜興營造有限公司、被告銘洲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之
工程款,均係由證人覃兆龍具名請領,證人覃兆龍就上開請款單之
簽名亦不否認,顯見證人覃兆龍就系爭工程之工程款給付問題,與
被告間有共同之利害關係,則證人覃兆龍於到庭證述時,否認被告
與原告間存在承攬契約,其證詞應非真正。
(四)故綜合審酌上開證人之證詞,本院認為證人吳子雄及證人高良福之
證詞與事實相符,而可認為真實,因此,原告主張與被告間就「旗
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之泥作粉刷工程存在承攬契約,
即屬可信。
五、原告與被告間就「旗山鎮第一公有零售市場改建工程」之泥作粉刷工
程既存在承攬契約,已如前述,又依據上述本院94年度南建簡字第4
號給付工程款事件卷內所附高雄縣旗山鎮公所94年12月8日旗鎮建字
第0940014190號函所述,上開工程均已施作完成,被告及證人覃兆龍
亦均不否認上開工程均已施作完成,原告所請求之工程款金額,復有
提出估價單3紙、施作明細3份在卷為證,此外,被告復未提出證據
證明,原告所請求之工程款,有何部分非上開工程之施作金額,則原
告據此請求被告應給付剩餘之工程款542,018元,即屬依法有據,應
予准許。
六、至於原告主張被告應自93年7月2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
算給付遲延利息等語,然原告既自陳係93年7月28日始陳送請款單,
則本件遲延利息應自被告受原告請求之日起即93年7月28日)負給付
遲延責任,因此,原告請求之遲延利息,應自93年7月28日起算,93
年7月28日以前請求之遲延利息,即應予駁回,在此敘明。
七、結論:本件原告之訴,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
十九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95年9月19日
民事第一庭法官 陳杰正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華民國95年9月19日
書記官 汪維屏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