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678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678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05 月 26 日

案由: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678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上訴字第678號

上訴人

即被告 林翔瀚

選任辯護人 王聖傑 律師

葉泳新 律師

上訴人

即被告 陳聖諺

選任辯護人 周詩鈞 律師(法扶律師)

上列上訴人即被告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794號,中華民國110年12月27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10566號、110年度偵字第15302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原判決撤銷。

林翔瀚共同明知為禁藥而轉讓,處有期徒刑捌月。如附表編號1、2所示之物均沒收;附表編號2之犯罪所得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陳聖諺共同明知為禁藥而轉讓,處有期徒刑肆月。如附表編號3所示之物沒收。

事實

一、林翔瀚、陳聖諺與李祥民同為白牌車司機而互相認識,三人為朋友關係。林翔瀚、陳聖諺均明知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係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明定之第二級毒品且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公告列為禁藥管理,係藥事法規範之禁藥,依法不得轉讓及持有,林翔瀚竟基於轉讓禁藥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之犯意,於民國109年11月24日凌晨0時54分許,使用如附表編號1所示手機內安裝之通訊軟體與李祥民聯繫,達成以新臺幣(下同)1,400元之代價,有償轉讓重量不詳之摻有第二級毒品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的罐裝液態2瓶(下稱罐裝液態毒品)予李祥民後,林翔瀚與陳聖諺另透過如附表編號1、3所示手機聯繫指示送交事宜。陳聖諺可預見所送交之2罐罐裝液體內含毒品成分,仍基於轉讓禁藥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之不確定故意,與林翔瀚共同基於轉讓禁藥之犯意聯絡,駕車至林翔瀚位於新北市○○區○○路00巷00○0號之住處,向林翔瀚拿取上揭罐裝液態毒品,先代墊毒品價金1,400元給林翔瀚,再使用如附表編號3所示手機與李祥民確認送達地址,於同日凌晨1時27分許至同日凌晨2時2分許間某時,駕車前往李祥民指定之新北市○○區○○路00號,將上揭毒品交付與李祥民,並收取墊付之款項。嗣李祥民因酒精、安非他命中毒(PMA、PMMA),致橫紋肌溶解及惡性高熱,而致多重器官衰竭而死亡,經警方到場扣得之罐裝液態毒品送驗,再自李祥民使用之通訊軟體內發現上揭對話紀錄,始循線查悉。

二、案經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永和分局報告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由

壹、程序部分:

一、按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檢察官或自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個別被告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故共同被告對於其他共同被告之案件而言,為被告以外之第三人,本質上屬於證人,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最高法院93年臺上字第5726號判決意旨參照)。故證人林翔瀚於偵查中雖同為被告,然公訴人援引其於偵查中所為之陳述為其他共同被告犯行之證據,其偵查中之陳述無異屬「被告以外之人」之陳述,合先敘明。雖就林翔瀚於偵查中之供述部分,被告陳聖諺於本院準備程序中不同意作為本案證據(見本院卷第130頁),然原審於審判中,已依法定程序傳喚林翔瀚到場,且經轉換為證人身分具結後陳述,揆諸上開說明,自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

二、關於本院判決引用之卷內其餘卷證資料(包含文書證據),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均於本院準備程序不爭執證據能力,復未於審判程序言詞辯論終結前表示異議,且卷內之文書證據,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所定之顯有不可信之情況或有其他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是此等卷證資料,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有證據能力。  

貳、實體部分:

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林翔瀚於本院審理中坦承不諱。被告陳聖諺固坦承有代為墊付瓶裝物品1,400元款項,再送交給李祥民,而收取1,400元之事實,然矢口否認有何共同轉讓禁藥犯行,辯稱:林翔瀚來電請我送東西去給 李祥民 ,因為林翔瀚、李祥民兩邊我都認識,我就只是幫忙收、送,單純想說跟朋友聊天並順便回家,我不知道李祥民有在施用毒品,我不知道瓶裝物品裡面是什麼等詞。辯護人辯稱: 林祥瀚 通知陳聖諺送東西時,只有問陳聖諺人在哪裡,方不方便幫忙送,並未告知運送物品為何,陳聖諺僅因下班順路而答應,陳聖諺並無預見運送物品為違禁物,亦不知道是第二級毒品,另陳聖諺向李祥民稱「喝完就去睡不然就去打炮」係指喝酒等詞。經查:

 ㈠被告林翔瀚於上開時間使用如附表編號1所示手機內安裝之通訊軟體與李祥民聯繫,達成以1,400元之代價,有償轉讓重量不詳之摻有第二級毒品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的罐裝液態毒品予李祥民後,被告林翔瀚與被告陳聖諺另透過如附表編號1、3所示手機聯繫指示送交事宜,又被告陳聖諺先駕車至被告林翔瀚之住處,向被告林翔瀚拿取前述罐裝液態物品,先代墊價金1,400元給被告林翔瀚,再使用如附表編號3所示手機與李祥民確認送達地址後,於上開時間,駕車前往李祥民指定之處所,並將上揭罐裝液態物品交付與李祥民,並收取墊付之款項,業據被告林翔瀚、陳聖諺於警詢、偵查及原審中供述明確,另有被告林祥瀚、李祥民之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截圖、語音對話錄音光碟1片暨譯文1份、被告林翔瀚、陳聖諺間之對話紀錄截圖、被告陳聖諺(暱稱「shen!6537髒鬼」)與李祥民之對話紀錄截圖等資料在卷可佐(見110年度偵字第10566號偵查卷宗第13至23、137頁),復有如附表編號1、3所示手機扣案足憑,此部分之事實,應堪認定。

 ㈡又李祥民因酒精、安非他命中毒(PMA、PMMA),致橫紋肌溶解及惡性高熱,而致多重器官衰竭而死亡,警方於死者李祥民位於上揭租屋處房間垃圾桶內扣得1罐「AX」空瓶、桌上扣到「AX」液體1罐,經鑑定內含有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成分之情,此有法務部法醫研究所109年12月25日法醫毒字第1096108827號毒物化學鑑定書、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110年1月12日109州毒檢甲字第10692號相驗屍體證明書、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永和分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現場蒐證照片、台灣尖端先進生技醫藥股份有限公司110年1月4日毒品證物鑑定分析報告各1份在卷可稽(見同上偵卷第58頁、相驗卷第18至20、50至52、114、118頁卷),並有罐裝液態毒品及空瓶各1罐扣案足憑,此部分事實,亦堪認定。

 ㈢至被告陳聖諺及其辯護人雖以前詞置辯。惟查:

 ⒈證人林翔瀚於偵查中證稱:李祥民原本中午(109年11月23日)要我帶飲用之毒品咖啡包(即本案罐裝液態毒品)過去,我從五股騎車到永和,但到了半路李祥民又反悔,我們就發生爭執,李祥民當天凌晨又說要毒品,我才請陳聖諺來把東西送過去給李祥民,我有跟陳聖諺說這東西李祥民要給我1,400元,陳聖諺有先幫李祥民墊錢1,400元給我,陳聖諺再去跟李祥民聯絡約見面地點並收1,400元,運費應該是李祥民給陳聖諺,我有跟陳聖諺說李祥民有在玩,我在群組裡也有提到李祥民不要玩成這樣,講話顛三倒四,我跟陳聖諺說注意一下臨檢站,陳聖諺應該知道這東西是毒品等語(見同上偵查卷第102至104頁);其原審中證稱:我請陳聖諺送過去的時候,有請陳聖諺幫李祥民代墊1,400元給我,並要李祥民自己去跟陳聖諺算車資的部分,大約是300元,陳聖諺應該知道我是要賣東西給李祥民,否則陳聖諺為何要代墊1,400元給我,我有跟陳聖諺說裡面是違禁品要記得避開臨檢站,要收好一點,我當時是用類似信封的牛皮紙袋包裝,有折但沒有封口,陳聖諺還回我說他長的比較老實,比較不會被攔,案發後1到2週後,陳聖諺有打給我說李祥民死了,還問我說李祥民是否是因為我給的東西死亡,我說應該是不會,因為我自己也有使用等語(見原審卷第138至143頁),則由證人林翔瀚偵查、審理之證詞可知,其對於委託被告陳聖諺代為墊款送交罐裝液態毒品,叮嚀被告陳聖諺要小心臨檢等節,證述一致,並於審理中清楚指述被告陳聖諺回應自身外貌不易遭臨檢以及事後來電詢問李祥民死因與所送交之物品間關係,被告林翔瀚對此等回應互動細節證述堅定,並無猶豫、反復之處,若非親身經歷,何能為如此清楚證述。又違禁品一詞為法所不許之物,此為一般智識正常之成年人均能認知之社會常情,被告陳聖諺自陳大學畢業在補教業服務之情(見原審卷第154頁),自難諉為不知,且理應有一般人有更高之警覺性及判斷事理能力,則被告陳聖諺經被告林翔瀚告知送交之物為違禁品,並叮囑要小心臨檢,事後又主動致電被告林翔瀚詢問死因與送交物品之間關連性,足認被告陳聖諺對於該違禁物為毒品,其主觀上有不確定故意。是被告及辯護人辯稱:不知道運送之物為毒品、違禁物云云,不足為採。

 ⒉另被告陳聖諺於原審中坦承所送交之物品,為瓶裝物品(見原審卷第76頁)。再者,徵之現場扣案照片,本案罐裝液態毒品直徑與硬幣相仿,高度與一般小型玻璃瓶成藥類似(約10餘公分),包裝載為「AX」,有該蒐證照片可佐(見相卷第18頁,自照片中桌面上一旁硬幣及他藥罐比對即可知大小),是縱使被告陳聖諺未打開送交之紙袋,亦可感知該瓶裝物品體積甚小。而證人林翔瀚證述:陳聖諺有幫忙代墊1400元乙節,已於前述,此亦為被告陳聖諺所坦認,則被告陳聖諺對於送交2小瓶瓶裝物品給李祥民之價格竟高達1400元,對於所托運之物的合法性豈有不起疑之理。遑論有關被告林翔瀚有告知被告陳聖諺該物品為「違禁品」、「小心臨檢站」等情,亦於前述。益徵被告陳聖諺對於被告林翔瀚所送交罐裝液態之違禁品係毒品,主觀上有不確定之故意乙節無訛。

 ⒊況被告陳聖諺於109年11月24日凌晨1時13分許(下稱案發當天凌晨),與李祥民索取送達地址後,先稱「你們兩個浩呆」、「等我過去」,在告知導航路途里程及路徑後,於案發當天凌晨2時33分許對李祥民稱:「喝完就去睡不然就去打炮」等語,有兩人對話紀錄可佐(見同上偵查卷第23頁);另參之被告陳聖諺於案發當天凌晨2時2分許於通訊軟體中對共同被告林翔瀚稱「送完了啦」、「你們兩個真的」、「沒被老師罵過?」等語(見同上偵查卷第137頁),比對共同被告林翔瀚先前因李祥民無故取消毒品交易而起爭執,並於案發前凌晨0時35分許在壞壞菁英之群組(下稱司機群組)中公開對同為李祥民之友人「宸」稱「@宸叫他藥不要吃成這樣」,有該對話紀錄可證(見同上偵查卷第139頁);再觀之證人林翔瀚於偵查中證稱:因為我們都是朋友,我們有在群组上爭執,陳聖諺認為我們都是認識,大家好來好去沒事就好,所以當天我問陳聖諺是否願意將東西拿給李祥民,陳聖諺就說好等語(見同上偵查卷第103頁);而被告陳聖諺於原審中坦承於受託送交瓶裝物品之際,自己仍有在該司機群組內,知道林翔瀚與李祥民在吵架等情不諱(見原審卷第151頁)。綜觀上開情詞,足見被告陳聖諺知道被告林翔瀚與李祥民是因為本案瓶裝物品而爭執,也知道被告林翔瀚曾於群組內公開要求友人勸阻李祥民不要因濫用藥物而言行失序之情事。益徵被告陳聖諺對於被告林翔瀚所送交之罐裝物品係毒品,主觀上確實有不確定故意之情。

 ⒋此外,李祥民死後經鑑定,其血液內同時含有酒精成分,有前述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毒物化學鑑定書可證(相卷第114頁),惟李祥民死前曾飲用酒類,與李祥民死前亦有飲用本案罐裝液態毒品之事實並未衝突,反觀共同被告林翔瀚於案發前在司機群組內公開宣稱要「@宸叫他藥不要吃成這樣」

  ,而被告陳聖諺於本院準備程序中供述:我有看到群組中被告林翔瀚標註「@宸叫他藥不要吃成這樣」這個對話內容之情(見本院卷第138頁),被告陳聖諺則於送達物品後,一邊對共同被告林翔瀚稱東西已送達並勸和之意,另一邊則是向李祥民稱「喝完就去睡不然就去打炮」,已如前述。綜合評價後,自認被告陳聖諺此處的「喝完」,應係指本案罐裝液態毒品之意。是辯護人辯稱:被告陳聖諺此處是講喝完酒,非指毒品等語,尚難憑採。

 ⒌至林翔瀚於偵查中雖以共同被告身分供稱:我應該是有告訴陳聖諺說這個是毒品等語(見同上偵查卷第128頁),其於原審中證稱:我沒有直接告訴陳聖諺說裡面是什麼東西等語(見原審卷第139頁),可見其對於究竟有無直接告訴被告陳聖諺所托運之物品為毒品之情,前後不一致。惟證人林翔瀚於偵查、原審審理中對於囑託陳聖諺送交瓶裝物品時,均有提及要小心臨檢站之重要事項,證述是一致的,且於原審審理中明確證稱有告知被告陳聖諺內容物為違禁品,並補充證述:所有白牌車司機群組把毒品統稱違禁品這個名字,常常有一些客人會請我們運送一些東西,我們大概會知道那是什麼,所以我們會在司機群組內統稱毒品是違禁品,我和被告陳聖諺之前是同一個群組,我們會互相交流客人等語(見原審卷第140頁),則被告林翔瀚本於對白牌車司機業界違禁物暗語之意義認知,於偵查中表明「應該」有告訴被告陳聖諺送交物為毒品,此等細微之記憶或表達上瑕疵,存有合理之解釋空間,經剔除後,實不影響其以證人身分具結證述之憑信性,併此敘明之。

㈣公訴意旨雖指被告林翔瀚、陳聖諺係基於共同販賣第二級毒品之犯意,於事實欄所示之時間、地點,共同販賣如事實欄所示重量不詳之摻有第二級毒品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的罐裝液態2瓶給李祥民。然按販賣與轉讓毒品之差別,以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營利意圖為斷,並非以有償、無償讓與為絕對標準(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1651號判決意旨參照),又毒品之販賣行為,雖與是否實際獲利無涉;然須行為人主觀上有營利意圖,且客觀上有販入或賣出毒品行為,始足構成,若行為人非基於獲利意思,而將毒品以原價或低於原價有償讓與他人,亦則僅構成轉讓行為。準此,行為人在交付毒品之際同時收受金錢,一般而言,雖可認該金錢即為行為人出讓毒品之代價,進而推論其有販賣營利之意,然行為人收受金錢之原因,非僅此一端,或出資合購,或原價轉讓,在邏輯及經驗上均非不可能,是故,不能一概而論,認為行為人交付毒品並收取價款者,即一律認定其必有販賣之營利意圖。況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處罰之販賣毒品罪,所著重者厥為行為人在主觀上有藉以牟利之惡性,及對毒品之擴散具有較轉讓行為更嚴重之危害性,是其營利意圖之有無,仍應從客觀之社會環境、情況及證人、物證等資料,依據證據法則綜合研判認定之,始為適法。經查:

 ⒈由被告林翔瀚使用如附表編號1所示手機內安裝之通訊軟體與李祥民聯繫,其中語音訊息顯示:「(語音編號4)咖啡:老子中午被你耍要怎麼解釋? 林杯 背著兩顆炸彈從五股騎到永和」、「(語音編號5)李祥民:阿東西我要了,我又沒有說不要了,只是我當下喝多了,然後先不要了。」、「(語音編號6)咖啡:你知道如果這兩個在路上被攔到要關多久,你以為我帶兩瓶養樂多出門?」、「(語音編號7)李祥民:我跟你講說我東西一定要,你這他媽的把送東西怪罪到我身上,我要的東西,然後還要考慮你們送東西的過程,你這從中取得利益不是也有達到了嗎。」、「(語音編號8)咖啡:送東西,出發了就出發了,沒有半路取消的,取消的風險由你來承擔。」、「(語音編號9)李祥民:反正東西我一定要,1400小錢。」、「(語音編號10)咖啡:你現在錢給我匯來,我明天叫人家把東西送給你。」,有雙方對話紀錄1份可佐(見同上偵查卷第15至20背面頁),觀之上開對話之內容,雖有提及購買毒品之暗語、金額,但並未提及罐裝液態毒品之毒品數量,則有關李祥民取得之罐裝液態毒品之毒品重量為何且價值究竟多少,而被告林翔瀚係以多少價格購入,均無任何證據可資佐證。又徵之被告林翔瀚於警詢中供述:瓶裝液體我們都稱神仙水,只知道是液體狀,又該毒品是我之前跟一個酒店的友人「 矮翔 」所拿取的,我向「矮翔」拿的價格一瓶約700元,我購買大約20瓶左右,另我認識LINE暱稱「享醺」的李祥民,我們於109年11月23日至24日間LINE對話紀錄有爭吵,因為「享醺」那天要約我開PART,但他一直跟我改時間,加上我從五股騎機車來永和,當我騎到一半時又叫我不要來,因為當天「享醺」要跟我拿毒品,我會生氣跟他吵架是因為我不是靠賣毒品維生,會幫他是因LINE群組上面我們比較聊的來等語(見同上偵卷第7背面至9頁);其於偵查中供述:陳聖諺先給我1400元,陳聖諺再跟李祥民收1400元,該毒品我是以一樣的錢購入,又我認識李祥民,我們在LINE群組認識,我們都是白牌車司機,當天我原本是要去 林祥民 家一起玩,後來跟李祥民吵架就沒有過去,李祥民在電話中說沒有人要給他東西,叫我把我的賣給他,我就賣給他,我才請陳聖諺來把東西送過去給李祥民,陳聖諺幫忙送是因為我們都是朋友,我們在群組上爭執,陳聖諺認為我們都認識,大家好來好去沒事就好,所以當天我問陳聖諺是否願意幫我將東西拿給李祥民,陳聖諺說好等語(見同上偵卷第96至98頁);其於原審準備程序中供述:這兩瓶神仙水是跟「矮翔」拿的,當初也是用1瓶700元的價格買等語(見原審卷第73、74頁),其於原審審理中證述:我們叫這個毒品神仙水,李祥民在發生事情的前兩、三天,就一直打電話給我問有無其他毒品或神仙水,我一直拒絕他,直到我要請陳聖諺拿給李祥民當天的中午,我才答應李祥民要親自送過去給他,但他好像已經施用毒品蠻多天,一下請我過去,一下請我不要過去找他,後來在LINE對話上發生爭執,我就一直不理他,直到半夜李祥民還是持續找我,我跟李祥民討論後,才請陳聖諺送過去,我買多少錢,就跟李祥民收多少錢之情(見原審卷第138至139頁);其於本院準備程序、審理中供述:我跟上游買1罐液態毒品,也就是神仙水,價格是1罐700元,我賣給李祥民2罐1400元,沒有賺錢,我本來就沒有靠這個在維生,又我跟李祥民是白牌車司機群組認識,認識一至兩年左右等語(見本院卷第136至137、284、287、289頁),則由其等在群組聯繫之內容及爭執,則被告林翔瀚、陳聖諺與 李祥民間 相識而有一定之情誼存在,可見被告林翔瀚基於與李祥民間之情誼,應李祥民之要求,而允以未高於取得成本之金額轉讓交付,亦非事理所無。至李祥民雖於對話中提及被告林翔瀚從中有得到利益一節,此乃其片面主觀之認知。從而,關於被告林翔瀚之營利意圖,仍屬不能證明。

 ⒉又被告林翔瀚於案發前,在通訊軟體中把被告陳聖諺之LINE聯絡資訊告知李祥民後,對於李祥民所稱「總共1700」,回稱「車錢你自己跟他談」等語,有雙方對話紀錄可佐(見相卷第68頁),惟被告陳聖諺於原審、本院審理中供述:林翔瀚有跟我提大約車資就收300元,李祥民拿到東西,原本要給我300元,但我沒有收車資等語(見原審卷第147頁、本院卷第289頁),則有關被告陳聖諺是否收取車資而有獲利,並無證據得以證明。從而,關於被告陳聖諺之營利意圖,亦屬不能證明。

㈤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林翔瀚、陳聖諺犯行均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罪科刑。

二、論罪科刑:

㈠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8條第6項、行政院所修正發布之「轉讓毒品加重其刑之數量標準」第2條第1項第2款規定,轉讓第二級毒品淨重達10公克以上者,始加重其刑至2分之1,本案並無證據證明被告林翔瀚、陳聖諺轉讓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之數量已逾上開加重其刑標準,無庸加重其刑,則比較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8條第2項及修正在後之藥事法第83條第1項法定刑度結果,以藥事法第83條第1項較重,依前述「重法優於輕法」、「後法優於前法」之法理,被告所為轉讓甲基安非他命之犯行,應優先適用藥事法第83條第1項之規定處斷(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30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核被告林翔瀚、陳聖諺上開所為,均係犯藥事法第83條第1項之轉讓禁藥罪。公訴意旨雖認渠等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之販賣第二級毒品罪。惟查,被告林翔瀚固有於事實欄所示時、地交付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給

  被告陳聖諺,並請被告陳聖諺於事實欄所示之時、地交付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給李祥民之事實,然依卷內證據無從證明被告2人確有販賣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之營利意圖,依罪疑惟輕原則,被告2人之行為僅得論以轉讓禁藥罪,已如上述,公訴意旨逕認其等涉犯販賣第二級毒品罪,容有誤會,惟基本社會事實仍屬同一,爰變更其起訴法條。

㈡被告2人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㈢按行為人轉讓同屬禁藥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未達法定應加重其刑之一定數量)予成年人(非孕婦),同時該當藥事法第83條第1項轉讓禁藥罪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8條第2項轉讓第二級毒品罪之構成要件,依重法優於輕法之原則,擇較重之藥事法第83條第1項轉讓禁藥罪論處,如行為人於偵查及歷次審判中均自白,仍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減輕其刑之適用(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大字第4243號裁定、110年度台上字第552號判決意旨參照)。經查:被告林翔瀚於偵查、原審及本院審理中均自白犯行,揆諸上開說明,應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之規定減輕其刑。

 ㈣被告林翔瀚及其辯護人雖請求此部分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減輕其刑云云,然其所犯轉讓禁藥之犯行,依藥事法第83條第1項規定,其法定刑為「7年以下有期徒刑」,並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減輕其刑後,相較其犯罪情狀,尚無情輕法重,自無再適用刑法第59條予以酌減之餘地。被告及辯護人前揭所請,自難憑採。

三、撤銷改判之理由、科刑及沒收:

㈠原審對被告2人予以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原審判決以被告2人所為,均係犯販賣第二級毒品罪。惟查,依卷內證據,無從證明被告2人確有販賣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給李祥民之營利意圖,自難以販賣毒品罪相繩,僅得論以轉讓禁藥罪,業據本院詳述如前,原審認定被告2人犯有販賣第二級毒品罪,自有未合。本件被告陳聖諺上訴否認犯罪固非可採,被告林翔瀚指摘其所為係轉讓禁藥一節,則有理由,自應由本院撤銷原判決,並自行改判。

㈡爰審酌被告林翔瀚應李祥民之要求,委託被告陳聖諺代為墊款並送交本案罐裝液態第二級毒品,而轉讓禁藥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李祥民服用後因酒精、PMA、PMMA成分,而安非他命中毒而死亡,被告林翔瀚明知李祥民已多日施用毒品且處於精神不佳之狀態,竟未斷然拒絕李祥民之要求,反而為本案之犯行,考量被告林翔瀚對於李祥民死亡之結果應無預見,且犯後坦承犯行,態度尚可,另被告陳聖諺則是基於不確定故意為之,最後亦未賺得車資,僅是臨時、一次性受被告林翔瀚指示而為,參與程度較輕,然其犯後並無具體悔意,兼衡被告2人之素行,被告林翔瀚自陳大專畢業,從事白牌車司機,月收入約3、4萬元,需扶養健康狀不佳之父親。另被告陳聖諺自陳大學畢業,現在在補教業工作以及做白牌車,月收入大約4到5萬元,要扶養爸、媽、小孩之家庭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2、3項所示之刑。

㈢沒收部分:  

⒈被告林翔瀚、陳聖諺遭扣案如附表編號1、3所示手機,各係其等所有供聯絡本案轉讓禁藥所用之犯罪工具,此為被告2人於原審中坦承不諱(見原審卷第76、77頁),並有前揭對話紀錄在卷可佐,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分別在其等罪名項下均宣告沒收。

⒉被告林翔瀚取得之現金1,400元,為被告林翔瀚所有之犯罪所得,雖未扣案,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並依同條第3項規定,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⒊至李祥民住處查扣之罐裝液態毒品1罐,依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54號判決意旨,因該毒品已交付買方李祥民,無列為賣方即被告林翔瀚犯罪從刑之餘地,故祇能在該買方李祥民部分,循單獨宣告沒收違禁物方式處理,而不於本案宣告沒收銷燬。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判決如主文(依刑事裁判簡化原則,僅記載程序條文)。

本案經檢察官 宋有容 提起公訴,檢察官 劉斐玲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26  日

      刑事第七庭審判長法 官孫惠琳

                 法 官王惟琪

                 法 官連雅婷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潘文賢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26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藥事法第83條第1項

明知為偽藥或禁藥,而販賣、供應、調劑、運送、寄藏、牙保、轉讓或意圖販賣而陳列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5千萬元以下罰金。

附表:

編號

物品

數量

1

扣案之iPhone11手機(含門號0000-000-000號SIM卡1張)

壹支

2

新台幣現金

壹仟肆佰元

3

扣案之ASUSZenFone7手機(含門號0000000000號SIM卡1張)

壹支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