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板橋地方法院94.04.14.九十三年度易字第1287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板橋地方法院94.04.14.九十三年度易字第1287號刑事判決

法院:新北地方法院

日期:094年04月14日(民國)

日期:2005年04月14日(公元)

案由:詐欺

類型:刑事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94.04.14.九十三年度易字第1287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刑事判決93年度易字第1287號
公訴人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戊○○
選任辯護人 王樹森 律師
被告己○○
上列被告因詐欺等案件,經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93年度偵字
第265號),本院認不得以簡易判決處刑(原受理案號:93年度簡字第39
07號),改依通常程序審理,判決如下:
主文
戊○○、己○○均無罪。
理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
戊○○和己○○為夫妻關係,為向他人騙取錢財以供花用,竟基於
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概括犯意聯絡,先由戊○○出面於民國
90年7月間擔任會首招募互助會,邀約庚○○入會,約定會款每期
新臺幣(下同)3萬元,連同會首共42會,每月5日中午12時30分
在○○縣○○市○○路9號戊○○住處開標,每4個月加標一次(
下稱第一會);戊○○竟在合會名單上以虛列「乙○○」為會員之
方式,使庚○○陷於錯誤而加入該合會,並如期交付會款90萬元,
而於本合會進行期間之第30次標會後,未將其他會腳所繳交之會款
交付予得標會員,進而捲款逃匿不見蹤影,致庚○○受有90萬元之
損害。
再於91年9月間由己○○出任會首招募互助會,邀集庚○○、癸○
○、辛○○及壬○○等人入會,約定會款每期3萬元,連同會首共
44會,每月15日下午1時在前開戊○○亦以虛列「丙○○」為互助
會會員之方式,使庚○○等人陷於錯誤而交付會款,於本合會進行
期間之第13次標會後,即避不見面逃匿無蹤,致辛○○、壬○○等
二人各受有39萬元之損害、庚○○受有78萬元之損害、癸○○受有
117萬元之損害。
戊○○為圖免其財產遭強制執行,竟與其姊丁○○(另案起訴,業
經本院93年度易字第1217號判決無罪)基於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概
括犯意聯絡,明知其與丁○○間並無任何債權債務關係存在,竟佯
以戊○○向丁○○陸續借貸1,300萬元為由,於92年7月24日向臺
北縣蘆洲市地政事務所申請登記將戊○○所有坐落○○縣○○市○
○段地號240、241號土地及其上建物(門牌為○○縣○○市○○
路9號)設定最高限額1,200萬元之抵押權予丁○○。使前開不知
情之地政事務所承辦公務員,將此不實之事項,登載於職務上所掌
之土地及建物登記簿上;嗣經庚○○等人發覺後,訴請臺灣板橋地
方法院塗銷前開抵押權登記,經該院以92年度訴字第2355號判決戊
○○、丁○○應將前開抵押權設定登記予以塗銷,並於93年2月24
判決確定;惟戊○○、丁○○承前開犯意,於93年3月12日,再以
戊○○所有之前開土地及其上建物向前開地政事務所設定最高限額
100萬元之抵押權予丁○○,使前開不知情之地政事務所承辦公務
員,將此不實之事項,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土地及建物登記簿上,
足以生損害於債權人庚○○、癸○○、辛○○、壬○○等人及地政
機關管理地籍之正確性。
綜上,因認被告戊○○、己○○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
財罪;被告戊○○復涉犯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等
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
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
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所謂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事實之證明者
,始得為斷罪之資料;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
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之基礎(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
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參照)。且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
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
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
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懷疑之存在,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
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
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其以情況證據
(即間接證據)斷罪時,尤須基於該證據在直接關係上所可證明之他
項情況事實,本乎推理作用足以確證被告有罪,方為合法,不得徒憑
主觀上之推想,將一般經驗上有利被告之其他合理情況逕予排除(最
高法院32年上字第67號判例參照)。
三、就公訴意旨認戊○○、己○○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部
分:
公訴人認被告戊○○、己○○涉有上開詐欺取財犯行,無非以告訴
人庚○○指訴乙○○、丙○○曾於電話中向其本人表示未參加被告
戊○○、己○○所招募之合會等語;及財政部臺灣省北區國稅局三
重稽徵所92年12月23日北區國稅三重二字第000000000號函覆說明
,被告戊○○於90年度綜合所得稅之申報額為0元;91年度則未申
報所得稅,顯見被告戊○○於招募合會時並無資力,顯有詐欺等情
,為其論據。
經查,被告戊○○和己○○為夫妻關係,戊○○出面於90年7月間
擔任會首招募互助會,邀約庚○○入會,約定會款每期3萬元,連
同會首共42會(即第一會),該合會名單上列有「乙○○」為會員
;該合會於第30次標會後倒會,庚○○仍為活會,已如期交付會款
90萬元;另於91年9月間由己○○出任會首招募互助會,邀庚○○
、癸○○、辛○○及壬○○等人入會,約定會款每期3萬元,連同
會首共44會(即第二會),該合會名單上列有「丙○○」為會員;
該合會至第13次標會後倒會,告訴人4人均為活會,其中辛○○、
壬○○二人各已繳交會款39萬元,庚○○已繳交會款78萬元(2會
)、癸○○已繳交會款117萬元(3會)等情,業據被告戊○○、
己○○坦認無訛,核與告訴人庚○○、癸○○、辛○○、壬○○之
指訴及證人乙○○、丙○○之證述相符,又有告訴人所提出上開合
會之會單二紙附卷可證,自堪認均屬實在,合先敘明。
公訴意旨以告訴人庚○○指訴其本人曾打電話向乙○○、丙○○,
詢問彼二人是否有參加前開第一會、第二會之合會,乙○○、丙○
○均答覆沒有參加等語,而認被告二人有虛列會員詐欺之犯行。惟
就本案被告二人虛列會員詐欺之待證事實而言,庚○○前開於審判
外聽聞乙○○、丙○○未參加合會之陳述,性質上為「傳聞證據」
。本院自應以證人乙○○、丙○○於偵、審中合法具結後所為之證
言為判斷本案事實之依據。至於庚○○前開指證僅得用以攻擊證人
乙○○、丙○○證言之憑信性,尚不得僅以告訴人庚○○前開聽取
傳聞所為之證言,作為認定被告二人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經查:
證人乙○○於偵、審中均證稱:其本人是被告戊○○的姊姊,其
本人有參加戊○○為會首的第一會,共參加一會,是死會,得標
時拿的會款約不到100萬元左右,是其本人到戊○○家中拿的;
庚○○曾打電話給其本人,問其本人是否有參加上開第一會,當
時其本人有子女在旁,其本人不想讓子女知道其本人有錢,以免
子女借錢,所以回答庚○○其本人沒有參加等語(見偵字第265
號卷第91-93頁、本院簡字卷第53、58、59頁、本院易字卷第61
、62頁)。
證人丙○○於偵、審中均證稱:其本人是被告戊○○的姊姊,其
本人有參加戊○○為會首的第一會及己○○為會首的第二會,各
參加一會,第一會是死會,第二會則是活會,其本人第一會得標
時約拿了會款將近100萬元左右,是其本人到戊○○家中拿的;
庚○○曾打電話給其本人,問其本人是否有參加上開第二會,當
時其本人認為這個是個人隱私問題,不想讓庚○○知道,所以才
回答庚○○其本人沒有參加等語(見偵字第265號卷第66、67
、111至113頁、本院簡字卷第53、54頁、本院易字卷第62、63
頁)。
經本院於審判期日徵得被告戊○○之同意,在訊問證人乙○○、
丙○○時,暫將戊○○隔離於庭外;經此隔離訊問後,被告戊○
○於本院供陳:證人乙○○有參加第一會,是死會;丙○○第一
會、第二會都有參加,第一會是死會,第二會是活會;丙○○、
乙○○在第一會的得標金額均約100萬元左右,彼二人為了怕子
女知道,都是到其本人住處點清收取得標會款等語(見本院易字
卷第66頁),核與證人乙○○、丙○○前開證言大致相符,均應
堪認屬實在。至被告戊○○所供陳證人丙○○、乙○○之得標時
間,雖與告訴人等所提出之會單記載不同,惟當係因時日牽延,
被告戊○○記憶不清所致,尚不足以推翻證人丙○○、乙○○前
揭證言之憑信性,附此說明。
再者,證人乙○○所參加被告戊○○為會首之第一會,總會數共
42會,進行至第30會方始倒會,是該合會已正常運作約三分之二
,核與一般虛列會員之合會詐欺,多於合會進行之初即以人頭大
量標會詐取會款後惡性倒會之常情不符。而證人丙○○所參加被
告己○○為會首之第二會,總會數共44會,進行至第13會倒會,
惟「丙○○」於該第二會仍屬活會,並非死會一節,業據證人丙
○○證述明確,已如前述,告訴人等四人就此亦均不爭執,自堪
信為真;是果若被告二人於第二會有虛列「丙○○」為會員,向
告訴人等人為詐欺之意思,自應於該合會進行之初便以「丙○○
」名義標下會款,再行倒會,豈有在「丙○○」仍為活會時即行
倒會之理?凡此,均與合會詐欺之常情有間。
從而,綜上調查,尚難認被告二人有何詐欺取財之犯行。
至公訴意旨又以:被告戊○○於90年、91年之綜合所得稅申報資料
並無所得,而認被告戊○○、己○○於招募合會時已無資力,顯屬
詐欺一節。經查,被告二人既能招募前開二個合會,其中第一會順
利進行至第30會,第二會順利進行至13會;且被告戊○○與其姊姊
丙○○、丁○○有大量資金往來,並陸續受有丁○○鉅額款項之資
助(詳後述),足見被告二人並非無資力之人;況且在吾國社會中
,無固定工資收入之家庭主婦、退休人員或自營工、商者,憑藉其
社會信用擔任會首招募合會,以賺取會首標金之情況比比皆是,不
足為奇。從而,自難僅憑前揭被告戊○○報稅資料等間接證據,遽
爾推論被告戊○○、己○○招募前揭合會有詐欺取財之故意。
至公訴人聲請傳訊之證人甲○○,於本院審理中證稱其本人並未參
加前揭二個合會,也不認識告訴人庚○○等語(見本院易字卷第64
、65頁),是其證言自不足以據為不利被告之認定,附此敘明。
四、就公訴意旨認被告戊○○涉犯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部
分:
公訴人認被告戊○○涉有刑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
無非以告訴人庚○○等人之指訴、土地登記謄本2份、本院92年度
訴字第2355號民事判決,及被告無法證明確有向丁○○借款、丁○
○亦未將被告簽發交付之支票提示行使權利、被告所供向丙○○轉
借50萬元之若干細節與丙○○到庭所陳矛盾,認與常情有違,進而
推斷其與丁○○間並無真正設定抵押權以擔保債務之意思,為其論
據。惟訊據被告戊○○堅決否認有何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行,並
據辯稱:其本人自83年間起,即陸續多次向丁○○借款,均無法如
期償還,後丁○○見其本人實已無力償還借款,為求債權有保障,
始與其本人約定設定本件最高限額抵押權,其本人對丁○○所負之
債務並非虛偽,其前揭抵押權設定之登記亦無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
意思等語。
經查,本件被告戊○○與其姊丁○○前於92年7月23日,就被告所
有坐落○○縣○○市○○段第240、241地號土地,約定設定本金
最高限額1200萬元之抵押權,並於同日向臺北縣三重地政事務所送
件(收件字號:重登字第213090號),翌日完成登記,後經法院判
決應塗銷上開抵押權登記;嗣戊○○與丁○○再於93年3月12日,
就上揭房、地約定設定本金最高限額100萬元之抵押權,於同日向
臺北縣三重地政事務所送件(收件字號:重登字第078200號)並完
成登記等情,有上揭地號之土地登記謄本影本各2份附卷可稽(見
偵字第265號卷第148至151頁、161至164頁),且為被告及證
人丁○○分別坦認無訛,此部分之事實首堪認定。
按所謂最高限額抵押契約,係指所有人提供抵押物與債權人訂立,
在一定金額之限度內,擔保現在已發生及將來可能發生之債權之抵
押權設定契約。此種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除訂約時已發生之債權
外,即將來發生之債權,在約定限額之範圍內,亦為抵押權效力所
及(最高法院62年台上字第776號、66年臺上字第1097號判例可資
參照)。其與一般之抵押權不同,最高限額抵押權係就現在已發生
及將來可能發生之債權所設定者,其債權額在結算前並不確定,實
際發生之債權額不及最高額時,應以其實際發生之債權額為準。又
最高限額抵押權既與一般抵押權在性質上有所不同,不以設定之時
有債權存在為必要,然尚難因此遽認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者均無刑
法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之適用,仍應以抵押人及抵押權人於設定
抵押之時有無締約之真意,即有無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之情形為
斷,倘行為人於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之際,明知與他人就現在或將
來並無成立債權債務關係之意思,其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係為逃
避債務等其他目的,實質上並無締約之真意,自屬一種虛偽行為,
對於不動產他項權利之登記管理及債權人之債權行使,不能謂無影
響,故行為人與知情之他人共謀,向地政機關就其不動產為他人設
定最高限額抵押權,自與刑法第214條所規定明知為不實之事項,
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之構成要件該當;反之,倘行
為人於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之際,確有締約之真意,即與刑法上之
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之構成要件有間,而不得以該罪相繩。
本件證人丁○○自87年12月15日起至89年11月28日止,曾陸續從其
設於臺北縣蘆洲鄉農會(現改名為蘆洲市農會)帳號000000000000
號帳戶內提領10萬元至50萬元不等款項,匯入被告戊○○設於上海
商業儲蓄銀行蘆洲分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內,其詳細匯款
金額如下:87年12月15日匯款50萬元;88年6月30日匯款50萬
元;88年8月4日匯款50萬元;88年9月16日匯款50萬元;
88年12月14日匯50萬元;89年3月4日匯款50萬元;89年4月
25日匯款30萬元;89年6月7日匯款30萬元;89年6月19日匯
款10萬元;89年9月11日匯款30萬元;89年10月5日匯款30萬
元;89年11月28日匯款20萬元,總計匯款12筆,金額達450萬元
等情,此有被告提出丁○○上開帳戶之存摺影本一份(見本院簡字
卷第34至44頁)、蘆洲市農會93年11月8日北縣蘆農信字第000000
0號函附之活期存款取款憑條、匯款申請書、匯出匯款明細表等影
本(同上簡字卷第74至89頁)、上海商業儲蓄銀行蘆洲分行93年11
月16日93上蘆字第220號函附之存摺存款帳卡影本(同上簡字卷第
90至107頁)附卷可稽,堪認被告所辯其本人確曾多次向丁○○借
款一節,應非子虛。
證人丁○○於本案簡易訴訟程序審理中證稱:被告從83年底開始向
我借錢,陸續借了500多萬,300多萬是從83年底至90年左右借的
,我去領現金借他,另外450萬是我從蘆洲農會的戶頭電匯到戊○
○在上海銀行蘆洲分行的戶頭給他,我都沒有記帳;因為是自己的
弟弟,所以他沒有還,我還是借錢給他,他之前開工廠賠錢,所以
我才資助他;因為是自己弟弟不想做的太絕,所以我一直沒有叫他
拿不動產給我設定抵押,後來被告沒有錢還我,我之前也有叫被告
把房子給我設定,但被告一直拖延,我就逼他把房子設定給我,到
了92年才終於設定完成等語(見該卷第
117、118頁);於本案通常訴訟程序審理中亦證稱:戊○○要設
定最高限額抵押給我是因為戊○○欠我錢,他從84年左右開始借錢
,一開始有還,從86年以後就沒有還錢,我一直借錢給他到93年左
右;我用我先生的錢借他;戊○○借錢時沒有提供擔保,因為是自
己的弟弟,為了顧及他的信用,他要兌現票據,所以我一直借他錢
,因為在之前我是想幫助戊○○,看他是否可以做起來,但後來看
他已經沒辦法還錢,所以要他給我一個保障,所以在92、93年才要
求他設定抵押權給我等語(見本院卷第69、70頁),前後一致,甚
為明確,亦核與被告之辯解相符。
綜上說明,顯見本件最高限額抵押設定之前,被告戊○○與丁○○
間確有借款關係存在。嗣因被告發生財務困難,丁○○為求債權獲
有保障,乃與被告戊○○約定於92年7月24日以前揭房、土設定最
高限額抵押權,此乃人情之常,堪認上開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設定係
出於被告戊○○與丁○○間之真意,並無通謀虛偽意思表示之情形
。又最高限額抵押權係就現在已發生及將來可能發生之債權所設定
者,其債權額在結算前並不確定,實際發生之債權額不及最高額時
,應以其實際發生之債權額為準,業如前述,被告戊○○與丁○○
間既存有上揭借款關係,縱所借金額未達最高限額,亦僅係抵押權
所擔保實際債權金額多寡之問題,自不能於別無積極證據之情形下
,僅憑此推測或擬制之方法,逕認被告戊○○與丁○○有虛構債權
使公務員為不實抵押權登記之犯行。
本件告訴人庚○○、辛○○、壬○○3人前對被告 義松 及丁○○訴
請本院撤銷彼二人間就前揭房地所為最高限額1,200萬元之抵押權
設定行為,並塗銷該抵押權設立登記。經本院民事庭審理結果,認
定被告戊○○確有積欠丁○○至少318萬元之債務,其2人間設定
上開最高限額抵押權確亦係出於真意,惟查:「被告戊○○自83年
間起即向被告丁○○借款週轉,嗣為擔保丁○○之借款,乃於92年
7月23日以如附表所示土地設定第2順位本金最高限額1200萬元之
抵押權予被告丁○○,係先有債權之存在而於事後為之設定抵押權
,揆諸上開判例要旨,應屬無償行為。...本件被告戊○○於92年
7月23日與被告丁○○簽訂抵押權設定契約,並...設定抵押權
予被告丁○○之行為,既已嚴重損害原告之債權,則原告依民法第
244條第1項之規定,請求撤銷被告戊○○與被告丁○○間於92年
7月23日就如附表所示土地之抵押權設定契約及同年月24日所為
之抵押權設定登記行為,並請求被告丁○○將上開抵押權設定登記
塗銷以回復登記,為有理由」,因而判決被告戊○○、丁○○全部
敗訴;此有本院92年度訴字第2355號民事判決1件附卷可稽,並經
本院調閱該案全卷查明屬實。是上開民事判決並非認定被告戊○○
與丁○○間上開抵押權設定行為係出於通謀虛構債權之意思表示,
而純係基於保障其他債權人之權益,始將原屬適法有效之抵押權及
本院92年度訴字第2355號民事判決,逕認被告戊○○涉有使公務員
登載不實犯行,應屬誤會。
上開民事判決確定後,被告戊○○與丁○○雖又就同一標的約定設
定本金最高限額100萬元之抵押權,並辦妥登記。衡情亦係丁○○
為求其債權獲有基本之擔保,而與被告戊○○所為之約定,並無虛
偽不實之可言(嗣被告戊○○與丁○○為免爭議,已自行塗銷在案
)。至於上開本金最高限額100萬元抵押權之設定行為,是否仍屬
前開「先有債權,嗣後方設定抵押權」之無償行為,而依被告戊○
○當時資力情況,此設定行為是否足以損害其他債權人之債權,而
得由被告之債權人依法訴請撤銷,乃屬民事問題,核與本件被告戊
○○是否構成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刑事犯罪無涉。
又被告戊○○與丁○○為姊弟關係,依我國民間習慣,親人間彼此
借貸多無要求開立收據、借據等債權證明文件;又如借款人已表明
存款不足,貸與人本於手足之情,為保全親人之信用,亦鮮有將擔
保借款之支票逕行如期提示付款之情形,凡此均屬人情之常,要難
僅憑丁○○未將被告戊○○所簽發交付之支票逐紙提示行使權利之
事實,逕認二人間之債權債務係屬虛構。至丁○○曾向胞姊丙○○
借款50萬元再轉借給被告戊○○一節,證人丙○○、丁○○於偵查
中之證述經核大致相符(諸如:丙○○當時係從金融機構提領現金
,前往丁○○家中一次交付款項、丁○○曾向丙○○說明相借該筆
款項係因被告戊○○向其借款,如戊○○未向丙○○還款,即由丁
○○負責償還等)。縱有些許細節所述不一,當屬時間久遠記憶不
清所致;況且,丁○○自87年12月15日起至89年11月28日止,確曾
陸續借款12筆給被告戊○○,金額自10萬元至50萬元不等,合計達
450萬元等情,已認定如前;是自難僅因丁○○、丙○○就前開借
款50萬元之若干細節於偵查中供述有稍許出入,即率認被告戊○○
與丁○○間之債權全屬虛構,而有使公務員為不實抵押權登記之意
思。
五、綜上所述,被告二人辯稱其二人招募合會並無詐欺,係嗣後經濟困難
始無從維持;及被告戊○○辯稱其本人確有長期積欠丁○○大量借款
,始將其房地設定最高限額抵押與丁○○,並無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等
語,應可採信;可見被告所為,核與詐欺取財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
構成要件均尚有未合;此外又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公訴
人所指前揭犯行,揆諸首開說明,因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自應為無罪
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陳孟黎 到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94年4月14日
刑事第五庭審判長法官 陳坤地
法官 潘長生
法官 許映鈞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須附繕本)。
書記官 呂苗澂
中華民國94年4月14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