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101.07.26.一百零一年度臺上字第3900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101.07.26.一百零一年度臺上字第3900號刑事判決

法院:最高法院裁判

日期:101年07月26日(民國)

日期:2012年07月26日(公元)

案由: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類型:刑事

最高法院101.07.26.一百零一年度臺上字第3900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三九○○號
上 訴 人 丁明昌
選任辯護人 黃逸柔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
南分院中華民國一○一年四月十七日第二審判決(一○○年度上
訴字第一二四一號,起訴案號: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九
年度偵字第一一八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上訴人丁明昌上訴意旨略稱:(一)、原判決認上訴人
於民國九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係經曾清治(業經判刑確定
)授意,代為接聽吳嘉凱聯絡購毒之電話,然上訴人始終否認,
而吳嘉凱在警詢時及偵查中或證述該日及翌日晚間二通電話,均
由上訴人接聽,或證稱後者之電話不知何人接聽,前後所述已有
矛盾,是否真實,即有疑義。曾清治在原審坦認有販賣毒品予吳
嘉凱,但稱係與吳衍慶共同販賣,及只曾將電話交給吳衍慶,監
聽譯文所載「大哥」之內容,可能係與其通話等語。原審就此未
進一步詳加調查,即以吳嘉凱之陳述為論斷基礎,自與卷證資料
不符。又原判決既認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之SIM 卡為曾清治持
有使用之物,且係隨身攜帶而被查扣,可見上訴人不可能隨時以
該行動電話接聽來電。至通聯紀錄並不能證明實際與吳嘉凱通話
者係何人,雖吳嘉凱在偵查中供證送海洛因者,不是「懶末」(
即上訴人)就是「慶仔」(即吳衍慶),但同月二十四日十時十
九分十八秒及二十三分二十七秒二次通聯時之行動電話基地台位
置,均未變動,顯見雙方交易之地點應在上開行動電話通話時之
所在地。則吳嘉凱證稱在其村裡之產業道路交易,與上開基地台
顯示之位置未合,是否屬實,即有可疑。(二)、原判決認曾清治在
其住處附近販毒予吳嘉凱等達十次以上,吳嘉凱既知曾清治之住
處所在,自可逕至該處取得所購毒品,何須上訴人外出送貨?單
憑吳嘉凱隨口之言,豈能作為論罪之依據?吳嘉凱與曾清治住同
村,依同月二十五日之通話內容,係通話者要過去與吳嘉凱見面
,則吳嘉凱在偵查中稱接聽電話者不知何人,但由上訴人送貨,
亦有可議;況其在第一審係供稱由吳衍慶送貨,原判決以吳嘉凱
能明確區分各次交易之對象,即認該偵查中之證述為可採信,但
依其在第一審之供述,於警詢前有受警方誘導之虞,其因揣測「
警意」以圖全身而退或減輕刑責,實屬情理之常,原審以聖賢之
心揣度施毒者臨事趨吉避凶心態,難免失之千里。(三)、原判決以
吳嘉凱在第一審證稱:其與上訴人因同監執行而被同車提解到庭
途中,上訴人曾告以「實話實說」等語,即認所為證述係刻意迴
護上訴人,但吳嘉凱在原審作證時「實話實說」,僅係還上訴人
清白而已,原審未審酌證人之心態,率為前開論斷,有違經驗法
則。又依吳嘉凱在警詢時陳稱之不確實內容,乃應付警詢而隨意
陳述之成份居多,其所述距行為時已有二個多月,一般人實難記
憶清楚,原審以證人就各通電話內容有所交代,即認屬真實可採
,同違經驗法則。(四)、吳衍慶自警詢至原審,均稱只有他幫阿輝
(即曾清治)運送毒品,與上訴人無交集,且確有送貨予吳嘉凱
,但日期不記得。則吳嘉凱證稱十二月二十四日及二十五日亦是
吳衍慶送貨,當非無可能,原審以通訊監察譯文及吳嘉凱之毒品
前科,作為吳嘉凱供證之補強證據,除有事證不足之違誤外,僅
憑吳嘉凱於偵查中所為與其餘陳述有異之證言,及無法確認通話
者為何人之通訊監察譯文為據,摒棄吳嘉凱在第一審之證述,逕
為上訴人接聽吳嘉凱電話並外出送貨之論斷,顯違無罪推定原則
云云。
惟查:原判決綜合全案證據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職權推理之作
用,認定上訴人確有二次與曾清治各以新台幣(下同)五百元之
價格,共同販賣第一級毒品海洛因予吳嘉凱之犯行。因而維持第
一審論處上訴人共同販賣第一級毒品(二罪)罪刑之判決(均累
犯,均依刑法第五十九條酌減其刑後,各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六月
),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已詳細說明其採證認事之理由
。所為論斷,亦俱有卷證資料可資覆按。且查:證據之評價,亦
即證據之取捨及其證明力如何,係由事實審法院依其調查證據所
得心證,本其確信自由判斷,茍不違反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即
難遽指違法。原判決已說明依上訴人在第一審自承:曾清治曾叫
其幫忙接聽電話,暨吳衍慶於偵查中證稱:曾清治、上訴人及其
均會接聽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各等語;並曾清治自白有此部分
販賣毒品之犯行,及吳嘉凱在偵查中之證言,執行通訊監察之監
聽譯文,與其餘案內所有證據等,本於調查所得心證,分別定其
取捨,而憑以認定上訴人確有於九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與二十
五日,或依曾清治指示接聽吳嘉凱之購毒電話,或由曾清治在電
話中與購毒之吳嘉凱達成交易之合意後,再由其各將五百元價格
之海洛因一包先後送交予吳嘉凱收受並取得價款之依據。復就上
訴人辯稱:通訊監察之監聽譯文所載通聯內容,非伊與吳嘉凱之
對話,伊亦未曾使用前開電話與吳嘉凱通話,吳嘉凱所稱第一次
交易毒品之地點與監聽譯文所示不符;及吳嘉凱在第一審改稱二
次購買海洛因均係由吳衍慶送貨云云,究如何之均不足採信,亦
在理由中詳加敘明指駁。此係原審踐行證據調查程序後,本諸合
理性自由裁量所為證據評價之判斷,既未違反經驗法則或論理法
則,要不能指為違法。茲上訴意旨就原審之論斷,究有何違背法
令之情形,並未依據卷內資料具體指摘,徒以吳嘉凱之證述前後
未盡相符,不得作為不利上訴人之判斷云云,據以指摘原判決違
法,係以不同之評價,對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並已於理由
中詳加說明之事項,再漫為事實之爭執,自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
理由。而行動電話基地台與所接收通話之通話者所在位置,其涵
蓋之最遠距離少則數公里,多則達十餘公里,故通聯紀錄所載之
基地台位置僅在顯示通話者於該接收通話之涵蓋範圍內通話,尚
難認其係在該基地台所坐落位置之特定地點上。吳嘉凱於購買毒
品前之發話及交易處所等地點,既均在台西鄉內相毗鄰之村落,
自屬同一基地台涵蓋範圍之區域內,上訴意旨遽以卷內通聯紀錄
所載基地台位置,與吳嘉凱在偵查中指稱與上訴人交易毒品之地
點未臻一致云云,執以指摘原判決採信吳嘉凱之證詞為有違法,
顯係以通聯時基地台坐落之位置,作為渠等通話當時吳嘉凱所在
特定地點之誤解,即非依卷內資料執為指摘之上訴第三審適法理
由。其餘上訴意旨所執各詞,原判決或已在理由中論斷綦詳,並
無上訴意旨指稱之違法;或係就與犯罪構成要件無涉枝節,又為
單純之事實爭辯,依首揭說明,亦非合法上訴第三審之理由。其
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七 月 二十六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謝 俊 雄
法官 魏 新 和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吳 信 銘
法官 徐 文 亮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七 月 三十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