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11 年度抗字第 425 號民事裁定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11 年度抗字第 425 號民事裁定

日期:民國 111 年 11 月 15 日

案由:聲明異議

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11 年度抗字第 425 號民事裁定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民事裁定

111年度抗字第425號

抗告人祭祀公業 廖六合

法定代理人 廖清貴

相對人 廖泗滄

廖洲槍

廖梓滄

廖秋櫻

上列當事人間聲明異議事件,抗告人對於中華民國111年9月5日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11年度執事聲字第42號裁定提起抗告,本院裁定如下:

主文

抗告駁回。

抗告訴訟費用由抗告人負擔。

理由

一、抗告意旨略以:相對人執以對抗告人聲請假執行之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下稱臺中地院)民國107年度重訴字第231號判決(下稱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經抗告人提起第二審上訴後,本院109年度重上字第256號判決(下稱本院第256號判決)已廢棄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關於命抗告人給付相對人各超過新臺幣(下同)375萬元本息,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並駁回相對人此部分之訴,經抗告人提起第三審上訴(相對人並未提起第三審上訴)後,復經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872號判決(下稱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廢棄本院第256號判決,相對人已不得再聲請假執行。且相對人聲請假執行之債權,依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發回意旨,已說明係屬訴外人 廖阿法廖玉昭 未分割之遺產,為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相對人未經全體公同共有人之同意而逕自提出強制執行聲請,於法不合。再相對人聲請執行之標的,屬祭祀公業全體派下員公同共有之財產,在相對人對抗告人請求分配款之訴訟尚未終結前,即取得祭祀公業全體派下員公同共有之財產,對派下員即有重大不利益之情形,此攸關祭祀公業全體派下員之權利,依強制執行法第30條之1準用民事訴訟法第65條規定,執行法院應通知全體派下員表示意見,並依職權調查相對人聲請執行之標的有無擴及非執行效力所及之第三人。另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已認相對人所提賣渡證能否對抗告人主張受益權尚有疑義而發回第二審法院,則執行法院非不得向受發回第二審法院函詢兩造所爭執賣渡證之真正與否,及其效力為何進行調查。惟原裁定僅廢棄臺中地院110年度司執字第69號裁定關於相對人聲請強制執行各超過375萬元本息部分,卻不當限縮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主文之效力,且認無將本件假執行之強制執行告知派下員之必要,而駁回抗告人其餘異議,自屬有誤,爰提起抗告,請求將原裁定不利於抗告人部分廢棄,駁回相對人對抗告人所聲請之強制執行。

二、按假執行之宣告,因就本案判決或該宣告有廢棄或變更之判決,自該判決宣示時起,於其廢棄或變更之範圍內,失其效力,民事訴訟法第395條第1項固定有明文。惟第一審宣告假執行之判決,經第二審判決維持者,嗣第二審判決雖經第三審法院廢棄發回更審,因係回復至提起第二審上訴之狀態,第一審判決既未經廢棄或變更,其宣告假執行之效力,自不受影響(最高法院82年度台抗字第303號裁定參照)。又宣告假執行之判決,不待確定,即得聲請強制執行,此觀強制執行法第4條第1項第2款、第6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自明。而強制執行事件之當事人,依執行名義之記載定之,應為如何之執行,則依執行名義之內容定之。至於執行事件之債權人有無執行名義所載之請求權,執行法院無審認判斷之權(最高法院107年度台抗字第172號裁定參照)。

三、經查:

㈠相對人執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為執行名義,向臺中地院民事執行處聲請對抗告人所有於同院提存所106年度存字第610、611、612號提存事件之擔保金為強制執行,經臺中地院民事執行處以110年度司執字第69號執行事件受理在案;而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主文第1、4項係記載:「被告(即抗告人)應給付原告(即相對人)各425萬元,及均自108年6月13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本判決原告勝訴部分,於原告各以142萬元為被告供擔保後,得假執行。」,抗告人不服分別提起第二、三審上訴,本院第256號判決主文第1、2項係記載:「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即抗告人)給付被上訴人(即相對人)各超過375萬元本息,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暨訴訟費用(除確定部分外)之裁判均廢棄。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主文第1項則記載:「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就賣渡證收益權給付被上訴人各350萬元本息及該訴訟費用部分廢棄,發回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等情,業經本院調取臺中地院110年度司執字第69號執行卷核閱無誤,並有臺中地院第231號、本院第256號及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附於上開執行卷及原審卷內可稽,堪認屬實。據此,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關於命抗告人給付相對人各375萬元本息及該部分假執行之宣告,經本院第256號判決予以維持,嗣雖經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將本院第256號判決關於命上訴人就賣渡證收益權給付被上訴人各350萬元本息部分廢棄發回更審,然依上開規定及說明,此部分僅係回復至抗告人提起第二審上訴時之狀態,而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就此部分之判決及假執行之宣告,既未經廢棄或變更,則此部分之假執行宣告仍屬有效,並未因之失其效力,其餘命抗告人給付相對人各25萬元本息部分,則經最高法院第872號判決,駁回抗告人之上訴而確定。是以,相對人執臺中地院第231號宣告假執行之判決為執行名義,聲請對抗告人之財產在各375萬元本息範圍內為強制執行,自形式上審查,並無不合法之情形,臺中地院就此部分准許對抗告人所為假執行之強制執行程序,經核並無違誤。至抗告人雖主張相對人執以賣渡證為據,對抗告人請求分配款之訴訟,業經最高法院廢棄發回,且因該賣渡證關係所生收益權,係屬訴外人廖阿法、廖玉昭未分割之遺產,為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相對人未經全體公同共有人之同意不得行使等語,此部分要屬對本件假執行之本案訴訟之實體事項為抗辯,應由本案訴訟繫屬法院於調查證據程序一併為審酌,執行法院無審認判斷之權,故抗告人以主張相對人不得執臺中地院第231號宣告假執行之判決,對抗告人聲請強制執行,及執行法院應就賣渡證之真正與否及其效力為何進行調查,自屬於法無據,難為可取。

 ㈡抗告人雖又主張相對人聲請執行之標的,屬祭祀公業全體派下員公同共有之財產,執行法院應通知全體派下員表示意見,並依職權調查相對人聲請執行之標的有無擴及非執行效力所及之第三人等語。惟按祭祀公業未為法人登記,而以非法人團體之資格起訴或應訴時,該非法人團體係為派下員全體為原告或被告,是以祭祀公業為當事人之民事訴訟,其派下員應受確定終局判決之拘束;又關於祭祀公業之訴訟,以祭祀公業管理人名義代表派下全體為當事人時,其確定判決之效力,依民事訴訟法第401條第2項規定,對於派下全體亦有效力(最高法院104年度台抗字第459號、92年度台抗字第331號裁定參照)。而參相對人所執臺中地院第231號宣告假執行之判決,相對人雖以抗告人為被告,然依上開說明可知,其派下員全體仍屬該判決主觀效力所及之人;又相對人本件聲請執行之標的,為抗告人依臺中地院104年度司裁全字第2313號假扣押裁定,所提出免為或撤銷相對人聲請假扣押之反擔保金,並經臺中地院提存所以106年度存字第610、611、612號提存事件受理在案,此情業經本院調取上開提存卷宗查閱無誤,而上開反擔保金既以抗告人名義辦理提存,該反擔保金即屬於抗告人之派下員全體公同共有之財產,則相對人執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為執行名義,聲請對抗告人所提存之該反擔保金為強制執行,其派下員即屬受該執行效力所及之人,並無擴及對非執行效力所及第三人財產為強制執行之情形,抗告人此項主張,容有誤解。故而,臺中地院依相對人所執臺中地院第231號判決之記載,准許在抗告人應給付相對人各375萬元本息內,對抗告人提存之上開反擔保金為強制執行,於法並無違誤。

四、綜上所述,原裁定認臺中地院110年度司執字第69號執行事件對抗告人所為強制執行程序中,關於命抗告人給付相對人各超過375萬元本息部分,因已無執行名義可據,應駁回相對人此部分強制執行之聲請;至其餘所命抗告人給付相對人各375萬元本息部分,既係依有效之執行名義所為,並無違誤,而駁回抗告人此部分之異議,經核於法尚無違誤。抗告意旨指摘原裁定此部分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五、據上論結,本件抗告為無理由,爰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5  日

民事第二庭審判長法 官 楊國精

               法 官 陳正禧

               法 官 陳得利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再為抗告應以適用法規顯有錯誤為理由。

如提起再抗告者應於裁定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抗告理由狀(

須按照他造人數附具繕本)並繳納抗告裁判費新臺幣1,000元,

同時委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關係人為代理人。因疫情而遲誤

不變時間,得向法院聲請回復原狀。

書記官 王譽澄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5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