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108 年度訴字第 3111 號民事判決

案號: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108 年度訴字第 3111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0 年 05 月 21 日

案由:請求出資款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108 年度訴字第 3111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8年度訴字第3111號
原   告 施博文
訴訟代理人 陳怡婷律師
被   告 余明珠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出資款事件,本院於民國110年4月20日言詞辯
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甲、程序事項:
壹、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請求之
基礎事實同一者、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不在
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55 條第1 項第2 、3 款定有明文。本
件原告起訴時請求被告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150 萬元及
自民事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
算之利息(見本院卷第11頁),嗣於民國110 年4 月20日以
書狀變更聲明,將本金請求減縮為75萬元(見本院卷第249
頁),經核原告所為之變更聲明,與原聲明均係基於合夥契
約之法律關係之同一請求基礎事實,而減縮本金請求之聲明
,合於前揭規定,均應予准許。
貳、次按言詞辯論期日,當事人之一造不到場者,得依到場當事
人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民事訴訟法第385 條第
1 項定有明文。查本件被告經合法通知,未於最後言詞辯論
期日到場,且核無同法第386 條所列各款情形,爰依原告之
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乙、實體事項:
壹、原告主張:
一、被告為訴外人若竹餐廳有限公司(下稱若竹公司)之負責人
,原告因至被告所經營位於臺中市○○區○○街○○○ 號之若
竹日式料理店(下稱若竹餐廳)用餐,進而認識訴外人即餐
廳師傅城倉一雄之妻即被告,兩造相談甚歡,被告乃招攬原
告入股若竹公司,擔任隱名合夥人,約定由原告出資150 萬
元,佔股21.9% ,為期1 年,保證期滿後返還原告出資額及
支付應得之利益金。兩造遂於107 年5 月5 日簽立隱名合夥
協議書(下稱系爭合夥契約),依系爭合夥契約第7 條約定
,合夥期間如遇虧蝕時,倘財產不足資本額半數,被告應即
通知原告,原告可終止系爭合夥契約,且第8 條約定合夥存
續期限自108 年5 月5 日起至108 年5 月4 日止,而原告依
約於107 年5 月8 日將150 萬元匯入被告指定之銀行帳戶後
,即未插手經營。
二、詎料,系爭合夥契約存續期限屆滿後,原告向被告要求返還
出資款及利益金,被告竟拒絕返還,並表示所有出資額均已
虧損。然依系爭合夥契約第8 條約定,系爭合夥契約存續期
限已屆滿,被告應依約返還投資款,原告並無被告所稱已刪
除系爭合夥契約第8 條約定之情事,縱認原告有刪除此條約
定,惟依系爭合夥契約第7 條約定,被告於虧損超過出資額
一半時,有通知原告之義務,原告仍可終止系爭合夥契約,
其目的即係保護原告能設下停損點,得有取回一半出資額之
權利。然被告未為虧損通知,且於109 年9 月9 日逕自將合
夥財產以110 萬元賤賣頂讓予訴外人謝欣怡,致兩造合夥事
業已確定不能完成,依民法第708 條之規定,系爭合夥契約
業已終止,合夥財產結算之金額應為110 萬元。而被告未為
虧損通知應視為系爭合夥事業未有虧損超過一半之情形,則
被告自當依系爭合夥契約約定於合夥關係終止時返還出資額
。縱被告抗辯有虧損為真,被告亦應返還出資額之一半即75
萬元。為此,依系爭合夥契約之法律關係,提起本件訴訟等
語;並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75萬元,及自起訴狀送達被告
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願供擔保
請准宣告假執行。
貳、被告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庭,惟據其之前陳述略以:
一、被告與日本夫婿城倉一雄於72年間在臺北開設若竹日本料理
餐廳,並於85年間設立若竹公司,由被告擔任負責人。於10
3 、104 年間,因被告及城倉一雄年紀較長,不敷應付生意
,遂結束臺北店務,在臺中開設若竹料理餐廳,焉知生意竟
一落千丈,然城倉一雄仍堅持採用高級食材,致餐廳入不敷
出,嚴重虧損。因原告於107 年2 月間來餐廳消費,對於城
倉一雄手藝讚不絕口,遂表示為延續城倉一雄絕佳手藝,願
意投入資金與被告經營餐廳。兩造遂於107 年5 月5 日簽訂
系爭合夥契約,又因餐飲生意非短時間可成,原告隨後即同
意刪除系爭合夥契約第8 條有關合夥存續期限之約定。
二、未料,若竹餐廳嗣後生意業績仍未能提升,且持續虧損,依
107 年度損益及稅額計算表,可知若竹公司於當年度即虧損
達825,827 元,營業淨利率達-85.89 %,再依108 年營業稅
申報書,比對每2 個月之銷售額與進貨及費用額,概屬相當
,猶未論人員薪資等其他費用支出,可知若竹公司銷售狀況
不佳。而在此期間,原告屢請託被告代購魚貨或前來餐廳消
費,對於餐廳慘澹經營情狀知之甚詳,被告未曾隱瞞虧損事
實,且兩造原本猶在協商若竹公司後續是否由原告接手經營
中,未料原告竟提起本件訴訟。
三、依上所陳,原告已同意刪除合夥存續期限之約定,原告主張
系爭合夥契約關係已因合夥期限屆滿而終止云云,誠與事實
不符。退步而言,縱認原告得終止系爭合夥契約或聲明退夥
,惟被告收受原告投資款項後,隨即投入經營,然而若竹公
司入不敷出、嚴重虧損,殆無剩餘資本存額可供返還,更遑
論應得之利益金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若為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參、得心證之理由:
一、原告主張被告獨資經營之若竹公司,原告於107 年5 月5 日
與被告簽訂系爭合夥契約,約定原告以隱名合夥方式,參與
被告所經營之若竹公司,投資金額為150 萬元,為被告所不
爭執之事實(見本院卷第40頁),並有隱名合夥契約書在卷
可憑(見本院卷第25、49頁),堪信真實。是兩造自107 年
5 月5 日起有隱名合夥之法律關係,並以原告為隱名合夥人
、被告為出名營業人。
二、原告主張依系爭合夥契約第8 條約定,兩造合夥存續期限自
107 年5 月5 日起至108 年5 月4 日止,合夥存續期限已屆
滿,被告應返還出資額及利益金,為被告否認,辯稱原告知
悉餐飲生意非短時間可成,而於簽約1 、2 個月後同意刪除
系爭合夥契約第8 條約定等語,並提出第8 條約定業經刪除
並簽有原告姓名之系爭合夥契約為憑(見本院卷第49頁)。
原告雖否認被告提出之系爭合夥契約原本為真正,陳稱其未
曾同意刪除第8 條約定及其上簽名非其所簽寫云云,然經本
院將被告所提出之系爭合夥契約原本,連同本院蒐集之原告
所不否認真正之原告親筆簽名字跡原本,送請內政部警政署
刑事警察局鑑定結果,被告提出之系爭合夥契約第8 條刪除
處上之原告簽名字跡與本院蒐集之原告簽名字跡相符,有該
局110 年3 月15日刑鑑字第1100008067號鑑定書在卷可憑(
見本院卷第233 至335 頁),足見被告前開所辯,洵屬有據
,應堪採信。是以,原告主張系爭合夥已因存續期限屆滿而
終止,要屬無據,不足採信。
三、原告雖又主張被告已將若竹餐廳以110 萬元價金頂讓予訴外
人謝欣怡,系爭合夥契約之目的事業已不能完成,被告應返
還一半金額即75萬元予原告云云,並提出謝欣怡與被告簽訂
之頂讓書、匯款單為證(見本院卷第267 至269 頁),固堪
認系爭合夥契約之目的事業已不能完成而終止。惟按,隱名
合夥契約終止時,出名營業人應返還隱名合夥人之出資及給
與其應得之利益。但出資因損失而減少者,僅返還其餘額,
民法第709 條定有明文。又隱名合夥人與出名營業人間之結
算,應以隱名合夥契約終止時之財產狀況為準,就營業為結
算;若隱名合夥經營之事務,於契約終止時尚未了結者,則
於了結後計算,並分配其損益(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6
90號判決意旨參照)。質言之,返還出資固為隱名合夥消滅
上重要法律效果之一,但非當然發生,出名營業人唯有於經
結算完結,確定隱名合夥人應得利益於扣除應負損失後,尚
有餘額者,始就其餘額負返還義務。準此,系爭合夥契約縱
已終止,然在被告依第701 條準用689 條規定結算完結前,
無從確定原告之出資額是否有因損失而減少,故原告未舉證
證明系爭合夥業經結算即自行以其出資為計算,請求被告返
還一半之出資款75萬元,於法尚有未合,無從准許。
四、綜上所述,原告依隱名合夥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75萬
,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
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
假執行之聲請亦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
五、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與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證
據,經審酌後認與本件判決之結果不生影響,爰不逐一論述
,併此敘明。
六、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5 月 21 日
民事第三庭 法 官 廖純卿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提起上訴,應以上訴狀表明(一)對於第一審判決不服之程度,及
應如何廢棄或變更之聲明,(二)上訴理由(民事訴訟法第441條
第1項第3款、第4款),提出於第一審法院。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5 月 21 日
書記官 孫超凡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