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1578 號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1578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0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請求返還不當得利等

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1578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台上字第1578號
上 訴 人 李宜霖
      李宛庭
      李俊毅
兼 上一 人
法定代理人 辜玉惠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陳致睿律師
      陳守煌律師
      徐鈴茱律師
      陳怡彤律師
被 上訴 人 杜淑婉
訴訟代理人 林永頌律師
      白禮維律師
      高明哲律師
      任俞仲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返還不當得利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
8年2 月19日臺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107年度重上字第98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伊之被繼承人李啓東為兩造被繼承人李中
之子,李啓東於民國83年間,在華南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下稱華南銀行)大同分行開立戶名李啓東、號碼000000000000
帳戶(下稱華南帳戶),於93年11月10日,在復華商業銀行股
份有限公司承德分行(後更名為元大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開立戶名李啓東、帳號0000000000000000帳戶(下稱元大帳戶
),並將帳戶之印章、存摺交付及授權李中和代為投資理財;
李中和另於90年 4月間向華南永昌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
辦理受益人為李啓東之基金帳戶(下稱基金帳戶,與元大帳戶
合稱系爭帳戶),申購如原判決附表(下稱附表)三所示基金
。詎李中和於100年1月17日死亡後,被上訴人利用與李中和同
住之便,取得華南帳戶及系爭帳戶存摺、印鑑之機會,將附表
三之基金賣出,款項全數匯入元大帳戶,並自該帳戶盜領新臺
幣(下同)1719萬3000元(詳如附表二所示,下稱系爭款項)
,為無法律上原因,侵害李啓東權益,而受有利益。李啓東於
000 年00月00日死亡,伊為李啓東之全體繼承人,請求被上訴
人返還上開盜領款項,及自各受領時起加計法定遲延利息等情
,依民法第179條、第182條第 2項規定及繼承之法律關係,求
為命被上訴人給付上訴人1719萬3000元本息之判決。
被上訴人則以:華南帳戶及系爭帳戶資金均由李中和出資並為
實際所有人及使用人,僅借用李啓東名義開戶,系爭帳戶內資
金屬李中和之遺產,伊為李中和配偶,經行使剩餘財產及遺產
分配請求權,分得約8636萬餘元,遠高於系爭款項,非無法律
上原因而受有利益。伊以分配李中和遺產為目的提領系爭款項
,非屬惡意;縱屬惡意,經伊於上訴人 105年1月4日提起本件
訴訟前清償提存,所受利益已不存在,不負返還之責;縱應返
還,系爭款項屬李中和之遺產,上訴人非請求返還予李中和全
體繼承人公同共有,亦無理由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以:
㈠李中和於000年0月00日死亡,繼承人有被上訴人、李啓東、訴
外人李春元李芳蓮李青蓉李佳凌。李啓東嗣於 104年11
月29日死亡,上訴人為其繼承人,並為李中和再轉繼承人。又
被上訴人自基金帳戶賣出如附表一所示基金,所得悉數匯入元
大帳戶,並自該帳戶領取如附表二所示之臺銀支票及現金共計
1719萬3000元等情,為兩造所不爭,堪予認定。
㈡元大帳戶於93年11月10日開戶,同年月17日自李春元名義之國
泰世華銀行帳戶匯入 100萬元,顯非李啓東之資金,李啓東並
遲至 101年11月22日始辦理變更元大帳戶印鑑,且除上開電匯
100 萬元外,其餘多為股票集賣、股利等投資用途,於李中和
死亡時尚有130萬9955元;而基金帳戶購買基金價值更高達142
0萬元,被上訴人回贖金額為 1580萬8697元。倘李啓東就系爭
帳戶內李中和投資之情形,均有逐筆授權、按期對帳,豈會不
積極併為變更處理,顯然其對系爭帳戶具體資金情況毫無所悉
。參諸證人即華南銀行大同分行行員陳昆宏王凱弘於另案刑
事案件(案分本院109年度台上字第421號,判決被上訴人偽造
文書有罪確定,下稱系爭刑事案件)證述內容,益徵系爭帳戶
為李中和實際管理使用,並為有權決定之人。
㈢購買基金帳戶之資金來源,係來自李中和可自行使用收益支配
之李啓東華南帳戶及訴外人李次雄之還款,李中和對於系爭帳
戶有實質管理使用權利。又基金帳戶開戶購買附表三所示 4筆
基金後,未再更動,元大帳戶亦僅多作為股票交易使用,及李
啟東於李中和死亡後,未慮及一併更換印鑑等情,應認其僅為
系爭帳戶之單純出名人,就系爭帳戶與李中和成立借名關係。
則李中和死亡後,其與李啓東間,分別成立之借名關係即生終
止效力,李中和之全體繼承人自得本於系爭帳戶之真正權利人
,請求李啓東交付該帳戶內之金額。
㈣被上訴人自行將基金帳戶之基金回贖出售,並逕匯入元大帳戶
,此部分利益變動歸入元大帳戶,權利仍屬李中和之全體繼承
人。另被上訴人不否認其自元大帳戶領取之系爭款項,未得李
中和全體繼承人之同意,自屬無法律上原因,而受有不當得利
,原應返還予李中和全體繼承人;惟被上訴人分別發函予李春
元、李芳蓮、李青蓉、李佳凌及上訴人,表示先行贖回基金保
管,並願依協議提撥完成分配,逾期辦理提存等語,經李芳蓮
、辜玉惠函覆基金屬李啓東所有,預示拒絕受領而辦理清償提
存後,系爭款項即歸屬於李中和之遺產,屬其全體繼承人所有
,被上訴人抗辯其未受有利益,即屬可採。
㈤綜上,上訴人以系爭帳戶均屬李啓東所有,本於繼承及不當得
利之法律關係,請求被上訴人給付1719萬3000元本息,為無理
由等詞,為其心證之所由得;並說明上訴人其餘攻擊方法、舉
證,於判決結果不生影響,毋庸逐一論述之理由,因而維持第
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駁回其上訴。
本院之判斷:
㈠查李啟東為李中和之子,李中和以李啟東名義開立之元大帳戶
並匯入第1筆資金100萬元,其另以李啟東名義開立之基金帳戶
資金亦源自於己,其對於系爭帳戶有實質管理使用權,並以自
己、李春元及可運用之帳戶資金相互流用,均為原審確定之事
實,則李中和與李啟東就系爭帳戶成立借名契約。
㈡按不當得利制度不在於填補損害,而係返還其依權益歸屬內容
不應取得之利益,亦即倘欠缺法律上原因而違反權益歸屬對象
取得其利益者,即應對該對象成立不當得利。又按依不當得利
之法則請求返還不當得利,以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
人受有損害為其要件,故其得請求返還之範圍,應以對方所受
之利益為度,非以請求人所受損害若干為準。系爭帳戶既為李
中和借用李啟東名義開設所成立之借名契約,李中和於100年1
月17日死亡時,即生終止效力,李中和之全體繼承人即因繼承
取得系爭帳戶之權利,得向李啟東請求返還系爭帳戶內之款項
。然因被上訴人在未得李中和全體繼承人之同意,將基金帳戶
內之基金回贖並匯入元大帳戶,繼而提領系爭款項,自屬無法
律上原因,而受有該不當得利,依上說明,被上訴人既為違反
權益歸屬之人,自負有將其取得之系爭款項,返還予實際權益
歸屬者即李中和全體繼承人之義務。查被上訴人業於李芳蓮、
辜玉惠於 104年12月23日以存證信函預示拒絕其協議分配系爭
款項並請其歸還包括系爭款項在內之1819萬3000元(見一審卷
一401至407頁)時,於105年1月4日將包括系爭款項在內之181
9萬3000 元,以李中和全體繼承人為對象辦理清償提存(見一
審卷一408頁、原審卷二133頁),被上訴人原受領系爭款項之
利益,已因其對該權益歸屬者辦理清償提存,而不復存在,原
審據此認定上訴人已不得依不當得利法則請求被上訴人返還利
益,並無不合;雖就此論述稍有微疏,惟不影響判決之結果,
依民事訴訟法第477條之1規定,本院仍應予維持。上訴論旨,
仍對原審就系爭帳戶有無借名契約之證據取捨、事實認定及不
當得利要件適用法律之職權行使,指摘原判決為不當,並就原
審已論斷者,泛言未論斷或論斷矛盾,或違背論理、經驗法則
,暨其他不影響判決結果之理由,指摘違背法令,求予廢棄,
非有理由。末查,第三審法院應以第二審判決所確定之事實為
判決基礎,為民事訴訟法第476條第1項所明定,故在第三審不
得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上訴人於本院另主張李啟東生前顯
因購入附表三所示基金而受有節稅利益云云,核屬新攻擊防禦
方法,本院依法不得審酌,附此敘明。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481條、第449
條第1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6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魏 大 喨
法官 李 寶 堂
法官 李 文 賢
法官 謝 說 容
法官 林 玉 珮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13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