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3.06.01.九十二年度上訴字第2318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3.06.01.九十二年度上訴字第2318號刑事判決

法院: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日期:093年06月01日(民國)

日期:2004年06月01日(公元)

案由:偽造文書等

類型:刑事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3.06.01.九十二年度上訴字第2318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九十二年度上訴字第二三一八號
上訴人
即被告蔡 國端
選任辯護人 洪崇欽
上訴人
即被告 蔡翠珍
選任辯護人 趙惠如
右上訴人等因偽造文書等案件,不服臺灣彰化地方法院九十年度訴字第八
四六號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彰化
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八年度偵字第八五二二號、八十九年度偵字第一二八
四號、九十年度偵字第三五三七號,九十年度偵字第三七七八號、九十年
度偵字第三七七九號,併辦案號:九十二年度偵字第七六五一號),本院
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關於 蔡國端 、蔡翠珍部分撤銷。
蔡國端、蔡翠珍均無罪。
理由
壹、公訴意旨略以:
一、 蔡伯爵 (通緝未到案)係劉秀(已判刑)之夫,亦為 松麟 汽車股份
有限公司(以其子 蔡松麟 之名取公司名,以下簡稱松麟公司)之「總
裁」,劉秀係松麟公司之負責人,與 陳秀娟 (已判刑)為婆媳關係
,陳秀娟在松麟公司擔任出納之工作,蔡國端係松麟公司之總經理,
蔡翠珍係松麟公司之財務經理,蔡松麟係松麟公司之業務員,且為蔡
伯爵之子,松麟公司係從事汽車貸款之業務。
二、於八十七年間, 林朝彥孫春永 分別向日榮汽車商行上豪汽車商行
購車曾前往松麟公司辦理汽車貸款事宜,惟林朝彥、孫春永均已於八
十七年十一月間還清貸款,蔡伯爵、劉秀、陳秀娟、蔡國端、蔡翠
珍與蔡松麟竟基於概意之聯絡,且基於概括之犯意,自八十七年七月
十六日起(起訴書載為八十八年三月十五日間)至同年五月十五日間
止,連續在○○縣○○鄉○○路○段一一八號松麟公司公司內,由蔡
伯爵或劉秀親自或以電話指示,或由蔡松麟轉達指示盜用印章背書
持以貸款之行為,再為如下盜用客戶印章之行為,以偽造背書增強支
票之信用,達到詐取財物之目的:
(一)由不知情之 林維仁 提供在彰化市第一信用合作社花壇分社,帳號為
0四九七一之五0之帳戶給松麟公司 蔡慧瓊 使用,由劉秀提供松
麟公司章及負責人劉秀之印鑑章,由蔡翠珍填具以林維仁為發票
人之支票金額、日期,並加蓋林維仁、松麟公司及蔡秀印鑑章後
,再由陳秀娟以林朝彥曾在松麟公司辦貸款所留下之印章,加蓋在
支票上背面,以林朝彥為支票之背書人,而盜用林朝彥之印章,並
於八十七年七月十六日持該二紙支票向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貸款
,致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誤認為有真正之背書,因而陷於錯誤,
而貸款每張支票各新臺幣(下同)二十一萬零五百元給松麟公司(
如判決書後附表二編號一、二所示),共詐得四十二萬一千元,足
生損害於林朝彥(起訴書誤植為孫春永)及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
。其後蔡伯爵、劉秀、陳秀娟、蔡國端、蔡翠珍與蔡松麟復共同
基於同一概括意意之聯絡,以同一方法盜蓋林朝彥上開印章於附表
二編號三至九所示之支票背面背書,並持該等支票向第一商業銀行
彰化分行貸款,致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誤認為有真正之背書,因
而陷於錯誤,而貸款每張支票各新臺幣(下同)二十一萬零五百元
給松麟公司,足生損害於林朝彥及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
(二)由蔡國端提供在臺灣中小企業銀行彰化分行,帳號為二0三0之一
之帳戶給松麟公司使用,由劉秀提供松麟公司章及負責人劉秀
之印鑑章,由蔡翠珍填具以蔡國端為發票人之支票金額、日期,並
加蓋蔡國端、松麟公司及劉秀印鑑章後,再由陳秀娟以孫春永曾
在松麟公司辦貸款所留下之印章,加蓋在支票上背面,以孫春永為
支票之背書人,而盜用孫春永之印章,並持該二紙支票向臺灣省合
作金庫彰化支庫貸款,致臺灣省合作金庫彰化支庫誤認為有真正之
背書,因而陷於錯誤,而貸款每張支票各十八萬七千八百元給松麟
公司(如判決書後附表一編號一、二所示),共詐得三十七萬五千
六百元,足生損害於孫春永及臺灣省合作金庫彰化支庫。其後蔡伯
爵、劉秀、陳秀娟、蔡國端、蔡翠珍與蔡松麟復共同基於同一概
括意意之聯絡,以同一方法以孫春永為支票之背書人,盜蓋孫春永
上開印章於附表一編號三至六所示之支票背面背書,並持該等支票
分別向合作金庫彰化分行(附表一編號三部份)、第一商業銀行彰
化分行(附表一編號四至六)貸款,致合作金庫彰化分行或第一商
業銀行彰化分行誤認為有真正之背書,因而陷於錯誤,而貸款每張
支票各新臺幣(下同)二十一萬零五百元給松麟公司,足生損害於
孫春永、合作金庫彰化分行及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
(三)嗣因林朝彥、孫春永分別經債權人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及臺灣
合作金庫彰化支庫聲請支付命令,林朝彥、孫春永始知印章遭盜
用等情,而提出告訴。
三、案經被害人林朝彥、孫春永訴請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暨檢
察官自動檢舉偵查起訴,因認被告蔡國端、蔡翠珍共犯刑法第二百十
六條、第二百十條偽造文書、第三百三十九條詐欺取財罪嫌。
貳、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
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二項
、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且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
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
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亦有最高法院三十年上字
第八一六號判例可資參照。
參、公訴意旨及原審認被告蔡國端、蔡翠珍有上開犯行,無非以本件有臺
灣省合作金庫、第一商業銀行所提出之發票二份、合作金庫銀行彰化
分行所提供如附表一所示編號一至三以孫春永為背書人之支票三張、
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所提供以孫春永、或林朝彥為背書人之支票、
松麟汽車公司開會記錄多份及以 孫泰永 為背書人之支票六紙附卷可稽
,復有在○○縣○○鄉○○路○段一二0號陳秀娟住處扣得 劉美慧
林維仁、 黃敏程昆根 等人之印章共四枚可佐證,及被告蔡國端、蔡
翠珍於偵查中已供陳對本件犯行其等知情,且共同被告陳秀娟曾稱公
司印章由被告蔡翠珍保管,偽造支票背書之印章係蔡翠珍所蓋用等等
為論據。訊據被告 蔡端國 、蔡翠珍均否認有偽造文書之行為,被告蔡
國端辯稱:被告劉秀是松麟公司之負責人,經常去公司,支票是我
的票,但我不知後面讓人背書,是蔡伯爵叫我去辦的,因銀行不收公
司票,因那是客票融資,那是拿去銀行貼現的,用個人的名義,銀行
才肯貼現,才願借錢給我們云云,被告蔡翠珍辯稱:我只開支票正面
,背面是出納被告陳秀娟蓋印背書的,支票背書是總裁蔡伯爵和董事
長被告劉秀交待的云云,經查:被告蔡翠珍於八十九年五月八日尚
係「證人」身分時,曾於偵查中到庭供稱:我知道松麟公司以盜印或
盜刻他人印章之方式週轉借錢,之前不知情,但一段時間後就了解公
司是以不法之方式來週轉的,是由總裁蔡伯爵指示的,有時親自來,
有時以電話,有時是透過他兒子蔡松麟及媳婦被告陳秀娟來轉達,有
時則是透過被告蔡國端轉達的等語;被告蔡國端於八十九年年五月八
日尚係「證人」身分時,曾於偵查中均到庭證稱:對於松麟公司以盜
印或盜刻他人印章之方式週轉借錢之不法情事,我知情,是總裁被告
蔡伯爵指示的等語。然被告蔡國端、蔡翠珍於審理時,雖稱對於松麟
公司以支票向銀行貼現情事知情,從未證稱對於公司以盜印或盜刻他
人印章方式週轉借錢之不法情事知情,經本院聽取臺灣彰化地方法院
檢察署八十九年度偵字第八五二二號及第一二八四號偽造文書案件八
十九年五月八日之偵查錄音帶,該錄音帶並無被告蔡國端、蔡翠珍上
開對不法情事知情供述內容之錄音(見本院卷第六三頁),本院再函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請檢送該次偵查庭之錄音帶,經該署於九十
三年三月二日以彰檢輝信八十八偵八五二二字六八六○號函覆稱:「
有關本署八十八年度偵字第八五二二號案所有卷證(包含該案所有錄
音帶)均附隨在該案中」(見本院卷第六六頁),被告蔡國端、蔡翠
珍既對筆錄記載內容有爭議,而偵查中未有錄音帶可供查證,該筆錄
記載內容已難採為被告蔡國端、蔡翠珍之犯罪證據,又按刑事訴訟法
第九十五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左列事項:一、犯罪嫌疑及所
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
此為訊問被告前,應先踐行之法定義務,被告蔡國端、蔡翠珍於偵查
中僅以證人身份傳訊,未被告知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不生訴訟上防
禦及辯護權,此項違法取得之供述資料,自不具證據能力,因此被告
蔡國端、蔡翠珍於八十九年五月八日以證人身分在偵查中所供述,無
證據能力,應予以排除,另被告蔡翠珍迭次供稱:其負責簽發支票,
係根據傳票簽發支票,其只負責簽發支票正面而已,支票背面的事我
不能管,支票簽妥後交給陳秀娟,支票背書之印章,應該是陳秀娟蓋
的等語。而陳秀娟則供稱:公司印章均由被告蔡翠珍所保管,支票由
蔡翠珍所簽發,蔡翠珍交付支票時,支票背書印章已蓋妥等語,然共
同被告陳秀娟與被告蔡翠珍利害關係對立,而陳秀娟係松麟公司負責
人劉秀之媳婦,共同被告陳秀娟因本案偽造文書罪經原審判刑,未
經上訴而確定,另被告蔡翠珍僅係領薪金之職員,審酌陳秀娟與蔡翠
珍所供情節,自以蔡翠珍所供其未參與松麟公司不法偽造支票背書犯
行為可採,因此陳秀娟不利蔡翠珍之供述,亦不得採為蔡翠珍之犯罪
證據。又本案雖有臺灣省合作金庫、第一商業銀行所提出發票二份、
合作金庫銀行彰化分行所提供如附表一所示編號一至三以孫春永為背
書支票三張、第一商業銀行彰化分行所提供以孫春永或林朝彥為背書
人之支票、松麟汽車公司開會記錄多份及以孫春永為背書人之支票六
紙附卷,及扣得劉美慧、林維仁、黃敏及程昆根等人之印章共四枚等
,均僅係能證明松麟公司確有偽造背書之情事,但不能據以認定被告
蔡國端、蔡翠珍有參與本件犯行。另共同被告蔡伯爵雖曾以書函對被
告蔡國端有所指示,該書信中稱:「國端吾侄:聞悉,汽車放款部為
新銀行成立而影響的事,早我就預測到的,這點你不必擔心,事不關
你的責任,請放心。最重要是財物部、人事必需全部整頓,以後我會
全部授權予你,目前你要做的事,首先去調查一位老職員( 張滿 )小
姐的去處,必須將她聘回公司重用,切記,這種事是秘密,只要我們
倆人的了,勿外洩,請接信立即調查去處,並請她回公司上班,謹此
奉啟」等語,然此信函僅對被告蔡國端須整頓公司財務、人事有所指
示,並無指示被告蔡國端從事偽造背書之事,並不能據此信函而認定
被告蔡國端共同犯罪。又從松麟公司總裁為蔡伯爵,其妻劉秀為公
司之負責人,其子蔡松麟為公司業務員,其媳陳秀娟為公司之出納,
本件原審審理時,除蔡伯爵未到案被通緝之外,其餘劉秀、蔡松麟
、陳秀娟均被判刑確定,而被告蔡國端、蔡翠珍與彼等既無親戚關係
,被告蔡國端、蔡翠珍所辯未共同參與公司不法犯行,實堪採信。綜
上所述,既查無確切證據足資證明被告蔡國端、蔡翠珍犯罪,原審判
決未加詳查,對被告蔡國端、蔡翠珍論罪科刑,即有未當,被告蔡國
端、蔡翠珍上訴據此指摘原審判決不當,其上訴為有理由,應由本院
將原審關於蔡國端、蔡翠珍部分撤銷改判,爰為蔡國端、蔡翠珍無罪
之判決。
肆、本件既判決被告蔡國端、蔡翠珍無罪,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移送
九十二年度偵字第七六五一號併辦案件,即不能併案辦理,應退回由
原檢察署處理,併此敘明。
伍、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
四條、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鍾宗耀 到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六月一日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陳朱貴
法官 廖柏基
法官 劉連星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被告蔡國端、蔡翠珍均不得上訴。
檢察官得上訴。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敘述
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
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書記官 李妍嬅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六月二日
一、背書人孫春永部分:
┌──┬────┬──────┬──────┬───────┬──────┬─────┬──┐
│編號│發票人│發票日│面額│付款人│票號│票貼銀行│備註│
├──┼────┼──────┼──────┼───────┼──────┼─────┼──┤
│一│蔡國端│八十八年五月│新臺幣十八萬│臺灣中小企業銀│AM二八四四│合作金庫│起訴│
│││十日│七千八百元│行彰化分行│九二三│彰化分行│部分│
├──┼────┼──────┼──────┼───────┼──────┼─────┼──┤
│二│蔡國端│八十八年八月│新臺幣十八萬│臺灣中小企業銀│AM二八四四│合作金庫│起訴│
│││十日│七千八百元│行彰化分行│九二四│彰化分行│部分│
├──┼────┼──────┼──────┼───────┼──────┼─────┼──┤
│三│蔡國端│八十八年十一│新臺幣十八萬│臺灣中小企業銀│AM二八四四│合作金庫││
│││月五日│七千八百元│行彰化分行│九二五│彰化分行││
├──┼────┼──────┼──────┼───────┼──────┼─────┼──┤
│四│ 羅蔡慧瓊 │八十八年四月│新臺幣二十二│彰化市第十信用│AD0二一五│第一商業銀││
│││二十五日│萬五千元│合作社中華分社│五九三│行彰化分行││
├──┼────┼──────┼──────┼───────┼──────┼─────┼──┤
│五│羅蔡慧瓊│八十八年七月│新臺幣二十二│彰化市第十信用│AD0二一五│第一商業銀││
│││二十五日│萬五千元│合作社中華分社│五九四│行彰化分行││
├──┼────┼──────┼──────┼───────┼──────┼─────┼──┤
│六│羅蔡慧瓊│八十八年十月│新臺幣二十二│彰化市第十信用│AD0二一五│第一商業銀││
│││二十五日│萬五千元│合作社中華分社│五九五│行彰化分行││
└──┴────┴──────┴──────┴───────┴──────┴─────┴──┘
二、背書人林朝彥部分:
┌──┬────┬──────┬──────┬───────┬──────┬─────┬──┐
│編號│發票人│發票日│面額│付款人│票號│票貼銀行│備註│
├──┼────┼──────┼──────┼───────┼──────┼─────┼──┤
│一│林維仁│八十八年三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起訴│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三九│行彰化分行│部分│
├──┼────┼──────┼──────┼───────┼──────┼─────┼──┤
│二│林維仁│八十八年五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起訴│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0│行彰化分行│部分│
├──┼────┼──────┼──────┼───────┼──────┼─────┼──┤
│三│林維仁│八十八年七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一│行彰化分行││
├──┼────┼──────┼──────┼───────┼──────┼─────┼──┤
│四│林維仁│八十八年九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二│行彰化分行││
├──┼────┼──────┼──────┼───────┼──────┼─────┼──┤
│五│林維仁│八十八年十一│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
│││月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三│行彰化分行││
├──┼────┼──────┼──────┼───────┼──────┼─────┼──┤
│六│林維仁│八十九年一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四│行彰化分行││
├──┼────┼──────┼──────┼───────┼──────┼─────┼──┤
│七│林維仁│八十九年三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五│行彰化分行││
├──┼────┼──────┼──────┼───────┼──────┼─────┼──┤
│八│林維仁│八十九年五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六│行彰化分行││
├──┼────┼──────┼──────┼───────┼──────┼─────┼──┤
│九│林維仁│八十九年七月│新臺幣二十一│彰化市第一信用│TA0二七八│第一商業銀││
│││十五日│萬零五百元│合作社花壇分社│四四七│行彰化分行││
└──┴────┴──────┴──────┴───────┴──────┴─────┴──┘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