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11 年度婚字第 569 號民事判決

案號: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11 年度婚字第 569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2 月 30 日

案由:離婚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11 年度婚字第 569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1年度婚字第569號

原告乙○○

被告甲○○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離婚事件,本院於民國111年12月13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文

准原告與被告離婚。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

本件被告經合法通知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386條各款所列情形,依家事事件法第51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385條第1項前段規定,爰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貳、實體部分:

一、原告主張:兩造於民國84年9月10日結婚。被告婚後自97年6月30日起無故離家,棄原告與子女而不顧,離家期間無法聯繫亦未負擔子女之扶養費用。原告曾報警協尋被告兩次,被告雖曾於109年8月14日返家,然被告返家期間亦未與原告有所溝通,並於隔日再度離家迄今,兩造自被告無故離家以來分居已逾10餘年,徒有夫妻之名,已無夫妻之實,可見兩造婚姻基礎已失,難以繼續再維持,爰依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之事由請求判決離婚等語。並聲明:如主文所示。

二、被告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提出任何書狀作任何聲明或陳述。

三、本院之判斷:

(一)原告主張兩造於84年9月10日結婚,婚姻關係現仍存續中,業據原告 陳明 在卷,並有本院調取之兩造戶籍資料查核屬實,此部分事實,堪信為真實。

(二)原告主張被告婚後自97年6月30日起無故離家,棄原告與子女而不顧,離家期間無法聯繫亦未負擔子女之扶養費用。原告曾報警協尋被告兩次,被告雖曾於109年8月14日返家,然被告返家期間亦未與原告有所溝通,並於隔日再度離家迄今,兩造自被告無故離家以來分居已逾10餘年等情,業據證人即兩造之女 廖玲雅 (86年12月23日生)於本院審理時證稱:小時候我和兩造、哥哥、弟弟同住在中和廣福路住處,我國小四年級時被告就離家出走,也不清楚被告離家原因,但曾聽姑姑說,被告帶走家裡的錢後離家出走,之後就沒有跟我們聯繫,我們曾辦過3次失蹤人口協尋被告,我國一時有跟阿姨聯絡,但阿姨也找不到被告;108年左右因為要處理台中房屋事宜,我與姑姑曾透過臉書搜尋到被告,但辦完事情後又無法聯繫被告等語明確,並有原告提出之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和分局中和派出所受(處)理案件證明單為憑。而被告經本院合法通知,未到庭陳述亦未提出書狀作何有利之答辯,是本院綜上事證,認原告此部分主張,堪信為真實。

(三)按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上開法條所稱「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係以婚姻是否已生破綻而無回復之希望為其判斷之標準。而婚姻是否已生破綻無回復之希望,則應依客觀之標準,即難以維持婚姻之事實,是否已達於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將喪失維持婚姻之意願而定,不可由原告已喪失維持婚姻意欲之主觀面加以認定(最高法院87年台上字第1304號、95年台上字第2924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又所謂「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乃抽象的、概括的離婚事由,係民法親屬編於74年修正時,為因應實際需要,參酌各國立法例,導入破綻主義思想所增設,其目的在使夫妻請求裁判離婚之事由較富彈性。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是其所採者為消極破綻主義精神,而非積極破綻主義。因此,若夫妻雙方均為有責時,則應衡量比較雙方之有責程度,而許責任較輕之一方向應負主要責任之他方請求離婚,如雙方之有責程度相同,則雙方均得請求離婚,以符公平,且符合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之立法目的(最高法院90年台上字第1965號、95年度台上字第1450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又婚姻以組織家庭,共同生活為目的。我國民法親屬編第2章第3節明定婚姻之普通效力,其中民法第1001條規定夫妻之同居義務,即在彰顯婚姻以組織家庭、共同生活為目的之本質,故如有足以破壞共同生活,或難以維持共同生活之情事發生,允宜許其離婚以消滅婚姻關係;又婚姻係以夫妻雙方情感為基礎,以共同生活為目的,配偶間應本相互協力保持其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若此基礎不復存在,致夫妻無法共同生活,且無復合之可能,即應認有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存在。

(四)本院依上開調查結果,可知兩造分居迄今已逾10餘年,且被告於兩造婚姻存續期間多次無故離家,離家期間亦未與原告聯繫或負擔家庭生活費用,雖於108、109年間曾因故短暫聯繫上,然被告於翌日即再度離家,音訊全無,顯無繼續維繫雙方感情之意願,足見兩造長期僅有夫妻之名,並無夫妻之實。復參以兩造現仍分居,各行其事,已長期未有聯絡,亦無維持婚姻及共創美滿生活之意圖及計劃,難期日後維持圓滿生活,此與夫妻以共同生活、同甘共苦、共創幸福家庭生活之本質相悖,益徵雙方已然絕決,夫妻情分已盡,難期繼續共處,依上所述,任何人倘處於同一境況,應認均將喪失維持婚姻關係之意願,兩造間確有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且此項重大事由並無證據顯示原告之可責性超逾被告。從而,原告依民法第1052條第2項之規定,訴請判准兩造離婚,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四、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家事事件法第51條,民事訴訟法第78條。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2  月  30  日

家事第二庭法官 陳秋君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之不變期間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2  月  30  日

書記官 林宜宣


法院判決書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