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102.04.08.一百零二年度再字第19號民事裁定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102.04.08.一百零二年度再字第19號民事裁定

法院:高等法院裁判

日期:102年04月08日(民國)

日期:2013年04月08日(公元)

案由:分配表異議之訴再審之訴

類型:民事

臺灣高等法院102.04.08.一百零二年度再字第19號民事裁定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2年度再字第19號
再審 原告 曾 萍
訴訟代理人 許宗益
再審 被告 花旗(臺灣)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管國霖
訴訟代理人 周江裕
再審 被告 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蔡友才
再審 被告 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安和分公司
法定代理人 蕭天生
上列二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宋國維
      胡靚康
上列當事人間因分配表異議之訴事件,再審原告對於中華民國10
1年7月10日本院100年度上字第1370號確定判決,提起再審之訴
,本院於102年7月30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再審之訴駁回。
再審訴訟費用由再審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再審原告起訴主張:
(一)再審原告與訴外人許宗益為夫妻關係,共同財產為坐落臺
北市○○區○○段○○段000○00000地號、應有部分各為
98/10000之土地及其上同段578建號建物(下稱系爭不動
產),但登記名義人為許宗益;再審被告花旗(臺灣)商
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花旗銀行)則以許宗益為擔保
其債務之清償,將系爭不動產設定登記最高限額抵押權新
臺幣(下同)480萬元予花旗銀行,權利存續期間自民國
(下同)86年5月22日起至116年5月21日止,並於86年5月
27日借貸400萬元(下稱系爭借款)予許宗益,而由再審
原告擔任連帶保證人;惟許宗益自94年間起即未依約清償
系爭借款,花旗銀行乃聲請拍賣系爭不動產,經裁定准予
拍賣後,嗣於97年間即聲請對系爭不動產強制執行,臺灣
士林地方法院(下稱士林地院)民事執行處於99年3月10
日做成分配表,定於同年月26日分配(下稱系爭分配表)
,再審原告則於99年3月15日具狀聲明參與分配,主張其
以保證人之地位代位清償系爭借款中之205萬餘元(惟於
本件訴訟僅主張187萬3,192元),於清償限度內,應承受
花旗銀行對許宗益之債權及從屬之抵押權,為此主張以第
一順位抵押權人之地位參與分配,應列入系爭分配表之第
一順位抵押權分配,爰依強制執行法第41條第1項規定,
向士林地院提起分配表異議之訴,請求系爭分配表次序6
第一順位抵押權部分,應增列再審原告應受分配債權187
萬3,192元、次序7花旗銀行應受分配之債權184萬1,373元
應予剔除、次序9再審被告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
司安和分公司(下稱兆豐安和分行)應受分配債權55萬1,
608元應予剔除、次序10再審被告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股份
有限公司(下稱兆豐銀行)應受分配債權25萬7,052元應
予剔除,均不予列入分配等情。然本院於101年7月10日以
100年度上字第1370號民事判決(下稱原確定判決)認為
再審原告並無「代位清償」之事實,而維持士林地院駁回
再審原告之訴之判決(案號:99年度訴字第1096號),並
經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42號裁定確定在案。
(二)惟代位清償之要旨為清償之事實、清償人與主債務人之合
意,而與當事人之意思無關,再審原告於前訴訟程序已呈
報代許宗益清償花旗銀行之繳款明細與銀行傳票,許宗益
亦切結作證有要求再審原告清償系爭借款之事實,是原確
定判決謂再審原告未能就清償系爭借款之事實負舉證之責
,全非事實;蓋代位清償即為代位人與被代位人之資金往
來關係,而再審原告依許宗益之意思,匯入指定帳戶代其
清償系爭借款,即完成清償行為,何需花旗銀行之意思表
示?因此,原確定判決已違背民法第311條代位清償之法
律意旨,至為明顯。況依民法第749條之立法意旨「保證
人為清償後,依原條文規定,應按其清償限度,受讓原有
債權,如保證人為一部清償,原債權人既仍保留未受清償
部分之債權,則保證人受讓之部分債權與債權人其餘原有
債權併存....」及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字第1821號判
決,可知再審原告以保證人身分代許宗益清償系爭借款,
即為「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花旗銀行不得
拒絕清償,是再審原告完全合於民法第749條之代位清償
規定。
(三)另依101年12月26日修正民法第1030條之1及刪除第1009、
1011條之立法理由觀之,為保護婚姻中經濟弱勢之一方,
使其對婚姻之協力、貢獻,得以彰顯;所以夫妻共同財產
之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已修改為專屬於配偶之身分權,以
排除他人不得代位行使;且因有民法親屬編施行法第6條
之3規定,對於再審被告亦得追溯適用之。因此,再審原
告依法就專屬於配偶一方之夫妻共同財產之剩餘財產分配
權利之行使,並無影響其他債權人,但再審被告卻一再阻
撓,並稱再審原告未與許宗益變更法定財產制,無剩餘財
產請求權之適用,明顯有違上開修正及刪除法條之立法意
旨,試問再審被告一定要再審原告夫妻離異才能主張此請
求權?立法者難道希望看到此一悲劇發生?果真如此,則
再審原告保留與許宗益離婚之權利,以為該法條之適用。
(四)為此,爰以原確定判決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
「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提起本件再審之訴,
聲明:(一)原確定判決廢棄(關於再審原告對於最高法院10
2年度台上字第142號確定裁定聲請再審部分,本院另以裁
定移送最高法院),請為新修正條文之適用,改判再審原
告於前訴訟程序主張187萬3,192元代位清償部分應優先分
配;(二)再審及前審訴訟費用均由再審被告負擔。
二、花旗銀行則以:原確定判決業已指明再審原告將金錢存入許
宗益之花旗銀行房貸扣款專戶(下稱系爭帳戶),共計205
萬2,280元,係基於借貸關係將款項借予許宗益供其使用,
而許宗益將該款項用來清償對花旗銀行所負之債務,係許宗
益個人之清償行為,非屬再審原告代位清償;又,經查再審
原告與許宗益並無夫妻財產登記資料,自不存在剩餘財產分
配請求權;況系爭不動產拍賣所得為1,001萬9,100元,尚不
足清償許宗益對花旗銀行之借款債務252萬3,453元及保證債
務4,438萬2,641元,並無剩餘財產可供請求等語,資為抗辯
,並為答辯聲明:(一)再審之訴駁回;(二)再審訴訟費用由再審
原告負擔。
三、兆豐銀行、兆豐安和分行則以:再審原告未能就代位清償系
爭借款負舉證之責,所稱代位清償之事實亦未為原確定判決
所採,至臻明確;雖再審原告一再主張其有代位清償系爭借
款之事實,並非由許宗益本人清償系爭借款,但此僅為事實
認定問題,非屬原確定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又民法第10
09條及第1011條係於101年12月26日公佈刪除,而原確定判
決則於101年7月10日作成,是以民法第1009條及第1011條均
為原確定判決作成後始予刪除,參酌最高法院59年台再字第
39號判例意旨,原確定判決並無任何違誤;另再審被告並未
向法院聲請再審原告採用分別財產制或主張要求代位請求分
配再審原告之夫妻剩餘財產,再審原告之主張顯已悖離事實
,更屬無據。此外,再審原告與許宗益間顯無法定財產制消
滅之情事,再審原告主張剩餘財產分配權利之行使,與民法
第1030條之1規定「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之要件不符;
縱認再審原告得主張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得請求之範
圍亦僅限於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債務後,就其剩
餘差額部分所為請求,而非未扣除所負債務,逕自就夫妻之
任一方名下財產處分價款參與分配等語,資為抗辯,並為答
辯聲明:(一)再審之訴駁回;(二)訴訟費用由再審原告負擔。
四、本件應審究者為原確定判決是否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
第1款之再審事由?
(一)按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者,得以再審之訴對於確定終局判決
聲明不服,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定有明文。所
謂「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係指確定判決所適用之法規顯
然違背法規,或與司法院尚有效之大法官會議之解釋,或
最高法院尚有效之判例顯然違反者而言(最高法院57年台
上字第1091號、60年台再字第170號判例參照),及消極
的不適用法規亦包括在內(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177
號解釋意旨參照),且不包括認定事實錯誤、取捨證據失
當之情形在內(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1326號、63年台上
字第880號判例參照)。
(二)經查,本件再審原告一再主張其已代位清償系爭借款,原
確定判決有違民法第311條第2項、第749條之規定云云,
惟按民法第311條第2項及第749條分別規定「第三人之清
償,債務人有異議時,債權人得拒絕其清償。但第三人就
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者,債權人不得拒絕」、「保證人向
債權人為清償後,於其清償之限度內,承受債權人對於主
債務人之債權。但不得有害於債權人之利益」,由其文義
可知,無論由「就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或「保
證人」清償債務人之債務,均應於清償時應表明其為「就
債之履行有利害關係之第三人」或「保證人」之名義,俾
資辨別其係就他人之債務而為清償,始合於前揭法條之要
件;因此,原確定判決業於事實及理由欄「貳、實體方面
」之五(一)詳述「....上訴人(即再審原告)將錢匯入
系爭帳戶,與許宗益系爭帳戶內之金錢混同,而為許宗益
之財產,自仍係以許宗益之名義清償系爭借款,而非以其
自身名義或連帶保證人名義清償,縱上訴人確曾經花旗銀
行催告,仍無法證明其係以連帶保證人之身分代為清償系
爭借款。是上訴人以自己之名義匯款或以現金存入系爭帳
戶,僅係基於其與許宗益間之借貸關係所為增加許宗益財
產之行為,僅得證明上訴人與許宗益間有借貸關係,尚不
足據以認定上訴人係代位清償許宗益對花旗銀行所負之債
務,且上訴人並未提出任何證據證明其係代位清償系爭借
款....」,認定再審原告並無代位清償系爭借款之事
實,尚無違誤;況且,如何認定再審原告是否已代位清償
系爭借款一節,係屬證據取捨、認定事實當否之問題,依
前說明,核與適用法規顯有錯誤情形無關,不能認為原確
定判決具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款之再審事由。
(三)另查,再審原告復主張原確定判決違背最高法院85年度台
上字第1821號判決意旨云云,姑不論該最高法院判決並非
現存有效之判例,揆諸首揭說明,仍與民事訴訟法第496
條第1項第1款所謂適用法規顯有錯誤情形有間;況該判決
係以第三人代為清償為前提事實所為之論述,與本件所認
定之事實不同,是再審原告就此主張原確定判決有本款再
審事由,即無可取,再予敘明。
(四)復查,再審原告以101年12月26日已修正民法第1030條之1
及刪除同法第1009、1011條規定,且依民法親屬編施行法
第6條之3應適用修正後之規定為由,認原確定判決消極不
適用上開法規,即具本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
由云云,然原判決適用法規是否有錯誤,應以原判決當時
即已存在尚有效之法令為準,蓋民法第1009、1011條及第
1030條之1係於101年12月26日公布刪除、修正,而原確定
判決早於101年7月10日作成,自不能以嗣後變動之法規即
認原確定判決消極不適用該法規,而民法第1009、1011條
於刪除前係規定「夫妻之一方受破產宣告時,其夫妻財產
制,當然成為分別財產制」、「債權人對於夫妻一方之財
產已為扣押,而未得受清償時,法院因債權人之聲請,得
宣告改用分別財產制」,另此次修正民法第1030條之1主
要係增訂第三項「第一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
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民法親屬編施行
法第6條之3則規定:「本法中華民國101年12月7日修正施
行前,經債權人向法院聲請宣告債務人改用分別財產制或
已代位債務人起訴請求分配剩餘財產而尚未確定之事件,
適用修正後之規定。」,惟本件訴訟乃屬分配表異議之訴
,核與上開刪除或修正之條文,俱無關連;況再審被告於
前訴訟程序從未主張再審原告與許宗益應當然成為分別財
產制,或聲請宣告再審原告與許宗益應改用分別財產制,
或代位請求分配再審原告之夫妻剩餘財產,依前揭施行法
第6條之3規定,亦無適用修正後規定之餘地,則再審原告
執此事由主張原確定判決適用法規顯有錯誤,洵無可採,
尚不得遽為再審理由。
(五)從而再審原告所指各點,主張原確定判決有民事訴訟法第
496條第1項第1款「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再審事由,均
無足取。
五、綜上所述,再審原告主張原確定判決有民事訴訟法第496條
第1項第1款之再審事由,並無足取,其提起再審之訴,為無
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為判決之基礎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核與判
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述,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再審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78條,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8 月 13 日
民事第15庭
審判長法 官 郭瑞蘭
法 官 方彬彬
法 官 郭松濤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
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資
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第1項但
書或第2項(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如委任律師提
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8 月 13 日
書記官 方素珍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466條之1(第1項、第2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
人或其他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
法人、中央或地方機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
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