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11 年度侵上訴字第 96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11 年度侵上訴字第 96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1 月 15 日

案由:妨害性自主罪

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 111 年度侵上訴字第 96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侵上訴字第96號

上訴人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張日昇

義務辯護人 賴俊宏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妨害性自主罪案件,不服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10年度侵訴字第185號中華民國111年4月13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27610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原判決關於刑之部分撤銷。

上開撤銷部分,處有期徒刑貳年。緩刑肆年,並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壹佰小時之義務勞務,且應接受受理執行之地方檢察署所舉辦之法治教育課程參場次。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事項:

按修正後之刑事訴訟法第348條規定:(第1項)上訴得對於判決之一部為之。(第2項)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者,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但有關係之部分為無罪、免訴或不受理者,不在此限。(第3項)上訴得明示僅就判決之刑、沒收或保安處分一部為之。本件原審認定被告甲○○係犯强制性交罪,量處有期徒刑2年,並諭知附條件緩刑2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檢察官不服原判決,依首揭規定與說明,自應適用修正後之刑事訴訟法第348條定其上訴範圍。即倘若符合同條第3項的規定,科刑事項已可不隨同其犯罪事實而單獨成為上訴之標的,且於上訴人明示僅就科刑事項上訴時,第二審法院即不再就原審法院所認定之犯罪事實為審查,而應以原審法院所認定之犯罪事實作為論認原審量刑妥適與否的判斷基礎。而本件檢察官不服原判決而提起上訴,檢察官於上訴書僅爭執緩刑部分,此有卷附檢察官上訴書可稽,而緩刑僅具有暫緩執行宣告刑之效力,性質上係屬刑之執行事項,雖非刑罰本身,但緩刑必須依附於主刑(即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而言),始具有其意義,二者間具有不可分離之依存關係,故在訴訟上應合一審判,不能割裂處理。是檢察官雖就原判決關於被告「緩刑」部分提起上訴,依同條第2項規定,其有關係之「主刑」部分,視為亦已上訴;又檢察官於本院審理時明示僅就原判決關於科刑及緩刑提起上訴等語(見本院卷第164頁),是以本件上訴範圍,僅及於原判決之宣告刑暨其主文欄宣告緩刑(含所附負擔)部分,至於原判決認定被告之犯罪事實及罪名部分,既未經檢察官表明上訴,均不在本院之審判範圍(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1799號判決意旨參照),先予敘明。。

貳、本案據以審查量刑妥適與否之原審所認定之犯罪事實、所犯罪名:

一、犯罪事實:

  甲○○原為AB000-A110269(真實姓名年籍均詳卷,下稱A女)之友人 張治平 所僱用之司機,於民國110年6月1日凌晨0時許,甲○○駕車搭載張治平至臺中拜訪友人,張治平乃邀約A女參加其與友人在臺中市南屯區昌平路二段附近某處之聚會。嗣於同日凌晨3時3分許(起訴書誤載為3時31分許,應予更正),由甲○○駕駛自用小客車載送A女,返回A女位在臺中市太平區住處(地址詳卷)休息,甲○○將A女抱至3樓房間內床上,A女酒後不勝酒力,但意識清楚,甲○○竟萌生強制性交之犯意,褪去A女全身衣物,期間A女不斷對甲○○稱「你不能動我,我是張治平的女人」等語,而表達不願與甲○○發生性交行為之意願,甲○○仍強行以其陰莖插入A女之陰道,而以上開違反A女意願之方式,對A女為強制性交1次。甲○○旋即至浴室盥洗後離去,A女即撥打電話給張治平,並於張治平回電告知須報警處理後,而查悉上情。

二、所犯罪名:

被告係犯刑法第221條第1項强制性交罪。

三、刑之減輕事由:

  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刑法第59條定有明文。查被告於上揭時、地對告訴人所為強制性交犯行,固造成告訴人身體及心理受創,為法所不容,然審酌被告一時衝動、思慮未周而為本案犯行,違反告訴人意願之手段亦非激烈暴力行為,犯罪後復已積極彌補,與告訴人達成調解並賠償新臺幣(下同)17萬元完畢,有臺灣臺中地方法院調解程序筆錄(見原審卷第73頁)在卷可查。是依本案客觀之犯罪情節、造成之損害與被告主觀犯罪動機、惡性而論,若逕依強制性交罪之最低法定本刑科處有期徒刑3年,猶嫌過重,不無情輕法重之虞,客觀上尚有情堪憫恕之處,爰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其刑。

參、上訴理由之論斷:

一、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㈠按被告受逾1年有期徒刑之宣告者,應注意緩刑與社會大眾之影響,從嚴認定所宣告之刑是否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以決定宣告緩刑與否;如為緩刑之宣告者,其期間宜為4或5年,並宣付保護管束。又所犯最輕本刑為1年以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之罪,以不宣告緩刑為宜。此有法院加強緩刑宣告實施要點第6條、第7條第1款訂有明文。㈡本件被告曾於106年間因違反銀行法案件,經臺灣金門地方法院以106年度金重訴字第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1年8月,緩刑4年,於107年1月27日確定,其緩刑期間於111年1月26日期滿未經撤銷,有其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憑,被告於緩刑期間,再犯本件強制性交罪,已難予以緩刑之宣告。退而言之,被告前案經臺灣金門地方法院106年度金重訴字第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1年8月,緩刑4年,已予被告輕懲。然本件被告再犯法定最低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依上開法院加強緩刑宣告實施要點所示,自難宣告緩刑。再者,即便有施恩予被告,亦不得僅定更短於前案4年緩刑期間,是以原判決所宣示上開刑度,容有未當。㈢又本件予以宣告緩刑,無非係以被告犯罪後積極彌補,與告訴人達成調解並賠償17萬元完畢,予以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減其刑,並予緩刑宣告。然和解,如當事人係以他種之法律關係或以單純無因性之債務約束等,替代原有之法律關係而成立者,為屬於創設性之和解;若僅以原來明確之法律關係為基礎而成立和解時,則屬認定性之和解。倘係前者,雙方應依和解所創設之新法律關係請求履行,不得再依原有之法律關係請求給付。如為後者,既係以原來明確之法律關係為基礎而成立之和解,僅有認定之效力,雙方仍應受原來法律關係拘束。因此,本件告訴人認上開調解應屬創設性質,不受原來侵權行為之債所拘束,亦即已受領本件犯罪被害人補償金,不受本件調解給付之影響,告訴人並非專業法律從業人員,以致陷於受領給付總額,將會遭受扣抵,此仍有待確認,尚難逕認被告有積極彌補,故原判決上開認定,容有待斟酌。㈣綜上,原判決認事用法容有未當,告訴人具狀請求檢察官提起上訴,認其請求上訴所具理由尚非無據,請求將原判決撤銷,更為適當合法之判決等語。

二、本院查:

 ㈠被告曾於105年間,因違反銀行法案件,經臺灣金門地方法院106年度金重訴字第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1年8月,緩刑4年,於107年1月27日確定,緩刑期間為107年1月27日至111年1月26日,其緩刑於111年1月26日期滿,且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稽,而被告緩刑之宣告既已期滿,且其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則依刑法第76條之規定其刑之宣告失其效力,此種情形即與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相同。本案被告雖因非法辦理匯兌業務之違反銀行法案件於緩刑期間,再犯本件強制性交罪,惟其緩刑之宣告既已期滿,且未經撤銷,故其刑之宣告已失其效力,且原判決審酌被告於原審審理中業與告訴人A女達成調解,可認被告尚有彌過向上之意,被告經此教訓,當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另參酌告訴人A女於原審審理中表示,被告有年邁之母親需要照顧,請從輕量刑等語(見原審卷第63至65頁),綜核各情,認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併予諭知被告緩刑,期使其日後謹慎行事,是以原審於111年4月13日就被告為緩刑之宣告,並無何違法之處,故檢察官此部分上訴所陳並無足採。

 ㈡按刑法第57條第10款規定「犯罪後之態度」為科刑輕重應審酌事項之一,其就被告犯罪後悔悟之程度而言,包括被告行為後,有無與被害人和解、賠償損害,此並包括和解之努力在內。基於「修復式司法」理念,國家有責權衡被告接受國家刑罰權執行之法益與確保被害人損害彌補之法益,使二者在法理上力求衡平,從而,被告積極填補損害之作為,當然得列為有利之科刑因素(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936號刑事判決參照)。被告於原審審理時表示:我對不起告訴人,請求告訴人的原諒等語,而告訴人表示如被告與其達成和解,希望法官從輕判決等語(見原審卷第64至65頁),且被告於原審判決前,已於111年3月21日與告訴人A女調解成立,並已當場履行調解條件完畢,此有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11年度中司附民移調字第61號調解程序筆錄1份在卷可憑(見原審卷第109至110頁),嗣告訴人A女請求檢察官上訴,被告乃於本院審理時再當庭給付告訴人A女5萬元,被告並表示願意原諒被告等語(見本院卷第165至166頁)。依刑法第57條第10款規定,被告犯罪後之態度為科刑輕重標準之一,則被告於原審判決前,既已與告訴人A女達成調解並當場依約履行賠償義務完畢,嗣於上訴後,又再給付告訴人A女5萬元,足認被告犯後有積極彌補犯罪所生損害,是以檢察官此部分上訴所陳亦無足採。

 ㈢按量刑係法院就繫屬個案犯罪之整體評價,為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故量刑判斷當否之準據,應就判決之整體觀察為綜合考量,不可摭拾其中片段,遽予評斷,苟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在法定刑度內,酌量科刑,無偏執一端,致明顯失出失入情形,即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2294號判決意旨參照)。本案原審以被告上開犯罪事證明確,並以被告有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之情形,而依該條之規定予以酌減其刑,再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依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一切情形,兼顧對被告有利與不利之科刑資料,既未逾越法定範圍,亦無違背公平正義之精神,客觀上不生量刑畸重之裁量權濫用,核與罪刑相當原則無悖,原判決量處被告有期徒刑2年,並無何不當或違誤之處。

 ㈣復按受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之宣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認以暫不執行為適當者,得宣告二年以上五年以下之緩刑,其期間自裁判確定之日起算,刑法第74條第1項定有明文。然原審並未敘明本案被告有何特殊情形,即就被告所處有期徒刑2年僅諭知附條件緩刑2年,即就可量處緩刑之最高刑度僅諭知最短之緩刑期間,顯難謂允當,是以檢察官此部分上訴所陳為可採。

 ㈤綜上所述,檢察官上訴以原審就被告所判處之有期徒刑2年僅諭知附條件之緩刑2年未當,為可採,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關於刑之部分予以撤銷改判。 

肆、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酒後因一時衝動為滿足自己性慾,而為本案強制性交犯行,無視告訴人A女身體自主權,危害告訴人A女身心健康及造成告訴人A女心理壓力,行為實值非難,兼衡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及其高中肄業之智識程度、從事送茶葉之工作、月收入2萬元、未婚,需扶養年近70歲之母親(見原審卷第11頁、第64頁),犯罪後坦承犯行,並於原審已與告訴人A女調解成立,並當場履行調解條件完畢,此有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11年度中司附民移調字第61號調解程序筆錄1份在卷可憑(見原審卷第109至110頁),嗣告訴人A女請求檢察官上訴,被告乃於本院審理時另再當庭給付告訴人A女5萬元,被告犯後有積極展現彌補犯罪所生損害之態度,告訴人A女並當庭表示願意原諒被告等語(見本院卷第165至166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欄第二項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伍、緩刑之宣告:

 刑罰之主要目的乃在於公正地報應行為人之罪責,並以刑罰之公正報應,威嚇社會大眾而生嚇阻犯罪之一般預防功能,且善用執行刑罰之機會,從事受刑人之矯治工作,而收教化之個別預防功能,因而,刑罰應該是符合相當原則之公正刑罰,不可過份強調威嚇社會大眾之一般預防功能,或是過份強調教化犯罪人之個別預防功能,而輕易破壞刑罰公正報應之本質。查被告雖曾於105年間,因違反銀行法案件,經臺灣金門地方法院106年度金重訴字第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1年8月,緩刑4年確定,其緩刑於111年1月26日期滿,且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依刑法第76條之規定其刑之宣告失其效力,此種情形即與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相同,已如前述,被告犯後於警詢、偵訊、原審及本院準備程序與審理時均坦承犯行,且被告於原審已與告訴人A女成立調解,並當場履行調解條件完畢,已如前述,嗣告訴人A女請求檢察官上訴,被告乃於本院審理時另再當庭給付告訴人A女5萬元,被告犯後有積極展現彌補犯罪所生損害之態度,告訴人A女並表示願意原諒被告等語(見本院卷第165至166頁),被告犯後態度尚佳,另參酌告訴人A女於原審審理時表示:被告有年遭之母親需要照顧,請從輕量刑等語(見原審卷第63至65頁),本院衡酌全案情節,認被告本身具有改善之可能性,其偶因一時失慮而觸犯本件刑章,信經此偵審及刑之宣告教訓,當知所警惕,認其所受刑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宣告緩刑如主文欄第2項所示,以啟自新。又被告係因法治觀念薄弱而誤觸法網,為使其於本案中深知戒惕並從中記取教訓,俾以導正其行為及法治之正確觀念,以免再度犯罪,日後知所警惕,避免再犯罪,認有必要賦予其一定負擔,課加預防再犯所為之必要命令,爰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5款、第8款之規定,令其於緩刑期間內,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義務勞務(時數如主文第2項所示)及接受3場次之法治教育。另被告所犯為刑法第221條第1項强制性交罪,且其應執行本院對其所諭知之刑法74條第2項第5款、第8款之一定負擔、預防再犯命令,是依刑法第93條第1項第1款、第2款之規定,併為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之宣告,俾兼收啟新及惕儆之雙效,以符緩刑宣告之目的。倘被告未遵期履行前開負擔及預防再犯命令,且情節重大,足認原宣告之緩刑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檢察官自得依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之規定,聲請法院撤銷其緩刑之宣告,附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

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張依琪 提起公訴,檢察官 張添興 提起上訴,檢察官乙○○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5  日

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 官  何志通

法 官  葉明松

法 官  石馨文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

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因疫情而遲誤不變期間,得向法院聲請回復原狀。

書記官 陳儷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5  日

論罪科刑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第221條

(強制性交罪)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