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110 年度上訴字第 2136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110 年度上訴字第 2136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0 年 10 月 26 日

案由:偽造文書等

臺灣高等法院 110 年度上訴字第 2136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10年度上訴字第2136號

上訴人

即被告 龔麗琴

選任辯護人 蕭聖澄 律師

上列上訴人即被告因偽造文書等案件,不服臺灣 士林 地方法院109年度易字第384號,中華民國110年4月22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109年度偵字第220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原判決撤銷。

龔麗琴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捌月。緩刑貳年。

事實

一、龔麗琴為臺北市○○區○○段0○段○00000地號土地所有權人 李明德 之兒媳,龔麗琴之配偶 李有寬 則為同段127地號土地暨其上第10258、10259、10260、10261建號建物(以下合稱本案房地)之所有權人。瑞富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瑞富公司)於民國100年間向龔麗琴提議合作開發臺北市○○區○○段0○段000000000000000000○000地號土地(下稱系爭合建案),瑞富公司因資金不足而與美東國際企業有限公司(下稱美東公司)合作,龔麗琴因需款孔急,為要求瑞富公司提供合建保證金,於100年11月8日前某日,明知未得李有寬之同意或授權,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之犯意,未告知瑞富公司其未獲得配偶李有寬授權可為本案房地設定抵押之重要資訊,仍佯稱願意提供其配偶所有之本案房地設定抵押權供作取得合建保證金之擔保云云,致瑞富公司負責人 謝明昌 陷於錯誤,於100年11月8日與美東公司簽立合作協議書,約定由美東公司負責提供合建保證金予瑞富公司,美東公司隨即透過友人 廖克明 介紹,告知 王丕鎮 系爭合建案,並委由王丕鎮負責提供系爭合建案之保證金。而王丕鎮得知上情後,誤認龔麗琴有得到李有寬之授權,而有以本案房地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之能力及意願,故答應提供新臺幣(下同)3,000萬元之保證金。嗣龔麗琴承前詐欺取財犯意,並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意,於100年11月14日下午某時,在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由龔麗琴在土地登記申請書、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上,盜蓋李有寬之印文,偽造李有寬將本案房地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予王丕鎮之意思等私文書,復持李有寬之印鑑證明、前開抵押權設定契約書及土地登記申請書,向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辦理抵押權設定登記而行使之,使不知情之地政事務所承辦公務員為書面形式審查後,將李有寬就本案房地設定4,000萬元最高限額抵押權予王丕鎮之不實事項,登載在職務上所掌管之他項權利證明書、土地登記第一類謄本等公文書上,足以生損害於李有寬、王丕鎮及地政機關管理地政資料之正確性,並透過上開不實之抵押權設定行為,致使王丕鎮更加陷於錯誤,誤信被告確實有得李有寬之同意方提供本案房地供擔保,遂當場交付臺灣銀行面額各1,500萬元之支票2張予龔麗琴。嗣因系爭合建案開發進度延宕,土地未能整合完畢,王丕鎮旋於104年間向臺灣士林地方法院聲請拍賣系爭房地,藉以取回前揭保證金,然遭法院裁定駁回,且嗣後輾轉得知龔麗琴另案自首於設定前揭最高限額抵押權時,並未獲得李有寬同意,始悉受騙。

二、案經王丕鎮訴由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由

壹、程序部分

一、本院審理範圍:

 ㈠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所稱之「同一案件」,係指同一訴訟客體,即被告與犯罪事實俱相同者而言,即指事實上之同一案件,不包括刑法修正前連續犯、牽連犯或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及接續犯、集合犯之實質上一罪之案件,蓋檢察官之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並無審判不可分原則之適用,裁判上或實質上一罪案件之一部分經以行為不罰或犯罪嫌疑不足為不起訴,或經為緩起訴者,即與其他部分不生一部與全部關係,其他部分經偵查結果,如認為應提起公訴者,自得提起公訴,不受刑事訴訟法第260條規定之限制;又同法第267條有關檢察官就犯罪事實之一部起訴者,其效力及於全部之規定,為學說所稱之起訴(或公訴)不可分原則,而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在訴訟法上係一個訴訟客體,無從割裂,故其一部分犯罪事實,經檢察官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確定後,檢察官再就其他犯罪事實提起公訴,經法院審理結果,認曾經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部分與其他部分均屬有罪,且二罪間確具有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時,依上開起訴不可分原則,其起訴之效力自及於曾經檢察官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確定部分,法院應就全部犯罪事實予以審判,而檢察官前所為之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應認具有無效之原因,不生效力,無確定力之可言(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8069號、101年度台上字第2449號判決意旨參照,就不起訴處分及緩起訴處分應為相同解釋)。

㈡關於上訴人即被告龔麗琴(下稱被告)持偽造之土地登記申請書、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等,至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辦理抵押權設定登記所涉行使偽造私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行部分,固經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以108年度偵字第2928號為緩起訴處分確定在案(下稱前案),惟前案之犯罪事實與本件起訴書所載被告涉犯詐欺取財部分均屬有罪,且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揆諸前揭說明,前案緩起訴處分應屬無效而不生實質確定力,故前案犯罪事實仍為起訴效力所及而應由法院併予審理,且此部分業經原審公訴檢察官以補充理由書補充相關罪名,又本院準備程序時公訴檢察官陳明援引原審公訴檢察官所提補充理由書之內容,而本院亦有對被告踐行相關罪名之告知義務。是本院就被告涉犯行使偽造私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部分併予審理,顯無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之問題。  

二、證據能力部分: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定。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同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查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均未爭執本判決以下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陳述之證據能力,本院審酌此等陳述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情形,爰認有證據能力。又本判決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且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均未主張排除其證據能力,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亦認有證據能力。

貳、認定事實所憑證據及理由

  前揭犯罪事實,業據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坦承不諱(見本院卷第158至159頁),核與證人李有寬於另案偵查時之證述、證人即謝明昌之前妻 楊曦 函於警詢及偵查時之證述、證人即告訴人王丕鎮及證人謝明昌、廖克明於警詢、偵查及原審審理時之證述內容大致相符,並有瑞富公司與美東公司簽立之100年11月8日合作協議書、告訴人與美東公司簽立之100年11月8日借貸契約書、發票人為國泰世華商業銀行忠孝分行、發票日100年11月11日、票面金額1,500萬元、票據號碼BA0000000號、BA0000000號、付款人為臺灣銀行營業部之支票影本、本案房地之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影本、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他項權利證明書、本案房地之土地及建物登記第二類謄本影本、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4年度司拍字第208號民事裁定影本、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107年11月6日北市士地籍字第1076011596號函暨檢附100年士林字第254060號土地登記申請書影本、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影本、臺北○○○○○○○○○印鑑證明影本、李有寬及告訴人身分證正反面影本、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110年3月4日北市士地登字第1107003427號函等在卷可稽,足認被告前開出於任意性之自白與事實相符,堪以採信。是本案事證明確,被告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參、論罪

一、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自同年月20日生效施行,修正前該條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修正後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就上開修正前後法文相較,法定刑得科或併科之罰金刑上限由1,000銀元(即新臺幣3萬元)提高為新臺幣50萬元,是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並無較有利於被告,是經新舊法比較結果,仍應適用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另被告行為後,刑法第214條規定固於108年12月25日修正公布,自同年月27日生效施行,惟僅調整罰金數額之規範方式,即修正後之規定係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規定提高30倍而修正為同額之新臺幣,其犯罪構成要件及處罰內容實質上均無變動,不生新舊法比較適用問題,此部分應依一般法律適用原則,逕適用修正後之現行規定。

二、次按刑法第214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凡一經他人之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依其所為之聲明或申報予以登載,而屬不實之事項者,即足構成(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1710號判決意旨參照)。又地政機關辦理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及抵押權設定登記時,僅須審核形式上之要件是否具備即足,對於土地所有權移轉及抵押權設定之實質上是否真正,並無審認之責,倘行為人明知所申辦之土地所有權移轉登記或抵押權設定登記,實質上並非真正,仍以該不實之事項向地政機關申辦登記,使地政機關承辦之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相關公文書內,自與上開犯罪構成要件相當(最高法院95年度台非字第278號判決意旨參照)。是被告持虛偽之土地登記申請書、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交由地政機關辦理最高限額抵押權設定登記,自屬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同法第214條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本件被告盜用李有寬印章蓋印之行為,為其偽造私文書之部分行為,又被告偽造私文書後持以行使,其偽造之低度行為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再被告係於密接之時、地陸續實施相關犯行,且侵害相同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而合為法律上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

三、再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其所謂「同一行為」係指所實行者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行為而言。因此刑法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於修正前原認屬於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之不同犯罪,其間果有實行之行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情形,應得依想像競合犯論擬(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判決意旨參照)。本件被告所為行使偽造私文書、使公務員登載不實及詐欺取財之目的,即係佯以可提供相當之擔保,最終詐得告訴人之合建保證金,是其所犯前開各罪間,目的相同,且構成要件行為有部分重疊,應評價為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核屬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較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

四、又按想像競合犯,在犯罪評價上為數罪,僅在科刑上從一重處斷,就此以觀,該未為偵查機關發覺之部分犯罪事實,自屬刑法第62條前段所稱「未發覺之罪」文義射程之範圍;再者,如行為人於偵查機關發覺前,主動供出,偵查機關即因行為人之供述,得悉整個犯罪之全貌,進而依法偵辦,自有助益偵查;且其主動申告尚未被發覺部分之罪,擴大犯罪之不法及罪責內涵,依社會通念,多有悔改認過之心。是依文義、體系、歷史及目的性等解釋方法,裁判上一罪之想像競合犯,行為人就未發覺之重罪部分之犯罪事實,主動供出,接受裁判,於從該重罪處斷時,應認有自首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始合乎該法條之文義及立法意旨,並符事理之平及國民之法律感情。況法律之所以將想像競合犯規定為科刑上一罪,乃為避免對同一行為過度或重複評價,以符合罪刑相當原則,自無因科刑上從一重處斷之結果,而剝奪行為人享有自首減刑寬典之理(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108年度台上大字第3563號裁定意旨參照)。查被告於100年11月14日在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於土地登記申請書、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上,盜蓋李有寬之印文,偽造李有寬將本案房地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予告訴人之意思等私文書,復持李有寬之印鑑證明、前開抵押權設定契約書及土地登記申請書,向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辦理抵押權設定登記而行使之,使不知情之地政事務所承辦公務員為書面形式審查後,將李有寬就本案房地設定4,000萬元最高限額抵押權予告訴人之不實事項,登載在職務上所掌管之他項權利證明書、土地登記第一類謄本等公文書之犯行,在未經有偵查權限之公務員發覺前,被告即於107年10月12日具狀向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自首等情,有刑事自首狀在卷可參(見原審卷第263頁),被告就詐欺取財犯行雖未自首,然依前揭說明,因被告主動供述本件行使偽造私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部分之犯罪事實,合於自首之要件而接受裁判,且此部分與未自首之詐欺取財犯行間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並從較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爰依刑法第62條前段規定減輕其刑。

肆、撤銷原判決之理由

  原審以被告犯行事證明確,予以論罪科刑及宣告沒收,固非無見,惟原判決既未及審酌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全部認罪,並與告訴人達成和解及履行完畢之情形,則其所為量刑及沒收即有未洽。被告上訴意旨以其承認犯罪,且已照和解條件履行,請求從輕量刑,並撤銷原審判決沒收部分等語(原上訴理由均不再爭執),為有理由,應由本院撤銷原判決,另為適法之判決。

伍、量刑及緩刑

一、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不思以正當方式獲取財物,竟為本件犯行,除造成告訴人財產嚴重損失外,亦侵害李有寬之權益及地政機關管理地政資料之正確性,實屬不該;惟念及被告前無刑事科刑紀錄,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且終能於本院審理時坦承全部犯行,並與告訴人以3,375萬元達成和解及履行完畢(見本院卷第137至143、151頁),兼衡被告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所生危害程度、犯罪後之態度,暨被告自陳高中畢業之教育程度,暨無工作、為家庭主婦、有先生及4個小孩之家庭、生活及經濟狀況(見本院卷第158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2項所示之刑。

二、查被告未曾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憑,其因失慮致罹刑章,並已坦承犯行及與告訴人達成和解如前,堪認被告經此偵、審程序及刑之宣告後,日後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是本院認對其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規定,併予宣告緩刑2年。

三、不宣告沒收之說明:

 ㈠按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已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日起施行,新法認沒收為刑法所定刑罰及保安處分以外之法律效果,具有獨立性,且應適用裁判時法(刑法第2條第2項、第五章之一「沒收」之立法理由及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1項規定參照),故本件關於沒收部分,均適用修正後刑法沒收之規定,不生新舊法比較之問題,合先敘明。

 ㈡次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且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惟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又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所謂「實際合法發還」,是指因犯罪而生民事或公法請求權已經被實現、履行之情形而言,該情形不以發還扣押物予原權利人為限,其他如財產犯罪,行為人已依和解條件履行賠償損害之情形,亦屬之(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91號判決意旨參照)。查本件被告固詐得3,000萬元,而屬其犯罪所得,且並未扣案;然如前所述,被告已對告訴人履行和解條件,且履行之和解金額3,375萬元超過其犯罪所得,等同其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就其犯罪所得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㈢至被告雖於土地登記申請書、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上盜蓋未經李有寬授權之印文,然所生印文均為真正,非屬偽造之印文,故此部分無從依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又前開土地登記申請書、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業由被告向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提出並行使,已非屬被告所有,爰亦不諭知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周禹境 提起公訴,被告上訴後,檢察官 賴正聲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0  月  26  日

刑事第四庭審判長法官 陳筱珮

法官 柯姿佐

法官 吳元曜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黃亮潔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0  月  27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

修正前刑法第339條

(普通詐欺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中華民國刑法第210條

(偽造變造私文書罪)

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華民國刑法第214條

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萬5千元以下罰金。

中華民國刑法第216條

(行使偽造變造或登載不實之文書罪)

行使第210條至第215條之文書者,依偽造、變造文書或登載不實事項或使登載不實事項之規定處斷。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