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1270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1270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案由:詐欺等

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1270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 分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上訴字第1270號

上訴人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李 政翰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詐欺等案件,不服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11年度訴字第20號,中華民國111年6月29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15143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對被告 李政翰 被訴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為無罪之諭知,核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書記載之證據及理由(如附件)。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

 ㈠詐欺集團利用求職廣告高薪吸引人力,業經報章媒體多所披露,並屢經各級中小學、政府及新聞為反詐騙之宣導,是一般具有國民義務教育程度及通常智識之人,應均可知悉只需付出簡易勞力即可獲得不相當報酬之工作,目的多係藉此掩護不法犯罪行為,隱匿背後主嫌身分,以逃避追查。而本件被告已完成國民義務教育,且非毫無工作經驗之人,依其開庭時應對反應,亦可認其為智識正常且具有一定社會經驗之成年人,被告既與「 張家瑞 」素不相識,亦未曾謀面,彼此全無信任基礎,苟自稱「張家瑞」之人所欲領取之包裹並無違法,大可自行出面提領或收取,何須以應徵工作方式,覓得素不相識之被告出面提領後,並給予不貲之報酬?是被告辯稱僅係應徵工作云云,顯不足採。

 ㈡原審僅以被告行為時年僅20歲,人生經驗及社會歷練尚屬淺薄,對於各種社會犯罪手法及詐騙集團之詐騙技倆非當然知悉,於應徵宅配人員時無足夠的理智判斷不合理之處等為理由,認定被告確信所應徵之工作未涉詐欺,並認無任何事實足使被告起疑係應徵詐欺相關工作,而對被告為有利之認定;再據被告於審理中自述○○曾經休學,之後陸續找○○工作等語,即遽認被告對於各種社會犯罪手法,及詐騙集團詭譎多變之詐騙技倆,非當然知悉,此實屬原判決之臆測推論,無視被告已完成完整之國民義務教育且為智力正常之人,原審之論斷尚有未洽之處。是以被告對上情既非不能預見,仍同意加入並依指令提領包裹交付予自稱「張家瑞」之人,其顯係對自身行為成為詐欺集團犯罪計畫之一環,而促成既遂之結果予以容任,是被告雖無詐欺取財犯罪發生之欲求,但有幫助集團成員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甚明。

三、經查:  

㈠原審綜合被告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 吳珮均莊貿順林雯娟 等人之證詞,及卷內相關證據資料,雖可認定被告是以1個包裹新臺幣500元之代價,至詐欺集團成員「張家瑞」指定之超商領取被害人遭詐欺集團詐騙後交寄之○○、○○、郵局包裹等事實。但:

 1參酌被告與「張家瑞」之LINE對話紀錄,被告確實因求職需求與「 順安 國際」、「張家瑞」聯繫,詐欺集團成員以徵求機車宅配人員為由,邀請被告加入LINE好友,並以需要建檔為由,要被告提供身分證正反面,以及個人手機、帳戶、LineID,而被告雖依其要求提供相關資料,但在身分證件照片正反面上則加註「工作用」,之後即與「張家瑞」協調取貨時間,依「張家瑞」通知,前往約定地點領取貨物,將領貨情形拍攝取貨證明以回報「張家瑞」。觀諸該徵才廣告內容,與一般徵求外送人員要求自備交通工具、薪資論件計酬、提供個人身分證件及其他個資等資料無異;被告將自己之身分證、聯絡電話等個人私密資料傳送予對方,並詢問是否可以用家人的銀行戶頭用以匯入薪資,可認被告應是相信對方確為受委託找尋領取退貨物品之人,否則不會如此毫無顧忌地洩漏自己及親人之資料,被告辯稱其係為求職而受騙,方前往超商領取被害人寄交之○○包裹、○○包裹,尚非無稽。

 2觀諸其等對話紀錄可知,被告領取包裹後,並未開拆包裝,無從僅依包裹外觀,查悉內裝物品為何;且依現今社會盛行宅配交易,因應社會交易型態轉變,衍生各種交易、職業模式,例如:UBEREAT、台南小短腿(收取一定費用代購名產、小吃、或各種宅配)、代排隊醫院或診所掛號等,其中亦有收取不低之代購或跑腿費用者。再依被告行為時年齡、就學情形、個人生活經驗,可知被告人生經驗及社會歷練尚屬淺薄,對於各種社會犯罪手法及詐騙集團詭譎多變之詐騙技倆,非當然知悉。則可否依憑被告與「張家瑞」之對話內容及領取包裹之過程,警覺可能收取者為他人寄送之帳戶、金融卡,或足夠的理智判斷是否有不合理之處,對於所為已參與詐欺集團之部分分工行為是否有認識或預見,實非無疑。故縱認被告領取之包裹收件人與「張家瑞」無關部分有不合理之處,亦不能逕以理性第三人之智識經驗為基準,推論被告亦應有相同之警覺程度,而得認識「張家瑞」為詐欺集團成員,進而遽然推認被告有參與犯罪組織、加重詐欺取財之故意。

㈡經核原審已詳細論述認定公訴意旨不足採之理由,所為之論斷均有卷存證據可資佐證,且無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又依被告與「張家瑞」LINE對話紀錄,及被告拍照提供其身分證件時,曾在身分證正、反面加註「工作用」(警卷第91頁),可見被告確是為應徵工作,始提供其身分證件,其辯稱在LINE社群見該徵人廣告訊息(警卷第93頁),為應徵工作而與「張家瑞」聯繫等情,尚非無據。

 ㈢又依該LINE對話紀錄,被告應徵之工作內容,是依對方指示提領退貨之包裹,雖被告與「張家瑞」素未謀面,並無信任基礎,且包裹領件人均非「張家瑞」,此舉固與一般社會常情有違,然判斷行為人所為究係受騙或有參與犯罪組織、詐騙他人之犯意,應依行為人當時所處情境、從事該工作之原因與過程、與詐騙集團成員間之關係為何等予以綜合判斷,而與行為人之年齡、學歷、先前之工作經驗、認知、生活經驗、社會歷練或社會一般常情與通常經驗,及有無查證對方之身分等均無必然之關聯,此觀諸社會上不乏有年長者、或工作經驗豐富者,或高學歷、高職位之人,仍遭素未謀面之人詐騙之情形即知。則被告為尋找工作,在未查明對方真實身分之情形下,即應對方之指示領取包裹,其情固有不合社會一般常情之處,惟處在當時被告本身經濟能力欠佳之情況下,要求被告具有充分、完全之判斷能力及一般理性正常之人應有之辨識能力,實屬過苛。是其在情急之下,即便其已成年,教育程度為○○肄業,前又曾有工作經驗,衡情在未及深思熟慮之情形下,難免亦會有因一時思慮不週而降低危機意識及警覺性,以致疏未注意,雖可認輕率而不足取,惟仍難遽認其主觀上確有參與犯罪組織或詐欺取財之主觀犯意,或認其有幫助集團成員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是被告辯稱其為找工作受騙,並無參與犯罪組織或詐欺取財之故意或不確定故意等語,應可採信。檢察官上訴以被告已完成國民義務教育,非毫無工作經驗之人,依其開庭時應對反應,可認其為智識正常且具有一定社會經驗之成年人等情,而認被告縱無詐欺取財犯罪發生之欲求,亦有幫助集團成員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之標準,尚屬臆測,不足據為被告不利之認定。

四、綜上,本件依檢察官提出之證據資料,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證明。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應認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原審因而以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諭知無罪之判決,核無不合,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3條、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粟威穆 提起公訴,檢察官 盧駿道 提起上訴,檢察官 李宛凌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刑事第二庭審判長法官 楊清安

法官 蕭于哲

法官 陳珍如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被告不得上訴。

檢察官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但應受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第1項各款規定限制。

                   書記官 許睿軒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附錄法條: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院維持○○審所為無罪判決,提起上訴之理由,以下列事項為限:

一、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

二、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三、判決違背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至第379條、第393條第1款規定,於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附件: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訴字第20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李政翰 男 (民國00年00月00日生)

          身分證○○編號:Z000000000號

          籍設臺南市○○區○○路00號

          居臺南市○○區○○○0○0號

          居臺南市○○區○○路000號

上列被告因詐欺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10年度偵字第15143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李政翰無罪。

理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

 (一)被告李政翰於民國110年7月間,加入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張家瑞」,及其餘不詳成年人所組成之3人以上,以實施詐術為手段之具有持續性、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下稱本件詐欺集團),擔任收簿手,負責至超商領取被害人遭詐騙而寄送之帳戶金融卡包裹,再交予「張家瑞」,並約定每領1件可獲新臺幣(下同)500元之報酬。被告遂與本件詐欺集團成員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基於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由該詐欺集團某成年成員,分為下列行為:

  ⒈於110年7月10日16時10分許,透過LINE通訊軟體(下稱LINE)向被害人吳珮均佯稱:因工作需要,須交付提款卡及密碼,之後再寄回云云,致吳珮均陷於錯誤,於同日17時45分許,將其設於○○銀行之帳號0000000000000號帳戶金融卡(下稱○○金融卡),置入包裹(下稱○○包裹),寄至臺南市○○區○○街000號「○○超商○○門市」,並指名由「 張淑華 」收受。

  ⒉於110年7月10日某時,自稱「 蔡艾璇 」,透過LINE向莊貿順佯稱:應徵工作須提供存摺及金融卡,願以每月3萬元代價租用云云,致莊貿順陷於錯誤,於同日20時5分許,將其設於○○銀行(下稱○○)之帳號00000000000號帳戶存摺及金融卡(下稱○○摺卡),置入包裹(下稱○○包裹),寄至臺南市○○區○○○路000號「○○超商永○○門市」,並指名由「 張淑如 」收受。

  ⒊於110年7月10日,自稱「 陳偌盷 」,透過LINE向林雯娟佯稱:因工作需要,須交付提款卡及密碼云云,致林雯娟陷於錯誤,於同日20時58分許,將其設於郵局之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金融卡(下稱郵局金融卡),置入包裹(下稱郵局包裹),寄至臺南市○區○○路0段000號「○○超商○○門市」,並指名由「溫*晏」收受。

 (二)嗣李政翰依「張家瑞」之指示,騎駛車牌號碼○○○-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搭載不知情之 洪安蕎 ,於110年7月13日19時33分至43分間,依序在「○○超商永○○門市」、「○○超商○○門市」,領取○○包裹、○○包裹;嗣於同日20時7分許,在「○○超商○○門市」,領取郵局包裹後,為警當場查獲,並扣得○○金融卡、郵局金融卡、○○摺卡;李政翰復與警配合,於臺南市○○區○○路000號「○○○○○○」,寄出上開各包裹,經警扣押該寄貨單1紙後循線查悉上情。詐欺集團復於同年月14日0時48分許,將領取上開包裹之報酬1,500元,匯至李政翰之帳戶內。因認被告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即應為無罪之判決。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李政翰涉犯上開罪嫌,係以:證人即被害人吳珮均、莊貿順、林雯娟於警詢之供述;車輛詳細資料報表、蒐證照片、○○超商代收款專用繳款證明(永○○、○○、○○門市)3紙;吳珮均提出之○○超商代收款專用繳款證明及○○帳號明細;莊貿順提出之LINE截圖1份及贓物認領保管單;林雯娟提出之貨態查詢系統表及LINE截圖1份;扣押筆錄暨扣押物品目錄表、第二分局民權派出所110年7月4日職務報告、寄貨單等非供述證據,為其論罪之依據。

四、訊據被告李政翰固供承於110年7月間,與自稱「張家瑞」之人聯繫約定,以每件500元之代價委請被告至超商領取包裹,被告嗣即依「張家瑞」之指示,騎駛車牌號碼0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搭載不知情之洪安蕎,至公訴意旨所載時、地領取○○包裹、○○包裹,並在「○○超商○○門市」領取郵局包裹後,為警當場查獲,嗣被告乃與員警配合,至臺南市○○區○○路000號「○○○○○○」,寄出上開各包裹等事實;且對於所領取之○○包裹、○○包裹、郵局包裹分別是吳珮均、莊貿順、林雯娟等人遭詐欺集團詐騙後,將所有之○○金融卡、○○摺卡、郵局金融卡置入包裹後寄至指定地點等情,亦不爭執,惟堅詞否認有參與犯罪組織、加重詐欺等罪嫌,辯稱:我因需要錢繳房租,看到網路上有臨時工,跑宅便,想說剛好下班可以兼職,就從群組上加了「○○○○○○○」的社群,社群裡有連結,要我加ID就可以加好友。我問他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張家瑞」說他是被委託找人領貨,買家沒有領貨被退貨,不想被留下評論,要我去領,一件酬勞500等語。

五、經查:

 (一)現今詐騙集團不斷更新、變化詐欺手法,以各種名目騙取他人帳戶用以存取向他人詐騙取得之現金,或誘使他人代為收取所騙得之帳戶、金融卡,甚至代為領款,製造斷點,作為逃避司法追緝之手段。而政府、金融機構雖極力宣導,媒體亦經常大幅報導,然民眾遭詐騙之情事仍一再發生,其中不乏智識程度甚高或生活經驗甚豐之人仍不敵詐騙集團之話術而受騙,更不乏面對廣經宣導之詐騙手法猶未能及時察覺有異者,足見對於社會事務之警覺性或風險評估原本即因人而異,個人在特殊狀況下確實有未能充分理智判斷之可能,亦不能完全排除有人於個別情境下因受騙而交付金融帳戶資料或聽從詐騙集團指示而領取他人寄送之金融帳戶資料,或提款、轉交或轉匯款項之可能性。從而,尚不能僅以被告有交付金融帳戶資料,或領取他人寄送之金融帳戶資料,或提款、轉交或轉匯款項之客觀行為,即逕謂被告主觀上必有共同詐欺取財及洗錢之故意。倘依檢察官提出之證據尚無法證明被告主觀上與詐騙集團有前述之犯意聯絡(含確定或不確定故意),而被告所辯遭詐騙之情節並非無據,即尚有合理懷疑存在時,當仍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先予敘明。

 (二)前開被告李政翰供認及不爭之事實,除有被告自己之供述外,並有證人吳珮均、莊貿順、林雯娟於警詢之供述,暨吳珮均提出之○○超商代收款專用繳款證明及○○帳號明細、莊貿順提出之LINE截圖1份及贓物認領保管單、林雯娟提出之貨態查詢系統表及LINE截圖1份、車輛詳細資料報表【車號000-0000車主為洪○蕎】、蒐證照片【被告本人相片、超商取貨證明、扣案物、寄貨單、超商包裹查詢系統資料、被告與張家瑞對話紀錄之相片】、○○超商代收款專用繳款證明(永○○、○○、○○門市)3紙、扣押筆錄暨扣押物品目錄表【郵局金融卡、○○金融卡、○○摺卡、空軍一號寄貨單】、第二分局民權派出所110年7月4日職務報告【員警提出偵辦本案經過之報告】、寄貨單【被告與員警配合寄出包裹之憑證】等資料為憑,是被告前開自白及不爭之事實核與事實相符,被告以1個包裹500元之代價,至詐欺集團成員「張家瑞」指定之超商領取被害人遭詐欺集團詐騙後交寄之○○、○○、郵局包裹之事實可以認定。然參酌上開說明,公訴意旨據以認定被告李政翰所提出之前揭事證,僅能證明此部分經認定之事實,尚不能以此逕行推論被告主觀上對於其所為係在參與詐騙集團之詐欺犯行已有認識或預見,即不能遽予認定被告主觀上係基於共同詐欺取財之故意而為領取包裹之行為。

(三)被告與「張家瑞」之LINE對話紀錄略引如下(分見警卷第91、93頁、85頁):

  ⒈【以下警卷第93頁上方】

   星星:急徵臨時機車宅配人員可○日領日薪1500元起另有補貼工作地點:台北、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想了解職缺快洽詢官方LINE:@000○○○○○(記得加@)聯繫方式:0000000000許先生

   

⒉【以下警卷第91頁上方】

   被告:您好

   想了解工作內容

   台南地區

   順安國際:

   您好,請問有交通工具嗎?

   被告:有

   順安國際:

   好,跟您說明工作內容,有問題直接詢問

   主要幫忙整理取寄買家退貨或時間到未取的貨件。業務會幫您安排工作在您選擇的區域的範圍內。上班時間彈性可跟客服調整,預留時間約四小時即可完成工作。排班時段為:夜班3:00~9:00早班9:00~15:00晚班15:00~21:00。薪資部分500/趟,以趟計費沒有上限,(內容含取件費用沒有額外再支付給您,以涵蓋在薪資內)需先自行付錢取貨,取貨費用已包含在薪水內,費用不超過100。例:今天共三趟領取三次,取貨費用共60,薪資1500-60=1440(實際薪資)

    李:你好那我今天能做嗎?

    順安國際:

      我幫您詢問一下

      今天有唷

      我這邊要先幫您建檔,請幫我留下資料我請業務跟您聯繫

      要幫您建檔,需要您提供以下(資料提供齊全業務才有辦法聯繫您)1.身分證正反面(需備著,僅工作需要,防止被盜用,幫我做圖備註僅提供工作使用)2.緊急聯絡人電話3.您個人LINEID與手機號碼4.提供以下其中一間銀行帳號(結算薪水用)台新、中信、國泰

    李:我沒有那三間的銀行

      還是銀行可以用家人的?

    順安國際:

      可以唷

    李:000-000000000000

      (傳送身分證翻拍照片三張,上面以紅色印註記【工作用】)

      ..............

    順安國際:

      其他資料再麻煩幫我填一下唷

    李:0000000000

      ○○○○0000

      0000000000

      我的電話0000這隻

    順安國際:

      好的,我這邊先幫您建檔,晚點請業務跟您聯繫唷

      政翰,您好!感謝您成為順安國際的好友!

    客服回覆時間10:00-22:00

      若不想接收提醒,可以點畫面右上方的選單圖示,然後關閉「提醒」喔。

   ⒊【以下警卷第85頁以下】   

    張家瑞:你好我是順安的業務

    被告:你好

    張家瑞:請問你是台南地區的嗎?

    被 告:是的

    張家瑞:那你是選擇那個時段呢

    被 告:晚上

    張家瑞:下午3點到晚上9點是嗎

    被 告:是的

    ..............

    張家瑞:台南市○○區○○○路000號

    ..............

    被告:到了然後呢

    張家瑞:到了就進去跟店員說要取件報名字跟電話末三碼就可以了

    被告:那你先給我後三碼跟姓名

    我弄完跟你說

    到了喔

    【張家瑞告知取貨人姓名及電話】  

    張家瑞:取到之後包裹不用拆拍封面跟發票給我就行

    【被告依張家瑞要求拍攝傳送】

      

(四)由上開對話紀錄以及其他卷附被告李政翰與「張家瑞」對話紀錄可知,被告確實因求職需求與「順安國際」、「張家瑞」聯繫,本件詐欺集團成員以徵求機車宅配人員為由,邀請被告加入LINE好友,並以需要建檔為由,要被告提供身份證正反面,以及個人手機、帳戶、LineID,被告即依其要求逐一如實填寫,提供相關資料,並拍照傳送身分證件,且於身分證件照片正反面上加註「工作用」。之後被告即與「張家瑞」協調取貨時間,並依「張家瑞」通知,前往約定地點領取貨物,將領貨情形拍攝取貨證明以回報「張家瑞」。觀諸「張家瑞」上開徵才廣告內容,與一般徵求外送人員要求自備交通工具、薪資論件計酬、提供個人身分證件及其他個資等資料無異;且被告將自己之身分證、聯絡電等個人私密資料傳送予對方,並詢問是否可以用家人的銀行用以匯入薪資,可認被告應是相信對方確為受委託找尋領取退貨物品之人,否則不會如此毫無顧忌地洩漏自己及親人之資料,被告辯稱其係為求職而受騙,方前往超商領取被害人寄交之○○包裹、○○包裹,尚非無稽。

(五)另觀諸上開對話紀錄可知,被告李政翰領取包裹後,並未開拆包裝,亦無從僅依包裹外觀,查悉內裝物品為何;而被告行為時年僅20歲,且據其所述,其就讀至○○二年級時休學一次,後來復學,唸到○○下學期又休學,之後陸續找○○工作(見本院卷第87、88頁被告審理筆錄),則其行為時之人生經驗及社會歷練尚屬淺薄,對於各種社會犯罪手法及詐騙集團詭譎多變之詐騙技倆,非當然知悉。況現今社會盛行宅配交易,因應社會交易型態轉變,衍生各種交易、職業模式,例如:UBEREAT、台南小短腿(收取一定費用代購名產、小吃、或各種宅配)、代排隊醫院或診所掛號等,其中亦有收取不低之代購或跑腿費用者。是被告於應徵宅配人員時,依其年齡、個人生活經驗,是否可單憑前述對話內容及領取包裹之過程警覺可能收取者為他人寄送之帳戶、金融卡,或足夠的理智判斷是否有不合理之處,對於所為已參與詐欺集團之部分分工行為是否有認識或預見,實非無疑。故縱認被告領取之包裹收件人與「張家瑞」無關部分有不合理之處,亦不能逕以理性第三人之智識經驗為基準,推論被告亦應有相同之警覺程度,而得認識「張家瑞」為詐欺集團成員,進而遽然推認被告有參與犯罪組織、加重詐欺取財之故意。

六、綜上各節,本案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僅能證明被告李政翰有至超商領取被害人等交寄之○○包裹、○○包裹、郵局包裹,尚無法證明被告有參與犯罪組織、詐欺取財之主觀犯意。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使本院確信被告確有前開犯意,從而,本於無罪推定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粟威穆提起公訴,檢察官盧駿道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6  月  29  日

      刑事第九庭審判長法 官 卓穎毓

               法 官  李俊彬

               法 官莊玉熙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本判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陳昱潔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7  月  4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