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分院95.08.30.九十五年度上訴字第493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中分院95.08.30.九十五年度上訴字第493號刑事判決

法院: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日期:095年08月30日(民國)

日期:2006年08月30日(公元)

案由:毀棄損壞

類型:刑事

臺中分院95.08.30.九十五年度上訴字第493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95年度上訴字第493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乙○○
樓之2
被 告 丁○○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等毀棄損壞案件,不服臺灣臺中地方法院94年度訴
字第 1524號中華民國94年12月23 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中地
方法院檢察署94年度偵字第4875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犯罪事實
一、乙○○係寶昌建設有限公司(下稱寶昌建設公司)之負責人,丁○○
則係寶昌建設公司之仲介,乙○○於民國 92年5 月5日,以寶昌建設
公司名義與廖庭玉(原名廖素香)簽立買賣契約,同時購買廖庭玉所
有坐落○○縣○○鄉○○○段牛埔子小段20之5地號土地(下稱20之5
地號土地)應有部分四分之一及坐落 20之5地號土地上未辦理保存登
記、門牌號碼為○○縣○○鄉○○村○○路○段 101號之房屋(權利
範圍四分之一),以供寶昌建設公司興建房屋之用。乙○○、丁○○
均明知坐落○○縣○○鄉○○○段牛埔子小段第 20之8地號土地上未
辦理保存登記、門牌號碼亦共用○○縣○○鄉○○村○○路○段 101
號之 1樓平房建物,係屬丙○○所有,惟前開一樓平房建物中之西側
邊間房屋(面積16點79平方公尺,下稱系爭房屋。遭拆除毀壞前如附
件一所示之房屋面積為95點41平方公尺,遭拆除毀壞後如附件二所示
建物之面積為78點62平方公尺,減少部分即為系爭房屋)部分,因與
坐落20之5地號土地上房屋緊鄰相接,就系爭房屋是否係坐落在20之5
地號土地上而非屬丙○○所有乙節仍有爭議,已經廖庭玉之夫張高林
在系爭房屋牆壁上打叉,言明待地政機關鑑界再行處理。詎乙○○、
丁○○竟不待地政機關之鑑界,均預見擅自將系爭房屋拆除毀壞,可
能係拆除毀壞坐落在 20之8地號土地上為丙○○所有之房屋,亦不違
反其等二人本意之不確定犯意聯絡,於 92年6月20日某時許,事前同
謀,由乙○○指示丁○○將丙○○所有之系爭房屋拆除毀壞,丁○○
再於同日下午 4時許,僱請不知情之挖土機司機廖明煥(業經檢察官
為不起訴處分),將丙○○所有之系爭房屋拆除毀壞。
二、案經丙○○訴由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理 由
一、上訴人即被告乙○○(下稱被告乙○○)、被告丁○○均否認有毀壞
系爭房屋之犯行,被告乙○○辯稱:伊所營寶昌建設公司向廖素香購
買○○縣○○鄉○○段牛埔子小段 20之5 、20之14、20之2、20之12
等土地,約定該土地上之房屋由賣方即廖素香拆除,有買賣契約書可
憑,伊不須拆除土地上之房屋,更無拆除之動機。伊係委託丁○○負
責上述土地之整地、管理與監工督導,委託事項並不含拆屋,而上述
土地之房屋係由張高林委由丁○○僱用廖明煥拆除,伊不須負責拆屋
事項。上述土地曾經附近人民陳情,臺中縣政府於92年11月24日以府
工建字第 0000000000─3號函覆稱:「查本府於申請建造執照後,現
況業已經設計建築師簽證為空地。」亦即當時並無告訴人之房屋存在
。上述土地於 92年6月10日經指定建築線,書圖上業已標明係空地,
已無告訴人所謂之房屋存在。原判決謂「就系爭房屋是否係坐落在20
之 5地號土地上而非屬丙○○所有乙節仍有爭議」,亦即無法確定係
告訴人丙○○之房屋,如何證明告訴人之房屋有被毀損情事云云。被
告丁○○則辯稱:我雖有叫廖明煥將系爭房屋牆壁上打叉的位置裡面
部分拆除,但當時是按照地政機關鑑好的界址位置拆除,我並非故意
毀壞丙○○所有之系爭房屋等詞。
二、經查:
、系爭房屋,乃上覆屋瓦,四週以水泥為牆,足供遮避風雨,且有獨立
之門戶供出入,此觀卷附系爭房屋拆除毀壞前後之相片八幀甚明(見
偵字第 17238號卷,下稱偵查一卷第17、18),並據證人丙○○於原
審法院審理時結證明確(見原審卷第145 頁),上開房屋為獨立之建
築物,可以認定。
、被告丁○○於前揭時地,僱請不知情之挖土機司機廖明煥將系爭房屋
拆除毀壞,且系爭房屋遭拆除毀壞後,已夷為平地而不復存在等情,
業據被告丁○○於偵查中及原審法院審理時自承並以證人身分結證在
卷(見偵查一卷第89、90頁;原審卷第71、72頁);核與證人廖明煥
於偵查中結證、原審法院審理時結證情節及告訴人即證人丙○○於原
審法院審理時結證情節相符(見偵查一卷第9、10、42頁;原審卷第8
0、81 、145至147頁)。再依臺中縣雅潭地政事務所91年8月14日、9
2年11月24日即丙○○坐落在20之8地號土地上包含系爭房屋在內之建
物測量成果圖二件(即如附件一、二),面積各為95.41平方公尺、
78、62平方公尺,確有短少16.79平方公尺之情事,此外,並有20之
8地號土地登記謄本一件、上開房屋拆除前後之相片八幀附卷可按(
見偵一卷第17、18頁;偵字第3932號偵查卷,下稱偵查二卷第40頁)
。被告丁○○僱請不知情之廖明煥所拆除毀壞系爭房屋之位置,確係
坐落在 20之8地號土地上,亦可認定。至於廖明煥於偵查中改列為被
告後於檢察官訊問時雖陳稱:打叉部分的房子是下雨倒掉的部分等語
(見偵查二卷第14頁),衡情當時廖明煥無非係因嗣於偵查中改列為
被告身分後所為一時之推免責任辯解,且廖明煥當次所陳內容亦未以
證人身分具結而為證述,自難認與事實相符,顯無從為有利被告之認
定。
、又被告乙○○於92年5月5日,以寶昌建設公司名義與廖庭玉(原名廖
素香)簽立買賣契約購買廖庭玉所有之 20之5地號土地及坐落該土地
上之未辦理保存登記一樓房屋,且均係廖庭玉先前於同年 3月13日同
時向丙○○之叔即林龍鐘所購得(土地部分於同年4月9日移轉所有權
登記),惟廖庭玉向林龍鐘購買 20之5地號土地及坐落該土地上之房
屋(權利範圍四分之一)時,因丙○○所有之系爭房屋與坐落 20之5
地號土地之房屋緊鄰相接,就系爭房屋有無坐落 20之5地號土地而與
丙○○有所爭議,期間中丙○○與廖庭玉之夫即張高林至現場會勘並
由張高林在系爭房屋之牆壁上打叉(即作紅色「X」噴漆標誌),以
示此部分仍有爭議,張高林並於 92年5月12日委請被告丁○○、被告
丁○○再僱請廖明煥拆除坐落 20之5地號土地上林龍鐘之房屋時,因
系爭房屋之牆壁上打叉位置仍有爭議,丙○○、張高林並約定須待地
政機關日後於同年7月8日鑑界測量後始能決定是否拆除,故當日系爭
房屋之牆壁上打叉位置並未拆除,嗣再於同年6月20日下午4時許,未
經丙○○、張高林之同意,由丁○○僱請不知情之廖明煥拆除毀壞系
爭房屋等情,除如前述外,並有被告乙○○、廖庭玉簽立之買賣契約
書及廖庭玉、林龍鐘簽立之買賣契約書各一件、土地登記謄本二件在
卷可按(見偵二卷第 30、31、60頁;偵字第11378號卷,下稱偵查三
卷第26至35 頁;原審卷第173頁);且據證人張高林、廖庭玉、廖明
煥及丙○○於原審法院審理時結證綦詳。又證人張高林於原審法院審
理時結證:在拆除坐落 20之5地號土地上林龍鐘之房屋時,當時被告
丁○○有在場,我有向被告丁○○說系爭房屋之牆壁上打叉部分有爭
議,不要拆除等語明確(見原審卷第74頁)。被告丁○○於92年6月2
0日僱請不知情之廖明煥拆除系爭房屋前,顯對系爭房屋之坐落位置
、界址仍存有爭議,可能係坐落在 20之8地號土地上而為屬丙○○所
有,須待地政機關日後進一步鑑界測量後始能決定是否拆除等情,即
已知之甚詳,至堪認定。又地政事務所人員於92年6月20 日並未至系
爭房屋現場測量,而係事後之92年7月8日始至現場測量等語,亦據臺
中縣雅潭地政事務所測量員即證人游明添徐湛明於偵查中結證明確
。是被告丁○○辯稱其僅係依地政機關鑑好的界址位置始拆除系爭房
屋等語,顯係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從而,被告丁○○既知悉系
爭房屋可能係坐落在 20之8地號土地上而為屬丙○○所有,竟不等地
政機關之鑑界,即逕於92年6月20日下午4時許,僱請不知情之挖土機
司機廖明煥將系爭房屋拆除毀壞,則被告丁○○顯具毀壞他人所有之
建築物之不確定故意,實堪認定。
、又被告乙○○、廖庭玉簽立 20之5地號土地之買賣契約時,張高林即
已向被告乙○○討論坐落 20之5地號土地上房屋拆除之事宜,並告知
被告乙○○房屋拆除部分有爭議,且被告乙○○原來係欲自行拆除房
屋,因為張高林怕出問題,所以嗣才約定由廖庭玉負責拆除房屋等情
,業據證人張高林於原審法院審理時結證明確(見原審卷第75、78頁
)。再參以被告丁○○於原審法審理時並以證人身分明確結證:我於
93 年6月25日檢察官訊問時所述之張高林說系爭房屋之牆壁上打叉
部分有爭議,暫時不要拆,等鑑界好再來拆等情是實在的;我有向被
告乙○○報告系爭房屋之牆壁上打叉的部分有爭議; 92年6月20日當
天,牆壁上打叉的部分是乙○○叫我去拆的;第一次張高林叫我去拆
除的部分不包括牆壁上打叉的部分;我與被告乙○○簽的委託書,雖
然有記載我的工作項目不含拆屋,但後來是到最後階段才拆除房屋的
,92年6 月20日拆除系爭房屋,是因為被告乙○○叫我做,我就做等
語(見原審卷第71、72、79頁)。綜核上情,足認被告乙○○購買20
之5地號土地之初,即已知悉能否拆除與坐落20之5地號土地上房屋緊
鄰相接之系爭房屋已至有爭議,不能擅予拆除。再佐以被告丁○○亦
係知悉上情之情形下,復向被告乙○○報告系爭房屋之牆壁上打叉部
分有爭議,益見被告乙○○對於系爭房屋可能係坐落在 20之8地號土
地上而為屬丙○○所有,須待日後地政機關鑑界後始能決定可否拆除
系爭房屋等情乙節,亦早已知悉並已預見。且被告乙○○又係寶昌建
設公司之負責人,其購買 20之5地號土地之目的旨在供寶昌建設公司
興建房屋,亦據被告自承在卷。於此情形,倘非被告乙○○事前指示
被告丁○○拆除毀壞系爭房屋,被告丁○○豈有擅自僱請他人拆除毀
壞系爭房屋之理。則被告丁○○確係基於被告乙○○之指示始拆除毀
壞系爭房屋等語,甚為明灼。從而,被告乙○○既已知悉並預見系爭
房屋可能係坐落在 20之8地號土地上而為屬丙○○所有,竟不等地政
機關之鑑界,即逕指示被告丁○○將系爭房屋拆除毀壞,則被告乙○
○亦具毀壞他人所有之建築物之不確定故意,亦甚明確。是被告乙○
○所辯,顯無可採。
、系爭房屋確係坐落在20之8地號土地上,已如前述。又坐落20之8地號
土地上包括系爭房屋在內之一樓平房建物,係屬丙○○之父林傳盛
42年間出資興建,丙○○父去世後,由丙○○繼承取得前開一樓平房
建物之所有權,又丙○○之父、林龍鐘、林龍團三兄弟早已分家且土
地、房屋之產權均已各自所有,僅房屋部分仍共用○○縣○○鄉○○
村○○路○段 101號同一個門牌號碼等情,業據證人丙○○於原審法
院審理時結證明確(見原審卷第 148頁)。再綜參卷附原審法院民事
執行處通知及其附表(見偵查二卷第 48、49頁),丙○○嗣於93年3
月 18日因法院強制執行而拍賣予他人之坐落20之8地號土地上其餘未
被拆除毀壞之一樓平房建物,丙○○之權利範圍亦為全部,及前述之
林龍鐘係單獨將 20之5地號土地及坐落該土地之房屋出售予廖庭玉等
情以觀,足認坐落 20之8地號土地上包括系爭房屋在內之一樓平房建
物確屬丙○○單獨所有。否則,倘系爭房屋於林龍鐘出售 20之5地號
土地予廖庭玉時,仍屬丙○○及林龍鐘等人所共有,實無再於系爭房
屋之牆壁上打叉,並依系爭房屋究係坐落在20之5或20之8地號土地上
,再予決定能否拆除之理。至於卷附前揭民族路3段101號門牌號碼之
稅籍資料(見原審卷第 117、118頁),雖記載92年6月間之所有人包
括丙○○、寶昌建設公司(寶昌建設公司部分並記載係向廖庭玉買受
)等人,並記載其等二人應有部分各為四分之一。惟稅籍資料僅係課
稅機關對於稅捐稽徵之行政管理,已難作為認為所有權歸屬之主要憑
據。況被告乙○○以寶昌建設公司名義係買受坐落 20之5地號土地上
之房屋權利範圍四分之一,而該房屋係屬未經保存登記之建物,有如
前述,則被告乙○○既係以買賣之法律行為買受系爭房屋,依民法第
759條之規定,寶昌建設公司顯無從登記其為所有人(姑且不論寶昌
建設公司名義僅買受該房屋之權利範圍四分之一之效力為何,惟既僅
買受該房屋範圍四分之一,顯亦無從單獨取得該房屋此一「物」之事
實上處分權),而就該房屋享有應有部分,甚為明確。益見前開稅籍
資料之記載,顯與事實不符,自無從憑採。從而,系爭房屋確屬丙○
○單獨所有,至堪認定。被告乙○○辯稱其為系爭房屋之共有人,自
無可採。
、又乙○○辯稱:上述土地曾經附近人民陳情,臺中縣政府於92年11月
24日以府工建字第0000000000─3號函覆稱:「查本府於申請建造執
照後,現況業已經設計建築師簽證為空地。」亦即當時並無告訴人之
房屋存在。上述土地於92年6 月10日經指定建築線,書圖上業已標明
係空地,已無告訴人所謂之房屋存在云云。查乙○○上開所指經建築
師簽證為空地之土地;及指定建築線時,書圖上標明為空地之土地,
係指依法申請建照之土地,○○○鄉○○段牛埔子小段20-23、20-24
、 20-25、20-26四筆土地(於93年2月5日分割自20-5 號土地,見本
院卷第77、85至89頁)及同小段20-14地號之土地,並不是指同小段2
0-8土地為空地,此有被告乙○○所提出之建築線指定申請書、建造
執照申請書、臺中縣政府工務局建造執照及雜項執照影本可憑(見本
院卷第47至49頁),被告乙○○上開辯詞並非有據。
 綜上所述,被告二人前開所辯,顯係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是本
案事證明確,被告二人前揭犯行,至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三、論罪科刑:
、被告二人所為,均核犯刑法第353條第1項之毀壞他人建築物罪。
、本案被告丁○○係基於被告乙○○指示始拆除系爭房屋,被告顯係居
於支配掌控之地位,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而參與前揭毀壞系爭房屋
犯行,被告二人間彼此角色功能互補、行為互為補充,俾達到共同毀
壞系爭房屋之結果,至為明確。被告二人就毀壞系爭房屋之犯行間,
各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被告二人利用不知情之廖明煥毀損系爭房屋,均為間接正犯。
、原審法院審酌被告二人擅將他人所有之建築物拆除毀壞,迄未與被害
人達成和解賠償損害;且被告二人犯後仍飾詞卸責、未見悔意。惟兼
衡酌被告乙○○先前並無不良前科素行,被告丁○○早年因違反票據
法案件經法院判處有罪並於 75年6月15日執行畢後,迄今十餘年亦無
其他不良前科素行,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附卷可按,
且系爭房屋乃自42年興建迄今,業據告訴人丙○○陳明在卷(見原審
卷第 144頁),堪認系爭房屋已屬老舊、價值不大,暨被告二人之犯
罪動機、目的、手段等一切情狀,認檢察官具體求刑一年六月、一年
四月,尚屬過高,量處被告二人各有期徒刑徒刑六月,並均諭知易科
罰金之折算標準,認事用法,均無不當,量刑亦屬妥適。檢察官上訴
意旨略以:系爭房屋毀損後,經評估減少價值三十一萬二千,價值並
非細微;又被告二人犯後一再飾詞卸,乙○○甚至指使丁○○誆騙檢
察官,獲不起訴之處分,嗣經他檢察官明察,使其犯罪無法遁形,原
審量刑過輕云云。查房屋減少價值三十一萬二千元,依現今社會之標
準,三十一萬二千元之價值並非鉅大。而被告否認犯罪,期能獲無罪
或較輕之刑之判決,本屬人之常情,不能謂之惡性重大。是檢察官以
上詞指摘原審判決量刑不當,並非有據,應予駁回。被告乙○○上訴
否認犯罪,亦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
為人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被告二人於
犯罪時之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規定:犯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
以下之刑之罪,而受 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因身體、教
育、職業、家庭之關係或其他正當事由,執行顯有困難者,得以 1元
以上 3元以下折算一日,易科罰金。又被告行為時之易科罰金折算標
準,修正前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 2條前段已刪除規定,就其原定
數額提高為 100倍折算日,則本件被告行為時之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應以銀元 300元折算一日。惟95年7月1日修正公布施行之刑法第41條
第 1項前段則規定:犯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刑之罪,而受
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幣一千元、二千元或
三千元折算一日,易科罰金。比較修正前後之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以
95年7月1日修正公布前之規定,較有利於被告,則應依刑法第2條第1
項前段,適用修正前刑法第 41條第1項前段規定,定其折算標準,原
審判決並無不當,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甲○○到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95年8月30日
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 官 陳 筱 珮
法 官 康 應 龍
法 官 趙 春 碧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敘述
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
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書記官 胡 美 娟
中華民國95年9月1日
附錄論罪科刑法條:
刑法第三百五十三條第一項
毀壞他人建築物、礦坑、船艦或致令不堪用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
有期徒刑。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