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易字第 1214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易字第 1214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案由:竊佔

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易字第 1214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上易字第1214號

上訴人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陳蕭秀珠

廖信傑

共同

選任辯護人 黃旭田 律師

許樹欣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等竊佔案件,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0年度易字第418號,中華民國111年5月12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調偵續字第4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理由

一、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判決對被告陳蕭秀珠、廖信傑(下合稱被告2人)為無罪之諭知,核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書記載之證據及理由(如附件)。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

㈠被告陳蕭秀珠於民國109年3月10日偵查中供稱:加裝鐵鍊沒有經過臺北市○○區○○段0○段○000地號中如原判決附圖C、D所示面積共67.62平方公尺之土地(下稱本案土地)全體共有人同意,我不知道要問全體共有人,且隔壁開的店面也是都在使用沒拆,我是因為一直被別人停車,才會加裝等語(見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下稱臺北地檢署】109年度他字第243號卷【下稱他卷】第58頁【上訴書誤載為第53頁】),另被告廖信傑亦具狀表示:伊因不堪其擾,只好掛起1條「虛張聲勢」的鐵鍊,避免路人或其他不明所以之人將車輛停放該處等語(見他卷第85頁、臺北地檢署109年度偵續字第338號卷【下稱偵續卷】第76頁),是原判決認無法證明本案土地上之鐵鍊及鐵樁係被告陳蕭秀珠所為、被告廖信傑雖有以三角錐套上輪胎(下稱本案三角錐)擺放之行為,然並無其他圍起或阻隔他人使用該土地之行為,顯與卷內證據不符。

㈡又本案土地 鐵椿 、鐵鍊裝設之處,係在本案土地之前簷,並將本案土地整個包圍在內乙情,有現場照片1紙在卷可佐(見他卷第13頁),且本案土地係供停車使用,理論上當然需要有1輛汽車以上之長度始能停車,而原判決竟以鐵椿、鐵鍊裝設之位置距本案房屋逾1輛汽車之距離,即謂鐵椿、鐵鍊並非被告陳蕭秀珠所為,其認定事實顯有不當之處。

㈢依證人 蔣祖青 於偵查中(見偵續卷第129至130頁)及原審審理時(見原審易字卷第143至145頁)、證人 王明智 於偵查中(見偵續卷第130至131頁)及原審審理時(見原審易字卷第154頁)、證人 林炳乾 於偵查中(見偵續卷第131頁)之證述可知,被告2人長期以來,均是以鐵椿裝設鐵鍊及擺放本案三角錐之方式佔用本案土地,遇有共有人欲在本案土地臨時停車,被告2人即以具體行動加以驅趕,或揚言不保證停放之車輛不會遭到破壞等方式,使本案土地共有人不能或心生畏懼而不敢停車,是原審未就被告2人排除他人使用而將本案土地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之事實加以審酌,並遽為有利於被告2人之認定,尚有未洽。

㈣原審又以本案土地仍有於104年11月2日至105年1、2月間劃設停車格,並以告訴人 李麗美 所提供之照片1紙為憑(見偵續卷第23頁),資以佐證被告2人使用本案土地之行為並無繼續性或排他性,然本案起訴書所載被告2人之犯罪時間為105年2月14日前後,而非104年11月2日至105年1、2月間,是原審認事用法,亦有不當。

㈤原審復以刑法之竊佔罪為即成犯,是被告廖信傑難以竊佔罪之共同正犯或幫助犯論擬云云,惟原審既認被告陳蕭秀珠並未成立竊佔罪,卻又以該法理認為被告廖信傑亦不構成竊佔罪,其前後論理顯有矛盾云云。

三、本院查:

 ㈠原判決已就檢察官所提出被告2人之供述、證人李麗美、蔣祖青、王明智、林炳乾、 陳文正黃秀卿 之證述、林炳乾提供之錄影內容、原審法院104年10月29日北院木104司執亥字第82796號執行命令、相片、調解筆錄暨相片、被告陳蕭秀珠與九太汽車有限公司(下稱九太公司)於105年7月22日簽訂之房屋租賃契約書(下稱本案租賃契約)等證據,詳予調查後,說明:

 ⒈本案土地為蔣祖青、 盧榮洲 、李麗美、被告陳蕭秀珠等區分所有權人所共有,於105年1月間起,本案土地曾以鐵樁、鐵鍊圈圍,嗣被告陳蕭秀珠自105年9月1日起,將其所有坐落於本案土地後方、門牌號碼為臺北市○○區○○○道0段00號1樓之房屋(下稱本案房屋)出租予九太公司,本案租賃契約第21條並約定:「甲方(即被告陳蕭秀珠)承諾排除前面空地(即本案土地)之使用權,若有與鄰居之紛爭,甲方負責協調排除」等事項,嗣九太公司租用本案房屋後,以先前遺留下之鐵鍊圈圍本案土地,並於109年5月28日至109年8月7日以本案三角錐擺放在本案土地上,為被告2人於原審準備程序所不爭執(見原審易字卷第101至102頁),並有本案土地之土地第二類登記謄本、本案租賃契約、被告陳蕭秀珠之104年11月3日、蔣祖青之104年11月10日民事陳報狀暨所附照片、105年1月間本案土地遭鐵鍊圈圍照片等件在卷可稽(見他卷第13、63至66頁、原審法院104年度司執字第82796號卷【下稱民事執行卷】第62至65、69至70頁、原審審易卷第73至95頁),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

 ⒉依被告陳蕭秀珠之104年9月8日民事強制執行陳報狀、原審法院104年度司執字第82796號執行筆錄、被告陳蕭秀珠之104年11月3日、蔣祖青之104年11月10日民事陳報狀暨所附照片、原審法院104年11月5日北院木104司執亥字第82796號函、105年1月間本案土地照片等件(見民事執行卷第32至35、40、62至65、67、69至70頁、他卷第13頁)可知,本案土地於104年11月2日無設置任何地上物、水泥圍牆、鐵樁、鐵鍊,於105年1月間確有遭人裝設2支鐵樁並以鐵鍊圈圍。另依李麗美、蔣祖青、王明智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見原審易字卷第135至136、140、144至145、148至149、153至154頁)可知,均無人知悉在105年1、2月間究竟係何人在本案土地裝設鐵鍊及鐵樁,則被告陳蕭秀珠是否有公訴意旨所指之自105年2月14日前後,以鐵鍊圈圍本案土地乙節,即有疑義。李麗美雖稱:我沒有親眼看到誰裝設鐵鍊,但用常理判斷,你家門口誰敢去設立鐵鍊云云(見原審易字卷第135頁),然此僅係李麗美研判推測之詞,尚不足以遽為被告陳蕭秀珠不利之認定,且於本案土地上所裝設之鐵樁並非設置在本案房屋之落雨線或門前,尚難遽認為係被告陳蕭秀珠所裝設。又王明智固證稱:曾欲在本案土地上劃設停車格,而遭被告陳蕭秀珠及其配偶驅趕等語,然縱屬實,依李麗美所提供之照片1紙(見偵續卷第23頁)可知,被告陳蕭秀珠並非無時無刻地排除本案土地共有人之使用,尚難逕認被告陳蕭秀珠就本案土地之占有支配關係具有「排他性」,自無從為被告陳蕭秀珠不利之認定。

 ⒊且縱被告陳蕭秀珠確實有於105年2月14日許以鐵鍊、鐵樁圈圍本案土地,惟被告廖信傑僅係自被告陳蕭秀珠受讓本案土地之使用權利,其占有仍係被告陳蕭秀珠原占有狀態之繼續,並未另行排除所有權人之占有而破壞所有權人對本案土地之持有支配關係,是被告廖信傑難以竊佔罪之共同正犯或幫助犯論擬。另依本案租賃契約第1、21條約定(見他卷第63、66頁),並參諸證人即九太公司負責人黃秀卿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見原審易字卷第220、222頁),難認有何公訴意旨所指本案土地係一併出租予九太公司而供被告廖信傑使用之事實。再參以證人即仲介本案房屋出租之房仲業者 范媚媖 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見原審易字卷第214至216頁)可知,本案租賃契約第21條就以何種方式排除、如何排除,及排除後是否可以專有使用等節,均付之闕如,是否能據此認被告陳蕭秀珠有將本案土地出租予九太公司,顯非無疑。再依李麗美、蔣祖青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見原審易字卷第135、142至144頁)均可知,被告陳蕭秀珠亦可承租本案土地而排除他人使用,秉此,尚不得僅憑本案租賃契約第21條之約定,即進而推論被告2人有竊佔本案土地之主觀犯意及客觀行為。又被告廖信傑雖於109年5月28日至109年8月7日有擺放本案三角錐在本案土地上,然依卷附現場照片顯示(見偵續卷27頁),本案三角錐均非固定之物,被告廖信傑並未設置任何物體排除他人使用,亦無其他圍起或阻隔他人使用該土地之行為,故自難認被告廖信傑對本案土地之占有支配關係有繼續性、排他性可言。  

 ⒋從而,檢察官所舉證據,仍存有合理之懷疑,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無從形成公訴意旨所指被告2人涉犯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罪嫌(下稱本案犯行)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諭知等語。

 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對於其所訴之被告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而證據之取捨與證據之證明力如何,均屬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判斷之職權,茍其此項裁量、判斷,並不悖乎通常一般人日常生活經驗之定則或論理法則,又於判決內論敘其何以作此判斷之心證理由者,即不得任意指摘其為違法。

 ㈢原判決已就卷內證據調查之結果,而為綜合判斷、取捨,認定不足以證明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本案犯行,其得心證之理由已說明甚詳,且所為論斷從形式上觀察,亦無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有其他違背法令之情形,自不容任意指為違法。檢察官雖以上揭情詞提起本件上訴,惟查:

 ⒈稽之被告陳蕭秀珠於109年3月10日偵查中係先供稱:我不知道105年1月起,是誰在本案土地設置鐵鍊,我要問我先生,該鐵鍊也沒有用鎖鎖起來,只是扣起來,可以隨時拿起來等語明確(見他卷第57頁反面),可見被告陳蕭秀珠於該次偵訊已否認本案土地上鐵鍊為其所設置。至被告陳蕭秀珠嗣於該次偵訊就檢察官問以「加裝鐵鍊有無經過該土地全體共有人同意」等語,答稱:「沒有,我不知道要問全體共有人,且隔壁間的店面前面也是都在使用沒有拆,我是因為一直被別人停車才會加裝」等語(見他卷第58頁),然參以被告陳蕭秀珠於104年11月2日之前,本即在本案土地設置鋼架、水泥圍牆、鐵鍊等物,而於104年11月2日,方依其與本案土地共有人之協議(即如原審法院104年度移調字第92號調解筆錄內容所示)拆除完畢,此據原判決論述甚詳(詳如原判決第4頁第12行至第5頁第1行,見本院卷第16至17頁),而觀諸檢察官上開偵查中所問,並未指明加裝鐵鍊之時間點,則被告陳蕭秀珠上開回覆「沒有,我不知道要間全體共有人」等語,究係針對起訴書所指之時間點(即105年2月14日前後起),抑或指「104年11月2日之前」,尚非無疑,自難以被告陳蕭秀珠前開供述,即遽認被告陳蕭秀珠係自承如起訴書所載於105年2月14日前後,以鐵鍊圈圍本案土地之事實。又參以被告廖信傑之109年3月16日刑事答辯㈡狀、109年8月18日刑事答辯㈢狀係陳稱:「...本案土地只要有人占用或停車,不論是否為被告廖信傑所為,告訴人或懷有惡意之人,均一律算在被告廖信傑身上,也因此才會發生告訴人提出多張不屬於被告等之車輛照片,而指訴被告等利用車輛占用該處。從而,被告廖信傑不堪其擾,只好掛起1條『虛張聲勢』的鐵鍊,避免路人或其不明所以之人將車輛停放該處,而使被告廖信傑蒙受不白之冤。」等語(見他卷第87頁、偵續卷第76頁),足見被告廖信傑上開狀紙所稱「虛張聲勢」掛起鐵鍊之意,係為避免本案土地遭「路人」或「不明所以之人」停放車輛而遭本案土地共有人質疑,並非排除本案土地共有人使用本案土地甚明,是檢察官上訴意旨㈠部分遽指原審此部分認定顯與卷內證據不符云云,尚屬無據。

 ⒉另參以李麗美於警詢時證稱:本案土地有4個車位,為松江精美華廈區分所有權人所共有,被告為本案房屋所有權人,本案房屋與本案土地4個停車位連接在一起,自88年起前即陸續在停車位搭建違章建物,以店面出租予他人。本案房屋是被告陳蕭秀珠的房子、被告廖信傑在經營的場所等語(見他卷第29頁反面、第57頁),而被告陳蕭秀珠確實有將本案房屋租予被告廖信傑經營九太公司,亦據被告廖信傑供述在卷(見他卷第34、35頁、第57頁反面、偵續卷第60頁),並有本案租賃契約1份在卷可參(見他卷第63至66頁),堪認被告陳蕭秀珠辯稱:我沒有住在本案房屋,本案房屋是租給別人做營業使用等語,應可採信。準此,倘被告陳蕭秀珠並未實際居住於本案房屋,而係將本案房屋出租予他人使用,則本案土地上設置鐵樁、圈圍鐵鍊等物,是否可認被告陳蕭秀珠所為,並非無疑,此觀諸被告廖信傑於偵查中供稱:本案土地上的H型鋼柱和鐵鍊不是我裝的,我去承租前就有,是被告陳蕭秀珠租給前一手時,前一手承租人裝的等語(見偵續卷第61頁)亦明。況參以證人范媚媖於原審審理時證稱:本案土地一般都是由1樓使用,如果碰到被鄰居占用的情形或是有抱怨糾紛的話,被告陳蕭秀珠要跟鄰居溝通排除。我在銷售過程中偶爾看到有人停車,停的車是不是被告陳蕭秀珠家的,我不確定等語(見原審易字卷第216、218頁),被告陳蕭秀珠於偵查中亦供稱:我沒有住本案房屋,本案土地上拆除鋼架、水泥圍牆、鐵鍊等物後,常有貓狗排泄物我會去打掃,我去看的時候都停滿車,都還要叫別人移車,有時候還找不到車主等語(見他卷第57頁反面),被告廖信傑於偵查中亦供稱:當初我租本案房屋時,本案土地都是車子在停,那是隔壁的修車廠跟檳榔攤停的車。我也有讓不是我的客人停車,有時是鄰居搬東西要借停等語(見他卷第57頁反面),復佐以本案土地鄰臺北市○○區○○○道0段,該路段車水馬龍,附近商家林立,此經本院查閱GOOGLE網路地圖暨街景照片無誤,是偶有非本案土地共有人之人停放車輛於本案土地上,應非罕見。且倘若非本案土地共有人之附近商家、鄰居見本案土地於104年11月2日已拆除任何地上物、水泥圍牆、鐵樁、鐵鍊等物,而私自設置鐵樁、掛上鐵鍊以圖供已使用,抑或本案房屋之承租人不堪他人占用本案土地而影響出入,而設置鐵樁、掛上鐵鍊等,均非不無可能,故尚難僅因本案土地之鐵椿、鐵鍊裝設在本案土地之前簷並將本案土地包圍在內,即認屬被告陳蕭秀珠所為,是檢察官上訴意旨㈡部分以此為由指摘原判決認定不當,亦非可採。

 ⒊⑴觀諸蔣祖青於偵查中證稱:我們要在本案土地上劃停車位,請丈量的人去,結果被告陳蕭秀珠和她先生不讓我們劃,並說那塊地雖然屬於大家,但現在他們在使用,所以不讓我們劃線,陳蕭秀珠還找1個開貨車的朋友,在劃線時,開車在那塊地上開來開去,最後讓我們沒有劃成等語(見偵續卷第129至130頁)、於原審審理時證稱:本案土地於105年2月14日前後有裝設鐵鏈,應該是被告陳蕭秀珠他們裝的,因為我沒有車,但住戶有跟我講,被告陳蕭秀珠他們告知住戶說鐵鍊是私人物品,不能移動,不然會告我們,我聽住戶說,車子停一下,馬上下樓,就被被告陳蕭秀珠說這邊不能停車,這邊是他們在使用,被告廖信傑承租後,是被被告廖信傑拒絕,被告廖信傑承租前,因為鏈著鐵鏈,所以也不敢停,有聽住戶說,去停的話,如果車子受傷、被刮花的話,他們不負責任,所以有些住戶有車,也不敢去那邊停等語(見原審易字卷第143至145頁),可知關於本案土地於105年2月14日前後遭被告陳蕭秀珠裝設鐵鏈乙節,尚屬蔣祖青臆測之詞,且其證稱來回駕駛貨車阻止劃停車線之人,並非被告2人,卷內亦乏事證足以證明該駕駛貨車之人確為被告陳蕭秀珠之友人。又蔣祖青雖證稱:被告2人有說不能停車、拒絕其他住戶停車,在本案土地停車,車子會被刮花等語,然此均非蔣祖青所親自見聞,而係聽聞他人所言,是蔣祖青上揭證述,實不足為被告2人不利之認定。

⑵再按刑法第320條第2項規定之竊佔罪,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為構成要件,亦即必須行為人主觀上係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客觀上且有破壞他人對不動產之占有支配關係,並建立自己之占有支配關係,為其適用之前提。故行為人客觀上必須違反原所有人的意思,進而排除他人對於不動產的原有支配關係、建立新的占有支配關係,使該不動產處於自己實力管領支配之下,侵害不動產所有人之所有權或支配權,亦即行為人之占有支配必須具有「排他性」及「繼續性」,始足該當其構成要件而論以該竊佔罪。再衡諸竊佔罪基本上屬於得利罪類型,所保護法益自然屬於不動產的使用利益。據此而言,其侵害行為須足以造成所有人在事實上之無法使用或使用極為困難,始足該當之(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5114號判決意旨參照)。查王明智於偵查中證稱:大概2年多前,當時我和李麗美都在車上,我把車子停進去後,九太公司老闆和另外2個員工就出來對我們說,不可以停,他們說我們停的話,不保證車子不會被破壞,叫我們去找房東,我怕車子被破壞,就開走了等語(見偵續卷第130至131頁)、於原審審理時證稱:我個人在本案土地停車有遭到2次的驅趕,第一次是本案土地地上物拆除後沒多久,我和蔣祖青要去劃設停車格,被告陳蕭秀珠和她的先生就開著車在那邊晃,讓我們不能畫,另一次遭驅趕是本案房屋已經出租給九太公司等語(見原審易字卷第153至154頁);林炳乾於偵查中係證稱:去年11月左右,我要去停車,車子只有我1人,九太公司的老闆或員工就站在本案土地上,我當時有錄影等語(見偵續卷第131頁),可見王明智、林炳乾均未證稱被告2人有何明確、具體之「排他性」行為。況本案土地本即作為停車之用,本案土地上設置鐵樁、以鐵鍊圈圍,亦未改變原本停車使用之用途,且依蔣祖青、王明智、林炳乾上開證述,僅可認被告廖信傑向其等表示在本案土地停車若未徵得所有權人同意,將衍生相關糾紛,此究屬民事上損害賠償之範疇,難認有何造成本案土地共有人在事實上之「無法使用」或「使用極為困難」之情形,是依上開說明,尚與竊佔罪之構成要件有間。是檢察官上訴意旨意旨㈢部分以前揭情詞,主張被告2人將本案土地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云云,並非可採。

 ⒋關於檢察官上訴意旨㈣部分,原判決係載敘:「王明智證述曾因欲於本案土地上劃設停車格,而遭被告陳蕭秀珠及其配偶驅趕,致其無法劃設停車格等語,然縱上開證述屬實,惟本案土地仍有於104年11月2日至105年1、2月間劃設停車格,此有告訴人所提供之照片1紙在卷可參(見偵續卷第23頁),可認被告陳蕭秀珠並非無時無刻地排除本案土地共有人之使用」等語(詳原判決第6頁第10至16行所載,見本院卷第18頁),是原判決係以李麗美所提出照片1紙,推認被告陳蕭秀珠並非「無時無刻」排除本案土地共有人之使用,而非以此推認被告陳蕭秀珠並無於本案起訴書所載之「105年2月14日前後」排除本案土地共有人之使用,是檢察官此部分之上訴意旨,顯有誤會,自非可採。

⒌關於檢察官上訴意旨㈤部分,原判決係說明:「又無任何證據證明本案土地上之鐵鍊、鐵樁係被告陳蕭秀珠所為已如前述,且縱被告陳蕭秀珠確實有於105年2月14日許以鐵鍊、鐵樁圈圍本案土地,則被告廖信傑僅係自被告陳蕭秀珠受讓本案土地之使用權利,其之占有仍係被告陳蕭秀珠原占有狀態之繼續,並未另行排除所有權人之占有而破壞所有權人對本案土地之持有支配關係,而支配系爭土地為另一新的占有行為。...。是以,縱被告陳蕭秀珠倘係擅自佔據本案土地,致該當於刑法之竊佔罪時,被告廖信傑自被告陳蕭秀珠處使用本案土地之使用權利,揆諸前揭說明,被告廖信傑難以竊佔罪之共同正犯或幫助犯論擬」等語(詳原判決第6頁第31行至第7頁第7行、第7頁第10至14行所載,見本院卷第18至19頁),可見原判決係認「縱使」被告陳蕭秀珠擅自佔據本案土地,被告廖信傑亦無從成立本案犯行等語,是檢察官上訴意旨㈤部分漫指原判決前後論理矛盾云云,亦無足取。

㈣綜上所述,檢察官以上揭情詞提起本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被告廖信傑經合法傳喚,未於審判期日到庭,有本院送達證書、戶役政資訊網站查詢-個人基本資料查詢、本院在監在押全國紀錄表等件在卷可考(見本院卷第173、233、235頁)。被告廖信傑雖以其罹患「缺血性腦中風」為由,而於本院審判期日具狀請假,並提出其國泰綜合醫院診斷證明書1紙為據(見本院卷第229至232頁),然觀諸其診斷證明書之醫師囑言係記載「日常活動及移行能力均需依賴他人協助」等語(見本院第231頁),難認其有何正當理由未於審判期日到庭之情事,是就被告廖信傑部分,爰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1條,第373條、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楊大智 提起公訴,檢察官 葉芳秀 提起上訴,檢察官 林映姿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刑事第二十一庭審判長法 官 林怡秀

法 官 許泰誠

法 官 蔡羽玄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陳語嫣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附件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10年度易字第418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蕭秀珠

共同

選任辯護人 許樹欣律師

      黃旭田律師

上列被告因竊佔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10年度調偵續字第4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陳蕭秀珠、廖信傑均無罪。

理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陳蕭秀珠明知臺北市○○區○○段0○段○000地號中如附圖C、D所示面積共67.62平方公尺之土地(下稱本案土地),為渠與告訴人李麗美等合計45人所共有,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自民國105年2月14日前後,以鐵鍊圈圍上開土地,阻止其他共有人使用,同年9月1日起,並將上開土地連同其所有之臺北市○○區○○○道0段00號1樓房屋,一併出租予廖信傑使用。而被告廖信傑亦明知上開土地係陳蕭秀珠與他人共有,並無專屬使用權限,亦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於105年9月1日起向陳蕭秀珠租用上開土地及臺北市○○區○○○道○段00號1樓房屋(下稱本案房屋),並亦以鐵鍊圈圍上開土地,阻止告訴人李麗美等其他共有人使用,共同竊佔上開等人共有之土地。因認被告二人涉犯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而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該項證據自須適合於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始得採為斷罪資料。且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懷疑之存在,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53年台上字第65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其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二人涉有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犯行,無非係以被告二人之供述、證人李麗美、蔣祖青、王明智、林炳乾、陳文正、黃秀卿之證述、證人林炳乾提供之錄影內容、告訴人提出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4年10月29日北院木104司執亥字第82796號執行命令、相片、被告二人提出之調解筆錄1份及相片5張、被告陳蕭秀珠與九太汽車有限公司(下稱九太公司)於105年7月22日簽訂之房屋租賃契約書等證據為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陳蕭秀珠固坦承其知悉本案土地為其與「松江精美華廈」共有人共45人所共有,其有於105年9月1日起,將其所有之本案房屋出租與被告廖信傑使用等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竊佔罪犯行,辯稱:我不知道是誰裝鐵鍊的,我去本案土地都是去打掃而已,所以我沒有注意到底是誰裝鐵鍊,我有問過我先生,他也不知道最後是誰裝設鐵鍊的等語;另被告廖信傑固坦承其所經營之九太公司有於105年9月1日起向被告陳蕭秀珠承租本案房屋,並有以先前遺留下之鐵鍊圈圍本案土地,於109年5月28日至109年8月7日則以三角錐套上輪胎擺放在本案土地上之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竊佔罪犯行,辯稱:鐵鍊不是我裝的,我承租的時候就有鐵鍊了,白天鐵鍊都打開的,晚上會鍊起來,但沒上鎖,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解開等語。其二人之選任辯護人為其主張:被告陳蕭秀珠僅係將房屋出租營業使用,其實際上並未居住在此,本案土地上之鐵鍊應係在出租與九太公司前所裝設,有可能是隔壁的鄰居,為了要停車,利用當時遺留在現場的鐵柱、鐵鍊,直接圍起來,但被告陳蕭秀珠沒有住那裡,她不知道有鐵鍊、鐵柱的存在,且檢察官所提之各項證據,也無法證明鐵鍊是被告陳蕭秀珠所為,亦無任何證據證明被告陳蕭秀珠知悉本案土地有裝設鐵鍊,是被告陳蕭秀珠並無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以鐵鍊圈圍本案土地阻止其他共有人使用之事實;被告廖信傑於承租本案房屋時即知悉本案土地係被告陳蕭秀珠與其他共有人所共有,而租賃契約第21條之約定僅係希望被告陳蕭秀珠可以協調排除亂停車之事,以利其搬運機械進入,而非獨自佔有本案土地及排除他人使用之意,且被告廖信傑夜間所使用輪胎及三角錐均屬可移動式,而非固定式,足證被告廖信傑無佔有本案土地之主觀犯意及客觀行為等語為被告二人辯護。

五、經查,本案土地為被告陳蕭秀珠與「松江精美華廈」全體共有人45人所共有,本案土地於105年1月間起曾遭以鐵鍊、鐵樁圈圍,嗣被告陳蕭秀珠自105年9月1日起,將其所有之臺北市○○區○○○道0段00號1樓房屋,出租予九太公司,雙方於租賃契約書第21條約定「甲方(即被告陳蕭秀珠)承諾排除前面空地之使用權,若有與鄰居之紛爭,甲方負責協調排除」等文字,嗣九太公司於租用上開房屋後,以先前遺留下之鐵鍊圈圍上開土地,於109年5月28日至109年8月7日以三角錐套上輪胎擺放在本案土地上,此為被告二人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101至102頁),並有○○區○○段0○段000地號土地第二類登記謄本、被告陳蕭秀珠與九太公司於105年7月22日簽訂之房屋租賃契約書、被告陳蕭秀珠於104年11月3日民事陳報狀暨所附拆除後照片2張、證人蔣祖青於104年11月10日民事陳報狀暨所附拆除後照片2張、105年1月間本案土地遭鐵鍊圈圍照片1張等件在卷可稽(見他卷第13頁、第63至66頁;民事執行卷第62至65頁、第69至70頁;審易卷第73至95頁),是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

六、被告陳蕭秀珠部分:

㈠查,被告陳蕭秀珠前於104年間因調整租金之訴與「松江精美華廈」之共有人達成「被告陳蕭秀珠願於民國104年5月31日前,將坐落臺北市○○區○○段0○段○000地號共有之如附圖所示C、D的土地上之地上物拆除,並返還給原告及其他共有人。」之協議,此有本院104年度移調字第92號調解筆錄可參(見民事訴字卷二第20至21頁反面)。基此調解筆錄,被告陳蕭秀珠則於104年9月8日陳報其已將地上物拆除完畢等語,惟經本院司法事務官至現場履勘,認本案土地之地上物雖已拆除完畢,然門牌前右方水泥圍牆及鐵架尚未拆除,而命被告陳蕭秀珠應將該等部分一併拆除乙情,有被告陳蕭秀珠104年9月8日民事強制執行陳報狀、本院104年度司執字第82796號執行筆錄可參(見民事執行卷第32至35頁、第40頁);嗣被告陳蕭秀珠於104年11月3日陳報,其已於104年11月2日將其本案土地上之水泥圍牆及鐵架均拆除,且債權人即證人蔣祖青於收受本院通知函後,亦具狀陳稱本案土地上之鋼架、水泥圍牆、鐵鍊等物均已拆除完畢,是本院已無必要再於104年11月30日至現場執行等情,有被告陳蕭秀珠104年11月3日民事陳報狀暨照片2紙、本院104年11月5日北院木104司執亥字第82796號函、證人蔣祖青104年11月10日民事陳報狀暨照片2紙可查(見民事執行卷第62至65頁、第67頁、第69至70頁)。由證人蔣祖青之陳報狀內容暨狀附現場照片可知,本案土地於104年11月2日時其上無設置任何地上物、水泥圍牆、鐵樁、鐵鍊至明。然依105年1月間本案土地之照片所示,其上確有遭人裝設2隻鐵樁並以鐵鍊圈圍本案土地之事實,此有105年1月間本案土地照片1紙可佐(見他卷第13頁),故可知本案土地於被告陳蕭秀珠完全拆除地上物、水泥牆、鐵架、鐵鍊之後約2月許,即遭人裝設鐵樁及鐵鍊,並以鐵鍊圈圍本案土地。

 ㈡次查,證人李麗美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知道在105年2月14日前後本案土地有遭鐵鍊圈圍的事,但因為我沒有親眼看到是誰裝設的,所以我不知道是何人所為。之後社區認為本案土地這樣被圍起來不行,不然就由被告陳蕭秀珠來承租,把租金當成社區基金,但被告陳蕭秀珠不理會這個提議。本案土地就因為裝設鐵鍊後,導致社區住戶沒辦法正常使用本案土地,因為就繫著鐵鍊,我不清楚鐵鍊有沒有上鎖,因為我就是看到有鍊條,沒有特別去看有沒有上鎖等語(見本院卷第135至136頁、第140頁);證人蔣祖青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知道在105年2月14日前後本案土地有遭鐵鍊圈圍的事,但我不知道是誰裝的,因為我和被告陳蕭秀珠很少互動,所以我也沒有去和被告陳蕭秀珠反應本案土地有裝鍊條,我記得在民事執行完畢後是沒有鐵樁的,但執行完後1、2個月出現那2隻鐵樁,至於鐵鍊有沒有上鎖,因為我出入不是從那個方向,所以沒有注意等語(見本院卷第144至145頁、第148至149頁);證人王明智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不知道本案土地上之鐵鍊誰裝設的,我也沒有跟被告二人反應過本案土地有遭人裝設鐵鍊之事,至於我個人在本案土地停車有遭到2次的驅趕,第1次是本案土地地上物拆除後沒多久,我和蔣祖青要去劃設停車格,陳蕭秀珠和她的先生陳松田就開著車在那邊晃,讓我們不能畫;另一次遭驅趕是本案房屋已經出租給九太公司等語(見本院卷第153至154頁)。由上述證人之證述可知,均無人知悉在105年1、2月間究竟係何人在本案土地裝設鐵鍊及鐵樁,則被告陳蕭秀珠是否有公訴意旨所指之自105年2月14日前後,以鐵鍊圈圍上開土地即有疑義。再者,雖證人李麗美稱:我沒有親眼看到誰裝設鐵鍊,但用常理判斷,你家門口誰敢去設立鐵鍊云云(見本院卷第135頁),然此段證述僅係證人李麗美研判推測之詞,尚不足以遽為不利被告陳蕭秀珠之認定,且於本案土地上所裝設之鐵樁並非設置在本案房屋之落雨線或門前,而係裝設在距本案房屋逾1輛汽車距離之處,是尚難僅以本案房屋前方逾一輛車身之處遭人裝設鐵鍊、鐵樁,遽認為係本案房屋之所有權人即被告陳蕭秀珠所裝設。又證人王明智證述,曾因欲於本案土地上劃設停車格,而遭被告陳蕭秀珠及其配偶驅趕,致其無法劃設停車格等語,然縱上開證述屬實,惟本案土地仍有於104年11月2日至105年1、2月間劃設停車格,此有告訴人所提供之照片1紙在卷可參(見偵續卷第23頁),可認被告陳蕭秀珠並非無時不刻地排除本案土地共有人之使用,尚難僅以證人王明智1次之驅趕經驗,逕認被告陳蕭秀珠就本案土地之佔有支配關係具有「排他性」。綜上,既無法證明本案土地上之鐵鍊及鐵樁係被告陳蕭秀珠所為,又無法證明被告陳蕭秀珠就本案土地有繼續性之排他行為,則自無從為被告陳蕭秀珠不利之認定。

七、被告廖信傑部分:

㈠按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罪,為即成犯,於其竊佔行為完成時犯罪即成立,以後之繼續竊佔乃狀態之繼續,而非行為之繼續,故在他人竊佔之後,協助竊佔之人或與之共同繼續佔用該竊佔之不動產者,因刑法不處罰「事後共犯」,故其難以竊佔罪之共同正犯或幫助犯論擬。公訴意旨先認被告陳蕭秀珠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自105年2月14日前後,以鐵鍊圈圍本案土地,阻止其他共有人使用,嗣於同年9月1日起,並將本案土地連同本案房屋一併出租予廖信傑使用,被告廖信傑再以鐵鍊圈圍上開土地,阻止告訴人李麗美等其他共有人使用,共同竊佔上開等人共有之土地等語。又無任何證據證明本案土地上之鐵鍊、鐵樁係被告陳蕭秀珠所為已如前述,且縱被告陳蕭秀珠確實有於105年2月14日許以鐵鍊、鐵樁圈圍本案土地,則被告廖信傑僅係自被告陳蕭秀珠受讓本案土地之使用權利,其之占有仍係被告陳蕭秀珠原占有狀態之繼續,並未另行排除所有權人之占有而破壞所有權人對本案土地之持有支配關係,而支配系爭土地為另一新的占有行為。刑法竊佔罪,為即成犯,於竊佔行為完成時犯罪即成立,以後之繼續竊佔,乃狀態之繼續而非行為之繼續,如在他人竊佔行為完成後始行參與支配管領,類此對於已經完成之犯罪所為事後加功之行為,不能謂有共犯關係。是以,縱被告陳蕭秀珠倘係擅自佔據本案土地,致該當於刑法之竊佔罪時,被告廖信傑自被告陳蕭秀珠處使用本案土地之使用權利,揆諸前揭說明,被告廖信傑難以竊佔罪之共同正犯或幫助犯論擬。

 ㈡次查,被告陳蕭秀珠與九太公司所約定之租賃契約第1條:「甲方(即被告陳蕭秀珠)店屋所在地及使用範圍:台北市○○區○○○道○段00號1F」、第21條:「甲方(即被告陳蕭秀珠)承諾排除前面空地之使用權,若有與鄰居之紛爭,甲方負責協調排除。」、「立契約人(甲方):陳蕭秀珠、立契約人(乙方):九太汽車有限公司、黃秀卿」,有租賃契約書在卷可稽(見他卷第63頁、第66頁),而契約之解釋,應探求當事人真意,不以契約之文字為限,故上開租賃契約之租賃範圍究竟為何,參諸證人即九太公司負責人黃秀卿於本院審理時證稱:公司是在105年9月份承租本案房屋,到10月份要搬進去時,發現門口全部都被停滿4輛車,我們無法搬遷進去,所以才打電話給房仲,請其通知屋主。我們在談租金的時候也只有針對本案房屋討論,而沒有討論到本案土地等語(見本院卷第220頁、第222頁),可知租賃契約第1條之租賃範圍僅限於本案房屋,而未及於本案土地,且簽立租賃契約之當事人為被告陳蕭秀珠與九太公司即證人黃秀卿,難認有何公訴意旨所指之將本案土地一併出租與九太公司而供被告廖信傑使用之事實。再查,證人即仲介本案房屋出租之房仲業者范媚媖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知道本案土地是大樓的共有地,第21條之約定是我手寫記載的,當初會這樣寫的原因是,在合約都簽立完成,九太公司也支付租金後大約1個月內,九太公司打電話跟我說,因為碰到鄰居說九太公司不能在本案土地停車,也不能使用本案土地,所以九太公司要我跟被告陳蕭秀珠講,因此我才又再約九太公司、被告陳蕭秀珠見面來訂立第21條,意思就是本案土地遇到問題要由被告陳蕭秀珠負責出面排除問題,如果有跟鄰居紛爭,也是要由被告陳蕭秀珠來跟鄰居排解,我有再跟被告陳蕭秀珠及九太公司解釋這條約定的意思,也就是如果碰到被鄰居占用的問題或是有抱怨糾紛的話,都是由被告陳蕭秀珠負責跟鄰居溝通協調排除等語(見本院卷第214至216頁);基此,可知上開租賃契約書第21條之約定原係因本案土地之其他共有人向九太公司之人員表示不可使用,致九太公司要求被告陳蕭秀珠協助解決此等紛爭,約定中雖有提及「承諾排除前面空地之使用權」、「協調排除」等字,然以何種方式排除、如何排除,及排除後是否可以專有使用均付之闕如,是得否僅以有上開文字之約定而認被告陳蕭秀珠有將本案土地出租與九太公司顯非無疑。再者,依證人李麗美、蔣祖青於本院審理時之證述均可知,其社區亦有意由被告陳蕭秀珠負擔租金之方式將本案土地出租與被告陳蕭秀珠(見本院卷第135頁、第142至144頁),是被告陳蕭秀珠亦可以承租本案土地之方式排除他人對該地之使用權,秉此,尚不得僅憑上開租賃契約書第21條逕認被告陳蕭秀珠有將本案土地連同本案房屋出租與被告廖信傑之意,進而推論被告二人有竊佔本案土地之主觀犯意及客觀行為。

 ㈢末以,被告廖信傑雖有於109年5月28日至109年8月7日以三角錐套上輪胎擺放在本案土地上,然卷內之現場照片,現場雖設有三角錐套上輪胎擺放在本案土地(見偵續卷27頁),然該等物品均係可隨時撤離,均非固定之物,故自難認被告廖信傑放置上開物品之行為已對於該本案土地之占有支配關係有繼續性可言。且依照片顯示,被告廖信傑並未設置任何物體來排除他人使用之行為,被告廖信傑之行為亦未具有排他性。綜上所述,被告廖信傑在本案土地暫時以三角錐套上輪胎擺放之行為,並無繼續性及排他性,且無其他圍起或阻隔他人使用該土地之行為,在客觀上並無竊佔之行為,主觀上亦無證據足證明被告有不法利益之意圖。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尚不足以為被告廖信傑涉犯竊佔罪之積極證據,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經本院逐一剖析,相互參酌,仍無從形成被告廖信傑有罪之心證,是不能證明被告廖信傑犯罪。

八、綜上所述,公訴意旨認被告二人涉有竊佔之罪嫌,所舉之事證,尚有可疑之處。本院依憑卷附證據,尚無從得出毫無合理懷疑之有罪確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二人犯罪,揆諸前開說明,本於罪疑惟輕原則,自應為被告二人有利之認定。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楊大智提起公訴,檢察官林婉儀、葉芳秀、高光萱、陳韻如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12  日

刑事第十一庭法官吳玟儒

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告訴人或被害人如對於本判決不服者,應具備理由請求檢察官上訴,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本之日期為準。因疫情而遲誤不變期間,得向法院聲請回復原狀。

書記官徐維辰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5  月  13  日

附圖:

附件:卷宗代碼表

他卷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09年度他字第243號卷

偵卷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09年度偵字第10620號卷

偵續卷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09年度偵續字第338號卷

調偵續卷

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調偵續字第4號卷

民事北簡卷

本院103年度北簡字第5619號卷

民事訴字卷

本院103年度訴字第3790號卷

民事執行卷

本院104年度司執字第82796號卷

審易卷

本院110年度審易字第235號卷

本院卷

本院110年度易字第418號卷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