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0 年度簡上字第 165 號民事判決

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0 年度簡上字第 165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回復原狀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0 年度簡上字第 165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0年度簡上字第165號

上訴人 林瑞華

訴訟代理人 黃榮進

范綱祥 律師

被上訴人 吳玉勤

訴訟代理人 巫宗翰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回復原狀事件,上訴人對於民國110年4月15日本院中壢簡易庭109年度壢簡字第526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民國111年12月7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被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為門牌號碼桃園市○○區○○路000號房屋之所有權人(下稱被上訴人房屋);上訴人為相鄰之門牌號碼桃園市○○區○○路000號房屋之所有權人(下稱上訴人房屋),因上訴人於上訴人房屋屋頂設置大範圍之花圃(下稱系爭花圃),導致被上訴人房屋屋頂產生大範圍漏水及壁癌,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767條第1項中段、後段之規定,求為回復原狀及修繕至不漏水等語。

二、上訴人則以:本件雖經原審送桃園市土木技師公會鑑定(下稱系爭鑑定),然系爭鑑定之鑑定方法卻未採取模擬真實情形之「可能性測試」,而係採用遠比真實狀況更嚴酷的條件進行鑑定,實屬耐受力之測試,顯然有誤;且鑑定過程所測得之數值並未顯示系爭花圃之含水量偏高,系爭鑑定卻據以認定被上訴人房屋屋頂漏水係因系爭花圃所造成,難認可採;又縱被上訴人房屋漏水係因系爭花圃所致,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亦逾回復原狀之必要範圍,尚非妥適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為上訴人敗訴判決,即判命:上訴人應將被上訴人房屋頂樓露臺面積87.27平方公尺、上訴人房屋頂樓露臺面積33.62平方公尺,依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回復原狀及修繕至不漏水。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並聲明:㈠原判決廢棄。㈡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被上訴人則答辯聲明:上訴駁回。

四、得心證之理由:

 ㈠被上訴人房屋屋頂漏水確係系爭花圃所致:

 1.被上訴人、上訴人分別為被上訴人房屋、上訴人房屋之所有權人,此為兩造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69頁)。又被上訴人房屋屋頂漏水之原因,經系爭鑑定結果為:被上訴人房屋屋頂漏水處僅局部量測點含水量偏高,惟頂樓全區僅於臨隔戶牆側地板及牆面有防水層剝落及氣泡現象,研判應為系爭花圃長期處於高含水量狀態致水氣透過隔戶牆孔隙滲入,系爭花圃應當重新施作防水以阻絕水氣自隔戶牆體傳遞,此有系爭鑑定之鑑定報告附卷可佐(見卷外之鑑定報告書第3至4頁),審酌系爭鑑定報告係由土木技師 賴信志溫欣燁 於109年6月12日、109年8月12日到場會勘後,基於其等在土木技術領域之專業智識經驗作成之報告,且觀系爭鑑定之實施過程與立論基礎,亦未見悖離科學基礎或土木技術常規之情事,是系爭鑑定結果應為可信,被上訴人房屋屋頂之滲漏水原因為系爭花圃未確實阻隔水氣,堪予認定。

 2.上訴人雖以前詞指摘系爭鑑定之鑑定方法有誤云云,然查:

⑴經本院函詢桃園市土木技師公會,該公會函覆以:系爭鑑定方法採用蓄水前讀取水份計,並蓄水一段時間再進行水份計之讀取,此方法為目前科學化數據量測牆體是否含水之公認方式,為物理性之試驗方式,應可模擬花圃有水的情形下是否會對共用牆造成滲漏等語明確(見本院卷第95頁),堪認系爭鑑定之鑑定方法,實係桃園市土木技師公會評估本件鑑定內容及現場狀況後,基於其專業所擇定,難認有何不當。

⑵況上訴人辯稱本件應採取之鑑定方法為模擬真實情形之「可能性測試」云云,除未為桃園市土木技師公會所聽聞外(見本院卷第95頁),上訴人就此測試實際上應如何進行、如何以此測試確認被上訴人房屋漏水之原因,均未能具體說明(見本院卷第140至141頁),顯屬無憑,難以採信。

3.上訴人復辯稱:鑑定過程所測得之數值並未顯示上訴人房屋屋頂所設之花圃含水量偏高,故系爭鑑定之推論有誤云云。然鑑定人賴信志於原審鑑定稱:測試當日,系爭花圃含水量已屬偏高,且因被上訴人房屋屋頂其他牆體並無明顯氣泡,只有隔戶牆體有,系爭花圃又看不出有施作防水層,故研判是系爭花圃之水氣所導致;而含水量之數值數值只要超過4.5即屬偏高,足以對被上訴人房屋隔戶牆氣泡過多之情況,研判發生原因等語確實(見原審卷第91頁至92頁背面);佐以系爭花圃之水份計量測讀數確有超過4.5之情形(見卷外之鑑定報告書第6-3頁),且被上訴人房屋屋頂與系爭花圃連接側之隔戶牆才有明顯水泡、防水層剝落之情形,另一側則無明顯水痕(見卷外之鑑定報告書第5-3至5-4頁),復衡以花圃內放置泥土與植物,在長期灌溉、存積雨水下,若防水施作未臻完善,本即足以導致水氣滲漏之常情,則系爭鑑定據以認定被上訴人房屋屋頂之滲漏水係系爭花圃未確實阻隔水氣所致,其推論並無何違誤之處,是上訴人此部分辯詞,仍非可採。

 ㈡被上訴人請求回復原狀,有無理由:

 1.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負損害賠償責任者,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回復他方損害發生前之原狀,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及第213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被上訴人房屋之漏水係系爭花圃所致,既經認定如前,被上訴人自得依上開規定向上訴人請求回復房屋未漏水前之狀況。

 2.又關於回復房屋未漏水前狀況之方式,查為防止系爭花圃之水氣傳遞,被上訴人房屋屋頂前露台與周遭女兒牆均需重新施作防水作業,系爭花圃亦需施作防水層,以防止水氣傳遞,故修繕之方法如附表一、二所示,此經系爭鑑定報告說明明確(見卷外之鑑定報告書第4至5頁),則被上訴人請求上訴人將被上訴人房屋頂樓露臺面積87.27平方公尺、上訴人房屋頂樓露臺面積33.62平方公尺,依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回復原狀及修繕至不漏水狀態,於法自屬有據。

 3.至上訴人辯稱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已逾於回復原狀之必要範圍云云。然鑑定人賴信志已於原審鑑定稱:防水層之修復必須全部修復,無法部分修復;且因為系爭花圃看不出來有施作防水層,故如上訴人不採取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而僅將花圃退縮至不與隔戶牆緊鄰,不一定可以達到不滲漏之效果等語明確(見原審卷第93至94頁)。足見如採局部修繕或僅退縮花圃等較簡易之替代修繕方式,尚難達到回復原狀之效果;且上訴人復未就其他修復方式提出具體、可證明有效之修復工法(見本院卷第161至164頁),自無從認定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有何逾越必要範圍之處,是上訴人上開辯詞,無以為採。

㈢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請求上訴人依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回復原狀及修繕至不漏水狀態,既有依據,則其復依訴之選擇合併,援引民法第767條第1項中段、後段之規定,為相同請求,即無須審酌,附此敘明。

五、綜上所述,被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請求上訴人將被上訴人房屋頂樓露臺面積87.27平方公尺、上訴人房屋頂樓露臺面積33.62平方公尺,依如附表一、二所示之工法回復原狀及修繕至不漏水狀態,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原審本此判決上訴人敗訴,並依職權宣告假執行,及准上訴人供擔保後免為假執行,於法並無不合,應予維持。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之證據,經審酌核與判決之結果不生影響,爰不逐一論述,併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民事第四庭審判長法官 林常智

  

法 官  陳昭仁

                  

法 官  傅思綺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判決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書記官 康馨予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