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交訴字第 39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交訴字第 39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肇事遺棄罪等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交訴字第 39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交訴字第39號

公訴人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李慶輝

選任辯護人 莊秉澍 律師(法扶律師)

上列被告因肇事遺棄罪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10年度偵字第29378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李慶輝被訴肇事逃逸罪部分,無罪。

李慶輝被訴過失傷害部分,公訴不受理。

理由

壹、無罪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李慶輝於民國110年6月13日下午,駕駛車牌號碼000-00號營業小客車(下稱A車),沿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由桃園往大園方向行駛,於同日下午1時24分許,行經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與榮興路與新南路1段交岔路口時,應注意遵守燈光號誌之指示行駛,而依當時天候晴、夜間有照明、柏油路面並無缺陷、視線良好等情形,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及此,於該路口號誌尚未轉換為左轉箭頭綠燈號誌時,貿然左轉,適有告訴人 劉彥彤 駕駛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下稱B車)搭載被害人 吳怡徵 ,沿對向車道駛至,亦疏未注意遵守號誌指示及超速行駛通過上開岔路口,告訴人見狀閃避不及而右偏自行控車失當而衝出路邊,告訴人因此受有右側腕部開放性傷口、右側手肘開放性傷口等傷害(所涉過失傷害罪嫌,另為不受理判決,詳後述)。嗣被告於上開車禍事故發生後,竟未報警將告訴人送醫救護,亦未留在現場等候處理,基於肇事逃逸之犯意,駕駛上開車輛離開現場。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再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著有判例可資參照。另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逃逸罪,其客觀構成要件為行為人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且致人死傷而逃逸,主觀要件則須行為人對致人死傷之事實有所認識,並進而決意擅自逃離肇事現場,始足當之(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456號判決意旨可參)。

三、檢察官認被告就本案交通事故涉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證人劉彥彤、吳怡徵於警詢中證述、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㈠㈡、監視器畫面光碟1片、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勘驗筆錄、監視器畫面翻拍照片、晨新診所診斷證明書及桃園市政府警察局車輛行車事故鑑定會鑑定意見書各1份為其主要論據。訊據被告固坦承於上開時間、路段駕駛A車左轉,然堅詞否認有何肇事逃逸犯行,其與辯護人辯稱略以:被告並沒有看見也不知道告訴人所駕駛之B車有發生事故,被告車輛要左轉時有先停在路口查看對向車道來車,是在確認對向車道來車的車輛及速度可以左轉後才左轉,但嗣後被告看到告訴人所駕駛之B車車速非常快且闖紅燈快撞上A車,被告為避免遭B車撞擊,即將A車在原地向左閃避而迴轉一圈,被告當時之注意力僅放在欲迴轉車輛以避免撞擊,因此並無看清楚B車位於何處,被告閃避B車後即駛離現場,因為沒有任何碰撞發生,被告主觀上沒有認知有事故的發生,當不得論以肇事逃逸罪行等語。

四、經查:

 ㈠被告於110年6月13日凌晨(公訴意旨時間誤載為下午,均應予更正,下同),駕駛A車,沿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由桃園往大園方向行駛,於同日凌晨1時24分許,行經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與榮興路交岔路口時,於該路口號誌尚未轉換為左轉箭頭綠燈號誌時,貿然左轉,適告訴人駕駛B車搭載被害人吳怡徵,沿對向車道駛至,亦疏未注意遵守號誌指示及超速行駛通過上開交岔路口,見狀閃避不及而偏右行駛,且因控車失當而衝出路面邊線,撞擊路旁人行道緣石,告訴人因此受有右側腕部開放性傷口、右側手肘開放性傷口等傷害(所涉過失傷害罪嫌,另為不受理判決,詳後述)等情,經證人劉彥彤、吳怡徵於警詢及本院審理時證述綦詳(偵卷第21至22頁、第25頁;本院交訴字卷第102至115頁),並經本院勘驗事故現場監視器畫面屬實,有本院勘驗筆錄暨附件在卷可稽(本院交訴字卷第60至63頁、第69至78頁、第112至113頁、第115至116頁),復有晨新診所110年6月13日診斷證明書、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調查報告表㈠、㈡、現場及車損照片、事故現場監視器畫面擷取照片、公路監理電子閘門:證號查詢汽車駕駛人、車號查詢汽車車籍資料等件在卷可佐(偵卷第29頁、第31頁、第33至35頁、第37至43頁、第45至47頁、第53至59頁)。此部分之事實,首堪認定

 ㈡A車與B車並未發生碰撞:

 ⒈經本院勘驗本件事故現場監視器畫面,略為:A車車身於監視器錄影畫面顯示時間01:24:03時出現於監視器錄影畫面中,左轉欲通過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與榮興路交岔路口時,B車自對向車道快速直行行駛接近該交岔路口,嗣B車於監視器錄影畫面顯示時間01:24:24時偏右行駛,A車於監視器錄影畫面顯示時間01:24:25時於畫面左上方之車道即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往桃園方向之車道上開始向左迴轉一圈,B車則於監視器錄影畫面顯示時間01:24:27時駛出路面邊線撞擊路旁人行道緣石,且在B車於監視器錄影畫面顯示時間01:24:29撞擊發生事故時,A車因仍於該車道上持續向左迴轉中而適被告之視線方向背對B車(本院勘驗監視器錄影畫面擷取圖片擷取圖片7,本院交訴字卷第72頁),A車迴轉一圈後即於監視器錄影畫面顯示時間01:24:34時左轉往南福街方向駛入榮興路。是兩車於監視器畫面所示拍攝範圍及時間內並未見有碰撞之狀況等情,有本院勘驗筆錄及監視器錄影畫面擷取圖片在卷可參(本院交訴字卷第60至63頁、第69至78頁、第112至113頁、第115至116頁)。

 ⒉證人即告訴人劉彥彤於警詢證稱:兩車未發生碰撞等語明確(偵卷第22頁),核與上開勘驗結果相符,可徵告訴人係為閃避被告之車輛緊急右偏行駛而使B車駛出路面邊線撞擊路旁人行道緣石,惟過程中兩車並未發生碰撞,被告即無從因撞擊感而察覺發生事故,合先敘明。

㈢又被告於警詢中供稱:我開始左轉時告訴人的車還離我很遠,但告訴人的車車速太快,我因而剎車,我看到告訴人的車闖紅燈且快撞上我,我就調頭閃避一圈,因為沒有發生擦撞我就離開現場。但我沒有看到告訴人的車有發生碰撞,我只有看到告訴人的車往旁邊閃等語(偵卷第9至11頁);於偵訊中供稱:案發當時告訴人闖紅燈衝過路口,我為了閃避告訴人的車就趕快將車頭往左迴轉,我當時沒有留下來查看是因為我當時沒有看到告訴人的車輛在哪裡,而且也沒有發生碰撞,所以我就直接開走了等語(偵卷第71至72頁);於本院審理中供陳:當時告訴人車速過快,而且告訴人有按我喇叭,我為了閃避告訴人的車,當時我本來要左轉進榮興路就把車輛調頭迴轉,我之所以會在原地向左迴轉是因為我怕我如果繼續左轉的話會跟告訴人的車輛撞上,迴轉的時候我只專注在將我的車輛迴轉,之後因為告訴人的車速很快,我並不知道告訴人的車輛往哪裡去了,我也沒有再看到告訴人的車輛,我不知道也沒有看到告訴人的車有發生事故,告訴人的車輛是否有撞到什麼東西我也完全不清楚,因此我才會直接開車離開等語明確(本院交訴字卷第58至66頁、第151至157頁),是被告上開歷次供述,就其於左轉前、發現告訴人之車輛快速駛來而向左迴轉試圖閃避時及迴轉一圈欲繼續左轉進入榮興街時,均不知悉告訴人之車輛有發生事故,且其在A車迴轉後即未再見到告訴人之車輛位於何處,亦不知悉告訴人之車輛是否有發生事故一節,始終為一致之供述。

㈣再參以上開監視器錄影畫面勘驗結果(含擷取照片)及告訴人所證觀之,被告所駕駛之A車雖於欲左轉進入榮興路時有見到告訴人所駕駛之B車,惟於告訴人之B車接近該交岔路口而兩車接近時,A車即已在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往桃園方向車道上向左方迴轉,而告訴人所駕駛之B車因向右偏駛失控發生事故時,被告所駕駛之A車迴轉的車前方視線方向剛好背對B車發生事故之地點,且待A車迴轉一圈後繼續行駛時,B車業已駛出路面邊線而衝入草叢中,自難以期待被告之視線於同時迴轉車輛且A車行向剛好背對B車發生事故地點時,被告得同時看見B車接續之行向為何及是否有發生事故一節。按告訴人之B車發生事故地點既係向監視器錄影畫面右前方即遠離被告車輛之方向滑行並駛出路面邊線而衝入草叢中,並非往被告車輛前方滑行,即非駕駛人視線所必及之處,加上B車所發生事故之地點並非路面,而係衝上該處商家之前方草叢中,此為告訴人警詢所自陳明確(偵卷第21頁),且本案案發當時為110年6月13日凌晨1時24分許,夜間僅有路燈照明(偵卷第33頁之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所載),天色黑暗,則被告是否必定能見到已駛離該交岔路口路緣邊線衝入該處房屋前草叢中之告訴人及其車輛之行向及其車輛是否有發生事故之情事,容非無疑。再依本院勘驗監視器錄影畫面結果,當B車接近上開交岔路口,而被告所駕A車原係欲左轉往南福街方向駛入榮興路,A車見狀亦開始將車輛向左轉而迴轉一圈後,並未見A車有靠停或暫停跡象,即繼續直行駛離(本院交訴字卷第116頁),按若被告當時已有警覺到自己之駕駛行為造成告訴人肇事發生車禍,衡情在一時驚慌下先緊急煞停,觀察狀況後再決定是否下車(或逃逸)之可能性較高,而非在車輛完成迴轉即繼續左轉進入榮興街而駛離現場,是綜合上情觀之,被告確可能係因告訴人當時車速過快,被告為避免自己所駕駛之A車與B車發生撞擊,情急之下即立即將A車向左方迴轉,以閃避告訴人所駕駛之B車,迴轉時雖告訴人所駕駛之B車衝入路邊草叢中,惟因被告於B車自對向車道直行駛向上開交岔路口時,須避免自身車輛遭直行而來之B車撞擊而緊急將A車向左閃避,另B車車輛偏右行駛而駛出路面邊緣駛入草叢內時,被告之視線適將A車向左迴轉中而背對B車,況證人即告訴人劉彥彤亦於本院審理中證稱從A車角度看B車會覺得B車應該沒有事等語明確(本院交訴字卷第104頁),自難期待被告於事故發生過程中可發現B車有發生事故之情形。至證人劉彥彤雖稱A車在B車發生事故時有停在路口並未開動一節,惟證人劉彥彤此部分之證述已與上開勘驗筆錄相左,自難作為被告不利之認定,且證人劉彥彤雖稱事故發生當時撞擊聲很大聲,惟B車發生事故時業已離開上開交岔路口路面而衝入草叢中,而與A車所在之位置已有相當之距離,且當時A車門窗為緊閉一節,為被告於本院審理中所自陳明確(本院交訴字卷第152頁),則B車撞擊所發出之聲響是否確實可能為被告所聽聞而知悉可能有事故發生,亦屬有疑。是依罪疑惟有利於被告之原則,在無其他證據佐證之情形下,實難僅以B車肇事時所發出之聲響非小,即認被告確實知悉告訴人所駕駛之車輛之行向為何及是否有發生事故此節。

㈤末查,B車往右偏駛駛入草叢中,惟被告於本件事故起迄過程中,自被告為躲避B車撞擊而將A車向左迴轉時起,被告是否知悉或預見B車之行駛情形顯屬有疑,業經本院認定如前,況依被告斯時駕車迴轉之經過,被告自向左迴轉起被告之視線即已偏離B車發生事故之地點,是被告辯稱其並不知道在其迴轉後B車在哪裡,亦未看見B車是否有發生事故或碰撞之情形,始會逕行駛離現場等語,實難謂有違於一般經驗法則,是縱使B車於偏右行駛而駛入草叢中發生撞擊一節可以認定,亦難遽此即推論被告主觀上就本件事故發生有所認識,遑論被告主觀上是否就其致告訴人肇事受傷之事實是否亦有所認識,且進而決意擅自逃離肇事現場,並以肇事逃逸罪之刑事責任相繩之。

㈥綜上所述,被告就公訴意旨所指肇事逃逸犯行部分,因被告離去肇事現場時,主觀上並未對其肇事致人死傷之事實有所認識,且無進而擅自逃離之決意,縱未對於已受傷之告訴人施以救護,或等候警察到場處理事故,皆與肇事逃逸之主觀要件有間。是檢察官所引事證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犯罪之程度,容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自屬不能證明犯罪,當應就此部分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貳、公訴不受理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李慶輝於民國110年6月13日下午,駕駛車牌號碼000-00號營業小客車(下稱A車),沿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由桃園往大園方向行駛,於同日下午1時24分許,行經桃園市蘆竹區中正路與榮興路與新南路1段交岔路口時,應注意遵守燈光號誌之指示行駛,而依當時天候晴、夜間有照明、柏油路面並無缺陷、視線良好等情形,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及此,於該路口號誌尚未轉換為左轉箭頭綠燈號誌時,貿然左轉,適有告訴人劉彥彤駕駛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下稱B車)搭載被害人吳怡徵,沿對向車道駛至,亦疏未注意遵守號誌指示及超速行駛通過上開岔路口,告訴人見狀閃避不及而右偏自行控車失當而衝出路邊,告訴人因此受有右側腕部開放性傷口、右側手肘開放性傷口等傷害,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84條前段過失傷害罪嫌等語。

二、按告訴乃論之罪,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訴;又告訴經撤回者,法院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238條第1項、第303條第3款定有明文。

三、經查,本件被告被訴過失傷害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認被告係涉犯刑法第284條前段之過失傷害罪嫌,而該罪依刑法第287條之規定,須告訴乃論。茲因告訴人與被告業已達成調解,復經告訴人具狀撤回告訴,此有刑事撤回告訴狀1份在卷可稽(本院審交訴字卷第49頁)。是被告所犯過失傷害罪嫌部分,既經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撤回告訴,且此與其被訴肇事逃逸之無罪部分,行為互異,屬數罪關係,依上揭規定,應就此部分併為不受理判決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第303條第3款,判決

如主文。

本案經 楊挺宏 提起公訴,檢察官 賴瀅羽黃翎樵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 官  洪瑋嬬

         

                  法 官  徐漢堂

                  

                  法 官  陳愷璘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蔡忠晏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7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