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111 年度訴字第 284 號民事判決

案號: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111 年度訴字第 284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塗銷所有權移轉登記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111 年度訴字第 284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1年度訴字第284號

原告 林冠妤

訴訟代理人 嚴天琮 律師

被告 張雅婷

訴訟代理人 李昶欣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塗銷所有權移轉登記事件,本院於111年12月1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文

原告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

㈠緣兩造為朋友關係,原告陸續為向被告借貸,曾於109年7月3日以其所有坐落嘉義市○○○段○○○段00地號土地,及其上同地段925建號房屋(門牌號碼:大同路411號8樓之2,與上開土地以下合稱系爭房地)設定新臺幣(下同)150萬元抵押權(清償期:109年9月30日、109年9月21日因清償塗銷,見本院卷第192頁)、又於109年8月6日以原告之母親即訴外人 陳秀月 所有坐落澎湖縣○○市○○段0000地號土地,設定60萬元抵押權(清償期:109年10月2日,下稱系爭澎湖不動產抵押權,見本院卷第399頁)等予被告以擔保所借欠款。嗣於109年8月18日兩造彙算原告積欠被告之欠款共120萬元,被告為求保障,要求原告提供保人及擔保品,原告因而商請其母即陳秀月擔任保人,於109年8月18日與被告簽訂「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簽發120萬元本票(見本院卷第311-313頁),再提供陳秀月所有坐落高雄市○○區○○段0000○號房屋設定200萬元抵押權(109年8月24日登記完峻,清償期:109年10月17日,下稱系爭高雄不動產抵押權,見本院卷第205頁)予被告,原告於同年月19日再簽發「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及本票120萬元(見本院卷第319-321頁)予被告作為全部欠款120萬元之擔保。

㈡嗣被告再要求原告將系爭房地所有權移轉登記予被告,待欠款清償後再歸還原告,兩造遂於109年9月10日再簽訂虛偽買賣契約,約定以售價500萬元假買賣方式,移轉系爭房地所有權予被告。而系爭房地除擔保上開120萬借款外,再擔保被告代原告清償系爭房地積欠聯邦銀行363萬8,993元貸款,共483萬8,993元。現原告已將欠款全數清償完畢,被告亦於110年4月6日以清償為原因塗銷系爭高雄不動產抵押權,原告既已全數清償積欠被告之債務,則被告依約自應將系爭房地再移轉登記返還原告。詎遭被告拒絕,然兩造間就系爭房地所為之所有權移轉登記係通謀虛偽意思表示,已如前述,所為買賣契約及移轉登記之行為均應無效,爰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第179條之規定,請求被告塗銷系爭房地之所有權移轉登記,並回復為原告所有。

 ㈢被告雖否認兩造間有通謀虛偽意思表示,實係被告代原告清償其對聯邦銀行房貸363萬8,993元,再加計原告積欠被告之150萬元,原告才以系爭房地出售被告,作為上開513萬8,993元欠款之清償云云。然系爭房地買賣契約書約定價金係500萬元,因考量到該售價低於時價,兩造又再另簽訂一份土地房屋買賣契約書約定價金580萬元,並將款項拆分成125萬元(二胎)、363萬8,993元(聯邦銀行貸款)、91萬1,000元(尾款匯入台灣銀行),109年間房市正熱,倘真要出售系爭房地,原告當不可能用低於市價之價格出售,且還不足清償原告積欠被告全部欠款,售屋後還要額外清償被告13萬8,993元,實有違常理。況倘被告所述為真,原告將系爭房地出售,所得價金用以抵銷對被告之所有欠款,則原告何以在系爭房地移轉登記後,仍持續繳納每10萬元月息2,500元之利息予被告?且系爭房地之水費、電費、瓦斯費均仍維持登記在被告名下,綜觀上開事證,可證明系爭房地之移轉登記確實只是為擔保原告積欠被告之借款,而非買賣。

 ㈣被告又辯稱原告在109年12月11日所匯3萬元非利息而係109年9月、10月積欠之租金云云。然系爭房地移轉登記予被告後,兩造約定由原告以每月1萬5,000元之租金,向被告承租系爭房地,租期係109年10月10日起至111年10月9日止,原告於109年10月26日、109年11月25日均有分別給付15,000元之租金予被告,並無積欠租金,故上開3萬元匯款確實係給付借款利息,被告所辯係不實陳述。

 ㈤被告再辯稱原告給付之利息係為清償系爭高雄不動產抵押權、系爭澎湖不動產抵押權所擔保之債務云云。然系爭高雄不動產抵押權已於110年4月6日因清償辦理塗銷、系爭澎湖不動產抵押權已於110年3月23日因清償辦理塗銷,而上開抵押權所擔保之債權總計260萬元,然原告所清償金額並未逾200萬元,何以被告願意塗銷上開抵押權?依此可知系爭高雄不動產抵押權、系爭澎湖不動產抵押權及系爭房地移轉登記所擔保之債權均係同一筆,亦即原告積欠被告之120萬元,及被告代清償之聯邦銀行貸款363萬8,993元,故被告所給付者確實係為清償上開欠款之利息,且自被告塗銷系爭高雄不動產抵押權及系爭澎湖不動產抵押權之舉措觀之,可推知原告已清償完畢。

 ㈥並聲明:

 1.被告應將系爭房地於109年9月11日所為之所有權移轉登記予以塗銷,並回復登記為原告所有。

  2.確認原告與被告於109年9月10日就系爭房地所為之買賣契約及所有權移轉登記關係不存在。

二、被告則以:  

㈠緣原告陸續向被告借款,前曾於103年1月17日就以系爭房地設定抵押權以擔保對被告之欠款,嗣該抵押權於103年3月25日因清償而塗銷。然原告仍持續向被告借款,雙方彙算後,原告尚積欠被告150萬元,原告因而於109年7月3日再提供系爭房地設定150萬元抵押權予被告作為擔保。嗣於同年9月10日原告無力償還借款,遂將系爭房地以500萬元之金額出售予被告,該500萬元除抵銷原告積欠之150萬元欠款及被告代清償原告對聯邦銀行之抵押權363萬8,993元貸款後,原告實際尚積欠被告13萬8,993元(計算式:500萬元-150萬元-363萬8,993元=13萬8,993元)。原告出售系爭房地後,向被告請求要繼續居住在系爭房地內,被告才以每月1萬5,000元之租金出租系爭房地予原告居住,兩造並簽有租賃契約(見本院卷第27-33頁)為憑。而原告居住使用系爭房地,水電、瓦斯、電費由原告繳納自屬當然,至被告至今仍未將上開水、電、瓦斯變更自己名義,係認尚無此必要。況系爭房地111年之房屋稅亦係被告繳納,並在兩造私下對話時,原告亦自承系爭房地是賣給被告,並詢問被告有否願將系爭房地賣回或續租予原告等語(見本院卷第301-304頁),依上開事證,可知兩造買賣系爭房地契約及移轉登記均非通謀虛偽意思表示。

 ㈡又原告前於109年8月3日、同年8月18日亦因向被告借款,另提供系爭澎湖不動產、系爭高雄不動產為擔保,分別設定60萬元、200萬元抵押權予被告,是原告另有積欠被告共260萬元之債務。遂兩造於109年9月10日買賣系爭房地後,原告才繼續給付被告金錢,以清償上開借款,原告以他債務之清償,來意圖混淆兩造間就系爭房地之買賣關係,實無足採。

 ㈢並聲明:駁回原告之訴。

三、本院之判斷:

㈠原告陸續向被告借款,前於103年1月17日曾以系爭房地設定抵押權予被告供擔保,該抵押權於103年3月25日因清償而塗銷;嗣原告又於109年7月3日提供系爭房地設定150萬元抵押權予被告(109年9月21日因清償而塗銷);原告於109年8月4日與被告簽訂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及簽發30萬元本票予被告,該本票因原告清償,已返還原告;又原告之母親即陳秀月於109年8月6日以其所有系爭澎湖不動產設定60萬元抵押權予被告(清償期:109年10月2日,於110年3月23日因清償而塗銷);陳秀月另於109年8月18日與被告簽訂「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及簽發120萬元本票交付被告,並於109年8月24日將其所有系爭高雄不動產設定200萬元抵押權予被告(清償期:109年10月17日、110年4月6日因清償而塗銷);原告於109年8月19日也與被告簽訂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及簽發120萬元本票交付被告。嗣兩造簽定買賣契約,約定由被告以500萬元買受系爭房地,並於109年9月21日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予被告完峻;原告並另與被告成立系爭房地之租賃契約,約定由原告以每月1萬5,000元承租系爭房地,租期自109年10月10日起至111年10月9日止。嗣系爭澎湖不動產上設定之60萬元抵押權於110年3月23日因清償而塗銷、系爭高雄不動產上設定之200萬元之抵押權於110年4月6日因清償而塗銷等情,業據原告提出系爭房地土地房買賣契約書影本(見本院卷第15-21頁、263-267頁)、系爭房地房屋租賃契約書影本(見本院卷第27-33頁)、系爭房地土地登記第一類謄本、建物登記第一類謄本(見本院卷第57-175頁)、系爭房地地籍異動索引(見本院卷第203頁、第211-215頁)、系爭高雄不動產地籍異動索引(見本院卷第207頁),及被告提出之系爭房地地籍異動索引影本(見本院卷第191-192頁)、系爭高雄不動產設定抵押權地政規費收據影本、土地建物異動清冊影本(見本院卷第389-395頁)、系爭澎湖不動產設定抵押權地政規費收據影本、土地建物異動清冊影本(見本院卷第397-401頁)、陳秀月簽發之120萬元本票、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影本(見本院卷第311-313頁)、原告簽發之120萬元本票、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影本(見本院卷第317-321頁)等件為憑,並為兩造所不爭執,則此部分事實堪信為真實。

 ㈡原告主張系爭高雄不動產、系爭澎湖不動產分別設定予被告之200萬元、60萬元抵押權,及系爭房地所有權移轉登記予被告等,均係為擔保其對被告120萬元借款及代清償系爭房地對聯邦銀行之抵押貸款363萬8,993元,共513萬8,993元,原告現已將積欠被告之借款全數清償完畢,即無以系爭房地再供被告擔保之必要,又兩造間就系爭房地所為之買賣契約及所有權移轉登記均係通謀虛偽意思表示而無效,則被告應將兩造就系爭房地所有權移轉登記塗銷,並回復登記為原告所有等語;被告則辯以原告陸續向其借款,經彙算後共積欠被告150萬元,原告因無力清償,遂將系爭房地以500萬元賣給被告,該500萬元用以抵銷150萬元欠款及被告代原告清償對聯邦銀行之抵押貸款363萬8,993元後,原告尚積欠被告13萬8,993元。兩造間之買賣契約及所有權移轉登記均係真實,否認有通謀虛偽意思表示等語置辯。則本件應審酌者厥為:兩造就系爭房地所為之買賣契約及所有權移轉登記是否均為通謀虛偽意思表示?

 ㈢經查,兩造於109年9月10日簽定買賣契約,約定由被告以500萬元向原告買受系爭房地,並於109年9月21日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予被告完峻,此有系爭房地買賣契約書影本(見本院卷第15-26頁)及系爭房地土地登記第一類謄本、建物登記第一類謄本(見本院卷第57-175頁)附卷可稽。再查,原告於111年7月14日本院之準備程序中陳稱:「(法官問:所以系爭房屋與你跟被告借錢無關?)應該是沒有關係,我跟她借錢部份,已經用三筆不動產給被告設定,且我已經還清了。」;「(法官問:為何要將系爭房屋移轉登記給被告?)因為被告怕我無力還款,所以要做一個擔保。」等語(見本院卷第197-198頁)。原告既已提供三筆土地做為借款擔保,則何須再將系爭房地過戶給被告做為借款之擔保?原告另陳稱:「我跟被告借貸的部分,另外提供三筆土地給被告設定抵押權。因為被告當初有說二年後要還我,我有請律師寫一份協議書,但是被告不簽。」等語(見本院卷第197頁)。再參以該協議書第一條:「甲方(指原告)於111年12月31日前得依新臺幣500萬元,加計自109年9月10日簽訂土地房屋買賣契約書起至甲方『購回』之日止之臺灣銀行房貸利率計算之利息,向乙方(指被告)『購回』系爭房地,乙方不得異議。」之記載。(見本院卷第219頁)其中均用『購回』之字眼,如非兩造間當時確實有買賣系爭房地之情事,否則何須用『購回』之用語?再者,原告於111年7月14日本院之準備程序中陳稱:「(法官問:當初系爭房屋會過戶給被告,是因為被告怕你積欠她的錢無力償還,所以先將系爭房屋過戶給被告,應該不是這個原因,應該是你當時有積欠被告錢,所以以房子500多萬元賣給被告,你跟被告說若是2年後你有錢的話,你再跟被告買回系爭房屋,是否如此?)對,她才同意說用,她問我銀行一個月繳多少,我說14000多元,她才說那我房子租給你。…」等語(見本院卷第199-200頁)。足證系爭房地於109年9月21日確實係因兩造間成立買賣關係,而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又查,兩造於111年3月21日之談話錄音中,原告詢問被告是否要將系爭房地賣給原告,如果沒有要賣,原告就要趕快找房子承租,或者繼續向被告承租系爭房地等情,有錄音光碟及譯文附卷可稽(見本院卷第339-349頁)。假設原告所稱當初將系爭房地過戶給被告,僅是要做為借款之擔保而已,並沒有買賣之意思,則原告可直接要求被告將系爭房地過戶返還原告即可,何須一再詢問被告有無將系爭房地賣給原告之意願?綜觀上情,堪認原告當時確實已將系爭房地出賣予被告,原告希望於2年後再將系爭房地買回,系爭房地並非為擔保原告對被告之借貸債務而暫時過戶在被告名下甚明。

㈣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定有明文。又事實有常態與變態之分,其主張常態事實者無庸負舉證責任,反之,主張變態事實者,則須就其所主張之事實負舉證責任。經查,系爭房地於109年9月21日以買賣為原因登記在被告之名下,此有系爭房地土地登記第一類謄本、建物登記第一類謄本在卷足憑(見本院卷第107、175頁),此為常態事實。原告主張並非因買賣關係將所有權移轉登記予被告名下,此為變態事實,自應由原告就此負舉證責任。原告雖主張伊將系爭房地過戶給被告後,除繼續繳納水電費用外,尚繼續清償被告利息,系爭房地如已作價賣給被告,何須繼續繳納這些費用云云。然查,原告將系爭房地過戶給被告後,隨即向被告承租系爭房地供家人居住每月租金15,000元等情,有被告提出之房屋租賃契約書影本乙份可資佐證(見本院卷第27-33頁)。原告既然繼續居住在系爭房地內,則該處之水、電費由承租人即原告繳納,確屬合理。原告提出水電費收據,主張系爭房地水電均由其繳納,故系爭房地所有權並未真正出售給被告云云,顯不足採。再查,原告之母親即陳秀月於109年8月6日以其所有系爭澎湖不動產設定60萬元抵押權予被告,於110年3月23日因清償而塗銷;陳秀月另於109年8月18日與被告簽訂「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及簽發120萬元本票交付被告,並於109年8月24日將其所有系爭高雄不動產設定200萬元抵押權予被告,於110年4月6日因清償而塗銷,而原告於109年8月19日也與被告簽訂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及簽發120萬元本票交付被告等情,此有系爭澎湖不動產設定抵押權地政規費收據影本、土地建物異動清冊影本(見本院卷第397-401頁)、陳秀月簽發之120萬元本票、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影本(見本院卷第311-313頁)、系爭高雄不動產地籍異動索引(見本院卷第207頁)、系爭高雄不動產設定抵押權地政規費收據影本、土地建物異動清冊影本(見本院卷第389-395頁)、原告簽發之120萬元本票、金錢消費借貸契約書影本(見本院卷第317-321頁)附卷足憑。可見,原告在移轉系爭房地所有權予被告之同一段時間內,另有積欠被告他筆債務之情形甚明,則原告提出臺灣銀行存摺交易內容中,於移轉登記系爭房地予被告後,固有陸續匯款予被告之情事,但原告對被告既然尚負有他筆債務同時存在,則其匯款係用以清償他筆債務之利息,亦不無可能。故尚難因原告匯款予被告,即認定原告繼續繳納利息,系爭房地並未作價出售予被告。此外,原告並無法舉證證明系爭房地以買賣為原因移轉登記予被告,係因通謀虛偽意思表示而為之,其上開主張即不可採。

 ㈤綜上所述,原告主張兩造間係因通謀虛偽意思表示移轉系爭房地所有權予被告而無效,請求確認原告與被告於109年9月10日就系爭房地所為之買賣契約及所有權移轉登記關係不存在;被告應將系爭房地於109年9月11日所為之所有權移轉登記予以塗銷,並回復登記為原告所有,於法無據,均應予以駁回。

 ㈥又本件待證事實已臻明瞭,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對判決之結果已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詳為審酌,併此敘明。

四、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民事第三庭法 官 曾文欣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須按對造人數提出繕本)。

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書記官  陳慶昀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