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992 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992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1 月 03 日

案由: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992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台上字第4992號

上訴人 洪郁凱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中華民國111年8月17日第二審判決(111年度上訴字第555號,起訴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7052、8751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理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經原審審理結果,認上訴人洪郁凱有原判決引用之第一審判決事實欄所載犯行,因而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販賣第一級毒品罪刑及相關沒收銷燬之判決,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已詳敘其調查、取捨證據之結果及憑以認定犯罪事實之得心證理由。從形式上觀察,並無足以影響判決結果之違法情形存在。

二、本件上訴意旨略稱:

㈠上訴人已供出毒品上手綽號「虎仔」之人,並帶警前往「虎仔」住處,今警方以多次前往「虎仔」住處並未發現「虎仔」其人,認未查緝到案,難昭折服,應請警續追查,並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減刑。

㈡上訴人販賣海洛因給 簡堃龍 後,深感不安,原欲攜帶毒品前往警察局自首,警方雖於民國110年3月17日15時34分查獲簡堃龍,但上訴人是在簡堃龍遭查獲前,於前往警察局前,就已向警自首並從機車內取出毒品交給警方,原判決未依刑法第62條自首規定減刑,當然違法。

㈢原判決未逐一檢視刑法第57條各款事由,有判決理由不備、調查未盡之違法。

㈣依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及本院110年度台上大字第5660號大法庭裁定意旨,上訴人販賣第一級毒品犯行,原判決未依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故法院應裁量是否依累犯加重其最低本刑之必要,依原判決所載理由,顯然是以累犯刑罰反應力薄弱之立法理由作為加重事由,而非以前案之性質、前案之徒刑執行完畢情形、再犯之原因、兩罪間之差異、主觀犯意所顯現惡性及其反社會性等各項情狀,裁量是否加重,於法不合,有調查未盡、理由不備之違背法令等語。

三、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所謂「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係指被告翔實供出毒品來源之具體事證,因而使有偵查(或調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知悉而對之發動偵查(或調查),並因而查獲者而言。而法院非屬偵查犯罪之機關,故不論被告在司法警察(官)調查、檢察官偵查或法院審判中供出毒品來源,事實審法院僅須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調查被告之供出毒品來源行為,是否已因此使偵查機關查獲毒品來源之人及其事,而符合減免其刑之規定,以資審認;倘無從期待偵查機關在法院辯論終結前因而破獲,事實審法院未依聲請或本於職權再就被告所指其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之事再行調查,仍不能遽指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原判決已說明上訴人供稱其毒品上手為綽號「虎仔」之人,但經第一審及原審分別函詢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小港分局(下稱小港分局)查明,有無因上訴人供述而查獲正犯或其他共犯?均覆以並未查獲(原審卷第133頁),並經證人即小港分局偵查隊○○○ 林家民 於原審證述在卷(見原審卷第147、148頁),因認本件尚無因上訴人之供出而查獲毒品來源之其他正犯或共犯之情形,上訴人並無上揭減免其刑規定之適用等旨(見原判決第4、5頁),核其所為之論斷,俱有卷內資料可資覆按,尚無違反經驗及論理法則暨前揭減免其刑規定之情形,且屬原審科刑調查職權之適法行使,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上訴意旨㈠,係對原審已主張之事項,已經原判決論駁,於上訴本院又再爭辯,並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四、本院刑事大法庭於111年4月27日以110年度台上大字第5660號裁定已指明:本裁定除因依法院組織法第51條之10規定,對提案庭提交之案件有拘束力外,基於預測可能性及法安定性之精神,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故於其宣示前各級法院所踐行之訴訟程序及裁判,與該裁定意旨不符者,尚無從援引為上訴或非常上訴之理由。因此下級審法院在檢察官未主張或盡其舉證、說明責任之情形下,業依職權調查,而論以累犯,本乎前科形成累犯處斷刑或作為宣告刑事由之裁量,上級審法院自不能據以撤銷原判決。本案第一審係於111年4月12日進行審判程序,並依法調查上訴人之前案紀錄表。原判決引用之第一審判決載敘:上訴人前因施用毒品案件,經裁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2月確定,於107年4月27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並於107年6月11日假釋期滿未經撤銷視為執行完畢,有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成立累犯。又依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文及理由之意旨,依上訴人前開累犯之情形及本案事實欄所示犯罪情節,應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除死刑、無期徒刑外)等旨(見原判決第8、9頁)。本案第一審審判期日訴訟程序係在本院刑事大法庭上開裁定宣示前為之,原判決復已說明本乎前科形成累犯處斷刑或作為宣告刑事由之裁量,論以累犯並加重其刑之理由。依上開說明,並無不合。上訴意旨㈣,執本院刑事大法庭裁定指摘原判決有調查未盡、理由不備之違背法令,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五、刑法第62條規定:「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者,得減輕其刑。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所謂自首,係以對於未發覺之犯罪,在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知悉犯罪事實及犯人之前,向職司犯罪偵查之公務員坦承犯行,並接受法院之裁判而言。倘職司犯罪偵查之公務員已知悉犯罪事實及犯罪嫌疑人後,犯罪嫌疑人始向之坦承犯行者,為自白,而非自首。而所謂發覺,不以有偵查犯罪之機關或人員確知其人犯罪無誤為必要,僅須有確切之根據得為合理之可疑者,亦屬發覺。原判決依憑林家民於原審之證詞及卷附搜索票、警方蒐證照片及搜索扣押筆錄等證據,說明上訴人自白前,警方已因蒐證而有確切之根據得合理懷疑上訴人販賣毒品與簡堃龍,上訴人於警方搜索時供承犯行,並非自首(見原判決第3、4頁),並無不合。上訴意旨㈡,係對已經原判決論駁不採之主張,徒憑已意再為爭執,並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六、關於刑之量定,事實審法院本有自由裁量之權,倘量刑時係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刑法第57條所列各款情狀,而所量定之刑既未逾越法律所規定之範圍(即裁量權行使之外部性界限),亦無違反比例、公平及罪刑相當原則者(即裁量權行使之內部性界限),即不得任意指為違法,資為第三審上訴之適法理由。原判決已具體審酌關於刑法第57條科刑等一切情狀,在罪責原則下適正行使其量刑之裁量權,說明維持第一審對上訴人上開犯行量定刑罰之論據,客觀上並未逾越法定刑度,亦與罪刑相當原則無悖,難認原判決有逾越法律所規定之範圍,或濫用其裁量權限之違法情形。上訴意旨㈢,係對原判決量刑裁量權之適法行使,漫為指摘,並非上訴第三審之合法理由。

七、綜上所述及其餘上訴意旨,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有何違背法令之情形,核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應認上訴人之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3  日

刑事第二庭審判長法 官 林勤純

法 官 王梅英

法 官 蔡新毅

法 官 吳秋宏

法 官 黃斯偉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8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