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526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526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洗錢防制法等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526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111年度金簡字第526號

聲請人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簡靖伃

上列被告因洗錢防制法等案件,經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111年度偵字第11121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簡靖伃幫助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二項、第一項之一般洗錢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貳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參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萬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事實及理由

一、簡靖伃雖預見將個人金融帳戶交付他人使用,可能供犯罪集團作為詐欺取財或其他財產犯罪之工具,且倘犯罪集團自該金融帳戶轉匯被害人所匯款項,將致掩飾、隱匿他人犯罪所得去向之效果,藉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竟仍基於容任上開結果發生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10年10月21日晚間9時21分前之10月間某日,在不詳地點,將其申辦之彰化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交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而容任他人使用本案帳戶。嗣詐欺集團成員取得上開帳戶資料後,即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及洗錢之犯意聯絡,於附表所示之時間及詐騙方式,詐騙附表所示之人,致其陷於錯誤,依指示於附表所示之時間匯款如附表所示之款項至本件帳戶內,惟因該筆帳款遭警示圈存,詐欺集團成員未及提領而洗錢未遂。嗣經附表所示之人察覺受騙,報警處理而循線查獲上情。

二、被告簡靖伃(下稱被告)固坦承有將本案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交予他人使用,惟矢口否認有何幫助詐欺及幫助洗錢之犯行,辯稱:我向人借錢,將存摺、提款卡抵押給對方,但我沒有給對方密碼;對方本來要借我新臺幣(下同)3萬元,但我只拿到1萬5,000元,對方跟我講不會使用到我的帳戶,我有再三確認云云。經查:

 ㈠上開本案帳戶為被告所申辦,且被告於上開時間交付本案帳戶資料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後,該帳戶即充作詐欺集團成員收取詐欺犯罪所得及洗錢之工具,並由詐欺集團成員以附表所示之方式詐騙告訴人 黃琨閔 (下稱告訴人),致告訴人陷於錯誤,於附表所示時間將附表所示金額匯至本案帳戶等情,業經被告於偵查中坦認在卷,核與證人即告訴人於警詢證述之情節相符,復有告訴人提供之網路銀行交易查詢截圖及對話紀錄、被告本案帳戶之客戶基本資料、存摺存款帳號資料及交易明細查詢等附卷可稽,此部分之事實應堪認定。是被告之本案帳戶確已遭詐欺集團成員用充詐騙告訴人款項之工具,自堪認定。

 ㈡按刑法第30條之幫助犯,係以行為人主觀上有幫助故意,客觀上有幫助行為,即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認識,而以幫助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但未參與實行犯罪之行為者而言;幫助犯之故意,除需有認識其行為足以幫助他人實現故意不法構成要件之「幫助故意」外,尚需具備幫助他人實現該特定不法構成要件之「幫助既遂故意」,惟行為人只要概略認識該特定犯罪之不法內涵即可,無庸過於瞭解正犯行為之細節或具體內容。再按行為人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予不認識之人,非屬洗錢防制法第2條所稱之洗錢行為,不成立同法第14條第1項一般洗錢罪之正犯;如行為人主觀上認識該帳戶可能作為收受及提領特定犯罪所得使用,他人提領後即產生遮斷資金流動軌跡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效果,仍基於幫助之犯意而提供,應論以幫助犯同法第14條第1項之一般洗錢罪(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大字第3101號刑事裁定意旨參照)。

 ㈢又按金融帳戶為個人理財工具,申設金融帳戶並無任何特殊限制,一般民眾多能在不同金融機構自由申請開戶,且因金融帳戶與個人財產之保存、處分密切相關,具強烈屬人特性,相關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即如同個人身分證件般,通常為個人妥善保管並避免他人任意取得、使用之物;因此,若有不以自己名義申請開戶者,反以其他方式向不特定人收購或租借他人金融帳戶使用,考量金融帳戶申辦本無特殊限制及其個人專有之特性,稍具社會經驗及常識之一般人,應能合理懷疑該收購或租借帳戶者係欲利用人頭帳戶來收取犯罪所得之不法財物。查被告為83年出生,學歷為高職肄業,做過服務業(見111年度偵字第11121號卷〈下稱偵卷〉第75頁),且依卷內事證尚無證據證明其有智識程度顯著欠缺或低下之情形,堪認被告應為具有社會生活經驗之成年人,則依被告之智識及生活經驗,當已理解金融帳戶之申辦本甚為容易及個人專屬性。復參以被告甫於110年5月間已曾因提供金融帳戶予詐騙集團使用,而於同年8月接受警詢並經歷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程序後,以110年度偵字第11207號為不起訴處分,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不起訴處分書在卷可憑,是被告對於管理金融帳戶資料應較常人有更高之警覺性,並能預見向他人收購、租借帳戶者,其目的係藉該人頭帳戶取得不法犯罪所得,達到掩飾、隱匿不法財產實際取得人身分之效果。

 ㈣被告雖辯稱交付上開帳戶作為做抵押云云。惟依一般人之日常生活經驗可知,銀行帳戶存摺、提款卡等資料,僅具備利用帳戶操作存、提款、轉帳等功能,既非足以代替金錢或有價證券而對外流通之物,亦無價值作為貸款之抵押物。而被告於偵查中自承:提供帳戶之前,沒有向對方確認身分等語(見偵卷第76頁),可見被告對於交付本案帳戶資料予對方後,對該帳戶將被作何使用已無從為任何風險控管或提出有效之應對措施。且被告於偵查中亦自承:知道提供個人帳戶,可能會遭他人利用做為人頭帳戶從事詐欺等違法行為使用等語(見偵卷第77頁),是本件在此與常情不符之情形下,被告仍然交付本件帳戶之存摺、提款卡等資料予對方,則其當時主觀上自具備縱有人持其金融帳戶實施犯罪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自可認定。

 ㈤復查被告係具通常智識及社會生活經驗之人業如上述,其對於將本件帳戶之存摺、提款卡等資料交付他人後,取得該資料之人當能憑以提領或轉匯帳戶內款項,被告並將實質喪失對於所供帳戶之控制權等情,自難諉為不知。又被告交付本件帳戶之上開資料予不詳身分之人時,既可預見其提供之帳戶可能遭犯罪集團用於遂行詐欺取財等不法用途,依其智識、社會經驗及對於上情之認知,理應亦能認識其提供之帳戶可能供犯罪所得或贓款進出使用,而原先存、匯入本件帳戶之贓款,若經犯罪集團成員提領或轉匯,客觀上即可製造金流斷點,造成不易查明贓款流向而掩飾、隱匿犯罪所得去向之效果。因此,被告既能預見其提供帳戶之行為,係提供助力予犯罪集團從事洗錢犯行,使渠等能以自本件帳戶提領或轉匯款項之方式形成贓款金流斷點,仍決意提供本件帳戶之存摺、提款卡等資料予對方使用,顯容任犯罪集團藉其帳戶掩飾、隱匿犯罪所得去向之結果發生而不違反其本意,是其主觀上亦確有幫助洗錢之不確定故意無訛。被告前揭辯解,並不足採。

 ㈥從而,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堪予認定,應依法論罪科刑。

三、論罪:  

 ㈠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是以,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於幫助之意思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被告雖有將本案帳戶資料予該犯罪集團使用,但被告單純提供本案帳戶資料供人使用之行為,並不等同於向告訴人施以欺罔之詐術行為,亦非洗錢行為,且卷內亦未見被告有何參與詐欺告訴人之行為或於事後提領、分得詐騙款項之積極證據,被告上揭所為,應屬詐欺取財、洗錢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在無證據證明被告係以正犯之犯意參與犯罪之情形下,應認被告所為僅成立幫助犯而非正犯。又告訴人受騙所匯款項因遭圈存並未領出,有彰化商業銀行大發分行111年11月22日彰大發字第1110013號函文在卷為憑(見本院卷第35頁),則告訴人受騙款項,詐欺集團已著手於一般洗錢犯行之實行,惟因詐欺集團未及提領而尚未發生製造金流斷點,掩飾詐欺犯罪所得去向、所在之結果,因而未能得逞,此洗錢部分犯罪尚屬未遂,聲請意旨認此部分已達洗錢既遂程度,容有未合,然犯罪之既遂與未遂僅行為程度有所差異,尚無援引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變更起訴法條之必要,併此說明。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及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2項、第1項之幫助一般洗錢未遂罪。被告以提供本案帳戶資料之行為,幫助詐欺集團成員詐騙告訴人,侵害其之財產法益,並使該集團掩飾、隱匿詐騙所得款項去向、所在未遂而觸犯上開罪名,應認係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幫助一般洗錢未遂罪處斷。被告未實際參與詐欺取財、一般洗錢之犯行,所犯情節較正犯輕微,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又詐欺集團已著手於一般洗錢犯行之實行,惟因款項遭警示圈存,詐欺集團未及提領而未遂,是被告所犯之幫助洗錢未遂部分,爰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

㈡至聲請意旨並未主張被告本件犯行應論以累犯,遑論就構成累犯之事實、應加重其刑之事項具體指出證明方法,參照最高法院111年4月27日110年度台上大字第5660號裁定意旨,本院亦毋庸依職權調查並為相關之認定。

 ㈢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輕率交付金融帳戶予詐欺集團遂行詐欺取財,並幫助詐欺集團隱匿贓款金流,除助長犯罪歪風、增加司法單位追緝犯罪之困難,且若告訴人受騙匯入之款項若經該集團成員提領後,即難以追查其去向,而得以切斷特定犯罪所得與特定犯罪行為人間之關係,致加深告訴人向施用詐術者求償之困難度,所為實非可取;復審酌告訴人因受騙而匯入上開本案帳戶之金額為新臺幣(下同)3萬元,然因及時經警示圈存而未遭詐騙集團提領,損害幸未及擴大;兼衡被告如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所示之前科素行,暨其於偵查時自述之教育程度、職業、家庭經濟狀況(見偵卷第75頁)等一切具體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罰金刑部分諭知如主文之易服勞役折算標準。另因被告所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其最重本刑為7年以下有期徒刑,已不符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所定得易科罰金之要件,是本案之宣告刑雖為6月以下有期徒刑,仍不得為易科罰金之諭知。

四、被告因交付本案帳戶資料予犯罪集團成員而獲利1萬5,000元一情,業據被告於偵查中供承明確(見偵卷第76頁),故該1萬5,000元自屬被告之犯罪所得,復未據扣案,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之。至本案詐欺集團成員雖有向告訴人詐得款項,然告訴人所匯款項經銀行圈存款項而未為詐欺集團成員提領,且卷內亦無證據證明被告除上開報酬外,其另有獲取不法所得,尚無從依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前段宣告沒收,併此指明。

五、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454條第1項、第450條第1項,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六、如不服本判決,得自收受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20日內,向本院提起上訴狀(須附繕本及表明上訴理由),上訴於本院管轄之第二審合議庭。

本案經檢察官 廖春源 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高雄簡易庭法官 賴建旭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之日起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書記官 鄒秀珍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339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

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

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洗錢防制法第2條

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

一、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

三、收受、持有或使用他人之特定犯罪所得。

洗錢防制法第14條

有第二條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

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前二項情形,不得科以超過其特定犯罪所定最重本刑之刑。

附表:

編號

告訴人

詐欺方式

(民國)

匯款時間

(民國)

匯款金額(新臺幣)

1

黃琨閔

告訴人於110年10月10日某時,透過Omi交友軟體與詐欺集團成員「 楊佳慧 」互加LINE好友遭佯稱:匯款至指定帳戶投資「Etrans」平台即可獲利云云,致黃琨閔陷於錯誤,依指示匯款至本件帳戶內。

110年10月21日21時21分許

3萬元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