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雲林地方法院89.05.04.八十八年度訴字第476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雲林地方法院89.05.04.八十八年度訴字第476號刑事判決

法院:雲林地方法院

日期:089年05月04日(民國)

日期:2000年05月04日(公元)

案由:偽造文書

類型:刑事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89.05.04.八十八年度訴字第476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 雲林 地方法院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訴字第四七六號公訴人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被告 賴安川
右列被告因偽造文書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八十八年度偵字第四三一
九號),本院判決如左:主文
賴安川連續行使偽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及他人,處有期徒刑壹年
陸月。偽造「 羅明昇 」之印章貳枚,臺灣省電器承裝申請設立登記事項表
上偽造「羅明昇」之署押、偽造「羅明昇」之印文貳枚,營利事業統一發
證設立(變更)登記申請書上偽造「羅明昇」之印文壹枚,臺灣區電氣工
程同業公會入會申請書上偽造「羅明昇」之印文貳枚,均沒收之。事實
一、賴安川欲開設水電行,然其無電匠執照,無法向主管機關辦理電器承裝業乙級設立登記,乃徵得領有電匠執照之羅明昇同意,任其經營之水電行員工,俾便向主管機關辦理設立登記。羅明昇不疑有他,遂同意任賴安川所營水電行之員工,詎賴安川未經羅明昇之同意,擅將羅明昇名列設於○○市○○○街二十號一樓「建成水電行」之負責人,並基於概括犯意,於民國八十五年九月間,先委由不知情不詳姓名之人私刻羅明昇之印章二枚,再委請不知情不詳姓名之會計人員,○○○市○○路某辦公處所,以羅明昇之名義並蓋用前開印章於申請表格書內,偽造填具臺灣省電器承裝申請設立登記事項表、營利事業統一發證設立(變更)登記申請書、臺灣區電氣工程同業公會入會申請書各一份,再先後分別持向臺灣省政府、嘉義市政府及臺灣區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申請辦理建成水電行設立登記及加入公會登記,並矇使臺灣省政府、嘉義市政府二機關不知情之承辦公務員將上述不實事項登載於職務上所掌管之公文書上,足生損害於主管機關對於登記證核發及稅捐機關對稅捐稽徵之正確性及羅明昇之權益。嗣羅明昇於八十八年四月間接獲嘉義市稅捐稽徵處之欠繳營利事業所得稅之通知,始發現上情。
二、案經羅明昇訴請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理由
一、訊據被告賴安川固不諱言於右揭時、地曾委請他人私刻印章,再填具表格,以羅明昇為建成水電行負責人之名義,申請辦理水電行設立登記及加入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登記等情屬實,惟矢口否認涉有右揭偽造文書事實,辯稱:建成水電行係伊與羅明昇合夥開設的,並由羅明昇任該水電行之負責人,羅明昇亦有同意才將電匠牌照借給伊,另印章係羅明昇交付予伊云云。然查,右揭事實業據告訴人羅明昇於偵查及本院審理中指述綦詳,核與被告同往羅明昇家中洽談借牌設立水電行之女友 何玉秀 於偵查中供稱:當時賴安川向羅明昇借用電匠牌照,僅表明要羅明昇當該水電行之員工,並非任該水電行之負責人等語之情節相符;另同時借牌予被告開設建成水電行之證人 丁有星 於偵查中亦證稱:是賴安川打電話約伊至賴安川住處,並告知伊欠缺電匠牌照無法辦理水電行登記,賴安川給伊新臺幣(下同)一萬元為酬勞,伊才將電匠執照借予賴安川,伊從未在賴安川處工作過,羅明昇伊亦不認識,後來才知羅明昇與伊同係借牌予賴安川之人等語綦詳。而被告於偵查中亦自承:(問羅明昇說你只向他借牌,非以他為負責人?)有對他說明,且他父親也在場,是以他當負責人。(你以他當負責人給予他何報酬?)我拿一萬元訂金給他等語。苟如被告所辯建成水電行係其與告訴人合夥開設的,告訴人亦同意擔任該水電行負責人,
則被告又何需給予告訴人一萬元為酬勞?是被告辯稱其已徵得羅明昇同意擔任該水電行負責人並以伊名義辦理各項登記手續云云,顯係事後卸責之詞,尚難採信。此外,復有經濟部八十九年三月六日經中字第八九九八二四五五號函附之臺灣省電器承裝申請設立登記事項表、嘉義市政府八十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府建商字第八五四七一號函附之營利事業統一發證設立登記申請書、臺灣區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入會申請書、臺灣省政府建設廳電器承裝業登記執照、臺灣省嘉義市政府營利事業登記證、嘉義市稅捐稽徵處八十九年二月十一日嘉市稅工字第八九七○三七四五號函附之八十六年度承裝水電工程開立發票查核明細表影本二十八張、統計表影本四張、處分書影本一張等在卷可稽,被告犯行應堪認定。
二、被告私刻被害人印章,用以偽造被害人名義之臺灣省電器承裝申請設立登記事項表、營利事業統一發證設立(變更)登記申請書、臺灣區電氣工程同業公會入會申請書等各式表格,並持之申辦水電行設立及加入同業公會登記,均足生損害於被害人及主管機關對公司商號之管理;並使該管公務員將此不實事項登載於職務上掌管之公文書,足生損害於公眾及他人。核其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及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被告利用不知情之人偽造印章及私文書並持以行使為間接正犯。其偽造印章、印文係偽造私文書之階段行為;另偽造私文書之低度行為,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而被告同時偽造各式申請書表之犯行,係以一行為犯同一偽造私文書罪,應依想像競合之規定,論以一罪。又其持用偽造申請書先後向臺灣省政府、嘉義市政府及臺灣區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申辦設立及入會登記,該三次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時間緊密,犯意概括,所犯構成要件相同,為連續犯,依同法第五十六條規定,以一罪論,並加重其刑。再其持用偽造之申請書先後向臺灣省政府、嘉義市政府申辦設立登記,使該管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該二次犯行,亦時間緊接,犯罪基本構成要件相同,亦係基於概括犯意反覆為之,應依連續犯規定論以一罪,並加重其刑。而其所犯上開二罪之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一重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斷。公訴人漏未就被告偽造臺灣省電器承裝申請設立登記事項表、臺灣區電氣工程同業公會入會申請書,分別持向臺灣省政府、臺灣區電氣工程工業同業公會申請辦理建成水電行設立登記及加入公會登記,並矇使臺灣省政府不知情之承辦公務員將上述不實事項登載於職務上所掌管之公文書上,足生損害於主管機關對於登記證核發等犯行起訴,然該等犯行與起訴部分有連續犯、牽連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已如前述,是本院自應併予審理。爰審酌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智識程度,其前有竊盜、誣告、偽造文書之犯罪記錄,素行不良及其犯罪後,非但不知悔悟,反一再飾詞狡辯,以圖脫免刑責,其態度非佳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另被告所偽造「羅明昇」之印章雖未扣案,然亦未能證明已滅失,自應依法宣告沒收;又臺灣省電器承裝申請設立登記事項表、營利事業統一發證設立(變更)登記申請書、臺灣區電氣工程同業公會入會申請書上偽造「羅明昇」之署押、印文,亦應依法宣告沒收之。
三、公訴意旨另以:被告賴安川 復賡 續前開概括之犯意,於八十六年二月十五日向 陳燈春 謊稱羅明昇係其女婿,致陳燈春信以為真,由其代理羅明昇將建成水電行轉讓給陳燈春經營,賴安川並於轉讓書上偽簽羅明昇之姓名,並明知該事項為不實,偽造申請書而向不知情之臺灣省政府建設廳承辦公務員辦畢該水電行負責人變更登記,足生損害於主管機關登記事項之正確性,而認被告尚涉犯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及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云云。惟按偽造私文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行為,須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始能成立。所謂足生損害,係指公眾或他人有可受法律保護之利益,因文書之偽造,而有受損害之虞而言。若僅具偽造之形式,而實質上並不足以生損害之虞者,尚難構成該罪。而此等文書,因尚未具備該罪之要件,自不得為行使偽造文書罪之客體,從而行為人行使該文書,即不得以行使偽造文書罪相繩。經查,被告於八十六年二月十五日將建成水電行轉讓予 陳春燈 經營,被告並未於轉讓書上偽簽羅明昇之姓名,此有轉讓書影本一紙附卷可考(詳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八年度偵字第二八六三號偵查卷第十四頁),公訴人指訴被告偽造羅明昇名義之轉讓書,顯與事實不符,自無足採。次查,建成水電行本為被告開設經營,業據被告供承在卷,並經告訴人指述明確,嗣於八十六年二月十五日,被告讓售予案外人陳燈春經營,亦經證人陳燈春到庭結證屬實,復有前揭轉讓書可稽。是被告縱如公訴人所訴以羅明昇名義將前揭水電行轉讓予陳燈春,因該水電行本為被告所有,被告將之轉讓他人經營,亦無足生損害於羅明昇之情事,自難謂被告行為構成偽造文書罪責。又查,被告因將建成水電行轉讓予陳燈春經營,為申請辦理變更登記,固曾於八十六年六月十一日利用陳燈春以羅明昇名義,偽填臺灣省電器承裝申請變更登記事項表,進而持向不知情之臺灣省建設廳承辦公務員申請辦理該水電行負責人變更登,然建成水電行本為被告所開設經營,僅負責人被告偽以羅明昇名義登記等情,已如前述,嗣被告因將其所開設之建成水電行轉讓予陳燈春經營,並為辦理變更登記再次偽以羅明昇名義提出變更登記申請,就該申請書之形式而言,因未經羅明昇同意擅以羅明昇名義具名固有虛偽不實之情事,然就該文書實質內容言,因申請變更該水電行負責人登記確與水電行轉讓事實相符,職是,被告縱偽以羅明昇名義填具變更登記申請書,並持向臺灣省建設廳承辦之公務人員為變更登記申請,並不足以生損害於羅明昇一節,亦據羅明昇到庭 陳明 在卷,因之被告雖有以羅明昇名義虛造變更登記申請書之行徑,但並未有對羅明昇造成任何損害情事,是被告前揭行為,自難論以偽造私文書罪責,進而亦難成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責。末查,被告偽以羅明昇名義填具變更登記申請書後持向臺灣省政府建設廳承辦之公務人員為變更登記申請,並使承辦之公務人員辦畢建成水電行負責人變更登記一節,固有臺灣省政府建設廳八十六年六月十二日建二字第七三一二七號函、臺灣省電器承裝業變更登記事項表附卷可稽,然因該水電行為被告所有,被告復確有轉讓水電行之事實,均如前述,其據以申請變更登記,即難謂被告有何矇使公務員為不實登載之情事,況被告此舉無異將本為不實之登記事項(水電行負責人本為被告卻登記為羅明昇),申請變更登記與事實相符,亦難認有何足以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之虞之情事,揆諸首揭規定,被告前開行為與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之構成要件不符,自難以該罪相繩。此外,復查無其他證據足資認定被告有公訴人所指之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行使偽造私文書及第二百十四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犯行,則此部分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原應為無罪之諭知,惟公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述據以論罪科刑之犯行,具有連續犯裁判上一罪之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附此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五十六條、
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條、第二百十四條、第二百十九條、第五十五條
,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林伯宇 到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五月四日臺灣雲林地方法院刑事第二庭法官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須附繕本)書記官□□□
中華民國八十四年□□月□□□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