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05.21.九十一年度自字第259號刑事裁定

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05.21.九十一年度自字第259號刑事裁定

法院:臺北地方法院

日期:091年05月21日(民國)

日期:2002年05月21日(公元)

案由:詐欺

類型:刑事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1.05.21.九十一年度自字第259號刑事裁定全文內容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九十一年度自字第二五九號
自訴人永春汽車交通有限公司設○○市○○○路○段六一之
十六號
代表人 黃樹森
代理人 楊震霄
被告 李旺枝
楊文瑞
右列被告等因詐欺案件,經自訴人提起自訴,本院裁定如左:
主文
自訴駁回。
理由
一、按法院或受命法官於自訴案件第一次審判期日前訊問及調查結果,如
認為案件有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至第二百五十四條之情形者,
得以裁定駁回其自訴,同法第三百二十六條第三項定有明文。
二、本件自訴意旨略以:被告李旺枝、楊文瑞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
犯意聯絡,於民國九十年九月二十二日,○○○市○○○路○段六一
之十六號,由李旺枝向自訴人代表人黃樹森租得車號五B─六八六號
營業用小客車一部,並以楊文瑞為連帶保證人,約定租金每日新臺幣
(下同)五百元,每十五日繳納一次,自九十年九月二十二日即未依
約履行,亦未返還該車,屢經催討皆避不見面置之不理,而以締約為
幌,使自訴人陷於錯誤交付車輛,詐得該車及使用該車所得營利。因
認被告李旺枝、楊文瑞共同涉有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罪
嫌云云。
三、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
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
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所謂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事實
之證明者,始得採為斷罪資料,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五十三
年臺上字第二七五○號及四十年臺上字第八十六號判例可資參照。復
按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詐欺罪,係以行為人於客觀上施用詐術使人
陷於錯誤,並於行為之初,即已意圖為不法之所有或意圖得財產上之
不法利益,為其構成要件。故如依積極證據足可証明行為人確係意圖
不法所有時,固得論以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之罪,倘若行為人施詐時
之意圖尚有存疑,依調查之結果復不足以認定其自始具有上述主觀犯
罪構成要件,即不能概對被告繩以刑事責任。況民事債務當事人間,
若有未依債務本旨履行給付之情形,在一般社會經驗而言,原因非一
;其因不可歸責之事由無法給付,或因合法得對抗他造主張抗辯而拒
絕給付,甚至債之關係成立後,始行惡意遲延給付,皆有可能,非必
出於自始無意給付之詐欺犯罪一端。
四、經查:本件自訴之緣由,乃被告李旺枝於租車未繳租金且經催討亦不
還車,而被告 楊文森 係連帶保證人,為免車輛遭不法使用,始行提起
等情,已經自訴代理人 楊震宵 指陳在卷(見本院九十一年五月二十日
調查筆錄),然被告如何租車締約之初施用詐術取得車輛、自訴代表
人黃樹森如何陷於錯誤等節,自訴代理人於本院調查中未能具體舉以
相關事證供本院憑查。觀以終止租約之意思表示並未到達被告二人一
事,為自訴代理人所自承(同上開本院調查筆錄),則被告於未支付
租金期間,自仍得本於承租人地位使用車輛,所獲收益亦與詐欺得利
無涉。況參諸被告已於九十一年四月三十日返還系爭車輛,且自訴代
理人亦表示不再追究等情,凡此均不足以被告嗣後積欠租金行徑率爾
推論其二人租車當時具不法所有意圖,本件應係租金債務給付遲延之
民事糾葛。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等有自訴人指摘之詐
欺犯行,被告之犯罪嫌自有未足,即合於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
第十款之情形,依照首開說明,本件自訴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二十六條第三項、第二百五十二條第十
款裁定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五月二十一日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第四庭
法官 吳定亞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裁定應於送達後五日內向本院提出抗告狀
書記官 巫美華
中華民國九十一年五月二十三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