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265 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265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0 月 27 日

案由:違反銀行法

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265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台上字第4265號

上訴人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官 鄧媛

上訴人 江玉樹

(即被告)

選任辯護人 曾翊翔 律師

上訴人 林聖凱 (原名 林國璋

(即被告)

被告 周麗蘭

上列上訴人等因被告等違反銀行法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111年6月29日第二審判決(110年度金上重訴字第29號,起訴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00年度偵字第1291號,追加起訴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l04年度偵字第14188號、105年度偵字第l1519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理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非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原審綜合全案證據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之推理作用,認定上訴人(即被告)江玉樹,林聖凱(原名林國璋)有如原判決事實欄所載,江玉樹、林聖凱分別為圓森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圓森公司)之副董事長、總經理,與該公司董事長 嚴程德 、及 許子鏞 (均經第一審通緝中)、 蘇義凱陳月惠 (均經判處罪刑確定)共同違反銀行法第29條第1項規定,非法經營銀行收受存款業務,吸收資金達新臺幣(下同)1億元以上之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所為關於江玉樹、林聖凱部分之有罪判決,改判論江玉樹、林聖凱以共同法人之行為負責人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量處江玉樹有期徒刑3年8月、林聖凱有期徒刑3年10月,並為相關沒收、追徵之諭知。另就被告周麗蘭(下稱周麗蘭)部分,以公訴意旨(即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l04年度偵字第14188號、105年度偵字第l1519號追加起訴書,含檢察官補充理由及調查證據聲請書,下合稱追加起訴及補充理由書)所載關於:周麗蘭與 鄭志宏 、嚴程德、蘇義凱、 劉績青 基於非法收受存款之犯意聯絡,由周麗蘭、鄭志宏擔任業務,劉績青出面遊說, 徐芃 在劉績青之介紹下,參與如原判決附表四編號1之①、l之②所示之認購圓創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稱為UANCULTURAL&CREATIVECO.LTD,下稱圓創公司或UAN公司)股票及圓森公司「3D立體佛卡加盟專案」(下稱「3D佛卡專案」),與嚴程德等人非法經營收受存款業務,涉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罪嫌(周麗蘭所涉其餘被訴違反銀行法犯行,業據第一審判決分別為不另無罪諭知或公訴不受理確定)部分,經審理結果,認為不能證明周麗蘭有參與此部分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周麗蘭之有罪判決,改判周麗蘭無罪。均已詳述其憑以認定江玉樹、林聖凱有罪及何以無從為周麗蘭有罪確信之證據及理由,核其所為之論斷,俱有卷存證據資料可資覆按,從形式上觀察,原判決就上開部分尚無足以影響其判決結果之違背法令情形存在。

二、檢察官及江玉樹、林聖凱之上訴意旨略以:

(一)檢察官部分(僅對周麗蘭提起上訴):原判決未審酌告訴

  人 林美理 已證稱,其因周麗蘭之介紹而購買UAN公司股票28張等語,且提出相關書證為據,及其對周麗蘭及嚴程德等提起請求損害賠償民事事件之卷證資料,周麗蘭亦供承確有此事等語,遽為周麗蘭無罪判決,有證據調查未盡之違法等語。 

(二)江玉樹部分:伊於警詢、偵訊時已自白本案犯行,實際退

  回給投資人之加盟金及車馬費已逾投資人因本案投資之金額,並無犯罪所得可資繳交,符合銀行法第125條之4第2項前段之減刑規定,原判決未依上開規定減輕其刑,顯有違法。伊雖為圓森公司副董事長,曾參與早期之公司決策,然伊並非「3D佛卡專案」之設計或提出者,也未擬定推廣合約書,僅係持續推廣佛卡販賣獲利而已,較之伊所涉為最輕本刑7年以上之重罪,顯有情輕法重之憾,原審遽認伊與林聖凱、嚴程德、許子鏞共同討論並決定推出「3D佛卡專案」,未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失之偏頗等語。 

(三)林聖凱部分:原審對本案認事用法有諸多違誤,顯有違背

  法令情事等語。 

三、惟查:

(一)檢察官上訴部分:

1.刑事訴訟法第267條規定,檢察官就犯罪事實一部起訴者,其效力及於全部,係指已起訴之部分及未起訴之部分,均應構成犯罪,並具有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者而言,若起訴之事實不構成犯罪,縱未起訴之部分應構成犯罪,根本上既不生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即無一部效力及於全部之餘地,法院不得就未經起訴之其他事實併予審判。

2.依卷內資料,追加起訴及補充理由書所指周麗蘭違法吸金之對象僅有徐芃、 唐蕙芳 ,嗣臺灣士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6年度偵字第16293號移送併辦意旨書(下稱本案移送併辦意旨書)就周麗蘭涉對林美理違法吸金犯行移送第一審法院併予審理。經第一審審理後,就周麗蘭對徐芃違法吸收資金(即第一審判決附表五編號14所示部分)為有罪認定,並基於實質上一罪關係,就第一審判決附表五編號15之檢察官移送併辦之違法吸收林美理資金部分,併為有罪認定。另就周麗蘭對唐蕙芳於民國99年11月1日所涉違法吸金犯嫌部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至周麗蘭自99年12月15日起之違反銀行法犯行,因與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102年度金重訴字9號周麗蘭違反銀行法犯行為同一案件,本案部分於105年10月3日始繫屬於第一審法院,從而周麗蘭自99年12月15日起之違反銀行法犯行(即第一審判決附表六,包含其編號8徐芃、編號9唐蕙芳、編號10林美理部分),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7款諭知公訴不受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及公訴不受理部分,詳第一審判決第26至27、35至38頁)。檢察官於110年6月30日就第一審判決周麗蘭有罪部分提起上訴,依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348條第2項規定,第一審判決關於周麗蘭被訴違法吸收唐蕙芳資金部分之不另為無罪諭知,及其於99年12月15日以後所涉違法吸金犯嫌經判決公訴不受理部分均已確定。原審僅就周麗蘭經起訴並由第一審判決有罪部分為審理,且於審理後,將第一審認定其違法吸收徐芃資金有罪部分改判無罪,則周麗蘭經起訴部分既均經無罪及公訴不受理判決,與檢察官移送併辦之周麗蘭違法吸收林美理資金部分,即不生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顯非起訴效力所及,原審無從併予審究,此部分應退回由檢察官另為適法之處理,業據原判決詳為論述(見原判決第5至7、44頁),核無違誤。是以原判決周麗蘭就吸收林美理資金有罪部分,已敘明如何未能於本案併予審理,應退由檢察官另依法處理。檢察官上訴指原審就周麗蘭對林美理犯違反銀行法罪嫌部分為無罪判決,是有違誤等語,自非合法之上訴第三審理由。

(二)江玉樹部分:

1.銀行法第125條之4第2項規定之減刑規定,以在偵查中自白犯罪及自動繳交全部犯罪所得為要件。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之規定,可知一旦犯罪利得全數發還被害人,行為人即不再坐享犯罪利得,業已產生特別預防之效果,合法財產秩序亦經回復,利得沒收之目的已臻達成,法院自無再予宣告沒收犯罪利得之必要,因此前揭發還條款實具有「利得沒收封鎖」效果。惟在被害人為多數時,除非彼此間屬連帶債權,否則被害人民法上之求償權係個別獨立,行為人因負連帶債務而僅對其中部分被害人為給付時,縱給付金額已超過其實際犯罪全部利得,惟就尚未獲得賠償之被害人而言,因其民法上之求償權既未獲得彌補,此時即不發生「利得沒收封鎖」效果,法院仍應對行為人該部分實際利得諭知沒收、追徵。再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有關犯罪所得沒收之規定,以「屬於犯罪行為人者」為沒收要件,則於數人共同犯罪時,因共同正犯皆為犯罪行為人,所得屬全體共同正犯,應對各共同正犯諭知沒收,然因犯罪所得之沒收,在於避免被告因犯罪而坐享利得,基於有所得始有沒收之公平原則,故如犯罪所得已經分配,自應僅就各共同正犯分得部分,各別諭知沒收。原判決已說明:本案經依卷內相關資料計算結果,實收加盟金為2億5813萬7300元,雖有部分投資人(即原判決附表一所示)領回之保證金及車馬費金額大於其等實際交付之加盟金,惟超額受償部分不能溢為其他投資人之返還金額,應以實收加盟金作為圓森公司已實際返還之數額,從而圓森公司已實際返還各投資人之犯罪所得僅在實收金額內發生「利得沒收封鎖」效果,而無庸再行宣告沒收、追徵。依此計算,尚未實際返還投資人之犯罪所得尚有251萬9700元(詳原判決附表三之一所示),自應由行為人依犯罪所得比例各別諭知沒收及追徵。再依憑江玉樹、林聖凱之部分供述、共犯之證述及相關銀行資料、各月份獎金發放明細等證據資料,足認圓森公司僅以銷售「3D佛卡專案」為其收入來源,江玉樹所領得之獎金即為其所分得之犯罪所得,經估算結果,認以每月獎金15萬元估算其分得之犯罪所得為適當,自98年l1月間起至99年12月14日止,共計13個月,領得獎金數額為195萬元。再依江玉樹所得之獎金與共犯犯罪所得比例分攤前開未實際返還被害人金額,其保有之犯罪所得尚有77萬9289元(計算式詳如原判決附表三之一所示),原判決亦就江玉樹此部分仍保有之未扣案犯罪所得予以沒收、及追徵,是江玉樹縱有於偵查中自白犯罪之情形,亦未繳交全部犯罪所得,自無銀行法第125條之4第2項減刑規定之適用,江玉樹上訴意旨謂原審未適用上開規定予以減刑違法等語,並非上訴第三審之合法理由。

2.刑法第59條所規定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使予以宣告法定最低度刑,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此屬法院得自由裁量之事項,如無濫用裁量權或裁量明顯不當情形,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又此所謂法定最低度刑,固包括法定最低本刑;惟遇有其他法定減輕之事由者,則應係指適用其他法定減輕事由減輕其刑後之最低度刑而言。原判決已說明:「3D佛卡專案」係江玉樹與林聖凱、嚴程德、許子鏞共同討論並決定推出,業據江玉樹供述在卷,與本案共犯所證互核相符,並有卷內其他證據可佐(見原判決第8至10頁),其心態、手段均甚可議,且圓森公司非法吸收資金高達2億餘元,縱事後圓森公司及嚴程德已將加盟金返還予大部分投資人,仍僅為刑法第57條之量刑審酌事由,與刑法第59條之規定仍屬有別。況其犯行經依刑事妥速審判法第7條規定減輕其刑後,法定刑度與其犯行所造成之危害已屬相當,難認有再依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之必要。已就其何以無刑法第59條規定之適用說明綦詳(見原判決第21至22頁),核無濫用裁量權或裁量明顯不當情形,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

(三)林聖凱部分:

 本件原審依憑卷內相關之供述及非供述證據資料綜合判斷後,認定林聖凱有原判決事實欄所載,自98年11月間擔任圓森公司總經理與嚴程德、江玉樹、蘇義凱、陳月惠等共同以推銷、招攬不特定投資人參與「3D佛卡專案」,約定給付顯不相當高利之方式,違法經營收受存款業務,吸收資金達1億元以上之犯行,對於林聖凱所辯何以不足採信,亦在理由內詳加指駁及說明,核其所為之論斷,與經驗、論理法則無違。並依刑事妥速審判法第7條規定減輕其刑後,以其責任為基礎,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3年10月,另經計算其犯罪所得後予以沒收、追徵,核無違誤。林聖凱上訴意旨僅謂:原審認事用法有諸多違誤等語,並未依據卷內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究有如何違背法令之情形,自非上訴第三審之合法理由。

四、綜上,本件檢察官及江玉樹、林聖凱上訴意旨,均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有何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徒就原審採證認事及量刑職權之適法行使,暨原判決已明確論斷說明之事項,任意指摘,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揆之首揭說明,其等上訴均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0  月  27  日

刑事第四庭審判長法官林 立 華 

法官謝 靜 恒 

法官林 瑞 斌 

法官李 麗 珠 

法官王 敏 慧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0  月  31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