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5422 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5422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0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偽造文書等罪

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5422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09年度台上字第5422號
上 訴 人 鄭丞良(原名鄭昱昌
上列上訴人因偽造文書等罪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10
9年8月11日第二審判決(107年度上訴字第2549 號,起訴案號: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03年度少連偵緝字第16 號),提起上訴,
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 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
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
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
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
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又上訴第三審法院之案件,是
否以判決違背法令為上訴理由,應就上訴人之上訴理由書狀
加以審查,至原判決究有無違法,與上訴是否以其違法為理
由,則係二事。
二、本件原審審理結果,認定上訴人戊○○有其事實欄所載偽造
文書各犯行明確,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附表一編號⒉至⒋部
分科刑之判決,改判仍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論處上訴
人犯原判決附表(下稱附表)一編號⒉至⒋所示共同行使偽
造公文書(均累犯)罪刑及為相關沒收諭知,並維持第一審
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論處上訴人共同犯行使偽造公文
書罪刑(即附表一編號⒈所示)之判決,駁回其該部分在第
二審之上訴,已載敘其調查、取捨證據之結果及憑以認定各
犯罪事實之心證理由,並就上訴人否認犯行之辯詞認非可採
,亦依調查所得證據予以指駁、說明。
三、上訴意旨略以:上訴人否認持用及認識門號0000000000行動
電話申登人,復無證據證明該門號確為上訴人使用,原審未
依聲紋鑑定方式,逕以推論方式認該門號為上訴人使用,自
屬違法,共犯少年吳○恩、唐○浩(上2 人真實姓名年籍詳
卷)固供稱上訴人持有該門號行動電話,惟就上訴人綽號為
「不良」或「老頭」供述歧異,李○偉、徐○帝(上2 人真
實姓名年籍詳卷)雖稱呼上訴人為上手,卻未稱呼任何綽號
,亦無提供上訴人之行動電話門號,原審於欠缺補強證據下
,單憑吳○恩、唐○浩有瑕疵之自白,認定上訴人即為持有
該門號行動電話之人,有違論理法則、證據法則及判決理由
不備之違法;原判決僅以李○偉、徐○帝、唐○浩、潘○慈
(真實姓名年籍詳卷)等指訴上訴人為老闆,可領取每次詐
騙款項 3﹪等節之陳述一致,所涉少年事件均終結,並具結
擔保其等證言之可信性,無補強證據佐證下,認定上訴人犯
罪,顯屬率斷,至於被害人指訴及相關偽造公文書等證據,
無法與上訴人是否有為本件偽造文書犯行連結,自無從作為
共犯自白之補強證據;上訴人另被訴於同一時期與李○偉、
徐○帝、唐○浩、吳○恩共犯偽造文書等案件,已經臺灣高
等法院臺南分院改判決無罪確定,前後2案就上訴人是否為
詐欺集團之籌劃主謀認定歧異,原審漏未審酌依法調查,有
調查未盡之違法。
四、被告或共犯之自白固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之唯一證據,而須以
補強證據證明其確與事實相符,然所謂之補強證據,並非以
證明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事實為必要,倘其得以佐證自白之
犯罪非屬虛構,能予保障所自白事實之真實性,即已充分。
又得據以佐證者,雖非直接可以推斷該被告之實行犯罪,但
以此項證據與自白間為綜合判斷,若足以認定犯罪事實者,
仍不得謂其非屬補強證據。又證人先後證述不一或相互間有
所歧異時,法院仍應本於證據法則,依自由心證予以斟酌,
非謂一有歧異或矛盾,即應認其全部均為不可採信。原判決
依憑證人即共犯少年李○偉、徐○帝、潘○慈、吳○恩、唐
○浩、彭○俊(均經第一審少年法庭裁定感化教育處分確定
)偵審相關認罪之證詞,被害人乙○○、丙○○○、甲○○
、丁○○於警詢證述遭詐騙過程,上訴人部分之供述及相關
品格證據,輔以卷附相關通訊監察譯文、附表一編號1至4所
示偽造公文書、監視器翻拍照片等證據資料,及案內其他證
據調查之結果,經綜合判斷,認李○偉、徐○帝、潘○慈、
吳○恩、唐○浩(下稱李○偉等5 人)指證上訴人確有所載
共同持偽造公文書假冒司法人員向民眾詐騙等證詞與事實相
符,所為該當共同行使偽造公文書構成要件之論據及理由,
並說明上訴人除居間與大陸地區詐騙成員商議,並招募李○
偉加入擔任車手頭,提供大陸詐騙成員電話予李○偉聯繫,
李○偉復邀集徐○帝等共犯少年加入,遂行如附表一各編號
所示犯行,主觀上具行使偽造公文書之故意,與李○偉等 5
人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等情之理由綦詳,又本於證據取
捨職權之行使,就唐○浩嗣於第一審改稱:因聽聞李○偉所
述,方於偵查中指證有交錢給上訴人等說詞,如何不足採信
,併於理由內論述明白,凡此,概屬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合
法行使,所為論斷說明,與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俱屬無違,
亦無所指不依證據認定事實之違法。又㈠證人李○偉等5 人
關於上訴人知情參與本案犯行等證詞,係彼等親自見聞或經
歷之陳述,而非轉述引用李○偉告知之案發過程,自屬適格
之補強證據,原判決以其等相關所證互核一致,綜以李○偉
等5 人均為未成年人,無聯繫大陸詐騙成員之管道,係經由
上訴人而結識大陸地區詐騙集團成員及吳○恩、唐○浩所持
行動電話之通訊監察譯文內容,勾稽上訴人供陳認識並知悉
李○偉等5 人擔任詐騙集團車手,案發期間曾多次收受李○
偉、吳○恩、唐○浩交付之款項等證據資料,相互契合,信
屬事實,因認與上訴人被訴偽造文書之犯罪事實具有相當程
度之關聯性,足以認定其犯罪事實,採為判斷李○偉等5 人
指證非虛之佐證,難謂採證違法。既非僅以共犯少年李○偉
等5 人不利於上訴人之陳述為唯一證據,且綜合調查所得之
各直接證據、間接證據而為論斷,自非法所不許,即無所指
欠缺補強證據、判決理由不備或調查證據職責未盡之違法。
㈡原判決已就相關事證詳加調查論列,復綜合上訴人之供述
及李○偉、徐○帝、吳○恩、唐○浩之證言,參互斟酌判斷
,敘明如何認定上訴人即為綽號「不良」、「老頭」之人,
吳○恩、唐○浩指證上訴人確有參與本件犯行證言真實性之
判斷理由,核係事實審法院適法職權之行使,並無所指採證
違背證據法則、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亦非適法之第三審上
訴理由。
㈢法院本於獨立審判之原則,應依其調查證據之結果,自行
認定事實,適用法律,不受他案判決之拘束。原審依其審理
之結果,獨立為心證之判斷認定事實,並據以論罪科刑,基
於個案拘束原則,要不能以他案判決之結果指摘原判決違背
法令。上訴意旨引據另案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判決指摘原
判決有採證認事歧異之違法,難認有據,同非適法之第三審
上訴理由。
五、綜上,其餘上訴意旨經核係置原判決之論敘於不顧,徒憑己
見,再為事實上之爭辯,並對原審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或
原判決已說明之事項,或對判決本旨不生影響之枝節事項,
任意指摘,難謂已符合首揭法定上訴要件。應認其行使偽造
公文書部分之上訴為不合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上開得
上訴第三審部分之上訴,既從程序上予以駁回,則與之有裁
判上一罪關係之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同
法第339條之2第1項非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財罪及同法第158
條第1項之僭行公務員職權罪部分,分屬刑事訴訟法第376條
第1項第1款、第4 款所列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且
經原審及第一審均為有罪之論斷,自亦無從為實體上之審判
,應併從程序上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6 日
刑事第五庭審判長法 官 陳 世 雄
法 官 段 景 榕
法 官 鄧 振 球
法 官 宋 松 璟
法 官 汪 梅 芬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7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