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724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724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洗錢防制法等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724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111年度金簡字第724號

聲請人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蔡昌哲

上列被告因洗錢防制法等案件,經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111年度偵字第26200號、第26813號、第27243號、第27435號、第30305號、第33987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蔡昌哲幫助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一般洗錢罪,處有期徒刑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參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實及理由

一、蔡昌哲依其智識程度及一般社會生活之通常經驗,可預見取得他人金融帳戶者常與財產犯罪有密切關聯,且詐騙集團等不法份子經常利用他人存款帳戶以轉帳方式,詐取他人財物;另可預見詐騙集團向不特定民眾詐騙金錢後,為躲避檢警追緝並掩飾、隱匿詐欺犯罪所得去向、所在,常利用他人存款帳戶、提款卡、密碼以提領、轉帳方式轉出詐欺犯罪所得,製造金流斷點,藉此迂迴層轉之方式,切斷詐得款項來源與詐欺犯行之關聯,隱匿犯罪所得之來源、去向及所在,而逃避國家之追訴、處罰。竟仍基於縱有人利用其所提供之金融帳戶作為詐欺取財及洗錢之犯罪工具,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犯意,於民國110年5月間某日,在不詳地點,將其所申設華南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本案帳戶)之網路銀行帳號及密碼,透過通訊軟體LINE傳送,提供予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人,以供不詳詐欺集團作為詐騙財物之用。嗣該詐欺集團成員取得本案帳戶資料後,即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及一般洗錢之犯意聯絡,由詐欺集團成員於附表編號所示時間,以附表所示方式詐騙 鄭佩雯黃韋靜林欣萍黃明海溫舜玉陳青襄 (下稱鄭佩雯等6人),致鄭佩雯等6人均陷於錯誤,於附表所示時間,將附表所示款項分別匯入本案帳戶內,旋遭該集團成員轉匯一空,嗣鄭佩雯等6人發覺有異,報警處理,始循線查悉上情。

二、訊據被告 蔡昌哲固 坦承本案帳戶為其所開立使用,並透過LINE將網路銀行帳號及密碼提供予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人,惟矢口否認有何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一般洗錢之犯行,辯稱:我之前在網路上看到辦理貸款訊息,將網路銀行帳號、密碼傳送給對方,對方叫我等消息,我沒有參與詐騙云云。經查:

 ㈠本案帳戶係被告所開立,且被告於上開時間交付本案帳戶資料予詐欺集團成員後,該帳戶即充作詐欺集團成員收取詐欺犯罪所得及洗錢之工具,並由詐欺集團成員以附表所示之方式詐騙附表所示之人,致渠等陷於錯誤,而於附表所示時間匯款附表所示款項至本案帳戶內,並均旋遭詐欺集團成員轉匯一空等情,業經被告於警詢及偵查中坦認在卷,核與證人即告訴人鄭佩雯、黃韋靜、黃明海、陳青襄、被害人林欣萍、溫舜玉於警詢證述之情節大致相符,復有告訴人鄭佩雯提供之華南商業銀行活期性存款存款憑條、告訴人黃韋靜提供之華南商業銀行活期性存款存款憑條、轉帳交易明細截圖、告訴人黃明海提供之彰化銀行匯款回條聯、告訴人陳青襄提供之元大銀行國內匯款申請書、被害人林欣萍提供之玉山銀行新臺幣匯款申請書、被害人溫舜玉提供之兆豐銀行存款往來明細查詢、華南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111年7月26日營清字第1110025697號號函暨其檢附之開戶資料及交易明細等件附卷可稽,此部分事實應堪認定。是被告申設之本案帳戶確已遭詐欺集團成員挪作詐騙鄭佩雯等6人款項之工具,且此帳戶內之犯罪所得亦已遭轉匯一空。

 ㈡被告雖以前詞置辯,然查:

 ⒈按刑法上之故意,分為直接故意(或稱積極故意、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或稱消極故意、不確定故意)二種。前者(直接故意)係指行為人主觀上明知其行為將發生某種犯罪事實,卻有使該犯罪事實發生之積極意圖而言。而後者(即間接故意),則指行為人並無使某種犯罪事實發生之積極意圖,但其主觀上已預見因其行為有可能發生該犯罪事實,惟縱使發生該犯罪事實,亦不違背其本意而容許其發生之謂。

 ⒉經查,金融帳戶為個人理財工具,於我國申設金融帳戶並無任何特殊限制,一般民眾多能在不同金融機構自由申請開戶,且因金融帳戶與個人財產之保存、處分密切相關,具強烈屬人特性,並為個人理財工具,其專有性甚高,除非本人或與本人具密切親誼信賴關係者,難認有何正當理由可交付予他人保管使用,稍具通常經驗與社會歷練之一般人,亦均有妥為保管金融帳戶,防止被他人冒用之認知及常識,縱偶因特殊情況須將金融帳戶交付予他人,亦必深入瞭解該他人之可靠性與用途,再行提供使用,且金融帳戶一旦如落入不明人士手中,極易被利用作為與財產有關之犯罪工具,此係一般人依日常生活經驗所知之通常事理,屬公眾週知之事實;兼以近來利用人頭帳戶以行詐騙之事屢見不鮮,詐欺集團以電話佯喬裝友人或家人借款行騙、或以購物付款方式設定錯誤、中獎、退稅、家人遭擄、信用卡款對帳、提款卡密碼外洩、疑似遭人盜領存款等事由,詐騙被害人至金融機構櫃檯電匯,抑或持提款卡至自動櫃員機依其指示操作,使被害人誤信為真而依指示操作轉出款項至人頭帳戶後,詐欺集團成員隨即將之提領一空之詐騙手法,層出不窮,且經政府多方宣導,並經媒體反覆傳播,而諸如擄車勒贖、假勒贖電話、刮刮樂詐財、網路詐騙、電話詐騙等,多數均係利用他人帳戶,作為詐欺取財所得財物匯入、取款以逃避檢警查緝之用之犯罪工具,是依一般人通常之知識、智能及經驗,應均已知悉向陌生人購買、承租或其他方法取得帳戶者,多係欲藉該帳戶取得不法犯罪所得,且隱匿帳戶內資金之實際取得人之身分,以逃避司法機關之追查。查被告為52年次出生、教育程度為專科畢業,有報關行資歷,茲據被告自陳在卷(見偵一卷第14頁),足認被告有相當之年紀及一定程度之社會經驗,並非年少無知或毫無使用金融帳戶經驗之人,是以被告對於上開各情,即難推諉為不知。

 ⒊又被告雖以其交付本案帳戶資料之目的係為申辦貸款等語置辯,即便屬實,其交付帳戶資料之對象並非金融機構人員而

  係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已非無疑。況依一般人之日常生活經驗可知,現今一般金融機構或民間貸款之作業程序,無論自行或委請他人代為申辦貸款,其核貸過程係要求借款人提出相關身分證明文件以簽訂借貸契約,並要求借款人提出在職證明、財力證明,並簽立本票或提供抵押物、保證人以資擔保借款之返還,如係銀行貸款,尚會透過財團法人金融聯合徵信中心查詢借款人之信用還款狀況以評定放貸金額,並於核准撥款後,由借款人提供帳戶供撥款入帳使用,均無須債務人另行提供金融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網路銀行帳號及密碼予債權人,使債權人得任意使用借款人名下帳戶之必要;又辦理貸款往往涉及大額金錢之往來,申請人若非親自辦理,理應委請熟識或信賴之人代為辦理,若委請代辦公司處理相關事宜,亦理當知悉該公司之名稱、地址及聯絡方式,以避免貸款金額為他人所侵吞,此為一般正常成年人所得知悉之情。查被告於偵訊時供稱:當時是因為辦理貸款而交付帳戶資料,我現在無法提出與對方連絡的資料,因為手機遺失等語(見偵一卷第14頁),足證雙方並非熟識、並無特殊信賴基礎,從而被告在未加查證對方詳實年籍資料,及被告本身對於帳戶是否會變成人頭帳戶一事存有疑慮之情形下,仍率然交付本案帳戶之網路銀行帳號及密碼,堪認被告於提供本案帳戶資料予犯罪集團成員時,對於犯罪集團成員可能以之作為詐欺取財工具,並藉以產生遮斷資金流動之軌跡,進而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效果,已有所知悉並加以容任,故被告有幫助幫助詐欺取財、幫助一般洗錢之不確定故意,堪以認定。

 ⒋綜上,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堪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三、論罪科刑

 ㈠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經查,被告將稱本案帳戶之網路銀行帳號及密碼提供予真實姓名不詳之詐欺集團成員用以實施詐欺取財之財產犯罪及掩飾、隱匿犯罪所得去向、所在,是對他人遂行詐欺取財及洗錢犯行施以助力,且卷內證據尚不足證明被告有為詐欺取財及洗錢犯行之構成要件行為,或與詐欺集團有何犯意聯絡,揆諸前揭說明,自應論以幫助犯。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幫助一般洗錢罪,及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被告提供本案帳戶幫助該犯罪集團詐騙鄭佩雯等6人,且使該集團得順利轉匯並隱匿贓款之去向,係以一行為觸犯幫助詐欺取財罪及幫助一般洗錢罪,應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法定刑較重之幫助一般洗錢罪處斷。又被告係幫助犯,其犯罪情節較正犯輕微,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㈡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任意將自己之金融帳戶提供他人使用,不顧可能遭他人用以作為犯罪工具,嚴重破壞社會治安及有礙金融秩序,使詐欺集團成員得順利取得鄭佩雯等6人因受騙匯入本案帳戶之款項,且增加司法單位追緝之困難而助長犯罪歪風,所為不足為取。並考量被告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此乃被告基於防禦權之行使而為辯解,本院雖未以此作為加重量刑之依據,但與其餘相類似、已坦承全部犯行之案件得給予較輕刑度之情形相較,在量刑上仍應予以充分考量,以符平等原則),未能深切體認自身行為之過錯所在;兼衡其提供1個金融帳戶的犯罪手段與情節、造成鄭佩雯等6人遭詐騙之金額(詳附表各該編號所示);兼衡被告於偵訊中所述之教育程度、家庭經濟與生活狀況(因涉及被告個人隱私,不予揭露,詳參被告偵訊筆錄之記載),及如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所示之無前科素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罰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另因被告所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其最重本刑為7年以下有期徒刑,已不符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所定得易科罰金之要件,是本案之宣告刑雖為6月以下有期徒刑,仍不得為易科罰金之諭知。

四、末查,被告雖將本案帳戶之資料提供本案犯罪集團成員遂行詐欺取財等犯行,惟卷內尚無證據證明被告因本案犯行獲有不法利益,自無就其犯罪所得宣告沒收或追徵之問題;又鄭佩雯等6人匯入本案帳戶之款項,業由詐欺集團成員轉匯一空,非屬被告所有,亦非在被告實際掌控中,被告就所幫助掩飾、隱匿之財物不具所有權及事實上處分權,此等款項即無從依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併予指明。

五、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第3項、第454條第1項,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六、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之日起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須附繕本),上訴於本院管轄之第二審地方法院合議庭。

本案經檢察官 董秀菁 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高雄簡易庭法 官 張震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之日起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10  日

書記官 蔡靜雯

附錄論罪科刑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

有第二條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5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前二項情形,不得科以超過其特定犯罪所定最重本刑之刑。

刑法第339條第1項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附表:

編號

告訴人/

被害人

詐騙方式

匯款時間

金額

(新臺幣)

案號

1

告訴人

鄭佩雯

詐欺集團成員自111年4月25日起,透過臉書及通訊軟體LINE,向鄭佩雯佯稱投資北京賽車可獲利云云,致其陷於錯誤,而依其指示匯款至本案帳戶。

111年6月8日10時16分許

7萬元(聲請意旨誤載為5萬元,應予更正)

111年度偵字第26200號

2

告訴人

黃韋靜

詐欺集團成員自111年6月8日起,透過通訊軟體LINE,向黃韋靜佯稱投資網路博奕網站可獲利云云,致其陷於錯誤,而依其指示匯款至本案帳戶。

111年6月9日10時49分許

5萬元

111年度偵字第26813號

110年6月10日10時30分許

25萬元

3

被害人

林欣萍

詐欺集團成員自111年5月15日起,透過通訊軟體LINE,向林欣萍佯稱投資臺灣期貨交易可獲利云云,致其陷於錯誤,而依其指示匯款至本案帳戶。

111年6月10日11時54分許

42萬元

111年度偵字第27243號

4

告訴人

黃明海

詐欺集團成員自111年6月9日15時20分前某時許,透過通訊軟體LINE,向黃明海佯稱投資「love愛購商城」可獲利云云,致其陷於錯誤,而依其指示匯款至本案帳戶。

111年6月9日15時20分許(聲請意旨誤載為3時20分許,應予更正)

50萬元

111年度偵字第27435號

5

被害人

溫舜玉

詐欺集團成員自111年5月間某日起,透過通訊軟體LINE,向溫舜玉佯稱投資網路博奕網站可獲利云云,致其陷於錯誤,而依其指示匯款至本案帳戶。

111年6月10日13時37分許

7萬4,500元

111年度偵字第30305號

6

告訴人

陳青襄

詐欺集團成員自111年5月間某日起,透過通訊軟體LINE,向陳青襄佯稱投資臺灣期貨交易可獲利云云,致其陷於錯誤,而依其指示匯款至本案帳戶。

111年6月10日12時27分許

15萬元

111年度偵字第33987號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