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訴字第 418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訴字第 418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違反洗錢防制法等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訴字第 418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金訴字第418號

公訴人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郭明泰

選任辯護人 鄧文宇 律師

上列被告因違反洗錢防制法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11年度偵字第1738號、111年度偵字第4600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郭明泰幫助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肆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事實

一、郭明泰依一般社會生活經驗,明知金融帳戶為個人信用、財產之重要表徵,具有一身專屬性質,且可預見某真實姓名不詳之成年人,不自行申辦金融帳戶,而要求其提供銀行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係用以作為向不特定人詐欺取得財物等不法犯罪行為之工具,並隱匿詐欺犯罪所得之去向,竟仍基於縱若有人持其所交付之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犯詐欺取財罪及遮斷資金流動軌跡、隱匿詐欺犯罪所得之去向,而逃避國家追訴處罰效果,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幫助犯意,於民國110年8月26日晚上10時41分許,在桃園市○○區○○街00號統一超商雙慶門市內,將其所有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帳號0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起訴書將帳號誤載為000-0000000000000000號,應予更正,下稱郵局帳戶)之提款卡,以店到店宅交貨便方式寄至臺中市○○區○○路○○巷0○0號統一超商丹聯門市,交予自稱「李*成」之成年人,並在LINE通訊軟體將提款卡密碼告知某真實姓名年籍不詳、暱稱為「 媛媛 」之成年人,任由該人將其帳戶作為詐欺取財及洗錢之工具。嗣該暱稱為「媛媛」及「李*成」之成年人所屬詐欺犯罪集團成員,乃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及洗錢之犯意聯絡,分別於附表編號1、2所示之時間,以附表編號1、2所示之方法詐騙 陳逸凱朱晏彤 ,致陳逸凱、朱晏彤均陷於錯誤,各依指示將如附表編號1、2所示之款項(總計新臺幣《下同》10萬8,093元)匯入郭明泰之郵局帳戶內,且各該款項隨即由詐欺犯罪集團成員以提款卡跨行提領一空,並隱匿詐欺犯罪所得之去向,而難以追查。嗣經陳逸凱、朱晏彤發覺受騙後,報警處理,始為警循線查悉上情。

二、案經陳逸凱訴由桃園市政府警察局平鎮分局及朱晏彤訴由臺中市政府警察局大甲分局移送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起訴。

理由

壹、程序部分: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查本判決所引用以下審判外作成之相關供述證據,被告郭明泰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中業 陳明 :沒有意見,同意有證據能力等語明確(見審訴字卷第62至63頁,本院卷第44至45頁),此外,公訴人及被告、辯護人於本院審判期日均表示無意見而不予爭執,亦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取得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且上開各該證據均經本院於審判期日依法進行證據之調查、辯論,被告於訴訟上之防禦權,已受保障,故上開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二、至於本判決其餘所依憑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各項非供述證據,本院亦查無有何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之反面解釋,均具有證據能力。 

貳、實體部分:

一、訊據被告就其確於上揭時、地,將其申辦之上開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寄交予他人,並告知提款卡密碼之事實固供認屬實,惟矢口否認有何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之犯行,辯稱:其當時急需用錢想辦貸款,透過臉書(FACEBOOK)搜尋借貸公司找到LINE的聯繫連結後,對方表示需要其帳戶之提款卡、密碼做稽核,確認未被強制扣款,才能撥款,不知該人會將其帳戶作為詐欺使用,其也是被騙云云。經查:

㈠、告訴人陳逸凱、朱晏彤就其等上揭被詐欺之情節,業各於警詢時指訴綦詳(見偵字第4600號卷第47至49頁,偵字第1738號卷第21至23頁),此外,復有告訴人陳逸凱提出之通聯紀錄、網路銀行轉帳交易明細表2紙(見偵字第4600號卷第57頁、第59頁、第63頁),及告訴人朱晏彤提出之轉帳交易明細表1紙(見偵字第1738號卷第41頁),及被告於上揭時地寄交其郵局帳戶提款卡之7-11貨態查詢系統結果1份(見偵字第4600號卷第27頁),以及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110年9月30日儲字第1100269285號函文所附被告郵局帳戶之開戶基本資料、歷史交易明細表,暨該公司111年9月13日儲字第1110298353號函文所附被告郵局帳戶之歷史交易明細表各1份(見偵字第4600號卷第67至73頁,本院卷第21至25頁)等證在卷可稽,是告訴人陳逸凱、朱晏彤2人因遭詐欺集團成員施用詐術,各陷於錯誤而將如附表編號1、2所示之款項(總計10萬8,093元)匯至被告交付他人使用之郵局帳戶內,且各該筆款項隨即遭人提領一空,被告交付之郵局帳戶確已作為犯罪集團成員向告訴人2人詐欺取財提領贓款所用,並隱匿詐欺犯罪所得去向之工具,洵堪認定。

㈡、被告確有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之不確定故意:

⒈按凡向金融機構申辦信用貸款,除須提供個人之身分證件外,並應提出工作現況、收入所得及相關財力之證明資料(例如在職證明、薪資轉帳帳戶存摺影本、所得扣繳憑單等),由金融機構透過徵信方式調查申辦貸款人之債信後,評估是否放款及放款額度,自無要求申辦貸款人提供帳戶存摺及提款卡、提款卡密碼之必要,且若申辦貸款人債信不良,並已達金融機構無法承擔風險之程度時,自無法貸得款項,委託他人代辦時亦然。況銀行審核申辦貸款人之金融信用或核撥貸款,僅需帳戶帳號及所有人戶名資料即可,無庸使用該帳戶之存摺或提款卡,更無須知悉提款卡密碼,此為一般人依據通常生活經驗即可得知。個人之金融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等,關係該帳戶款項之存取,自無任意出借、交付或將帳戶提款卡密碼告知予非熟識者之理。金融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可供人匯款入帳及由自動提款機提領現金之用,前開物品如遭人以不法意圖知悉並持有,即可以該帳戶供為匯款入帳並得以提款卡及密碼逕行提領帳戶內金額,而發生犯罪集團以之作為詐欺等財產犯罪並取得被害人所交付金錢之犯罪結果。又利用他人帳戶從事詐欺犯行,早為傳播媒體廣為報導,政府機關及各金融機構亦不斷呼籲民眾應謹慎控管己有帳戶,切勿出賣或交付個人帳戶,以免淪為詐騙者之幫助工具,此已屬一般智識經驗之人所知悉。是申辦貸款人若見他人不以還款能力之相關證明作為判斷貸款與否之認定,亦不要求提供抵押或擔保品,反而要求申辦貸款人交付與貸款審核無關之金融帳戶物件及密碼,對於該等銀行帳戶可能供他人作為款項匯入、提領等詐欺財產犯罪之不法目的使用,當有合理之預見。

 ⒉次按洗錢防制法所謂之洗錢,依同法第2條規定,係指: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收受、持有或使用他人之特定犯罪所得者而言。再者,金融帳戶個人理財工具,依我國現狀,申設金融帳戶並無任何特殊限制,且可於不同之金融機構申請多數帳戶使用,是依一般人之社會通念,若見他人不以自己名義申請帳戶,反而收購或借用別人之金融帳戶以供使用,並要求提供提款卡及告知密碼,則提供金融帳戶者主觀上如認識該帳戶可能作為對方收受、提領特定犯罪所得使用,對方提領後會產生遮斷金流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效果,仍基於幫助之犯意,而提供該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以利洗錢實行,仍可成立一般洗錢罪之幫助犯(最高法院108年度台大上字第3101號刑事裁定意旨參照)。又刑法上之故意,可分為確定故意(直接故意)與不確定故意(間接故意或未必故意),所謂不確定故意,係指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刑法第13條第2項定有明文。據此,基於申辦貸款之意思提供提款卡及密碼予對方,尚無法逕認無幫助詐欺取財、幫助洗錢之不確定故意,蓋縱係因申辦貸款業務而與對方聯繫接觸,如行為人於提供帳戶資料予對方時,依其本身之智識能力、社會經驗、與對方互動之過程等情狀,已預見其所提供之帳戶被用來作為詐欺取財等非法用途、提領詐欺犯罪所得使用之可能性甚高,且對方提領款項後會產生遮斷金流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效果,仍心存僥倖而將該等金融機構帳戶資料提供他人使用,可認其對於自己利益之考量遠高於他人財產法益是否因此受害,容任該等結果發生而不違背其本意,自仍具有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之不確定故意。

⒊查被告於警詢時供稱:其在臉書上看到貸款的訊息,稱有需要借貸的話可以加LINEID,其就點進去加她的LINE(暱稱為「媛媛」);並於偵訊中坦認:其有欠銀行錢所以無法跟銀行借款,辦理紓困貸款也沒有通過等語(見偵字第1738號卷第83頁背面);於本院準備程序中復自承:其之前有向銀行辦過貸款,向銀行辦貸款時,不需要提供帳戶提款卡、密碼。其沒有跟「媛媛」見過面,不知道「媛媛」的真實姓名,也不知道「媛媛」實際在什麼公司上班等語(見本院卷第40至41頁)。顯見被告明確知悉其本人已無法以正常管道向銀行申辦貸款,且向銀行申辦貸款不需提供提款卡、密碼,然對於其所稱貸款代辦者之真實姓名年籍及所在地全無所悉,是否確有其人亦未予以確認,詎其卻貿然將足以存提其郵局帳戶內款項之提款卡及密碼,率爾寄予全然陌生之人,任由素未謀面亦毫不相識之第三人對其郵局帳戶為支配使用,再再與一般具通常智識之成年人辦理貸款之情況迥異。

 ⒋再觀諸被告郵局帳戶之歷史交易紀錄顯示,該帳戶於110年7月15日申請掛失存摺、辦理補發存摺及晶片卡後之餘額僅39元,嗣於110年8月11日下午3時18分跨行存入7,985元,旋於同日下午3時20分跨行轉出7,900元,至餘額僅剩196元後,嗣於110年8月29日下午5時27分、5時31分、6時38分,即有告訴人陳逸凱遭詐騙而接續匯入49,998元、49,985元,及告訴朱晏彤遭詐騙而匯入8,123元,並遭人以提款卡提領一空,此有被告之郵局帳戶歷史交易明細資料1份附卷可查(見本院卷第25頁),足見被告於110年8月26日晚上10時41分將該帳戶之提款卡,以店到店交貨便方式寄交予某真實姓名不詳之成年人時,該帳戶內之餘額僅有196元,益徵被告交付其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密碼,對於其資力或債信無法提供有利評估,反而與實務上幫助詐欺行為人交付金融帳戶時,帳戶內均僅有少數餘額之情形相符。

 ⒌又被告於警詢中供稱:對方說要寄金融卡過去給他們作帳戶查詢測試等語(見偵字第1738號卷第91頁背面);嗣於偵訊中經檢察官質之「為何要給對方密碼?」,亦坦承:「對方說要驗證我的帳戶是否正常」等語屬實(見偵查卷第199頁背面);於本院準備程序訊問時復坦認:「媛媛」說要測試提款卡能不能用,所以我就跟她講密碼,並把我的郵局帳戶提款卡寄給她;她說她們公司要測試現金出入是否正常,要看錢能不能存到我的帳戶裡、再領出來。經本院詢以「所以你清楚知道媛媛要測試你的帳戶能否正常使用?」亦答稱:「對,因為她有說要測試」等語屬實(見本院卷第40至42頁)。再觀諸被告寄出其郵局帳戶提款卡之前,暱稱「媛媛」之人確指示被告「你去附近提款機插入卡片,輸入比卡裡大的金額,會提示餘額不足,列印小白條給我,或者拍螢屏給我,看你帳戶是否正常。或者最近3天有使用也可以」,此有被告提出之其與暱稱「媛媛」者間LINE對話紀錄翻拍照片在卷可佐(見偵字第4600號卷第181頁背面),顯見被告已知悉對方欲以其郵局帳戶做為款項匯入、提領之使用,方需測試其帳戶能否正常使用。而被告具高中肄業之智識程度,於案發時為年滿47歲之成年人,曾經開設水果攤、果汁店,此據被告陳明在卷(見偵字第1738號卷第15頁,本院卷第30至31頁),足認被告具有相當智識程度及社會經驗、工作經驗,顯有通常事理能力,對於其名下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密碼,當知應謹慎保管,避免交付不熟識之他人。被告對於將其郵局帳戶資料交予姓名年籍不詳、素未謀面亦不相識之人使用,將可能遭犯罪集團利用作為詐騙工具一事,顯非無從預見,更難諉為不知。

⒍尤有甚者,被告寄出其郵局帳戶提款卡時,收件人除記載其未曾謀面之「李*成」外,竟未使用其本人真實姓名寄件,而是依對方指示使用「李*宗」之名義寄件,更註明係「PChome商店街寄件」,且貨物品名為「冷凍包裹」,此有被告提出之統一超商交貨便寄貨資料明細翻拍照片,及其與暱稱「媛媛」者間之LINE對話紀錄翻拍照片附卷可憑(見偵字第1738號卷第103頁,偵字第4600號卷第175頁及背面)。是被告對於自稱可為其代辦貸款之暱稱為「媛媛」之人之詳細資料一無所知,該人復要求其以店到店宅交貨便方式寄出其郵局帳戶提款卡時,選擇係「PChome商店街寄件」,已明顯可見該人並非貸款代辦業者,竟仍毫不在意對方將測試其帳戶是否可以正常使用,即率將郵局帳戶提款卡寄出;再參以被告於寄出其郵局帳戶提款卡前,亦向對方表示「那卡片寄到妳們那會不會有問題呢?」,此亦有其與暱稱「媛媛」者間之LINE對話紀錄翻拍照片在卷可參(見偵字第4600號卷第173頁),足證被告於案發時係因需款孔急,抱持著得以貸得款項之僥倖心態,對於提供其帳戶資料將可能供他人作為從事詐欺等財產犯罪及洗錢之不法目的使用,已有合理之預期,仍認為縱遭作為財產犯罪之人頭帳戶使用,自己也不致蒙受太大之損失,仍將其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交付予某真實姓名不詳之人,容任他人隨意使用該帳戶,雖未見其有何參與詐欺本案告訴人2人之行為,或於事後分得款項之積極證據,而無從認屬本案詐欺取財犯罪之共同正犯,然其提供郵局帳戶資料予他人之際,既已容任他人作為匯入、提領金錢使用,該行為已足彰顯其有幫助該他人實行包含詐欺取財在內等不法財產犯罪之不確定故意。而該收受被告所提供郵局帳戶資料之人,果與同夥利用以之作為向告訴人2人詐欺取財之匯款帳戶使用,並提領款項、隱匿詐欺犯罪所得之去向,而難以追查,足認被告對於提供其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他人將可自由使用該帳戶,並將之供作包含詐欺等不法行為所得款項匯入匯出,及隱匿詐欺犯罪所得去向之工具一情,已有預見,被告主觀上顯有縱有人以其交付之郵局帳戶實施詐欺犯罪及洗錢,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犯意,至為明確,是被告自應負幫助他人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之刑責甚明。

㈢、被告固以前詞置辯,然被告縱係出於申辦貸款之目的而交付其郵局帳戶資料,惟此與被告主觀上同時具有幫助詐欺及洗錢之未必故意,並無互斥關係,依上開事證,已可認被告係一時為金錢所誘,主觀上認為將餘額僅剩196元之郵局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交由他人使用於己無害,更配合對方要求「測試帳戶能正常使用」,以便成功貸得款項,對於交付己身帳戶予他人使用之後果毫不在意,主觀上確有容任他人使用其帳戶之意,被告前揭所辯,洵不足採。

㈣、綜上所述,被告前開所辯,顯為卸責之詞,不足採信。本案事證明確,被告確具有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之未必故意,而提供其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予詐騙集團成員使用,其犯行堪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二、論罪科刑

㈠、按刑法上之幫助犯,雖與正犯對於犯罪有共同之認識,惟是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並未參與實行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者而言。本案真實姓名不詳之成年人所組成之詐欺犯罪集團,就上開詐欺取財及洗錢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惟被告僅係基於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之意思,並僅提供其所有之郵局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供為詐欺集團成員不法所得款項匯入、提領之用,並掩飾前開詐欺取財犯罪所得之去向,而使國家檢警機關難以追查,係提供詐欺取財及洗錢構成要件以外之助力,而為詐欺取財及洗錢罪之幫助犯。又被告固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然詐欺取財之方式甚多,尚無積極證據足認被告對詐欺集團是否以刑法第339條之4之加重條件遂行詐欺犯行有何預見。依罪疑唯輕及有疑唯利被告之原則,應僅得認定被告構成普通詐欺取財罪之幫助犯。

㈡、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及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幫助洗錢罪。次按刑法上之接續犯,就各個單獨之犯罪行為分別以觀,雖似各自獨立之行為,惟因其係出於單一之犯意,故法律上仍就全部之犯罪行為給予一次之評價,而屬單一一罪。查本案詐欺集團成員向附表編號1所示之告訴人陳逸凱施行詐術,使其於附表編號1所示之時間接續轉帳至被告之郵局帳戶,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地點,向同一告訴人實施犯罪,並係出於同一目的、侵害同一告訴人之財產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一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是就附表編號1告訴人陳逸凱遭詐騙財物部分,應論以接續犯之一罪。被告基於幫助犯意,以一提供其名下郵局帳戶之幫助行為給予助力,詐欺集團成員則先後詐騙如附表編號1、2所示之告訴人陳逸凱、朱晏彤得逞2次,雖詐欺集團成員施行詐騙取得2名被害人之財物,惟就被告而言,僅有一幫助行為,係一行為侵害數法益,為同種想像競合犯,又其以一提供帳戶行為,同時觸犯幫助詐欺取財罪及幫助洗錢罪2罪名,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刑法第30條第1項、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幫助洗錢罪處斷。並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㈢、爰審酌被告提供其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幫助上開正犯用以作為詐欺犯罪取得款項之匯入、提領,遮斷資金流動軌跡,助長不法份子之訛詐歪風,使執法人員難以追查詐騙集團成員之真實身分,自屬不該,兼衡告訴人2人因受詐欺匯入被告郵局帳戶之款項總計10萬8,093元,所受損害非屬輕微,其犯後否認犯行,亦無賠償告訴人2人損害之意,態度欠佳,及其自陳高中肄業之教育程度、職業為商、貧寒之家庭經濟狀況(見偵字第1738號卷第15頁)暨素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罰金刑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三、沒收部分:

㈠、被告所提供其名下郵局帳戶之提款卡,雖係供本案詐欺犯罪及洗錢罪所用之物,然未扣案,是否仍存尚有未明,且上開物品單獨存在不具刑法上之非難性,倘予追徵,除另使刑事執行程序開啟之外,對於被告犯罪行為之不法、罪責評價並無影響,復就沒收制度所欲達成之社會防衛目的亦無任何助益,欠缺刑法上重要性,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

㈡、另被告於偵訊中供稱其雖將郵局帳戶資料寄出予對方,惟並未拿到錢等語在卷(見偵字第1738號卷第87頁背面),而遍查全卷亦未見被告有取得犯罪所得之事證,自難認定其已獲取屬其所有之犯罪所得,是本案既無現實存在且屬於被告之犯罪所得,即不得對其宣告沒收或追徵,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第55條、第30條第2項、第42條第3項前段、第38條之2第2項,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李佩宣 提起公訴,經檢察官 吳亞芝 到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112年1月6日

刑事第六庭審判長法官 劉淑玲

法官 何宇宸

法官 何啓榮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陳子皓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7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依據之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2條

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

一、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

三、收受、持有或使用他人之特定犯罪所得。

洗錢防制法第14條

有第2條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

幣5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前2項情形,不得科以超過其特定犯罪所定最重本刑之刑。

中華民國刑法第339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2項之未遂犯罰之。

附表:

編號

告訴人

詐騙時間、詐騙方法

匯款時間、地點

匯款金額

匯入帳戶

1

陳逸凱

於110年8月29日下午4時38分許,先以00-00000000號電話號碼致電陳逸凱,假冒係購物平台之客服人員,佯稱因公司網站遭駭客入侵,致陳逸凱誤被設定為高級會員,須支付12,000元,如不欲付費升級為高級會員,則須由銀行處理,再以00-0000000號電話號碼致電陳逸凱,假冒係三信銀行客服人員,佯稱須依指示操作網路銀行,始能取消云云,致陳逸凱誤信為真,而依指示將款項匯入該人指定之帳戶。

110年8月29日下午5時27分、5時31分,在位於臺南市南區(住址詳卷)之住處使用網路銀行轉帳。

①49,985元

②49,985元

被告之郵局帳戶

2

朱晏彤

於110年8月29日某時,以00-00000000號電話號碼致電朱晏彤,假冒係愛女人購物網之客服人員,佯稱系統誤將朱晏彤設定為高級會員,導致將自動扣款12,000元,需依銀行指示始能取消扣款,再以不詳號碼致電朱晏彤,假冒係中國信託銀行客服人員,佯稱須依指示操作,始能取消扣款云云,致朱晏彤誤信為真,而依指示將款項匯入該人指定之帳戶。

110年8月29日晚上6時38分許,在新竹縣新豐鄉萊爾富超商竹寶店內設置之自動櫃員機轉帳。

8,123元

被告之郵局帳戶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