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1237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1237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案由:詐欺等

臺灣高等法院 臺南分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1237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上訴字第1237號

上訴人

即被告 林金智

選任辯護人 林嘉柏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詐欺等案件,不服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11年度金訴字第269號,中華民國111年7月2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15089號、第19376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原判決所處之刑及定執行刑部分均撤銷。

林金智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共2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有期徒刑壹年。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緩刑參年;並應於緩刑期間,依如附表一、二所示方式履行賠償義務及向公庫支付新台幣壹萬元。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審理範圍:

  本案係於刑事訴訟法第348條規定修正施行後始繫屬於本院,是關於上訴之效力及範圍,應依現行規定判斷。而依該條第3項規定,上訴得明示僅就判決之刑上訴。參酌該條項之修正理由「為尊重當事人設定攻防之範圍,並減輕上訴審審理之負擔,容許上訴權人僅針對刑、沒收及保安處分一部提起上訴,其未表明上訴之認定犯罪事實部分,則不在第二審之審判範圍」。本件依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陳稱僅就原判決量刑部分上訴,就原判決認定之事實、罪名及沒收部分均不在上訴範圍(本院卷第91頁),而量刑與原判決事實及罪名之認定,可以分離審查,是本院以經原審認定之犯罪事實及論罪為基礎,僅就原判決所處之刑是否合法、妥適予以審理。

二、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以上訴人即被告林金智就原判決附表一編號1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就原判決附表一編號2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公訴意旨認被告此部分,仍應論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罪,容有誤會);被告就原判決附表一編號1部分,是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上開2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斷。被告所犯上開2罪名,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論併罰。核其認事用法均無不當。然被告於本院審理中已認罪,並與告訴人 符月芳楊佳琦 、被害人 邵詩婷 和解(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檢察官未上訴,不在本院上訴範圍),徵得告訴人之諒解,有和解書在卷可參(本院卷第99-100、109-110、113頁);原審未及審酌上情,尚有可議,被告上訴以此指摘原判決不當,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所處之刑及定執行刑部分予以撤銷改判。茲引用第一審判決書記載之事實、證據、所犯法條(論罪),及除量刑部分以外之理由(如附件),並補充如下。

三、被告上訴意旨略以:被告願意認罪。被告雖因一時失慮不周,致罹刑章,但被告僅擔任代為領取、轉寄包裹之末端角色,以被告之犯罪規模及所生危害,可非難性應較為輕微;又被告與被害人已達成和解,請求再予從輕量刑,並為緩刑之宣告。

四、經查:被告有原判決事實欄所載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參與犯罪組織等事實,除有原判決所載之證據外(如附件),並經被告於本院審理中為認罪之陳述(本院卷第120頁),被告任意性之自白與事實相符,並有相關證據足資佐證,其自白堪予採信。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堪以認定。

五、量刑部分:

 茲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正值青壯年,曾有幫助詐欺之犯行經判處罪刑執行完畢(不構成累犯),猶不思戒慎行事,循正當途徑獲取穩定經濟收入,竟因貪圖小利,甘為詐騙集團領取犯罪所得之財物,並轉交以避免查緝,與該詐騙集團成員共同違犯上開犯行,實無足取;且被告擔任之角色係使該詐騙集團得以實際獲取犯罪所得財物,使其他不法份子易於隱藏真實身分,減少遭查獲之風險,助長詐欺犯罪,同時使告訴人受有財產上損害,侵害他人財產安全及社會經濟秩序;綜合被告就本案之分工、涉案情節、對告訴人等人造成之損害;暨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於原審否認犯行,但於本院審理中已坦承犯行,並與告訴人楊佳琦、符月芳、被害人邵詩婷達成和解,徵得其等之諒解,犯後頗知悔悟之態度;兼衡被告自陳○○肄業之智識程度,現從事○○○○,月收入約新臺幣(下同)0萬多元,未婚、獨居,未與家人同住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又考量被告所犯上開2罪名,均係參與同一詐欺集團所犯,為罪質相同之罪,其各罪之犯罪時間相近、整體刑罰之嚴厲程度後,在法律內外部界限之間,定其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2月。

六、緩刑之宣告:

  被告前雖因詐欺、傷害等罪,經法院判處罪刑確定,於98年8月1日縮刑期滿而執行完畢,但5年以內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憑,其因一時失慮致罹刑章,犯後坦認犯行,並分別與告訴人楊佳琦、符月芳、被害人邵詩婷等人達成和解,徵得其等之諒解,已如上述,本院認被告經此偵審程序及罪刑之宣告,當知所警惕而無再犯之虞,因認其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2款規定宣告緩刑3年,以啟自新。另被告雖與告訴人楊佳琦,被害人邵詩婷達成和解,但係以附表一、二所示之和解條件分期給付賠償金額,另被告與告訴人符月芳達成和解,由被告向公庫支付或公益捐款1萬元做為條件,為督促被告積極還款及履行約定條件,並參酌檢察官及告訴人、被害人之意見,認有賦予被告相當程度負擔之必要,爰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第4款規定,命被告應按該和解內容,依附表一、二所示內容支付損害賠償金額及向公庫支付1萬元。此部分並得為民事強制執行名義,且上開緩刑宣告所定之負擔,依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規定,如有違反且情節重大,足認原宣告之緩刑難收其預期效果,而有執行刑罰之必要者,得撤銷緩刑之宣告,以敦促被告確實遵守並履行其緩刑所附加之負擔。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73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黃銘瑩 提起公訴,檢察官 李宛凌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刑事第二庭審判長法官 楊清安

法官 蕭于哲

法官 陳珍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

敘述上訴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許睿軒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0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犯第339條詐欺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百萬元以下罰金:

二、三人以上共同犯之。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

發起、主持、操縱或指揮犯罪組織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億元以下罰金;參與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下罰金。但參與情節輕微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附表一:被告林金智與符月芳、楊佳琦之和解書:

給付方式

一、林金智應於判決確定陸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下同)壹萬元。

二、林金智願給付楊佳琦壹萬元,給付方式為:林金智自民國111年10月起至同年11月止,分2期按月給付楊佳琦伍仟元,並於每月31日前匯款至楊佳琦指定之帳戶(○○○○郵局,帳號:00000000000000,戶名:王○臻)。

附表二:被告林金智與邵詩婷本院和解筆錄:

給付方式

林金智願給付邵詩婷新臺幣(下同)貳萬伍仟元,給付方法如下:自民國111年11月10日起,按月於每月10日給付伍仟元,如有一期未按時履行視為全部到期。指定匯入帳戶:邵詩婷之○○銀行○○分行,帳號000-00000000000000號。

附件: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金訴字第269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林金智 男 (民國00年0月0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Z000000000號

          住臺南市○○區○○路00號

上列被告因詐欺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10年度偵字第15089號、110年度偵字第19376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林金智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又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事實

一、林金智透過網路應徵工作,經由通訊軟體LINE,與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暱稱「順安國際」、「 張家瑞 」(下均僅稱以暱稱)之成年人聯繫後,知悉其工作內容係依指示前往指定地點代為領取包裹後,再依指示轉寄給指定之人,每日可獲得新臺幣(下同)1,200元之報酬;而其可預見其依指示其所領取之包裹內可能為詐騙所得之物,若代為領取包裹後轉寄,將可能使詐欺集團取得供詐欺犯行所得之財物,但此結果發生亦不違背其本意之情況下,於民國110年7月12日允諾為代為領取包裹,因而加入與「順安國際」、「張家瑞」等成年人所組成具有持續性、牟利性、結構性之詐欺集團,並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先由該詐欺集團之不詳成年成員分別以附表一所示之方式(無證據證明林金智知悉具體施用詐術手段係利用網路為之),對楊佳琦、符月芳施用詐術,使渠等均陷於錯誤,而分別將如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物包裝為包裹,再分別依指示寄送至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統一便利超商門市;嗣林金智再依「張家瑞」之指示,分別於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時、地前往領取上開包裹,並於領得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裏後,旋再依「張家瑞」之指示將該包裹持往臺南市○○區○○路000號之「○○○○○○○○站」,以客運方式將包裏轉寄至「○○○○○○○○○○站」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 李彥庭 」收受,而取得報酬2,000元;嗣後其領得附表一編號2所示包裹後,尚未及依指示寄至桃園市○○區與「張家瑞」指定之人之際,即為警員查獲,而扣得附表一編號2所示之金融卡1張,始循線查獲上情。

二、案經楊佳琦、符月芳分別訴由臺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三分局、永康分局(下稱第三分局、永康分局)報請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起訴。

  理由

壹、程序事項:

一、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1項中段規定:「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是被告林金智以外之人楊佳琦、符月芳於警詢時之陳述,於被告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部分,不具證據能力,但僅於認定被告犯加重詐欺部分具有證據能力(詳下述),先予敘明。

二、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檢察官、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審理中均表示同意作為證據使用,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除上開一所述部分外,均認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均有證據能力。另本判決引用之非供述證據,均依法定程序取得,經合法調查程序,與待證事實間復具相當關聯性,無不得為證據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均有證據能力。

貳、實體部分:

一、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其代為領取包裹之行為,涉犯普通詐欺犯行,然矢口否認涉犯加重詐欺犯行,辯稱:我領取之包裹都有用紙箱包裝,我無法確認內容物;本件無法認定「順安國際」、「張家瑞」是否為同一人,也沒有證據證明我用網路平台去詐騙別人云云。經查:

(一)被告透過網路應徵工作,經以通訊軟體LINE與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LINE暱稱「順安國際」、「張家瑞」之成年人聯繫後,知悉其工作內容係依指示前往指定地點代為領取包裹後,再依指示轉寄給指定之人,且其工作每日可獲得1,200元之報酬;而其可預見其依指示所領取之包裹內可能為詐騙所得之物,若代為領取包裹後轉寄,將可能使詐欺集團取得供詐欺取財所得之財物,且其發生亦不違背其本意,仍於110年7月12日允諾為代為領取包裹。嗣後該詐欺集團之成年成員即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分別以附表一所示之方式(無證據證明被告知悉具體施用詐術手段係利用網路為之),對告訴人楊佳琦、符月芳施用詐術,使渠等均陷於錯誤,而分別將如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物包裝為包裹內,分別依指示寄送至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統一便利超商門市;嗣被告再依「張家瑞」之指示,分別於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時、地前往領取上開包裹,並於領得附表一編號1之包裏後,旋再依「張家瑞」之指示將該包裹持往臺南市○○區○○路000號之「○○○○○○○○站」,以客運方式將包裏轉寄至「○○○○○○○○○○站」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李彥庭」收受,並領得報酬2,000元;嗣後其領得附表一編號2所示包裹後,尚未及依指示寄至桃園市○○區與「張家瑞」指定之人,即當場為警員查獲,而扣得附表一編號2所示之金融卡1張等情,為被告所不爭執(訴字卷〈卷宗名稱簡稱對照詳附表三〉第48至49、96至97頁),並經證人即告訴人楊佳琦、符月芳於警詢證述明確(警一卷第7至13頁、警二卷第23至27頁),並有永康分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各1份、7-ELEVEN貨態查詢系統2紙、扣押物品照片1張、被告與「順安國際」、「張家瑞」之對話紀錄截圖各2份、領取包裹時監視錄影畫面翻拍照片2張、告訴人楊佳琦與詐騙集團成員LINE暱稱「 林雪梅 」、「 陳初昊 」之LINE對話紀錄截圖15張、附表一編號1所示帳戶存摺封面及內頁交易明細1份、交貨便寄件收據1紙及貨態追蹤系統截圖2張、附表一編號2所示帳戶之客戶基本資料1份、臺東地檢署檢察官110年度偵字第3317號不起訴處分書1份在卷可稽(警一卷第15至19、29至31、33至41頁、警二卷第13、21、31至51頁、偵一卷第115至116頁、偵二卷第27至29頁、訴字卷第109至187頁),此部分事實應可認定。

(二)被告坦承犯普通詐欺罪(訴字卷第97頁),顯然其主觀上應已預見自己上開所為係為他人領取詐欺犯罪所得。另被告亦自承其與「順安國際」、「張家瑞」聯繫過程中,被告已有覺得對方對具體問題(如公司電話及地址等)會閃躲;領取包裹過程中,亦會擔心是不法物品,而有疑慮,也覺得需由其自己代領包裹後轉寄之迂迴流程奇怪;除了LINE以外沒有其他管道可以聯絡「順安國際公司」及「張家瑞」,本來有要提供個人資料,但後來沒有提供,「張家瑞」就直接叫其上班等情(訴字卷第91至96頁),參以被告跟「順安國際」、「張家瑞」對話紀錄(訴字卷第109至187頁)亦可見附表一編號1、2所示包裹,均非以被告為取貨對象,及「順安國際」、「張家瑞」從未查核被告資格即令其從事上開工作。是由此可知,被告所從事之上開工作內容,從應徵流程、退貨手續、聯繫管道等均與一般工作及貨物退貨流程不同,且如非避免查緝,依照現今我國貨品物流市場成熟、便利之情況,並無不能直接將包裹寄予特定人士收受之可能,實無需另給付報酬請被告冒名代領後轉寄包裹之必要。是以,被告確實對於其領取包裹係為詐欺集團成員獲取詐欺所得乙節有認識,但仍不違背其本意而為上開行為,其具有與上開詐欺集團成年成員共同詐欺之不確定故意,應可認定。

(三)又詐欺集團成員眾多、分工細微,各司其職扮演不同角色,以確保詐欺犯行得以遂行,此為現今之常態。而參與附表一編號1部分詐欺取財犯行之人,包含被告、收受附表一編號1所示金融卡之「李彥庭」、「順安國際」、「張家瑞」、「林雪梅」、「陳初昊」等人;參與附表一編號2所示詐欺取財犯行之人,則包括被告、「順安國際」、「張家瑞」及某LINEID不明者(即對符月芳施行詐欺者)。而由被告所提其與「順安國際」、「張家瑞」之對話紀錄觀之,「順安國際」對於被告詢問之公司資料及薪資問題,明確請被告自行詢問業務人員即「張家瑞」,並追蹤被告是否得到業務人員回應(訴字卷第133、141頁),客觀上之語意可見「順安國際」與業務人員之「張家瑞」分工不同;被告亦曾將其與「張家瑞」之對話截圖傳送與「順安國際」人員觀看(訴字卷第139頁),顯見互動過程中,「順安國際」、「張家瑞」確實有明確分工,且該2名人員間存有資訊不流通之情況,故不能認定「順安國際」、「張家瑞」為同一人。又依據被告上開將其與「張家瑞」對話截圖轉傳「順安國際」之行為,亦可認為被告主觀上亦認為「順安國際」、「張家瑞」係屬2人,否則即無就同一事件轉傳訊息之必要。再者,被告亦自承「張家瑞」2次指定其寄送包裹之對象不同,地區分別在臺中及桃園等語(訴字卷第96頁)。可見「張家瑞」等所屬詐欺集團,確實符合現今詐欺集團多層層拆解詐欺各階段犯行,而由不同共犯分別實施,以避免查緝之情狀,是在别無確切證據證明,上開分別參與附表一編號1、2所示犯行、除被告以外之人,係屬同一人分飾多角之情況下,應可認定本案之詐欺集團成員已達3人以上,且就附表一編號1、2所示犯行,均有3人以上共同實施。被告辯稱本案僅構成普通詐欺罪云云,與上開證據呈現狀況不合,尚無可採。

(四)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施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160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共同實行犯罪行為之人,在合同意思範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且共同正犯不限於事前有協定,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犯意之聯絡者亦屬之,且表示之方法,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即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33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查被告雖僅依「張家瑞」指示領取附表一編號1、2所示包裹,藉此獲取報酬,然被告坦承犯普通詐欺罪(訴字卷第97頁),顯然其主觀上既然應已預見自己所為係為他人獲取詐欺犯罪所得,有如前述,可認被告就附表一所示犯行,均有共同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且均係以自己犯罪之意思參與本案,自應就其與上開各自參與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人所共同違犯之上開犯行均共同負責。

(五)而電話或以通訊軟體進行詐騙之犯罪型態,對被害人施行詐術、獲取犯罪所得後再安排各式斷點轉交財物等各階段,乃需由多人縝密分工方能完成之集團性犯罪,同為大眾所週知,且相關詐欺集團犯罪遭查獲之案例,亦常見於新聞、媒體之報導。被告曾經因提供帳戶涉犯詐欺案件,經法院判處罪刑,業據被告坦承在卷(訴字卷第94頁),並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同卷第253至254頁)。依據被告之智識程度、生活經驗,對上情當亦有充分之認識。而與被告共犯附表一所示犯行之人數已達3人以上,業已認定如前,可知該詐欺集團成員確實已達3人以上,且有詐欺數被害人之情況,顯然已經形成係以實施詐術為手段、具有牟利性之有結構性詐欺集團組織。而被告同意加入「順安國際」、「張家瑞」之工作鍊中,從事上開工作使該詐欺集團可以確實取得附表一所示詐欺之犯罪所得,且持續為之,應認被告主觀上有參與該犯罪組織之故意甚明。

(六)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上開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論罪科刑:

(一)按加重詐欺罪係侵害個人財產法益之犯罪,其罪數計算,以被害人數、被害次數之多寡,決定其犯罪之罪數,核與參與犯罪組織罪之侵害社會法益,因應以行為人所侵害之社會全體利益為準據,認定係成立一個犯罪行為,有所不同。是以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法益,應僅就首次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之犯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將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所犯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故核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就附表一編號2所為,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公訴意旨認被告就附表一編號2部分,仍應論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罪,容有誤會)。

(二)被告為附表一編號1、2所示犯行,各與收受附表一編號1所示金融卡之「李彥庭」、「順安國際」、「張家瑞」、「林雪梅」、「陳初昊」等人;附表一編號2所示詐欺取財犯行之人,則包括「順安國際」、「張家瑞」及某LINEID不明者(即對符月芳施行詐欺者)等人,各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均應論以共同正犯。

(三)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部分,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上開2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斷。又按刑法處罰之加重詐欺取財罪係侵害個人財產法益之犯罪,其罪數計算,依一般社會通念,應以被害人數、被害次數之多寡,決定其犯罪之罪數(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454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被告所為附表一編號1、2所示犯行,犯罪時間、地點均不相同,各自侵害楊佳琦、符月芳之財產法益,應認犯意各別,應予分論併罰。

(四)爰審酌被告正值青壯年,且曾有幫助詐欺之犯行經判處罪刑執行完畢,猶不思戒慎行事,循正當途徑獲取穩定經濟收入,竟因貪圖小利,即甘為詐騙集團領取犯罪所得之財物,並轉交以避免查緝,與該詐騙集團成員共同違犯上開犯行,實無足取,且被告所擔任之角色係使該詐騙集團得以實際獲取犯罪所得財物,使其他不法份子易於隱藏真實身分,減少遭查獲之風險,助長詐欺犯罪,同時使告訴人受有財產上損害而難於追償,侵害他人財產安全及社會經濟秩序,殊為不該,兼衡被告於本案中之分工、涉案情節及對楊佳琦、符月芳造成之損害,暨被告自 陳學歷 為○○肄業,從事○○○○(訴字卷第97頁)之智識程度、家庭生活狀況及坦承部分犯行之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考量被告涉犯2次犯行類型相同、係屬參與同一詐欺集團之犯行等非難性而定應執行刑如主文所示,以示懲儆。

三、沒收部分:被告自承其為上開犯行獲得2,000元之報酬(偵一卷第35頁、訴字卷第45頁),即屬被告所有之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則應依同條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四、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

 1.被告與所屬詐欺集團共同為附表一編號1之詐欺犯行後,被告依指示將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裹,持往臺南市○○區○○路000號之「○○○○○○○○站」,以客運方式將包裏轉寄至「○○○○○○○○○○站」予該詐欺集團內之不詳成員收受,嗣該詐欺集團內之其他不詳成員即再於附表二所示之時間,以如附表二所示之方式,向邵詩婷施用詐術,因此致邵詩婷陷於錯誤,將附表二所示之款項匯至如附表二所示之帳戶內,並旋遭提領一空,因認被告就此部分亦涉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嫌及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罪嫌。

 2.被告與所屬詐欺集團共同為附表一編號1、2之犯行部分,另涉犯洗錢防制法第14第1項之洗錢罪嫌。

(二)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其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而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另依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係以:被告自承有領取附表一編號1、2所示包裹,並轉寄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裹等供述內容、告訴人楊佳琦、符月芳之指訴、附表一編號2所示帳戶金融卡照片、該帳戶基本資料、統一便利超商安北門市監視錄影畫面翻拍照片、被告LINE對話紀錄截圖、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統一便利超商貨態查詢系統資料2紙、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諮詢專線紀錄表、楊佳琦LINE對話紀錄翻拍照片、楊佳琦合作金庫銀行存摺照片、帳戶明細、金融卡寄出存根、包裏寄送貨態追蹤資訊、臺灣臺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10年度偵字第3317號不起訴處分書等資為論據。

(四)訊據被告堅詞否認其行為涉犯洗錢犯行,另否認參與附表二所示詐欺行為,辯稱:不知附表一編號1、2所領取之包裹內物品為何等語。經查:

 1.有關附表一編號1、2是否涉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規定部分:

 ①按為防制洗錢,打擊犯罪,健全防制洗錢體系,穩定金融秩序,促進金流之透明,強化國際合作,特制定本法,洗錢防制法第1條定有明文,依此文義及立法目的觀之,洗錢防制法整體規範之洗錢犯行,應受限與「金融秩序」及「金流」相關者,始為當之。又行為人提供金融帳戶提款卡及密碼予不認識之人,非屬洗錢防制法第2條所稱之洗錢行為,不成立同法第14條第1項一般洗錢罪之正犯;如行為人主觀上認識該帳戶可能作為收受及提領特定犯罪所得使用,他人提領後即產生遮斷資金流動軌跡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效果,仍基於幫助之犯意而提供,應論以幫助犯同法第14條第1項之一般洗錢罪(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大字第3101號裁定意旨參照)。

 ②被告雖有上所認定領取如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包裹(內含各該編號所示金融帳戶提款卡),並將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裹已經依指示轉寄予「張家瑞」所指定之「李彥庭」之成年人之行為。然依上說明,單純交付提款卡,並不屬洗錢防制法第2條所稱之洗錢行為,而不成立同法第14條第1項一般洗錢罪之正犯。再者,被告出面領取包裹後、依指示轉寄之行為,主觀上既是出於與「張家瑞」、「順安國際」所屬詐欺集團成員共同詐欺之不法所得之意思而為之(而非立於幫助他人洗錢),且在單純領取或轉寄帳戶提款卡階段之際(該提款卡或帳戶尚未涉及存入犯罪所得之情況下),此部分犯行尚與金流、金融秩序無關,依上述說明,尚非洗錢防制法所應規範之範疇,故被告縱有將詐欺所得財物即附表一編號1、2所示提款卡予以收受、移轉,仍不能認定被告有同法第2條所定之洗錢行為。

 ③另被告上開行為既是出於為上開詐欺集團取得詐得財物之犯意,自不同於主觀上是為幫助他人洗錢,而故以販賣、出租、或出借等方式提供自己或他人之金融帳戶提款卡予他人使用之情節。且依據被告轉寄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裹之照片觀之(訴字卷第167頁),包裹外觀仍完整,難認被告有打開包裹而知悉其內所裝物品之情事。而檢察官所提之上開證據,被告從未坦承其知悉包裹之內容物為何,而證人楊佳琦、符月芳及前列文書證據,均僅與其等2人遭「順安國際」、「張家瑞」等所屬詐欺集團詐欺後寄出附表一編號1、2所示包裹,並由被告領取後將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裹轉寄等節有關,但並未彰顯有任何詐欺集團成員或楊佳琦、符月芳曾告知或令本案被告知悉上開詐欺所得者為提款卡,故不足以認定被告確切知悉詐得之財物類型為提款卡,故亦難認被告有何以該帳戶提款卡作為洗錢所用之犯意,自不能以一般洗錢罪相繩。

 ④是被告被訴涉犯附表一編號1、2另涉犯一般洗錢罪嫌部分,既然尚屬不能證明,依罪疑有利被告原則,本應諭知被告無罪,但因此部分犯行與前開認定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2所示部分涉犯之有罪部分,原為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2.有關被告涉犯附表二部分:

 ①被告雖有領取附表一編號1、2所示包裹,並轉寄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裹等情,但公訴意旨所提證據尚不足以認定被告知悉其所領取或轉寄之包裹內物品為提款卡,均據本院認定如前,故雖然詐欺集團以附表一編號1所示提款卡用以作為遂行附表二所示詐欺取財犯行,但因被告既然不知悉該包裹內物品為提款卡,自難認其對於寄出該包裹內物品將使詐欺集團得以遂行附表二所示犯行有所預見或認識。

 ②另公訴意旨所提臺灣臺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10年度偵字第3317號不起訴處分書、附表一編號1所示帳戶交易明細及本院調取證人邵詩婷於警詢之證述,均僅彰顯附表二所示告訴人曾遭詐欺而將款項匯入附表一編號1所示帳戶,但上開證據均未顯示被告除前述轉寄包裹之行為外,另就附表二所示行為與詐欺集團有行為分擔或犯意聯絡。

 ③從而,本件依現存證據逕行認定被告有上開犯行,顯未逾合理可疑之程度,本件被告前開犯行尚屬不能證明。惟由被告犯罪歷程觀察,被告僅有提領附表一編號1所示包裹並轉寄之行為,是被告被訴涉犯附表二部分犯行與前開附表一編號1所認定有罪部分,公訴意旨認為想像競合之裁判上一罪,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黃銘瑩提起公訴,檢察官莊士嶔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7  月  20  日

刑事第十五庭審判長法官莊政達

法官陳貽明

法官李音儀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本判決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

應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

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陳怡蓁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7  月  20  日

附表一:

編號

詐騙時間/方式

被告領取包裏之時、地

1

楊佳琦於110年7月9日間,瀏覽詐欺集團在網路臉書社團上刊登之家庭代工求職廣告後,透過通訊軟體LINE與暱稱「林雪梅」、「陳初昊」之詐欺集團成年成員聯繫,「林雪梅」則佯稱:為建立薪資檔案及購買材料,需將帳戶金融卡依指示寄出,並提供金融卡密碼云云,楊佳琦因此陷於錯誤,依詐欺集團成員之指示,將其所申設合作金庫銀行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提款卡1張包裝為包裹後寄出至指定如右列之便利超商。

110年7月13日7時22分/臺南市○○區○○路○段000號「○○便利超商○○門市」

2

符月芳於110年7月上旬間,瀏覽詐欺集團在網路臉書社團上刊登之家庭代工求職廣告後,透過LINE與詐欺集團成年成員(LINEID不明)聯繫,該詐欺集團成年成員佯稱:需將帳戶金融卡依指示寄出,並將金融卡密碼改為指定密碼云云,符月芳因此陷於錯誤,依詐欺集團成員之指示,將其子馬翊荃申設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0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提款卡1張,包裝為包裹後寄出至指定如右列之便利超商。

110年7月17日11時21分/臺南市○○區○○○街0號「○○便利超商○○門市」

附表二:

編號

詐騙時間/方式

匯款時間/金額(新臺幣)

匯入帳戶

1

詐欺集團不詳成員於110年7月21日21時28分許,撥打電話予邵詩婷,佯稱其銀行帳戶遭凍結,須匯款更新銀行安全資料云云,因此致邵詩婷陷於錯誤而依指示匯款。

1.110年7月22日0時9分/匯款2萬9989元。

2.110年7月22日0時12分/匯款2萬9989元

3.110年7月22日0時15分/匯款2萬5985元

附表一編號1所示帳戶

附表三:卷宗名稱簡稱對照表

一、臺南市政府警察局永康分局南市警永偵字第1100382902號偵查卷,簡稱警一卷。

二、臺南市政府警察局第三分局南市警三偵字第1100398889號偵查卷,簡稱警二卷。

三、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15089號偵查卷,簡稱偵一卷。

四、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19376號偵查卷,簡稱偵二卷。

五、臺灣臺東地方檢察署110年度偵字第3317號偵查卷,簡稱偵三卷。

六、本院110年度聲羈字第179號刑事卷,簡稱聲羈卷。

七、本院111年度金訴字第269號刑事卷,簡稱訴字卷。

附錄本案論罪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犯第339條詐欺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百萬元以下罰金:

二、三人以上共同犯之。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

發起、主持、操縱或指揮犯罪組織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億元以下罰金;參與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下罰金。但參與情節輕微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