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重訴字第 4 號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重訴字第 4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拆屋還地等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重訴字第 4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1年度重訴字第4號

原告 林秀麗

訴訟代理人 李茂增 律師

林郁芩 律師

被告柯 程豪

陳采緹

共同

訴訟代理人 陳宏彬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拆屋還地事件,本院於民國111年12月26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文

被告應將坐落高雄市○○區○○○段○○○段○○○○地號土地上如附圖所示編號B部分面積一四六一平方公尺之工廠、編號E部分面積一八平方公尺之鐵柵門、編號F部份面積一九二平方公尺之倉庫拆除;編號A部分面積五一六平方公尺之水泥地、編號C部分面積一七八平方公尺之花圃、編號D部份面積一二四平方公尺之花圃刨除,並將該部分土地返還予原告。

被告應自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起至將前開地上物拆除,返還占用土地之日止,按月給付原告新臺幣壹萬參仟玖佰參拾捌元。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臺幣柒佰零伍萬貳仟壹佰陸拾柒元為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以新臺幣貳仟壹佰壹拾伍萬陸仟伍佰元供擔保,得免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一、按不變更訴訟標的,而補充或更正事實上或法律上之陳述者,非為訴之變更或追加,民事訴訟法第256條定有明文。本件原告起訴原聲明為:㈠被告應將高雄市○○區○○○段○○○段0000地號土地(面積2,489平方公尺,下稱系爭土地)上之地上物(下稱系爭地上物)拆除,並將上開土地騰空返還與原告;㈡被告應共同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36萬1,404元,及自民國110年2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並自110年8月1日起至拆除地上物、將系爭土地騰空返還原告之日止,按月給付原告6萬234元;㈢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嗣經高雄市政府鳳山地政事務所測量後,原告更正聲明為:㈠被告應將系爭土地上如附圖所示,編號B部分面積1,461平方公尺之工廠、編號E部分面積18平方公尺之鐵柵門、編號F部份面積192平方公尺之倉庫拆除;編號A部分面積516平方公尺之水泥地、編號C部分面積178平方公尺之花圃、編號D部份面積124平方公尺之花圃刨除,並將上開土地騰空返還與原告;㈡被告應共同給付原告36萬1,404元,及自110年2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並自110年8月1日起至拆除地上物、將系爭土地騰空返還原告之日止,按月給付原告6萬234元;㈢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原告所為,核屬補充或更正法律上之陳述,並非訴之變更或追加,合先敘明。

二、原告主張:原告為信徹禪寺師父,法號 釋徹宗 ,被告為夫妻關係。系爭土地為原告所有,原告於107年3月間將系爭土地暫時無償借予被告 柯程豪 使用,兩造並未約定使用借貸目的,亦無約定借貸期限,嗣被告於其上蓋屋建廠,迄至110年初已使用系爭土地約3年。因系爭土地本預備作為信徹禪寺文教大樓之用,無法一直供被告柯程豪無償使用,原告遂於110年1月31日向被告終止系爭土地之使用借貸,改以出租之方式,由被告自該月起給付租金予原告,被告原應允,嗣表示已買好地要搬離云云,然迄今遲未搬離,仍繼續使用系爭土地卻未支付租金予原告,因兩造使用借貸未約定使用期限、目的,不能依借貸之目的而定其期限者,原告依民法第470條第2項規定請求被告返還系爭土地。又即便兩造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因被告使用借貸目的已達,兩造間使用借貸即無待原告終止即告消滅。被告所有系爭地上物於111年2月1日起,即屬無權占有系爭土地,原告得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中段規定請求被告拆除系爭地上物及返還系爭土地。又被告無權占有系爭土地,以每坪80元計算,每月租金為6萬234元(計算式:2,489平方公尺×0.3025×80元/坪=6萬234元,元以下四捨五入),被告自110年2月1日起至同年7月31日止受有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致原告受有損害,原告得依民法第179條前段規定請求被告給付36萬1,404元(計算式:6萬234元/月×6月=36萬1,404元),並自110年8月1日起至拆除系爭地上物,將系爭土地騰空返還原告之日止,按月給付原告6萬234元。為此,爰依民法第470條第1項本文、第2項、第767條第1項前段、中段、第179條前段規定提起本訴等語。並聲明:㈠如主文第1項所示;㈡被告應共同給付原告36萬1,404元,及自110年2月1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並自110年8月1日起至拆除系爭地上物、將土地騰空返還原告之日止,按月給付原告6萬234元。

三、被告則以:兩造間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且迄今使用借貸目的未達,又即便使用借貸目的已達,原告仍須向被告表示終止使用借貸關係始告消滅;又即便兩造未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工廠,原告於111年1月31日未合法終止,而應以起訴狀繕本送達時才終止;且即便原告終止有理由,原告向被告請求拆屋還地屬權利濫用,違反誠信原則;此外,系爭土地109、111年申報地價皆為2,240元,占用面積為2,489平方公尺,以申報地價1%計算不當得利,故本件不當得利金額每月為4,646元,6個月不當得利金額應為2萬7,876元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㈠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㈡如受不利之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四、兩造不爭執事項:

㈠原告為信徹禪寺師父,法號釋徹宗,被告為夫妻。系爭土地為原告所有,於107年3月間與被告柯程豪成立使用借貸契約,約定系爭土地無償借貸予被告使用,未約定使用期限。被告於系爭土地上搭建系爭地上物。

㈡106年11月18、21日原告與被告柯程豪LINE對話紀錄:被告柯程豪稱:「設備廠商來。」、原告稱:「柯程豪那個種菜的人以經講好了,什麼時候多可以開工沒問題。」。

㈢原告與被告柯程豪109年8月20日LINE對話紀錄,原告稱:

「柯程豪工廠土地就是要給你用到都耕、如果沒有都耕你就一直不用怕,師父不是不講信用的人。」。

 ㈣109年12月28日 釋天得 與被告 陳彩緹 LINE對話,釋天得稱「工廠的起造人是用誰的名字?私人的?或是公司的?簽約要用起造人來簽喔!…」並傳送「農地廠房租約準備文件」後,稱「如果雙方都準備好了再跟代書約時間」、「…就事論事,使用者付費也是天經地義的處事態度和原則是吧!這是師父決定的事,也不是我能夠多說什麼,了解!」、「這塊土地雖然是於師父名下,但還是屬於常住(寺產所有)以備未來文教大樓的使用,以長期的免費使用下,還是不免會侵損到常住的權利,所以讓你們經營更能順手、更加發展,因此將酬勞回歸給寺裡,無妨也算是對寺的護持,對你們也有正面無形中的幫助的。」。

㈤110年6月17日被告柯程豪於其臉書帳號「CherryAngel」貼文稱「2017年11月開始,師父不是主動同意將荒廢的土地要無償提供我蓋廠房生產,只要我不定期捐款贊助法會?說好不收我任何租金嗎?為何等我花了大錢改好廠房之後你卻開市找人要我簽約開始付租金你是因為看我已經投下千萬資金設立工廠就開始來敲詐威脅嗎?這是出家人虛假的面具。」。

㈥被告柯程豪於110年6月17日臉書上發布:「程豪:下午好!鳳山區七老爺段一甲小段面積:2489平方公尺換算為752.9225坪@坪80元計算60233.8元就從110年元月開始,每月以6萬元租金。下星期三正式簽約,往後的地價稅由我們繳納;如果有房屋稅則由你們公司負責繳納,以上。」。 

㈦原告民事起訴狀第2頁上數第5行起:「民國(下同)107年3月間,原告基於出家人幫助年輕人之好意,將系爭土地暫時無償借貸予被告柯程豪使用,被告及其配偶陳采緹並在其上蓋屋建廠…。」。

㈧系爭土地109、111年申報地價皆為2,240元/平方公尺。

㈨系爭地上物之工廠為被告營運中,製作金紙。廠房現場有推高機、貨車等。又工廠無門牌,附近門牌為高雄市○○區○○路0○0號為計程車行,工廠旁邊兩側為種植稻田、樹木,附近並無商家及住家,且工廠出入巷道狹窄,工廠附近無學校、商場,大部分都是搭建鐵皮屋之工廠、倉庫、汽車保養廠及宮廟等。系爭土地距國道1號高速公路僅950公尺,行車2分鐘即可至五甲交流道。約400公尺處即有中崙一路公車站牌,騎車5分鐘可到五甲商圈,五甲商圈內有便利商店、派出所、醫院、銀行、學校、公園、大賣場。

五、本件爭點:

㈠本件是否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或未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若未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原告何時終止本件使用借貸?

㈡承上,若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使用借貸目的是否已達?若已達,則本件使用借貸即消滅抑或須原告終止?若須終止,原告何時終止?

㈢原告請求被告拆除地上物,將占用之系爭土地返還予原告有無權利濫用、違反誠信原則?

㈣若兩造間使用借貸已消滅,原告依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向被告請求給付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之期間、金額為何?

六、本院之判斷:

㈠本件是否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或未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若未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原告何時終止本件使用借貸?

 1.按稱使用借貸者,謂當事人一方以物交付他方,而約定他方於無償使用後返還其物之契約;借用人應於契約所定期限屆滿時,返還借用物;未定期限者,應於依借貸之目的使用完畢時返還之。但經過相當時期,可推定借用人已使用完畢者,貸與人亦得為返還之請求。借貸未定期限,亦不能依借貸之目的而定其期限者,貸與人得隨時請求返還借用物,民法第464條、第470條分別定有明文。

 2.原告與被告柯程豪間就系爭土地成立使用借貸契約,嗣被告於系爭土地上建有系爭地上物,作為廠房使用;原告與被告柯程豪109年8月20日LINE對話紀錄,原告稱:「柯程豪工廠土地就是要給你用到都耕、如果沒有都耕你就一直不用怕,師父不是不講信用的人。」;110年6月17日被告柯程豪於其臉書帳號「CherryAngel」貼文稱「2017年11月開始,師父不是主動同意將荒廢的土地要無償提供我蓋廠房生產...」;原告民事起訴狀載明:「...原告...將系爭土地暫時無償借貸予被告柯程豪使用,被告及其配偶陳采緹並在其上蓋屋建廠…。」等情,為兩造所不爭執,業如前述,被告雖抗辯因原告與被告柯程豪LINE對話紀錄原告有稱:「工廠土地」;被告柯程豪於其臉書貼文稱「師父不是主動同意將荒廢的土地要無償提供我蓋廠房生產...」,以及民事起訴狀有提及「蓋屋建廠」,因此原告與被告柯程豪間就系爭土地之使用借貸為定有興建廠房之使用借貸目的云云,然就被告柯程豪之臉書貼文部份,被告亦自承原告就此部份並未回應(見本院卷第137頁),是亦無法以被告貼文有稱師父不是主動同意將荒廢的土地要無償提供我蓋廠房生產等語,即認定原告與被告柯程豪間就系爭土地之使用借貸為定有興建廠房之使用借貸目的;且民事起訴狀原告僅載明原告將系爭土地無償借貸予被告柯程豪使用,嗣被告在系爭土地上蓋屋建廠,此亦僅為事實之陳述,而原告與被告柯程豪LINE對話紀錄原告雖有稱「工廠土地」,然亦未提及原告與被告柯程豪間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故難認以前開民事起訴狀以及LINE對話紀錄即證明原告與被告柯程豪間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因此,既無證據足以證明原告與被告柯程豪間當初成立使用借貸契約之時,即已約明原告提供系爭土地供被告柯程豪興建廠房使用,即不能認為該契約有約定使用借貸之目的,則無從依借貸之目的而定借貸之期限。揆諸民法第470條第2項規定,原告即得隨時請求返還。

 3.又被告柯程豪於110年6月17日臉書上發布:「程豪:下午好!鳳山區七老爺段一甲小段面積:2489平方公尺換算為752.9225坪@坪80元計算60233.8元就從110年元月開始,每月以6萬元租金。下星期三正式簽約,往後的地價稅由我們繳納;如果有房屋稅則由你們公司負責繳納,以上」,以及109年12月28日釋天得與被告陳彩緹LINE對話,釋天得稱「工廠的起造人是用誰的名字?私人的?或是公司的?簽約要用起造人來簽喔!…」並傳送「農地廠房租約準備文件」等情,為兩造所不爭執,原告主張以前開對話作為終止之意思表示,釋天得為傳遞原告意思表示之使者,因此於110年1月31日即向被告終止使用借貸關係云云,然此為被告所否認。按終止權之行使,應以意思表示向他方為之,民法第263條、第258條亦有明文,是行使終止權者,必以有使契約關係終止之意思內容,以表示行為到達他方者,始堪認之。經細繹前開對話內容,雖有提及租金、簽約,及關於系爭土地之坪數、租金,地價稅、房屋稅等等,然並未提及有終止使用借貸之表示,自無從以前開內容,即視同已有終止使用借貸之意思表示。至關於「農地廠房租約準備文件」,亦屬於租賃須準備之事項,亦非屬於終止使用借貸之意思表示,是無從以前開對話肯認生原告終止使用借貸之法律效果。又被告自承以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柯程豪作為使用借貸終止之日(見本院卷第199頁),故兩造間之使用借貸關係,於民事起訴狀於110年12月25日送達被告柯程豪時(見本院審重訴字第187號卷第57頁),已生終止之效力,被告自斯時起已無合法占用系爭房屋之權源,惟被告迄今仍占用系爭土地,則原告請求被告應將系爭土地上之系爭地上物拆除,並將上開土地騰空返還與原告,自屬有據。

㈡承上,若有約定使用借貸目的為興建廠房,使用借貸目的是否已達?若已達,則本件使用借貸即消滅抑或須原告終止?若須終止,原告何時終止?

  原告與被告柯程豪間就系爭土地之使用借貸契約未約定使用目的,已如前述,故本項爭點無庸論述。

 ㈢原告請求被告拆除地上物,將占用之系爭土地返還予原告有無權利濫用、違反誠信原則?

 被告固稱辯:原告同意被告使用到都更,被告因而從106年12月間開始投入心血、資金興建廠房,然3年後即要求被告拆屋還地,原告取回土地亦無法為農業使用,也無法興建房屋,故屬權利濫用,違反誠信原則云云。惟按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民法第148條定有明文。原告既為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原告與被告柯程豪就系爭土地之使用借貸關係已經消滅,則原告主張行使系爭土地所有權,訴請被告拆屋還地,係正當權利之行使,要無違反誠信原則或有權利濫用之可言。

㈣若原告合法終止使用借貸,原告得依不當得利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給付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之期間、金額為何?

1.按依不當得利之法則請求返還不當得利,以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有損害為其要件,故其得請求返還之範圍,應以對方所受之利益為度,非以請求人所受損害若干為準,無權占有他人土地,可能獲得相當於租金之利益為社會通常之觀念(最高法院61年度台上字第1695號判決意旨參照)。原告已終止使用借貸,被告屬無權占用系爭土地之事實,業已認定如前,揆諸前開說明,被告占用期間即可消極減免應支付使用系爭土地代價,因此獲得相當於土地租金之利益甚明。則原告依民法第179條之規定,請求被告給付自合法終止使用借貸契約翌日即110年12月26日起至返還系爭土地止之不當得利,即屬合法有據。逾此部分之請求,即屬無據。

2.系爭土地109、111年申報地價皆為2,240元/平方公尺;系爭地上物為被告所有,目前為被告營運中,製作金紙,目前廠房現場有推高機、貨車等。又工廠無門牌,附近門牌為高雄市○○區○○路0○0號為計程車行,工廠旁邊兩側為種植稻田、樹木,附近並無商家及住家,且工廠出入巷道狹窄,工廠附近無學校、商場,大部分都是搭建鐵皮屋之工廠、倉庫、汽車保養廠及宮廟等。系爭土地距國道1號高速公路僅950公尺,行車2分鐘即可至五甲交流道。約400公尺處即有中崙一路公車站牌,騎車五分鐘可到五甲商圈,五甲商圈內有便利商店、派出所、醫院、銀行、學校、公園、大賣場等情,為兩造所不爭執,業已認定如前,是以本院斟酌系爭土地坐落位置、公告現值、工商業繁榮程度,認原告就被告占用系爭土地之租金,應以土地申報地價之週年利率3%計算為適當,並以此為計算標準。因此,原告得請求被告按月給付相當於租金之不當得利1萬3,938元(計算式:申報地價÷占用面積×3%÷12月=月租金)2,240×2,489×3%÷12=13,938元(元以下四捨五入)為有理由,應予准許,逾此範圍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綜上所述,原告依民法第767條、第179條等規定,請求:㈠被告應將系爭土地上如附圖所示,編號B部分面積1,461平方公尺之工廠、編號E部分面積18平方公尺之鐵柵門、編號F部份面積192平方公尺之倉庫拆除;編號A部分面積516平方公尺之水泥地、編號C部分面積178平方公尺之花圃、編號D部份面積124平方公尺之花圃刨除,並將上開土地騰空返還與原告;㈡被告應自110年12月26日起至將系爭地上物拆除,返還占用土地之日止,按月給付原告1萬3,938元,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其逾此範圍之請求,則無理由,應予駁回。又兩造各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經核均無不合,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併准許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失所附麗,應予駁回。

八、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9條。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民事第一庭法 官  韓靜宜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7  日

書記官 陳雅雯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