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0 年度訴字第 1348 號民事判決

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0 年度訴字第 1348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拆屋還地等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0 年度訴字第 1348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10年度訴字第1348號

原告 謝煥珍

訴訟代理人 謝錫福 律師

被告 鍾正雄

訴訟代理人 林至偉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拆屋還地等事件,本院於民國111年12月5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文

被告應將坐落桃園市○○區○○段○○○地號土地上,如附圖編號402(1)所示建物(面積九十一點五一平方公尺)拆除,並將該部分土地返還原告。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於原告以新臺幣肆拾玖萬伍仟元為被告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如以新臺幣壹佰肆拾捌萬參仟柒佰零玖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則得免為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不變更訴訟標的,而補充或更正事實上或法律上之陳述者,非為訴之變更或追加,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但書第3款、第256條定有明文。本件原告訴之聲明第1項原為:被告應將坐落桃園市○○區○○段000地號土地(下稱系爭土地)上,如起訴狀附圖(本院卷第7頁)所示建物拆除,並將所占用土地騰空返還原告。嗣於民國111年4月27日言詞辯論期日當庭變更為:被告應將坐落系爭土地上,如本判決附圖即桃園市中壢地政事務所110年12月17日複丈成果圖編號402(1)所示建物(面積91.57平方公尺)拆除,並將所占用土地騰空返還予原告(本院卷第195頁)。核其所為,係不變更訴訟標的,僅根據測量結果就請求拆除之標的物位置、範圍、面積為事實上之補充,非屬訴之變更,自為所許。

貳、實體方面:

一、原告主張:原告為系爭土地之所有權人,而被告並無占有使用系爭土地之合法權源,其所有之門牌號碼桃園市○○區○○路0段000號未經保存登記建物(下稱系爭建物)卻於本判決附圖編號402(1)所示範圍內占用系爭土地,致原告對系爭土地所有權之行使受有妨害。原告自得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中段之規定,請求被告拆除該部分之系爭建物,並將所占用土地騰空返還予原告。並聲明:1.如上開變更後之聲明所示。2.願供擔保,請求准予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系爭土地初為被告之外祖父即原告之祖父 謝天 送所有, 謝天送 並於系爭土地上設定以自己為權利人之地上權。嗣謝天送去世後,系爭土地所有權先由其子 謝水生謝水龍謝水連謝水錦 (下稱謝水生等四人)繼承,再輾轉以讓與、繼承等原因歸於原告單獨所有,但謝水生、謝水龍、謝水連至少迄於77年間均仍為系爭土地之地上權人。至於系爭建物最初係由被告之母 謝喜妹 商得其父謝天送、其同胞兄弟謝水生等四人之同意,於48年以前即在系爭土地上建造,而基於使用借貸契約有權占有系爭土地;且於77年間,謝水生等四人又分別基於所有權人與地上權人之地位,同意謝喜妹及被告修繕並繼續使用系爭建物。原告既為謝水錦之繼承人,且明知謝水生、謝水龍、謝水連與謝喜妹、被告間有使用借貸契約存在,仍惡意受讓其等應有部分,自應受前開使用借貸契約之拘束。況原告明知上情,卻刻意拖延至上開尊親均已逝世,無從到庭對證後,始提起本件訴訟,亦已違反誠信原則。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三、本院之判斷:

(一)按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段、中段定有明文。又以無權占有為原因,請求返還土地者,若占有人對土地所有權人之所有權存在並無爭執,而僅以非無權占有為抗辯者,土地所有權人對其土地被無權占有之事實即無舉證責任,而應由占有人就其占有具備正當權源之事實加以證明(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101號、85年度台上字笫1120號判決見解可資參照)。經查,系爭土地於重測前原係編定為洽溪子段172地號,最初為謝天送、訴外人 謝河來 共有,應有部分各為3分之2、3分之1;嗣謝天送於44年間死亡,謝水生等四人因繼承取得各12分之2之應有部分,並於64年間完成繼承登記,又於65年間因買賣各再取得12分之1之應有部分後,即以各12分之3之比例共有之。其後,謝水生於00年間以買賣為原因將其應有部分移轉予原告,謝水龍、謝水連亦於同年間以買賣為原因將其等應有部分移轉予訴外人 謝土生 ,再於同年輾轉移轉予原告;最終原告再於81年間因分割繼承取得謝水錦之應有部分,系爭土地自此歸於原告單獨所有等情,已經本院核對卷附土地登記謄本、異動索引、電子化前土地登記舊簿、台帳等確認無誤(本院卷第109-151頁)。系爭房屋為被告所有之未經保存登記建物,且經本院會同兩造與地政人員現場履勘測量後,結果顯示系爭房屋確有部分坐落於系爭土地上,其位置、面積如附圖編號402(1)所示等情,則有房屋稅籍證明書、本院履勘筆錄、桃園市中壢地政事務所110年12月17日複丈成果圖(本院卷第99-100、157、239頁)等件可參,上述事實均先可認定。系爭房屋既於上開範圍占用原告所有之系爭土地,依前揭說明,本件自應由被告就其占有權源之存在負舉證之責。

(二)關於系爭建物建造於系爭土地之原因,被告辯稱係基於謝喜妹與謝天送、謝水生等四人之間之使用借貸契約等語,然為原告所否認。經查:

 1.關於系爭建物之具體建造時間,因其為未經保存登記建物,尚無登記謄本可資查考;然依稅籍資料所示,系爭建物最初應係自53年1月起課房屋稅,當時納稅義務人為被告之父 鍾享亮 ,構造別為木石磚造(磚石造),面積則為59.5平方公尺;另有構造別為加強磚造、面積106.7平方公尺之部分,則係於86年7月間起課房屋稅,有桃園市政府地方稅務局所檢送房屋稅籍資料查復表及稅籍證明書可參(本院卷第237-239頁),應足為系爭房屋起造、增建狀況之參考。

 2.又就系爭建物建造之始末,證人 吳新裕 於言詞辯論時到庭證稱:我是被告的姊夫,亦即鍾享亮是我岳父,據我所知於至少4、50年前,系爭房屋現址原係一土角厝,嗣該土角厝因颱風而倒塌,謝水生等四人便向鍾享亮表示將該基地無條件提供其與謝喜妹重建房屋;當時我提醒鍾享亮重建房屋最好要有同意書,避免日後糾紛,鍾享亮就表示其有同意書,並有將同意書拿給我看;之後就由鍾享亮找師傅拆除土角厝並重建房屋等語(本院卷第246-248頁)。

 3.承上,如以上開稅籍資料及吳新裕之證述相互勾稽,可見吳新裕證稱系爭建物原址為一土角厝,而於至少4、50年前拆除重建等情,與稅籍資料所示系爭建物於53年起課房屋稅之情形尚稱吻合;其證稱系爭建物係由鍾享亮僱工拆除原有土角厝並建造一節,亦與系爭建物最初之房屋稅納稅義務人登記為鍾享亮之情形一致;再考量證人與兩造均為親屬,且上開證述之過程態度自然,並無依問題情境為配合答覆之情形,當無影響其真誠性之疑慮,其證述應屬可信。是依上開事證,系爭房屋係於50年前後,經謝水生等四人之同意,由鍾享亮在系爭土地上建造,並與謝喜妹基於使用借貸之法律關係占有使用之,應可認定。堪認系爭建物建造之初應有占有系爭土地之權源存在。  

(三)惟按使用借貸契約未定期限者,應於依借貸之目的使用完畢時返還之;但經過相當時期,可推定借用人已使用完畢者,貸與人亦得為返還之請求,為民法第470條第1項中、後段所明定。而於借地建屋未定有期限之情形,法院應斟酌房屋之種類、品質及經過時期,與借用目的、借用人之經濟狀況、目前有無再使用該房屋之必要等一切情狀,以定其使用目的是否完畢,不能一概認為必須俟房屋毀壞至不堪使用;如該房屋已逾行政院頒布之固定資產耐用年數表所載房屋之耐用年數,屋齡已久,且原貸與之情事已有變更,即可認已依借貸目的使用完畢(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717號、86年度台上字第2552號判決見解可資參照)。經查:

 1.被告辯稱系爭房屋於77年間經謝水生等四人同意修繕一節,提出其等所出具、其上載有「為坐落中壢市○○里0鄰00號房屋、土地之地號洽溪子段172號前欲修理房屋之牆壁及屋頂等,准由現住人鍾正雄施工修理,本土地所有人同意准其修理無異議,今欲有憑特立本同意書付執為據」等內容之同意書為證(本院卷第51頁),惟原告否認上開同意書之形式真正。然而,縱認上開同意書確係真正且得以拘束原告,依其文意,亦僅能認為謝水生等四人有同意被告修理系爭建物牆壁、屋頂之情形;尚難以此推知等有同意被告改建、增建系爭建物之意。

 2.又依上述,吳新裕雖到庭證稱謝水生等四人有同意重建系爭建物等語,惟考量吳新裕於上開證述中數次提及係由鍾享亮取得謝水生等四人之同意並重建房屋,且鍾享亮與被告均為其近親,應無誤認之理;然而鍾享亮於76年間即已去世,有其除戶戶籍資料可參(本院卷第274頁),自無可能再於77年間獲同意重建系爭房屋;堪認其證述應僅關涉系爭房屋於50年前後起造之始末,而與77年間之修繕無關,亦無從以此證明謝水生等四人有於77年間同意被告重建系爭建物之情形。

 3.系爭建物最初係於53年設籍課稅,構造別為木石磚造(磚石造),面積為59.5平方公尺;嗣於86年7月始新增加強磚造、面積106.7平方公尺部分之稅籍資料等情,已如上述。是就前者部分,建造迄今已將近60年;縱有於77年間經謝水生等四人同意修繕,而延長其耐用年數,迄今亦又歷經35年,仍已逾通常之使用年限。至於後者部分,則屬於建物之改建、增建,且無從證明有經貸與人之同意為之,依前說明,亦無從因而延長使用借貸契約之使用目的。再者,本件使用借貸乃是謝天送與謝水生等四人不捨謝喜妹母子無所依靠,而提供其建屋居住,為被告所自陳(本院卷第201頁)。謝喜妹既已逝世多年,被告亦早已自立,依本院履勘結果,復顯示系爭建物現多為堆放雜物使用,被告本身亦非設籍或居住該址(本院卷第99頁、第175-189頁),綜此情節,自應認為上開使用借貸契約之借貸目的已經完畢。從而,被告依使用借貸之法律關係辯稱有權占有系爭土地,應非有理。    

(四)另按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民法第148條第2項所規定,而權利之行使是否合乎誠實及信用方法,則應以權利人及義務人雙方利益為衡量依據,並應考察權利義務之社會上作用,於具體事實妥善運用(最高法院86年度台再字第64號民事判決見解可資參照)。本件被告雖辯稱原告於30年前即已取得系爭土地所有權,卻拖延至上開尊親均已逝世,無從到庭對證後,始提起本件訴訟,而認有違反誠信原則之權利濫用情形云云。然依被告所陳,系爭土地既係謝天送、謝水生等4人為照料謝喜妹之生活而無償供其建屋居住使用,則原告俟謝水生等4人及謝喜妹均已逝世,上開親情、倫理上之目的已經完結後,再向繼承系爭建物之被告請求拆屋還地,毋寧是合於先人遺願之作法。被告反而以此認為違反誠信原則,實難認有理。從而,原告既為系爭土地所有權人,被告對系爭土地又無現存有效之占有權源,原告本件請求復未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則原告請求被告拆除占用系爭土地之部分建物,並騰空返還該部分之土地,即屬有據。

四、綜上所述,原告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前、中段規定,請求判決如主文第1項所示,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五、原告陳明願供擔保,請求准予宣告假執行,合於民事訴訟法第390條第2項之規定,爰酌定相當擔保金額准許之;並依民事訴訟法第392條第2項規定,宣告被告如為原告預供擔保,則得免為假執行。  

六、本件結論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證據,經審酌均不至影響判決結果,故不逐一論述。

七、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8條。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民事第一庭法 官  陳逸倫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書記官 蘇玉玫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