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95.05.11.九十五年度臺上字第2596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95.05.11.九十五年度臺上字第2596號刑事判決

法院:最高法院裁判

日期:095年05月11日(民國)

日期:2006年05月11日(公元)

案由:偽造有價證券等罪

類型:刑事

最高法院95.05.11.九十五年度臺上字第2596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九十五年度臺上字第二五九六號
上訴人 賴金良

選任辯護人 劉興業 律師
翁方彬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偽造有價證券等罪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九十二
年六月二十五日第二審判決(九十二年度上訴字第五一0號,起訴案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一年度偵緝字第五四一、五四二號,九十一
年度偵字第一四三六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原判決關於賴金良公司負責人,為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及連
續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部分均撤銷,發回臺灣高等法院。
其他上訴駁回。
理由
一、撤銷發回部分: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賴金良實際負責經○○○市○○○路三五○號
二樓吉忻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吉忻公司),為納稅義務人吉忻公司之負責
人,負有據實製作薪資所得扣繳暨免扣繳憑單(下稱薪資扣繳憑單)及登
載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書之義務,明知 費業 勤於民國八十五年間未曾
在該公司任職及支領薪資,竟於八十六年間某日,委由不知情之公司會計
在其製作之薪資扣繳憑單上登載 費業勤 於八十五年度曾支領薪資新臺幣(
下同)四十萬元之不實事項,再登載於其製作之八十六年度營利事業所得
稅結算申報書後,持前開扣繳憑單及申報書向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行使,
申報吉忻公司八十五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藉此不正當之方法逃漏營利事
業所得稅十萬元。又基於偽造有價證券之概括犯意及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犯
意,於九十年六、七月間,利用 葉宣槐 交付其保管名家實業有限公司(下
稱名家公司)所有之臺北銀行社子分行臺北市第一信用合作社大橋分社
之空白支票、名家公司及負責人葉宣槐印章之機會,未經葉宣槐同意,連
續以上開印章偽造如原判決附表所示之支票三紙後,其中附表編號一之支
票以自己名義背書後轉讓予 周秀麗 調借現金而行使之;附表編號二之支票
,交付予 吳璨安 用以償還債務而行使之,吳璨安背書後交付 張哲治 ,再經
張哲治交付 張麗娟 ;附表編號三之支票,偽造『謝』之署名背書後,交由
孫益玲 交付予 陳碧蓮 再轉交予 陳綺美 調借現金而行使之,足以生損害於『
謝』及孫益玲、陳碧蓮、陳綺美等人。嗣支票屆期提示,因遭葉宣槐掛失
止付而均未獲付款,經警循線查獲等情,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上訴人為公
司負責人,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及連續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
券部分之判決,改判仍論處上訴人公司負責人,為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
法逃漏稅捐罪刑(累犯,處有期徒刑五月)及連續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
造有價證券罪刑(累犯,處有期徒刑三年六月),固非無見。
惟查:(一)原判決事實固認定上訴人委由不知情之公司會計在其製
作之薪資扣繳憑單上登載費業勤於八十五年度曾支領薪資四十萬元之不實
事項,再登載於其製作之八十六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書後,持前
開扣繳憑單及申報書向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行使,申報吉忻公司八十五年
度營利事業所得稅,藉此不正當之方法逃漏營利事業所得稅十萬元等情(
見原判決第二頁)。惟上訴人另在其製作之薪資扣繳憑單上虛載 林啟元
八十五年度曾支領薪資八十一萬六千元之不實事項,並據以製作載有吉忻
公司支付前開薪資予林啟元之八十五年度各類所得扣繳憑單,而將此不實
之薪資支出登載於公司八十五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書後,持向財
政部臺北市國稅局申報八十五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藉此不正當之方法逃
漏營利事業所得稅二十萬四千元之事實部分(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移送併辦之九十三年度偵字第一四六○四號卷第十五頁併辦意旨書),與
原判決前開事實認定之部分,似屬實質上一罪關係,依審判不可分原則,
為起訴效力所及,應併予審判,原審未及審酌,尚有未合。(二)有罪判
決書之事實一欄,為適用法令之依據,應將法院依職權認定與犯罪構成要
件有關之事項,詳記於事實欄,然後於理由內逐一說明其憑以認定之證據
,使事實及理由兩相一致,方為合法。若事實未有此記載,而理由加以說
明,為理由失其依據,而事實有此記載,理由未予說明,則為理由不備,
按諸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四款規定,其判決當然為違背法令。
又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項之偽造有價證券罪,以無權簽發之人,冒用他
人名義簽發為要件,故如行為人基於本人之授權,或其他原因有其權源簽
發者,則與無權簽發之偽造行為不同。本件原判決事實欄記載:「上訴人
利用葉宣槐交付其保管名家公司所有之空白支票及葉宣槐印章之機會,未
經葉宣槐同意,連續以上開印章偽造如原判決附表所示之支票三紙」等情
(見原判決第二頁),似認定上訴人盜用名家公司所有之空白支票及葉宣
槐印章,以偽造系爭支票供行使之用。惟理由欄竟又記載:「上訴人為名
家公司之營運週轉,固可使用名家公司之支票,但上訴人使用上開支票,
或借款繳學費,或借予友人或解決私人債務糾紛,並非供名家公司之營運
週轉,顯超出授權範圍」云云(見原判決第五頁),似又認為上訴人係基
於本人之授權,屬有權簽發,僅係逾越授權範圍,私擅填寫金額,仍應負
偽造罪責而已。則原判決認定之事實與理由之記載顯不相適合,難謂非判
決理由矛盾之違背法令。(三)行使偽造之有價證券以使人交付財物,本
即含有詐欺之性質,如果所交付之財物,即係該證券本身之價值,其詐欺
取財仍屬行使偽造有價證券之行為,不另論以詐欺取財罪;但如行使該偽
造之有價證券,係供擔保或作為新債清償而借款,則其借款之行為,已屬
行使偽造有價證券行為以外之另一行為,始應再論以詐欺取財罪,並依牽
連犯關係,從一重處斷。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偽造支票持以調借現金而行使
之,僅犯偽造有價證券一罪。惟依上訴人於原審所供,其持票向周秀麗、
孫益玲借錢,均係供擔保之用(見原審卷第三二、五十頁),如果無訛,
則上訴人除犯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項之偽造有價證券罪外,似尚牽連犯
同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取財罪。原判決未敘明理由,逕認上訴
人此部分僅犯偽造有價證券罪,適用法則非無違誤。(四)依卷內資料,
上訴人除偽造名家公司之支票及「謝」(即 謝哲雄 )之背書外,並有冒用
謝哲雄之名義簽訂合作協議書(見第一審卷第九四、一二四頁),則合作
協議書部分若偽造屬實,而為起訴效力所及,原審未予斟酌,亦嫌疏漏。
以上或為上訴人上訴意旨所指摘,或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應認原
判決關於上訴人公司負責人,為納稅義務人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及連續
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等部分有撤銷發回更審之原因。又上訴
人牽連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部分,及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原判決理由
四),均基於審判不可分之原則,併予發回,合予指明。
二、上訴駁回部分: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所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
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法有明文。本件上訴人賴金良被訴行使業務上登載
不實文書罪部分,原審係依刑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二百十五條論處罪刑,
核屬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六條第一款之案件。依首開說明,既經第二審
判決,自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上訴人竟併提起上訴,顯為法所不許,
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第三百九十七條、
第四百零一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五年五月十一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莊登照
法官 洪明輝
法官 黃一鑫
法官 林秀夫
法官 徐昌錦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華民國九十五年五月十七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