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2399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2399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10 日

案由: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

臺灣高等法院 111 年度上訴字第 2399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上訴字第2399號

上訴人

即被告 鄭宏銘

指定辯護人本院義務辯護人 陳德聰 律師

上列上訴人即被告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案件,不服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10年度訴字第283號,中華民國111年3月24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109年度偵字第30448號、第31612號、第31669號、第34563號、第34564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事實

一、鄭宏銘均明知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及具有殺傷力之子彈,均為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規範之管制物品,槍管係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槍枝之主要組成零件,非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均不得持有,竟基於持有具有殺傷力非制式手槍、子彈及槍枝主要組成零件之犯意,於民國109年8月2日晚間9時許前之某時,向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購買如附表編號1、2、4至7所示之具殺傷力槍枝、子彈及槍枝主要組成零件之槍管而持有之。復於109年8月2日晚間9時許,在新北市○○區○○路00號14樓鄭宏銘住處,因擦槍之需要將如附表編號2所示之非制式手槍1把(含彈匣4個)交付與 劉昊澄 (所涉犯行部分,業經原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6月,併科罰金新臺幣〈下同〉5萬元)。 嗣劉昊澄 因心情鬱悶,遂持該非制式手槍1把至新北市板橋區光復橋河濱公園棒球場欲尋短。鄭宏銘趕到上開河濱公園現場後隨即將該槍枝取走並藏放在臺北市○○區○○街000巷00號3樓。嗣先後於㈠109年8月3日晚間8時45分許,在新北市○○區○○路0段00號14樓,經鄭宏銘自願性同意搜索後查獲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物。㈡於109年8月6日晚間6時許,經警持原審法院核發之搜索票至臺北市○○區○○街000巷00號3樓執行搜索,當場扣得如附表編號2、4、5至7所示之物。

二、案經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海山分局移請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由

壹、審理範圍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48條於110年6月16日修正,同年月18日施行,修正施行前該條規定「上訴得對於判決之一部為之(第1項);未聲明為一部者,視為全部上訴。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者,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第2項)」,修正施行後規定「上訴得對於判決之一部為之(第1項)。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者,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但有關係之部分為無罪、免訴或不受理者,不在此限(第2項)。上訴得明示僅就判決之刑、沒收或保安處分一部為之(第3項)」。原審認定上訴人即被告鄭宏銘(下稱被告)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及同條例第12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子彈罪、同條例第13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槍砲之主要組成零件罪,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之非法持有非制式手槍罪處斷,量處有期徒刑5年8月,併科罰金20萬元,並諭知罰金易服勞役折算標準,以及諭知相關沒收,經原審判決後,被告不服而提起上訴,檢察官並未上訴,且被告之辯護人具狀陳稱:係針對原判決科事實欄一量刑部分(即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部分)不服而提起上訴,持有毒品部分沒有上訴等語(見本院卷第128頁),並有被告之辯護人所提刑事陳明狀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21至122頁),是被告上訴效力及範圍自不及於被告犯持有第三級毒品純質淨重5公克以上罪部分,而關於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部分,原審所認定之犯罪事實、所犯法條(罪名)及沒收部分,審理範圍僅為原判決關於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科刑部分,故以原審認定之犯罪事實及論罪為基礎,僅就原審判決關於被告犯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量刑部分審理,先予敘明。

二、前引之犯罪事實,業據原判決認定在案,非在審理範圍內,惟為便於檢視、理解案情,乃予以臚列記載,併此敘明。

貳、實體方面

一、刑之說明

㈠新舊法適用問題

  按犯罪之實行,學理上有接續犯、繼續犯、集合犯、吸收犯、結合犯等實質上一罪之分類,因均僅給予一罪之刑罰評價,故其行為之時間認定,當自著手之初,持續至行為終了,並延伸至結果發生為止,倘上揭犯罪時間適逢法律修正,跨越新、舊法,而其中部分作為,或結果發生,已在新法施行之後,應即適用新規定,不生依刑法第2條比較新、舊法而為有利適用之問題(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179號判決意旨參照)。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7條規定,已於109年6月10日公布修正、同年6月12日施行(下稱新法)。經查,被告於109年8月2日21時前之某時起至109年8月6日止,持有如附表編號2所示之非制式手槍,其持有槍枝之行為,屬該行為之繼續,而非狀態之繼續,則至持有行為終了時,應僅論以繼續犯之一罪。是被告於新法修正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施行後,遭查獲持有槍枝,依前揭判決意旨,應即適用新法規定,不生新舊法比較問題。

 ㈡變更起訴法條部分

  被告如事實欄一所示持有如附表編號2之非制式手槍1支犯行,遭查獲時點係109年8月6日,是其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應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論處;而如附表編號3所示之散彈槍,未具殺傷力,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0月16日刑鑑字第1090087912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在卷可參(見偵字第34564號卷第159至161頁),然與其持有如附表編號4所示槍枝主要組成零件係屬單一事實,應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3條第4項未經許可持有槍砲主要組成零件論處。而公訴意旨認前揭犯行,均認依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未經許可持有具殺傷力之非制式手槍罪論處,容有未洽。惟因起訴之社會基本事實既屬同一,仍應予以審理,並變更起訴法條。

 ㈢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犯行部分之罪數認定

 ⒈被告持有如附表編號1、5、6所示子彈,至109年8月3日、同年月6日分別為警查獲,時間密接應屬持有行為之繼續,而被告均係同一時、地取得前揭子彈,該等子彈之查獲時間雖有不同,然被告主觀上顯係基於單一持有之犯意為之,客觀上受一次評價即可,自應論以一罪,合先敘明。

 ⒉被告未經許可持有子彈、非制式手槍及槍枝主要組成零件之行為均屬持有行為之繼續,並非犯罪狀態之繼續,亦即一經持有,犯罪均即成立,然行為完結須繼續至持有行為終了時為止,均應僅各論以一罪。

⒊按非法持有槍砲彈藥刀械等違禁物,所侵害者為社會法益,如所持有客體之種類相同(如同為手槍、同為子彈者,或同為槍彈主要組成零件),縱令同種類之客體有數個(如數支手槍、數顆子彈、數個槍彈主要組成零件),仍為單純一罪,不發生想像競合犯之問題;若同時持有不同種類之客體(如同時持有手槍、子彈及槍彈之主要組成零件),則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004號、103年度台上字第602號判決意旨參照)。揆諸上開說明,被告同時持有如附表編號1、5、6所示之子彈,縱令同種類之客體有數個,仍僅各論以單純一罪。又被告同時持有如附表編號1、2、4至7所示之非制式手槍、子彈及槍砲主要組成零件,因屬不同種類之客體,係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上開2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重之非法持有非制式手槍罪處斷。

㈣刑之加重、減輕  

⒈按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現行刑法第47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上開規定有關累犯加重本刑,固不生違反憲法一行為不二罰原則之問題,惟就一律加重最低本刑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已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依前揭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於裁量時,即應審酌構成累犯之前案罪質、後案(即本件犯罪)之罪質、前後案之犯罪型態、後案犯罪之主客觀情狀,以判斷行為人於犯後案時,有無具特別惡性、對刑罰之反應力薄弱之情形,再決定是否有依上開累犯規定加重之必要,先予指明。又按繼續犯係行為之繼續,非狀態之繼續,因此繼續犯之「最初行為」、「中間行為」或「行為終了」只要其中一部行為係在另一犯罪所處徒刑執行完畢5年以內者,即該當累犯規定之要件(最高法院108年度台非字第65號判決意旨參照)。被告先前固於106年間因施用第二級毒品,經原審法院以106年度簡字第4015號判決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於107年3月26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而其於109年8月間,遭查獲本案槍砲,屬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惟審酌被告先前所犯屬施用第二級毒品案件,與持有槍砲罪質相異,難逕認被告對於刑罰之反應力薄弱並具相當之惡性,而有再延長其受矯正教化期間之必要,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不予加重其最低本刑。

⒉按刑法第62條所定自首減刑,係以對於未發覺之犯罪,在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知悉犯罪事實及犯人之前,向職司犯罪偵查之公務員坦承犯行,並接受法院之裁判而言。苟職司犯罪偵查之公務員已知悉犯罪事實及犯罪嫌疑人後,犯罪嫌疑人始向之坦承犯行者,為自白,而非自首。而所謂發覺,不以有偵查犯罪之機關或人員確知其人犯罪無誤為必要,僅須有確切之根據得為合理之可疑者,亦屬發覺。經查,員警於109年8月3日20時23分,接獲民眾報案稱於新北市○○區○○路○段00號14樓疑似有人在屋内吸食K他命香菸,即趕赴現場盤查而查獲被告持有毒品之犯行後,於現場取得被告同意後開始搜索,並於化妝台下扣得附表編號1所示子彈15顆,有111年8月22日員警職務報告在卷可查(見本院卷第109頁),是被告所持有之附表編號1所示子彈,乃經員警搜索而查獲,並非被告主動供出或於搜索前自願交出,自難認被告此部分已符合自首要件;且被告於109年8月2日晚間9時許,在新北市○○區○○路00號14樓鄭宏銘住處,因擦槍之需要將如附表編號2所示之非制式手槍1把(含彈匣4個)交付與劉昊澄,嗣劉昊澄遂持該非制式手槍1把至新北市板橋區光復橋河濱公園棒球場欲尋短,經員警到場查獲,經同案共犯劉昊澄供述上揭槍枝及子彈為被告所有,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海山分局員警即持原審法院核發之搜索票,帶同被告於109年8月6日18時0分,在臺北市○○區○○街000巷00號執行搜索,扣得如附表編號2、4、5至7所示之物,有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海山分局解送人犯報告書、被告警詢筆錄、臺灣新北地方法院核發之搜索票、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海山分局搜索扣押筆錄暨扣押物品目錄表在卷可稽(見偵字第31669號卷第3至5頁、第7至19頁、第43至62頁),是關於附表編號2、4、5至7部分之犯罪行為,亦與刑法第62條之規定不符;被告主張其持有子彈部分應符合自首之規定云云,即無足採。

 ⒊按刑法第59條之得酌量減輕其刑者,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情,而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至於被告素行良好、有正當工作、坦白犯行、情節輕微或被告犯罪之動機、手段、犯罪後之態度等各種情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1064號、45年台上字第1165號、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判例意旨及91年度台上字第733號判決意旨參照)。查我國對槍彈採取嚴格的限制政策,被告明知扣案槍、彈為具有殺傷力之高度危險物品,竟仍甘冒重典而持有,數量非微,對社會治安存有潛在重大危害,殊難以被告未造成實害、坦承犯行等因素,即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而顯然可憫,亦難認與刑法第59條規定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之要件相符,自無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規定之適用。 

二、本院審理結果,認原審就被告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之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並審酌被告知悉槍砲、彈藥對生命財產安全及社會秩序危害至鉅,仍無視國家制定法律嚴加查緝取締之禁令,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非制式手槍、子彈及槍管,對於他人生命身體財產安全及社會治安均帶來相當程度之威脅及潛在危險,惟念及被告無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或其他相關之前案紀錄,犯後坦承犯行,態度尚可,兼衡被告於原審自陳: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入監前從事水電工,月薪約5至6萬元,尚須撫養父親之家庭生活及經濟等狀況(見原審卷第491頁),暨被告素行、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等一切情狀,就被告犯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量處有期徒刑5年8月,併科罰金20萬元,並諭知罰金易服勞役折算標準,復說明扣案如附表編號2、4、7所示之物及編號5所示未試射制式子彈33顆、編號6所示未試射制式子彈17顆,認具殺傷力或屬槍砲主要組成零件,並有如附表編號2、4、5至7所示鑑定報告可憑,均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定未經許可不得持有之違禁物,依刑法第38條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之;另其餘如附表編號編號1、5、6所示制式、非制式子彈業經試射完畢部分,因擊發後喪失子彈功能,已非屬違禁物;而如附表編號3、8所示之物,均未具殺傷力,亦非屬違禁物,均有如附表編號1、3、5、6、8所示相關鑑定結果及函文在卷可憑,均不併予宣告沒收;至於109年8月6日凌晨2時20分許,在新北市○○區○○路0段00號14樓被告住處,扣得其所有手機1支(型號:IPHONE,IEMI:000000000000000,含門號0000000000號SIM卡1張),有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海山分局搜索、扣押筆錄在卷(見偵字31669卷第47至53頁、原審卷第81頁),然查無與本案所涉犯行有關,不予宣告沒收等情,其認事用法,核無違誤,量刑亦屬妥適。

三、被告上訴意旨略以:伊於109年8月3日晚間8時45分許在新北市○○區○○路0段00號14樓,自願同意警方搜索,於警尚未發覺附表編號1所示之子彈15顆前,即主動向警員供承此部分持有子彈之犯行,原審就此疏未依自首之規定予以減輕其刑,尚有未妥;伊自警詢、偵查及審判中,均坦承犯行,且詳實交代持有槍彈實情,犯罪後態度良好,伊僅係為收藏而持有槍彈,並未因持有槍、彈為任何其他侵害他人法益之犯罪,對社會並未造成重大危害,犯罪情狀尚堪憫恕,懇請適用刑法第59條之規定,予以減輕量刑云云。惟查:

 ㈠被告並未主動供出持有子彈犯行,且因持有非制式手槍犯行亦不符合自首要件,自不得依自首規定減輕其刑,以及被告無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之餘地,均如前述。

 ㈡第按量刑係法院就繫屬個案犯罪之整體評價,為事實審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量刑判斷當否之準據,應就判決之整體觀察為綜合考量,不可摭拾其中片段,遽予評斷。即就個案量刑審酌之情狀為整體綜合之觀察,苟係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已斟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情狀,基於刑罰目的性之考量、刑事政策之取向,以及行為人刑罰感應力之衡量等因素為之觀察,倘其刑之量定並未逾越公平正義之精神,客觀上亦不生量刑畸重之裁量權濫用,自不得任意指摘為違法(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930號判決意旨參照)。原判決就被告所犯之未經許可持有非制式手槍罪,已以被告之責任為基礎,具體審酌刑法第57條所定科刑之一切情狀,在罪責原則下行使其裁量權,量處有期徒刑5年8月,併科罰金20萬元,並諭知罰金易服勞役折算標準,所處之刑,既未逾越法定範圍,又與罪刑相當原則無悖,尚難指為違法。被告執上開理由提起上訴,請求從輕量刑,亦無理由,應予駁回。

㈢綜上所述,被告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被告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庭,爰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71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李冠輝 提起公訴,檢察官 黃冠運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10  日

刑事第九庭審判長法 官 潘翠雪

法 官 陳筱珮

法 官 陳俞婷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李政庭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10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

未經許可,製造、販賣或運輸制式或非制式火砲、肩射武器、機關槍、衝鋒槍、卡柄槍、自動步槍、普通步槍、馬槍、手槍或各類砲彈、炸彈、爆裂物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3千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轉讓、出租或出借前項所列槍砲、彈藥者,處無期徒刑或5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犯前二項之罪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處徒刑者,併科新臺幣5千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持有、寄藏或意圖販賣而陳列第1項所列槍砲、彈藥者,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以強盜、搶奪、竊盜或其他非法方法,持有依法執行公務之人所持有之第1項所列槍砲、彈藥者,得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第1項至第3項之未遂犯罰之。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

未經許可,製造、販賣或運輸子彈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500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轉讓、出租或出借子彈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300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犯前二項之罪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700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持有、寄藏或意圖販賣而陳列子彈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300萬元以下罰金。

第1項至第3項之未遂犯罰之。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3條

未經許可,製造、販賣或運輸槍砲、彈藥之主要組成零件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700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轉讓、出租或出借前項零件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500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犯前2項之罪者,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1000萬元以下罰金。

未經許可,持有、寄藏或意圖販賣而陳列第1項所列零件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台幣300萬元以下罰金。

第1項至第3項之未遂犯罰之。

附表

編號

扣押物品

相關鑑定結果及函文所示

搜索扣押地點、時間

沒收諭知

1

子彈15顆

一、内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9月2日刑鑑字第1090085082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見偵字第31669號卷第145至146頁):

㈠12顆,認均係口徑9X19mm制式子彈,採樣7顆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㈡3顆,認均係非制式子彈,由口徑9mm制式空包彈組合直徑約8.8mm金屬彈頭而成,採樣2顆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二、内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2月7日刑鑑字第1098003365號函文鑑定結果(見偵字第31612號卷第115頁):

扣案子彈(含彈殼)15顆,其中未試射子彈6顆,鑑定情形如下:

㈠5顆(前揭鑑定書鑑定結果一㈠),均經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㈡1顆(前揭鑑定書鑑定結果一㈡),經試射,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109年8月3日晚間8時45分許,在新北市○○區○○路0段00號14樓

均試射完畢,喪失子彈功能,已非屬違禁物,不予宣告沒收。

2

非制式手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含彈匣4個)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0月16日刑鑑字第1090087912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見偵字第34564號卷第159至161頁):

係非制式手槍,由仿手槍外型製造之槍枝,組裝以貫通之金屬槍管而成,擊發功能正常,可供擊發適用子彈使用,認具殺傷力。

109年8月6日晚間6時許,在臺北市○○區○○街000巷00號3樓

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宣告沒收。

3

散彈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0月16日刑鑑字第

1090087912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見偵字第34564

號卷第159至161頁):

送鑑散彈槍1枝,認係非制式獵槍(散彈槍),係由土耳其TARGETSHOTGUN廠GOLDASTRO型獵槍(散彈槍)製造之金屬模型槍,組裝已貫通之金屬槍管而成,經檢視不具槍機,無法供擊發子彈使用,認不具殺傷力。

不具殺傷力,非屬違禁物,不予宣告沒收。

4

散彈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中貫通之金屬槍管

內政部109年11月12日內授警字第1090873434號函(見偵字第30448號卷第11至12頁):

散彈槍1枝(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中貫通之金屬槍管,可供組成具殺傷力槍枝使用,認屬公告之槍砲主要組成零件。

依刑法第38條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5

子彈59顆

一、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2月16日刑鑑字第1090087913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見偵31669卷第169頁),就送鑑子彈59顆鑑定情形如下:

㈠49顆,研判均係口徑9X19mm制式子彈,採樣16顆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㈡1顆,研判係口徑0.40吋制式子彈,經試射,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㈢1顆,認係非制式子彈,口徑9mm制式彈殼組合直徑約8.9mm金屬彈頭而成,經試射,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㈣4顆,均認係非制式子彈,由金屬彈殼組合直徑8.9mm金屬彈頭而成,採樣1顆試射,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㈤4顆,認均係非制式子彈,由口徑9mm制式空包彈組合直徑8.9mm金屬彈頭而成,採樣1顆試射,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二、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11年2月21日刑鑑字第1110010565號函覆送鑑未試射子彈6顆,依該局109年12月6日刑鑑字第1090087913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中分項,在鑑定情形如下(見原審卷第471頁):

㈠3顆(前揭鑑定書鑑定結果一㈣),均經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㈡3顆(前揭鑑定書鑑定結果一㈤),均經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未經試射之制式子彈33顆,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宣告沒收。

6

子彈25顆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2月16日刑鑑字第1090087913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見偵字第31669號卷第169頁),就送鑑子彈25顆部分:

研判均係口徑12GAUGE制式散彈,採樣8顆試射,均可擊發,認具殺傷力。

未經試射之制式子彈17顆,依刑法第38條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7

槍管2支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2月31日刑鑑字第1098003261號鑑定書、內政部110年10月29日授警字第1100872829號函文(見偵字第30448號卷第19至20頁、原審卷第373頁)所示:已貫通之金屬槍管(可供組成具殺傷力槍枝使用),認屬槍砲主要組成零件。

依刑法第38條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8

手槍空包彈8顆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12月16日刑鑑字第1090087913號鑑定書之鑑定結果(見偵字第31669號卷第169頁),就送鑑子彈8顆部分:

認均係口徑9mm制式空包彈,均不具金屬彈頭,認不具殺傷力。

不具殺傷力,非屬違禁物,不予宣告沒收。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