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111 年度易字第 552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111 年度易字第 552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強制罪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111 年度易字第 552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易字第552號

公訴人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唐瑋

陳哲彥

上列被告因強制罪案件,經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110年度偵字第11076號),本院認不宜以簡易判決處刑(111年度朴簡字第241號),改依通常程序,判決如下:

主文

唐瑋擇 、陳哲彥均無罪。

理由

壹、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略以:被告唐瑋擇與告訴人 陳金福 間有債務糾紛。被告唐瑋擇為催討債務,遂於民國110年11月27日下午,邀約被告陳哲彥陪同前往向告訴人討債,並駕駛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下稱A車)搭載被告陳哲彥,前往告訴人位在嘉義縣朴子市之住處。被告2人嗣於同日18時20分許,行經嘉義縣○○市○○○街000號前,見告訴人所有之車牌號碼0000-00號自小客車(下稱B車)停放該處,兩旁及路旁皆停有車輛,前方係長滿雜草之草地,即共同基於強制之犯意聯絡,由被告唐瑋擇將A車停在B車後方,以此強暴之方式妨害告訴人駕駛車輛離去之權利。被告2人隨後下車,站在B車旁,示意告訴人下車商談,惟告訴人不願下車,並撥打電話報警,始查獲上情。因認被告2人均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嫌。

貳、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於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存在時,即不得遽為被告犯罪之認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參、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認為被告2人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2人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陳金福之證述、現場蒐證照片數張、警員職務報告1紙等證據,為其主要論據。

肆、訊據被告唐瑋擇坦承駕駛A車停放在B車後方,並下車向告訴人催討債務等事實;被告陳哲彥則自承陪同被告唐瑋擇到場向告訴人索債等情。惟被告2人皆堅決否認有何強制犯行,被告唐瑋擇辯稱:我當下我沒有擋陳金福的意思,我敲B車車窗請陳金福下來,陳金福就用LINE語音打給我,我說你是不是要把之前欠我的工程款給我,陳金福說要請朋友拿錢過來,請我在旁邊等,結果來的是警察。且B車前面沒有擋住,陳金福當下往前開往左、右轉都可以開出去等語(本院朴簡卷第29、30頁)。被告陳哲彥辯稱:我陪唐瑋擇去向陳金福領工錢,但什麼事情我都不知道,我聽到唐瑋擇叫陳金福下車,但陳金福沒有下車,陳金福打電話給唐瑋擇時有擴音,我聽到陳金福跟唐瑋擇說等一下,他要請朋友拿錢給唐瑋擇,結果陳金福報警,來的是警察等語(本院易卷第29、98頁)。

伍、經查:

一、被告唐瑋擇於110年11月17日傍晚,駕駛A車搭載被告陳哲彥一同前往嘉義縣朴子市,欲向告訴人催討工資等情,均為被告2人所坦承(本院易卷第29頁)。被告唐瑋擇嗣於同日18時20分許,發現告訴人所用之B車停放在嘉義縣○○市○○○街000號前之空地,遂駕駛A車停在B車之正後方,並要求告訴人下車處理債務糾紛。而當時B車兩旁則均停有汽車,告訴人無法以倒車方式將B車駛離該處等事實,業據被告唐瑋擇於審理中供稱:我就沿路開車,發現陳金福車子在前面,我就直接停車在他的車後面等語(本院朴簡卷第29頁),核與證人陳金福於審理中證稱:我剛回來把車子開進去草地那邊,我車子停進來,正準備下車回家,唐瑋擇的車子就開過來從後面把我堵住,拍我的車要我下車等語(本院易卷第80、84頁),大致相符,復有現場蒐證照片6張(警卷第27-29頁)在卷可資佐證。此部分事實,首堪認定。

二、然告訴人於案發時,根本無意駕駛B車離去,認定如下:

 ㈠依告訴人於審理中證述:我差不多6點左右回到家,我將車子停在現場蒐證照片所示的位置後,我打算要進去住家,我還沒下車,被告他們車子就開過來把我堵住了,並要我下車。唐瑋擇當時沒有叫我不能把車開走,我沒有請唐瑋擇把車移走,我當時沒有要開車出去等語(本院易卷第80、83、85頁),足認告訴人於本案發生當時,根本無意駕駛B車自上開地點離去,故其亦未曾直接要求被告2人將A車駛離。是以,被告唐瑋擇將A車停放在B車後方,固可能使A車難以倒車駛離,惟當時告訴人既無意駕車離去,自難認被告唐瑋擇當下所為會妨害告訴人駕駛B車離去之權利。

 ㈡至告訴人雖於警詢時證稱:我今天約18時20分回到我的租屋處,我要去空地(吉祥七街120號前)牽我的車8506-F2自小客車,我一上車就有1台車(車號000-0000)開過來,擋在我車後面,不讓我開出去等語(警卷第24頁)。然其此部分證述不僅與其自身於審理中所述相違,亦與被告唐瑋擇於審理中供述:案發當天稍早曾去找過陳金福,但發現陳金福不在,後來我們開車去他處借廁所,開車回到陳金福家附近時,剛好就看到陳金福車子停在該處。我原本看陳金福車子不在,後來才看到他車子回來,我覺得陳金福是從外面回來等情節(本院易卷第96頁)不符。堪認告訴人於警詢時指稱其於案發時,有意駕駛B車離去等情,較不可採。

三、A車停放在B車後方,尚不妨害告訴人駕駛B車離去之權利,論認如下:

 ㈠參諸現場蒐證照片6張(警卷第27-29頁)、蒐證錄影畫面截圖4張(本院易卷第101-102頁),以及證人即員警 翁婉瀅 於審理中證稱:(經提示警卷第28頁現場蒐證照片編號4)照片中的警車是我開到現場的,我隨便停在路邊,因為會擋到人,所以我請同事幫我停好,該警車是我到場後才停在那邊,後來也是由我把停在跟告訴人車輛同一側的這臺警車開走等語(本院易卷第75-77頁)等語。可知:

 ⒈告訴人係將B車停放在一塊長滿雜草之空地(下稱草地)上,該草地臨路之一側接連停有許多汽車(部分平行道路停放、部分垂直道路停放,見現場蒐證照片編號3、6),B車係垂直道路停放,全部車身均已壓倒雜草並駛入草地內(見現場蒐證照片編號5),故草地上之雜草尚不影響車輛行進。

 ⒉B車後方雖停有被告唐瑋擇所駕駛之A車,然B車前方除有雜草外,尚無其他障礙物可阻礙B車前行(見現場蒐證照片編號2、6)。

 ⒊在警員翁婉瀅到場蒐證時,上開草地臨路之一側尚有2處缺口未停放車輛,仍可供汽車通行進出該草地(見蒐證錄影畫面截圖編號1、2)。

 ⒋翁婉瀅駕駛到現場之警車,亦是以垂直道路之方向,停放在上開草地內(見現場蒐證照片編號4、蒐證錄影畫面截圖編號3、4),足見在翁婉瀅到場停車前,該處並未停放汽車,亦即另有1處缺口可供汽車自該處進出該草地。

 ㈡根據前述現場狀況足認,縱使告訴人於案發時,有意駕駛B車離去,其仍可直接駕駛B車前行,繞道由上開3個足供汽車通過之缺口處駛離草地。告訴人不會因A車停放在B車後方,而無法行使駕駛B車離去之權利。

 ㈢翁婉瀅雖於職務報告(偵卷第44頁)內記載:「8506-F2號自小客車前方為雜草叢生的空地,草高度約在車輪胎上緣,兩旁為其他車輛,如強硬往前行駛或許可以,但怕雜草會卡住車底盤,致無法前行」等語。但證人翁婉瀅於審理中證稱:陳金福當時無法倒車離開,如果車子直接開往前面草地,可以有效開車離開現場,但因為草有一定高度,我不知道會不會因此傷害到車子。我不知道車子往前開的話,是否可能會被雜草卡住汽車底盤導致無法前進,因為我沒有開過,所以我不確定到底車子能不能前進(本院易卷第74、77頁),顯見翁婉瀅並無法確知B車前方之草地能否行車。是以,翁婉瀅於上開職務報告中所載之內容純屬其個人臆測,自難採信。

 ㈣告訴人於審理中雖證稱:我停車前面那片草地只有前面一點點可以停車,再上去就全部都不能開車行駛,我雖沒有開過那片草地,但我有去看,平常也會在那邊走動,草地凹凸不平的根本就不能開車等語(本院易卷第80、86頁)。惟告訴人於偵訊時僅證稱:當時車子前方是一片草地,我不知道能不能開進草地等語(偵卷第37頁),完全未提及上開草地有何地形障礙或無法行車之情形,則其於審理中改稱如上,自難逕予採信。再者,參酌現場蒐證照片編號3-6(警卷第28、29頁),可知上開草地並無顯著崎嶇不平之情形,且包含B車在內之多臺小客車均是直接壓倒叢生之雜草,全車駛入草地內停車,堪認一般小客車均可碾壓雜草在該草地上行駛,草地上之雜草尚不影響汽車通行。告訴人於案發時若有意離開,當可直接駕駛B車前行離開現場。

四、被告2人均辯稱:案發當時係因告訴人已允諾請友人拿錢清償債務,其等方才留在現場等候等情。此核與證人陳金福於審理中證稱:我當時打LINE給唐瑋擇,為了安撫唐瑋擇,我有跟唐瑋擇說要叫朋友拿錢來。我有打電話問我朋友有沒有錢,要跟朋友借錢給唐瑋擇,但借不到錢。後來才打電話報警等語(本院易卷第89頁),印證相符。據此足認被告2人所辯,核屬有據。從而,被告2人既是經告訴人承諾欲向友人籌款償債,因而留在現場等候未離去,則其等當時是否另有妨害告訴人駕駛B車離開之強制犯意,實非無疑。

陸、綜上所述,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所舉各項事證,尚無從證明被告2人主觀上有妨害告訴人駕車離去之犯意,且客觀上已生妨害告訴人駕車離去之結果,自無法說服本院形成被告2人有聲請意旨所指強制犯行之確信。此外,公訴人復未提出或指明其他足可證明被訴事實之直接或間接證據,本案尚存有合理之懷疑,基於罪證有疑利歸被告之原則,復揆諸前開說明,本院自應依法對被告2人為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2條、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吳咨泓 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檢察官 劉達鴻 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刑事第五庭法官 陳盈螢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告訴人或被害人如對於本判決不服者,應具備理由請求檢察官上訴,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本之日期為準。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書記官 陳孟瑜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