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0 年度台非字第 20 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10 年度台非字第 20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0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最高法院 110 年度台非字第 20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0年度台非字第20號
上 訴 人 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
被   告 鄭安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對於臺灣高等法
院中華民國99年12月22日第二審確定判決(99年度上重訴字第67
號,起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99年度偵字第16288 號),
認為部分違背法令,提起非常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鄭安家共同販賣第一級毒品部分撤銷,由臺灣高等法
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
理 由
一、非常上訴理由稱:「一、按判決不適用法則或適用不當者,
為違背法令,刑事訴訟法第378 條定有明文。另按司法院大
法官會議釋字第792號解釋文明指最高法院25年非字第123號
刑事判例稱:『販賣鴉片罪…以營利為目的將鴉片購入…其
犯罪即經完成…』及67年台上字第2500號刑事判例稱:『所
謂販賣行為…祇要以營利為目的,將禁藥購入…其犯罪即為
完成…屬犯罪既遂』部分,與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1項
至第4 項所定販賣毒品既遂罪,僅限於『銷售賣出』之行為
已完成始足該當之意旨不符,於此範圍內,均有違憲法罪刑
法定原則,牴觸憲法第8 條及第15條保障人民人身自由、生
命權及財產權之意旨。且釋字第177 號解釋:『本院依人民
聲請所為之解釋,對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亦有效力』;
又釋字第188 號解釋:『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其職權上適用同
一法律命令發生見解歧異,本院依其聲請所為之統一解釋,
除解釋文內另有明定者外,應自公布當日起發生效力,各機
關處理引起歧見之案件及其同類案件,適用是項法令時,亦
有其適用。』亦即大法官解釋憲法並統一解釋法律、命令,
其所為之解釋,有拘束全國各機關及人民之一般效力,然其
解釋,基於法之安定性,原則上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應自
該解釋公布當日起僅向將來生效,惟若嚴守此原則,聲請解
釋之當事人僅為別人舖路,自己反而無法受惠,對其權利之
保障自有未周,且對聲請解釋之誘因即不易建立,將有礙國
家憲政之促進與發展,故為使聲請者不認為其聲請解釋對自
己徒勞無功並兼顧法之妥適性,上開大法官會議之解釋明白
揭示對原因案件即聲請解釋之案件,例外有溯及既往之效力
,使該聲請人得以該解釋作為聲請再審或非常上訴之理由。
二、經查本件被告鄭安家前於民國96年間因犯竊盜罪,臺灣
屏東地方法院於96年7月16日以96年度易字第306號判處有期
徒刑6月確定,嗣經依法減為有期徒刑3月,於96年10月29日
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竟仍不知悔改,與張來發均明知海洛因
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第1款所列管之第1級毒品,
不得非法持有、運輸或販賣。竟共同意圖營利,基於販賣第
1級毒品海洛因之犯意聯絡,鄭安家於99年5月11日以電話聯
絡張來發表示有海洛因,由張來發覓妥不詳姓名年籍『林姓
』成年男性買家,鄭安家、張來發並商議由鄭安家將海洛因
運輸至台北地區,以新台幣121 萬元之價格販賣整塊海洛因
。待張來發取得『林姓』買家首肯後,鄭安家隨即於99年 5
月19日上午某時許,在屏東楓港某處,向不詳姓名年籍之成
年人,以115萬販入第1 級毒品海洛因磚1塊(原淨重352.18
公克、驗餘淨重351.44公克,純度88.76%、純質淨重312.59
公克),即於當日搭乘高鐵運輸該塊海洛因磚至台北。約於
同日下午2至3時許間,抵達臺北車站,旋依張來發之指示轉
乘計程車至臺北縣三重市重陽橋頭某加油站會合,再一同前
往臺北縣蘆洲市○○路『四季花園』大樓內,張來發與『林
姓』買家進行交易,惟『林姓』買家並未立即與渠等完成交
易,鄭安家不耐久候,即攜帶該海洛因磚至大樓外等待。待
同日下午3 時49分許,鄭安家要求張來發下樓商議,張來發
下樓再次與鄭安家會合時,埋伏一旁之法務部調查局調查員
立即上前逮捕二人,並當場扣得鄭安家所販入之上開以喜年
來蛋捲紙盒包裝(含外包裝)之海洛因磚1 塊及鄭安家作為
與張來發聯絡販毒事宜所用之0000000000 號行動電話1支(
藍綠色SAMSUNG品牌含SIM卡1片),及鄭安家個人使用之000
0000000號行動電話1支(黑色SONYERICSSON品牌,含SIM卡1
片)。另在張來發身上扣得現金4 萬3300元及張來發用以與
鄭安家聯絡販毒事宜所用之0000000000 號行動電話1支(銀
色SAMSUNG品牌,含SIM卡1 片)等物。原判決就被告上開犯
罪行為均依據最高法院25年非字第123 號判例及67年台上字
第2500號判例認定以營利為目的購入毒品,其販賣毒品罪即
為完成,屬犯罪既遂,與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1項至第
4 項所定販賣毒品既遂罪,僅限於『銷售賣出』之行為已完
成始足該當之意旨不符,有違憲法罪刑法定原則,牴觸憲法
第8 條及第15條保障人民人身自由、生命權及財產權之意旨
。原判決適用法律不當。三、原判決違背法令,且對被告不
利,爰依刑事訴訟法第441條、443條提起非常上訴,以資糾
正。」等語。
二、按司法院依人民聲請所為之解釋,對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
,亦有效力;又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或其適
用法律、命令所表示之見解,經司法院依人民聲請解釋認為
與憲法意旨不符,其受不利確定終局裁判者,得以該解釋為
再審或非常上訴之理由,分別經司法院以釋字第177、185號
解釋在案。
三、本件原確定判決(臺灣高等法院99年度上重訴字第67號)認
定:被告鄭安家與張來發共同意圖營利,基於販賣第一級毒
品海洛因(下稱海洛因)之犯意聯絡,於民國99年5 月11日
先以電話聯絡張來發表示有海洛因,由張來發覓妥不詳姓名
年籍「林姓」成年男性買家,兩人並商議由鄭安家將海洛因
運輸至臺北地區,以新臺幣(下同)121 萬元之價格販賣整
塊海洛因。待張來發取得「林姓」買家首肯後,鄭安家隨即
於99年5 月19日上午某時許,在屏東楓港某處,向不詳姓名
年籍之成年人,以115萬販入海洛因磚1塊,即於當日搭乘高
鐵運輸該海洛因磚至臺北。約於同日下午2至3時許間,抵達
臺北車站,旋依張來發之指示轉乘計程車至臺北縣三重市重
陽橋頭某加油站會合,再一同前往臺北縣蘆洲市○○路「四
季花園」大樓內,由張來發與「林姓」買家進行交易,惟「
林姓」買家並未立即與渠等完成交易,鄭安家不耐久候,即
攜帶該海洛因磚至大樓外等待。待同日下午3 時49分許,鄭
安家要求張來發下樓商議,張來發下樓再次與鄭安家會合時
,為埋伏一旁之法務部調查局調查員查獲等情,並援引本院
92年度台上字第7046號判決所示「販賣毒品罪,不以販入之
後,復行賣出為必要,只須意圖營利而販入或賣出,有一於
此,犯罪即應成立」意旨,認被告意圖營利而販入海洛因之
行為,雖未及賣出,仍屬販賣既遂,而依想像競合犯關係從
較重之販賣第一級毒品既遂罪處斷,於分別依刑法第47條第
1項、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先加重(法定刑為
死刑、無期徒刑部分除外)後減輕後,量處有期徒刑20年,
並為相關沒收之宣告。被告不服提起第三審上訴後,經本院
認其上訴不合法律上之程式,以100 年度台上字第1106號判
決駁回其上訴確定。被告則以原確定判決認定其販賣第一級
毒品既遂罪部分之法律見解所援用本院上開判決,已實質援
用本院25年非字第123 號判例意旨,乃以該判例有牴觸憲法
疑義,聲請司法院解釋。經司法院於109 年6月19日以第792
號解釋認:本院25年非字第123 號刑事判例稱:「販賣鴉片
罪…以營利為目的將鴉片購入…其犯罪即經完成」及67年台
上字第2500號刑事判例稱:「所謂販賣行為…祇要以營利為
目的,將禁藥購入…其犯罪即為完成…屬犯罪既遂」部分,
與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 條第1項至第4項所定販賣毒品既遂
罪,僅限於「銷售賣出」之行為已完成始足該當之意旨不符
,於此範圍內,均有違憲法罪刑法定原則,牴觸憲法第8 條
及第15條保障人民人身自由、生命權及財產權之意旨。非常
上訴意旨乃以本件被告係司法院上開解釋聲請人之一,該解
釋對於被告據以聲請解釋之案件即原確定判決,亦有效力,
而以該解釋作為非常上訴之理由,指摘原確定判決已實質援
用本院25年非字第123 號判例意旨,認被告意圖營利而販入
毒品,雖未及賣出,其販賣毒品罪即為完成,仍應論以販賣
毒品既遂,與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 條第1項至第4項所規定
販賣毒品既遂罪,僅限於「銷售賣出」之行為已完成始足該
當之意旨不符,有違憲法罪刑法定原則,牴觸憲法第8 條及
第15條保障人民人身自由、生命權及財產權之意旨,而有適
用法則不當之違背法令,即有理由。案經確定,且於被告不
利,又依原確定判決事實之認定及理由之說明,本件購毒者
林先生之電話為0000000000號,惟共犯張來發否認販賣,被
告則供稱未與林先生接觸,另稽之卷內資料,該電話之客戶
姓名為徐冰(見第一審卷第73頁),業經徐冰於偵查時供承
在卷(見99年度偵字第12354 號偵查卷第97頁),本件購毒
者究竟為何人,事實仍有不明,為維持被告審級利益,應將
原確定判決關於被告共同販賣第一級毒品部分撤銷,由臺灣
高等法院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以資救濟。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47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6 日
刑事第五庭審判長法 官 陳 世 雄
法 官 段 景 榕
法 官 汪 梅 芬
法 官 宋 松 璟
法 官 鄧 振 球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6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