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342 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342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0 月 27 日

案由:妨害性自主

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342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台上字第4342號

上訴人 林豊兒

選任辯護人 趙家光 律師

高明哲 律師

陳志銘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妨害性自主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中華民國111年6月29日第二審更審判決(110年度侵上更一字第3號,起訴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107年度偵字第6217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理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本件原審審理結果,認上訴人林豊兒有如原判決事實欄所載之在與甲女(姓名詳卷)飲酒聊天過程中,違反甲女意願,將含有苯二氮平類中樞神經抑制劑之鎮靜安眠藥物Nimetazepam( 硝甲西泮 ,俗稱「一粒眠」或「紅豆」,屬於第三級毒品,無證據證明上訴人知該藥劑含有第三級毒品成分)摻入甲女飲用之酒杯內,俟甲女飲用後,藥效發作陷入暈厥昏睡而無法反抗時,以手撫摸甲女之胸部與下體,及以手指插入甲女陰道內,對甲女為強制猥褻及強制性交犯行明確,因而撤銷第一審之科刑判決,改判論處上訴人以藥劑犯強制性交罪刑。已詳述其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證據能力,係指證據得提出於法庭調查,以供作認定犯罪事實之用,所應具備之資格;而證明力,則為具證據能力之證據對於待證事實證明之程度,二者應予區辨。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得否作為證據,屬當事人得為處分之事項,是其於同意該審判外之陳述作為證據後,自得於審理事實之法院尚未進行該證據之調查前,撤回該同意或對該審判外陳述之證據能力復行爭執;反之,原不同意作為證據者,嗣亦得改為同意。從而,當事人究竟有無同意該審判外之陳述作為證據,應視其最終就該陳述之證據能力所為意思表示而定。卷查上訴人前固於原審前審主張A女(姓名詳卷)於偵查中之陳述無證據能力,惟於原審受命法官行準備程序時,改為同意該陳述之證據能力,嗣於原審審理時僅爭執A女所為非親自見聞,而係聽聞自甲女轉述部分證詞之證據能力(見原審上更一卷第110、202、261頁)。則原審就A女偵查中所為屬於其親自見聞部分之陳述,認上訴人同意具有證據能力,核與卷證資料相符。上訴意旨此部分指摘,顯非依據卷內資料指摘,要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再者,證據之分類,依其證據方法與待證事實之關聯性,固可分為供述證據與非供述證據。供述證據如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其有無證據能力,應視是否合於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5有關傳聞法則例外規定以決定;如屬非供述證據,自無傳聞法則例外規定之適用,祗需合法取得且非偽造或變造之物,並於審判期日經合法調查,即可容許為證據。又關於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使用規定,揆諸該條「若當事人於審判程序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此時,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之立法意旨,係採豐富證據資料、擴大適用之立場,俾有助於真實發現,而酌採當事人進行主義下證據處分權所為之規定,與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並列而同屬傳聞法則之例外,彼此間非必為互斥或先後前提之關係。法院於審查後,如認無證明力明顯過低,或違法取得證據等欠缺適當性之情形,於判決理由說明其審查之總括結論,因無損於被告訴訟防禦權,要無就各該傳聞證據逐一說明如何審酌之必要。原審所引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供述及非供述證據部分,上訴人及其原審選任之辯護人於原審準備程序均表示同意作為證據,嗣除就A女證詞部分有上開爭執外,其餘均未再事爭執或撤回該同意,則原判決就該等供述證據,簡略記敘並無違法取證之不適當情形,而認有證據能力等旨,依前開說明自無不當。至就非供述證據部分,卷查亦無偽造、變造或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是原判決未就所引非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一一論述說明,既不影響判決之本旨,自難認有理由不備之違法。上訴意旨以原判決就所引之「認識毒品資料」,未詳予區分究為書面陳述之供述證據,抑或以文書外觀之存在作為物證之非供述證據,且亦未詳述供述證據何以有證據能力之理由,有判決理由欠備之違法云云,自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鑑定與鑑定證人均為法定證據方法;鑑定,乃使有特別知識或經驗之人,就某事項陳述其判斷意見;而鑑定證人則係指依特別專門知識而得知已往事實之人,使其陳述唯有具備專門知識始能察覺或得知之過往事實。卷查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下稱刑事警察局)民國106年7月31日暨107年5月21日鑑定書,以及該局108年1月4日及108年2月19日函文,乃該局警務正 粘凱俐 依憑其特別知識經驗,檢驗、比對本件採集自甲女內褲、陰道、外陰部等處跡證,及上訴人之唾液DNA,所出具之專業鑑定意見及補充說明函文。而粘凱俐在第一審作證所為之證言,均係依憑其專業知識或經驗而陳述或報告其專業意見,抑或針對當事人或法院就上開鑑定書、函文之疑義為說明,並無其親身見聞過往事實之陳述(見第一審109年2月20日審判筆錄),自屬鑑定人,而非鑑定證人。則第一審審判長命粘凱俐依鑑定人身分具結,核與法定程式無違。至原判決雖誤載粘凱俐為鑑定證人,惟無礙其於本案為鑑定人之身分,於判決結果不生影響。上訴意旨指稱原判決未釐清粘凱俐究為鑑定人或證人,其證言欠缺法定程式,不得作為證據云云,難認是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採證認事,係事實審法院之職權,其對證據證明力所為之判斷,如未違背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復已敘述其憑以判斷之心證理由,即不能任意指為違法。且法院認定事實,並不悉以直接證據為必要,其綜合各項調查所得之直接、間接證據,本於合理的推論而為判斷,要非法所不許。原判決依憑甲女指證之全部犯罪事實,佐以上訴人之部分供述,及A女、粘凱俐、 謝月桂 之證詞,以及卷附財團法人私立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下稱中和紀念醫院)濫用藥物尿液檢驗報告、認識毒品資料、中和紀念醫院109年1月6日、109年10月7日及110年9月7日函暨附件、臺北榮民總醫院111年3月28日函暨附件、前揭刑事警察局鑑定書及函文等證據資料,詳加研判,認定上訴人有前述犯行;並敘明:⑴如何認定甲女尿液中驗出之7-Aminonimetazepam及7-Aminonitrazepam代謝物,係飲用上訴人趁機投入其酒杯內之硝甲西泮藥劑所致;⑵何以認定上訴人於甲女藥效發作,無法反抗之情形下,對甲女為強制猥褻及強制性交;⑶如何認定甲女之指證,與其他事證相符,而具有憑信性等旨之理由。復就上訴人否認犯行,所辯各節,如何不足以採信,亦於理由內詳為論述、指駁。所為論斷,俱有卷內資料可資佐證,係合乎推理之邏輯規則,尚非原審主觀之推測,核與證據法則無違,亦無理由矛盾或不備,及調查職責未盡之違法情事。且查甲女於106年6月29日(案發日)警詢時,表示不願報案,並旋離開任職之酒店,嗣接獲警方通知,始於106年11月8日至警局應詢及提告。而甲女案發後亦未曾與上訴人聯繫,直至第一審受命法官於108年6月17日行準備程序,方與上訴人洽談並成立和解等情,有甲女警詢、偵訊及上揭準備程序筆錄在卷可參。堪認甲女無為賠償而提起本案告訴之動機。再佐以採集自甲女內褲(褲底內側斑跡)及陰道深處棉棒,經刑事警察局鑑定結果,檢出之男性Y染色體DNA-STR型別,與上訴人男性Y染色體DNA-STR型別相符等情,益徵原審採信甲女之指訴無悖於經驗及論理法則。又A女聽聞自甲女所稱遭上訴人性侵害部分,固屬傳聞供述,然就其於偵訊及第一審所稱甲女談及遭性侵害時崩潰大哭,且事發後旋自酒店離職等事實,則均係其就親身經歷之客觀事實所為供述,乃屬別一證據,原審以之為甲女供述之補強證據,核無違反證據法則可言。上訴意旨置原判決明白之論敘於不顧,猶爭執甲女之證詞及擷取部分事證片段內容,就其有無上開犯行之事實,再事爭辯,並主張甲女意在詐財;A女所述為傳聞證言,無補強證據之適格,且原審有調查職責未盡之違法云云,自均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本件有關何以認定上訴人係在其他人離開案發現場,僅餘其與甲女獨處時,利用甲女如廁之際,將硝甲西泮藥劑摻入甲女酒杯,讓不知情之甲女服用;又如何認定硝甲西泮為中樞神經抑制劑之鎮靜安眠藥物,服用後會導致嗜睡及昏迷等症狀,在一般劑量下可溶解於酒精,如混合酒精使用,有增強中樞神經抑制作用之鎮定效果,導致施用者陷入昏睡狀況;及何以認定甲女所稱因聞到上訴人所吐之煙氣而昏迷等語,乃係其昏厥前之最後記憶,致使甲女誤認係上訴人吐煙致其昏睡,難執此質疑甲女指證之憑信性;以及如何認定服用硝甲西泮3至5mg劑量後,雖約15至30分鐘入睡,作用時間長約8小時,惟倘於睡眠期間遭受外力干擾,仍有甦醒而呈現意識不清症狀之可能等情,已據原判決於理由內逐一闡述甚詳,查無理由不備或矛盾,及違反證據法則可言。上訴意旨無視於原判決此部分論述,仍執陳詞,重為爭辯,核與法律所規定得上訴第三審之理由不相適合。另原判決係以服用硝甲西泮後,縱因個人體質不同未必均會陷入昏睡,惟在藥效高峰期應難維持正常精神,而依甲女至當天下午5時仍處在意識不清狀態之情,以推論其當日服用硝甲西泮之時間,並非認定甲女未陷入暈厥昏睡狀態,核無上訴意旨所指摘判決理由矛盾之違法可言。

原判決依憑甲女所為其甦醒後發現內衣褲移位及下體疼痛之供述,佐以刑事警察局106年7月31日鑑定書顯示,在甲女之褲底內側斑跡採集到上訴人之DNA,而甲女當天係穿著褲底內側直接與陰道口接觸之丁字褲等情,以及卷附驗傷診斷書、查訪紀錄表等證據資料,認定上訴人於以手指插入甲女陰道強制性交之同時,亦有以手撫摸甲女胸部及陰道之強制猥褻犯行(見原判決第17頁)。而原審審判長於審判期日調查證據時,就其憑以認定上訴人強制猥褻犯行之上開證據,俱逐一提示並告以要旨,及訊問上訴人及其原審選任辯護人有無意見,予其等辯明證據證明力之機會,復訊問有無證據請求調查?並予上訴人之原審選任辯護人詢問上訴人之機會,且審判長於調查證據完畢後,亦依序命檢察官、上訴人及其原審選任之辯護人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再依序就科刑範圍為辯論,及予上訴人最後陳述之機會,上訴人及其原審辯護人並為相關之辯論及陳述,而其原審辯護人提出之刑事辯護意旨狀,亦載敘上開證據資料如何不足為不利上訴人認定之理由,此有卷附原審審判筆錄、刑事辯護意旨狀可參。核已予上訴人就強制猥褻犯嫌,聲請調查證據,以及陳述有利於己之事實與法律上意見之機會。是縱原審審判長疏未訊問上訴人強制猥褻部分之犯罪事實而有微疵,惟既無礙上訴人之訴訟防禦權,顯於判決結果無影響。上訴意旨執此指摘,難認是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是否適用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乃實體法上賦予法院得為自由

裁量之事項;且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期,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原判決已說明何以認定本件無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規定適用之理由。經核尚無不合,原審未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亦無上訴意旨所指判決不適用法則之違法可言。

其餘上訴意旨,經核亦係就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

任意指摘為違法,或就不影響判決本旨之微疵,提出主張,抑或非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有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之情形,均難認已符合首揭法定之第三審上訴要件。綜上,應認本件上訴不合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0  月  27  日

刑事第三庭審判長法官 徐昌錦

法 官 林恆吉

法 官 林海祥

法 官 侯廷昌

法 官 江翠萍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1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