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臺北地方法院89.07.14.八十九年度賠字第158號決定書

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89.07.14.八十九年度賠字第158號決定書

法院:臺北地方法院

日期:089年07月14日(民國)

日期:2000年07月14日(公元)

案由:冤獄賠償

類型:刑事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89.07.14.八十九年度賠字第158號決定書全文內容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決定書八十九年度賠字第一五八號聲請人 黃樹森
右聲請人因叛亂案件,聲請冤獄賠償,本院決定如左:主文
黃樹森經治安機關逮捕而以罪嫌不足逕行釋放前,人身自由受拘束 參佰
拾玖日,准予賠償新臺幣壹佰柒拾肆萬伍仟元。
其餘聲請駁回。理由
一、聲請意旨略以:緣國防部反情報總隊受命偵辦冒名陸軍預訓司令部上尉軍官 王振民 假借該司命部名義致函國防部總政戰部前主任 高魁元 上將橫加侮辱,同時又以前項方式冒用王振民上尉上書總統府張祕書長群詆毀現行政策攻擊政戰工作,謂三民主義為掛羊頭賣狗肉濫言郭匪沬若稱毛匪為太陽是有道理的,同年五月十八日復由淡水用二○一八號信箱名義油印傳單攻擊總統及蔣部長,由淡水投郵分寄澎湖防衛司令部等機關,經國防部令交反情報總隊調查,詎該總隊不依案據之軍事機關著手偵查,竟於民國(下同)五十四年六月七日深夜無端派武裝軍官騙入室內,將聲請人予以羈押,經當時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事檢察官承辦本案時,聲請人堅請鑑定筆跡以明真相,惟軍事檢察官略作偵訊後轉將聲請人拘禁於該○○○市○○○路三號監獄計八十二日始以(54)警檢聲字第○四八號聲請書向警總部軍事法庭聲請將聲請人交付感化,嗣警備總司令部軍事法庭對於前開聲請裁定聲請駁回確定,並於五十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准聲請人交保開釋,共計違法羈押三百五十二日,為此,爰依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司法院大法官議決釋字第四七七號解釋、冤獄賠償法等相關規定,請求以新臺幣(下同)三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一日計算之賠償金。
二、按人民於戒嚴時期因犯內亂、外患罪,於受無罪之判決確定前曾受羈押或刑之執行者,得聲請所屬地方法院比照冤獄賠償法相關規定,請求國家賠償,修正前之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固有明文;惟因上開條文未能包括不起訴處分確定前或後、經治安機關逮捕以罪嫌不足逕行釋放前、無罪判決確定後、有罪判決(包括感化、感訓處分)執行完畢後,受羈押或未經依法釋放之人民在內,故司法院大法官議決第四七七號解釋,基於上開情形係對權利遭受同等損害,應享有回復利益者,漏未規定,顯屬立法上之重大瑕疵,若仍適用該條例上開規定,僅對受無罪判決確定前喪失人身自由者予以賠償,反足以形成人民在法律上之不平等,乃認凡屬上開漏未規定情形,均得於該解釋公布之日起二年內,依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規定請求國家賠償。又以前開大法官會議之解釋,攸關人民身體自由之保障,且具憲法位階之效力,故立法者乃本斯此旨,修正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規定,並經總統於八十九年二月二日公布,同年月四日生效施行,而該法文中除內亂、外患之罪外,包含因懲治叛亂條例或檢肅匪諜條例之罪,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一)經治安機關逮捕以罪嫌不足逕行釋放前,人身自由受拘束者。(二)於不起訴處分確定前受羈押,或不起訴處分確定後未依法釋放者。(三)於無罪判決確定前受羈押或刑之執行,或無罪判決確定後未依法釋放者。(四)於有罪判決或交付感化教育、感訓處分,執行完畢後,未依法釋放者。均得自本條例修正公布日起,於五年間聲請所屬地方法院準用冤獄賠償法相關規定,請求國家賠償。
三、經查:本件聲請人黃樹森於五十四年六月七日因叛亂案件,遭前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軍事檢察官羈押偵辦後,於五十四年十月五日以(54)警檢聲字第○四八號聲請書,聲請交付感化,嗣於五十五年五月二十三日經前臺灣警備總司令部以(54)警審聲字第二二號裁定聲請駁回確定,並於五十五年五月二十一日以釋字第六二二號函將聲請人交保開釋等情,有前臺灣警備總司令部(54)警檢聲字第○四八號聲請書及(54)警審聲字第二二號裁定書及軍管區司令部督察長室於八十九年六月十四日以(89)志厚字第一八四二號函各一紙在卷可證,足見聲請人於經前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予以交保釋放前,確自五十四年六月七日起迄至五十五年五月二十一日止遭受違法羈押無訛。然聲請人受羈押後,雖因前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軍事檢察官以被告思想偏激傾匪為由,聲請交付感化教育,惟經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簡易審判庭以不能證明聲請人有思想傾匪之事實為由將前開聲請駁回,此外亦無其他有罪判決及處分之資料,此種情形,無異於修正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第一款「經治安機關逮捕而以罪嫌不足逕行釋放前,人身自由受拘束者」規定之情形,是以,依前揭說明所示,聲請人自得爰依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之規定請求賠償,且此部分並無冤獄賠償法第二條各款所列不得請求賠償之情形,又無逾法定聲請賠償之時間,是其聲請國家賠償應認為有理由。爰審酌聲請人教育程度為軍校十一期畢業,當時已年屆五十歲,竟遭此巨變,渠於戒嚴時期因叛亂案件遭國家以違法羈押之方式剝奪其行動自由長達三百四十九日之久,其精神上所受之痛苦,實難以想像,倘未准予每日以五千元之上限規定予以賠償,實不足以彌補其所受之痛苦於萬一等一切情狀,准予賠償如主文第一項所示之金額。至於聲請人另主張渠於五十五年五月二十二日起至同年月二十四日止曾遭羈押之事實,與軍管區司令部督察長室於八十九年六月十四日以(89)志厚字第一八四二號函覆本院聲請人扣押日期為五十四年六月七日,開釋日期為五十五年五月二十一日之內容不符,且無證據證明聲請人確於該等期間內曾遭受羈押,是關於該部分之請求,依法無據,自應駁回,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司法院大法官議決釋字第四七七號解釋、修正之戒嚴時期
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第六條、冤獄賠償法第十三條第二項前段、第三條
第一項,決定如主文。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七月十四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第七庭法官 陶亞琴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如不服本決定,應於決定書送達後二十日內以書狀敘述理由,向本院提出聲請覆議狀書記官 陳圓圓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七月十八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