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高等行政法院89.10.24.八十九年度訴字第382號判決

案號:臺北高等行政法院89.10.24.八十九年度訴字第382號判決

法院: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判

日期:089年10月24日(民國)

日期:2000年10月24日(公元)

案由:商標異議

類型:行政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89.10.24.八十九年度訴字第382號判決全文內容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八十九年度訴字第三八二號原告賓實業有限公司代表人 謝明昌 訴訟代理人 邱吉均 被告經濟部智慧財產局代表人 陳明邦 訴訟代理人 彭清波 高秀美參加人臺灣伊股份有限公司代表人 蔡炳鎗 訴訟代理人 黃清國
右當事人間因商標異議事件,原告不服經濟部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五月三十
一日經(八九)訴字第八九○八七一九六號訴願決定,提起行政訴訟。本
院判決如左:主文
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事實
緣原告於民國(以下同)八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以「仙女送花圖」商標(
如附圖一,以下簡稱審定商標),指定使用於當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四十
九條所定商品及服務分類表第二十四類之被褥、被套、床單等商品,向前
中央標準局(八十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改制為智慧財產局)申請註冊,經被
告准列為審定第八二二三二七號商標。嗣參加人臺灣 伊莎貝爾 食品股份有
限公司(以下簡稱伊莎貝爾公司)以該審定商標近似於該公司著名之「伊
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如附圖二,以下簡稱據以異議商標),有致公眾
混淆誤認之虞,有違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七款之規定,對之提起異議。案
經被告審查,以八十九年一月十日中台異字第八八一二八六號商標異議審
定書為異議成立之處分,原告不服,提起訴願,經駁回後,遂向本院提起
本件行政訴訟。茲摘敘兩造之訴辯意旨如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求為判決如主文所示。
二、陳述:
1、商標法上商標近似之構成要件有五:有兩個以上標章存在。兩商標之商品須同一或同類。須兩商標構成近似。須致購買人混同、誤認或受詐欺之虞。不以當事人之主觀意識有故意,而以客觀足生混淆即屬之。本件審定商標與據以異議商標並非同一或同類,因此不符合商標近似之構成要件,故兩商標不可相提並論為比較。另所謂「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者」,係指商標本身有使人誤認其所表彰之商品性質、品質、產地或其為他人生產、製造、加工、揀選、批售、經紀而購買之虞而言。今審定商標指定使用於枕頭、睡袋、坐墊...等,與據以異議商標指定使用於珠寶、鐘錶、攝影、禮服之出租等,兩者為顯然不同之商品,既為不同之商品,則其商品性質、品質、產地必不相同,商品性質、品質、產地既不相同,則何來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
2、原處分擴大法條之適用,且未詳查參加人所提出之事證,逕行採信,不但偏頗,且顯有未洽,實難令原告心服。原告茲將不服之理由一一陳述如下:
、「相同或近似於他人已註冊之著名商標或標章,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者」,不得申請註冊,固為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所明定,然該條款所指之「著名商標」乃係指必須於中華民國境內,為從事同一行業之人所共知之商標而言,而並非廣為相關事業或消費者所普遍認知者而言,否則以此而論,則臺灣所核准之商標被認定為著名商標者將多如牛毛,因此於解釋運用上應審慎。
、被異議之商品類別與異議人之營業項目完全不同,對消費者而言,並無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當然若營業項目相同或類似,有造成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則原告無話可說。
、審定商標圖樣與據以異議商標圖樣有所不同,按據以異議商標圖樣為一英文「I」字之草寫,上置一展翅飛翔之仙女圖,反觀審定商標圖樣係由一手捧花朵,身披彩帶之仙女圖,兩者設計之意匠不同,就一般消費者而言,無致混淆誤認之虞。而類同此案者,如行政法院七十四年判字第七九八號及七十七年判字第一六三三號判決參照。
、參加人所提供之電視廣告調查及明細表,並未經由媒體公司開立之單據,以確認其真實性,否則人人亦可製作。
、參加人所提供之媒體、廣告及型錄,所廣告者皆為「餅乾...等」商品,與「被單...等」商品完全無關,無致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
、消費者所知者為中文「伊莎貝爾」及英文「ISABELLE」,倘原告所用之商標圖樣為與「伊莎貝爾」及「ISABELLE」近似或使用於同一或類似商品,則原告無話可說。
3、綜上所陳,審定商標圖樣與據以異議商標圖樣不但不同、不近似,無使消費者產生混淆誤認之虞,且指定使用商品亦不同,況且審定商標既曾經被告審查核准,足見據以異議商標並非著名商標,故審定商標並未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之規定,原處分顯屬違法不當。而由訴願決定書之理由可明確看出經濟部並未詳細審究據以異議商標案之適法性,反而抄襲原處分之理由,作為駁回之依據,此不但凸顯出經濟部訴願委員會不負責之態度,亦顯現其草率之一面。為此,請將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
乙、被告方面:
一、聲明:求為判決駁回原告之訴,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二、陳述:
1、按商標圖樣「相同或近似於他人著名之商標或標章,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者」,不得申請註冊,為本件商標異議審定時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七款所明定。又所稱「著名之商標或標章」,係指有客觀證據足以認定該商標或標章已廣為相關事業或消費者所普遍認知者而言,復為商標法施行細則第三十一條第一項所明定。所謂「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者」,係指商標或標章有使一般消費者對其所表彰之商品來源或產製主體發生混淆誤信之虞而言。
2、本件系爭審定第八二二三二七號「仙女送花圖」商標圖樣與參加人據以異議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圖樣相較,兩者主要構圖皆為一仙女飛翔之姿,且仙女裙尾向下飄揚之彩帶如出一轍,其構圖意匠極相彷彿,異時異地隔離觀察,難謂無使人產生混淆誤認之虞,應屬構成近似之商標。又查據以異議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係參加人先使用於喜餅、蛋糕商品上,除已陸續在被告獲准註冊外(經查被告註冊資料其有註冊第六二八○二六、六五九六一八、七○三五○九號商標,亦於其他商品取得如商標圖樣對照表所附之註冊第七一○八三二號商標及註冊第八七三九三號服務標章),並自八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起於聯合報、自立晚報、中華日報、臺灣日報、民生報、臺灣新聞報、中國時報及自由時報等八家全國性報紙以大篇幅廣告廣為宣傳促銷其商品,且同時成立全省十一處之門市,以行銷其商品,更於八十三年八月至八十五年三月間,陸續於國內三家電視台(台視、中視、華視)宣傳廣告,其廣告費用高達新臺幣(以下同)一億五千三百多萬元,目前仍持續在電視台廣告中,則於本件審定商標八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申請註冊當時,據以異議商標難謂非為國內相當廣泛範圍內已為相關公眾所共知之著名商標,凡此有參加人所檢送之有關各大報紙廣告、商品型錄廣告與電視廣告調查及明細表等影本附卷可稽,從而本件原告於其後以近似之圖樣,作為審定商標圖樣申請註冊,雖指定使用之商品性質與據以異議商標商品有所差異,然以據以異議商標圖樣非為常見之圖形且其設計樣態特殊並經參加人使用已為消費者所知悉,消費者已有先入為主之概念之情形下,客觀上應有致公眾產生混淆誤認之虞,自有首揭法條規定之適用。是被告所為之處分應無違誤,請駁回原告之訴。
丙、參加人之陳述:
1、就商標圖樣近似部分提出說明:
、二商標之仙女圖形姿態相同,飛行綵帶下垂飄逸之形體亦相同,裙擺部分之線條及形式亦近乎完全相同,絕無如此巧合之可能,顯見有抄襲之嫌。
、二商標同置一處僅有部分細微差異,異時異地觀察則難以分辨;依商標法稱異時異地隔離觀察之審查基準,自有使消費者對二商標混淆誤認,屬近似無疑。
2、「伊莎貝爾ISABELLE及仙女圖」著名及眾所周知部分:
、「伊莎貝爾」文字及「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圖形無論在廣告上、包裝、型錄都是同時併合使用,因此消費者對「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圖形的認知與「伊莎貝爾」文字是不可分割,及一致為消費者所認識。
、「伊莎貝爾」自八十三年起於電視、報紙、車廂廣告等各式媒體投注鉅資大量廣告及全省廣開分店之事實,客觀上,確可造成著名之認識,而達著名之程度。至今為止,伊莎貝爾之廣告仍是大量持續,未中斷的進行宣傳。
、為擴大商標保護範圍,參加人更於國內、外辦理相關商標註冊,並陸續取得註冊在案。
、為發揮商標註冊之功能及積極保護商標之權益,參加人依商標法賦予之權利,對有侵權之虞之商標提出異議及評定撤銷,此經被告審定成立在案。
、另將參加人截至目前為止在臺灣之商標註冊資料共一百八十九件列表,茲證明伊莎貝爾公司自八十二年成立至今,對商標品牌之保護不遺餘力。
3、廣告證據部分:
、廣告費用雖未見全部會計憑證,但以營利事業所得稅申報書所申報之廣告費,需經會計師之簽證、國稅局之查核,應無作假餘地。
、電視媒體廣告調查報告,為客觀第三人所做,並非臨訟編造,參酌前述廣告費支出,亦應採認為真。
、廣告、型錄內容上,商標之使用型態,已於異議程序提出證據在卷。
4、商品之性質部分:
、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前段之適用,並不以使用於同一商品或類似商品為限,目的即在於保護著名商標為宗旨。
、審定商標之商品「被褥、枕頭...」確與「喜餅」在我國婚禮中為傳統禮節上同時必備之物品,因此,商品性質雖然不同,但仍相關聯,消費者亦有對產製主體產生混淆誤認之虞。
5、另提供「仙女圖」於八十三年同時取得美術著作之著作權登記謄本,而原告該圖形之使用,亦有侵害本公司著作權之虞;參加人尚保留著作權部分侵權之追訴,請一併參酌。理由
一、本件原告主張:審定商標圖樣與據以異議商標圖樣不同、不近似,據以異議商標圖樣為一英文「I」字之草寫,上置一展翅飛翔之仙女圖,而審定商標圖樣係由一手捧花朵,身披彩帶之仙女圖,兩者設計之意匠不同,並無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又審定商標指定使用於枕頭、睡袋、坐墊...等,與據以異議商標指定使用於珠寶、鐘錶、攝影、禮服之出租等,兩者顯然為不同之商品,則商標本身無使人誤認其所表彰之商品性質、品質、產地或其為他人生產、製造、加工、揀選、批售、經紀而購買之虞,則何來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且參加人所提供之媒體、廣告及型錄,所廣告者皆為「餅乾...等」商品,與「被單...等」商品完全無關,無致一般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況且一般消費者所知者為中文「伊莎貝爾」及英文「ISABELLE」,而審定商標既曾經被告審查核准,足見據以異議商標並非著名商標,是審定商標並未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前段之規定,原處分、訴願決定顯屬違法不當,請均撤銷等語。被告辯稱:審定之「仙女送花圖」商標圖樣與參加人據以異議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圖樣相較,兩者主要構圖皆為一仙女飛翔之姿,且仙女裙尾向下飄揚之彩帶如出一轍,其構圖意匠極相彷彿,異時異地隔離觀察,難謂無使人產生混淆誤認之虞,應屬構成近似之商標。又查據以異議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係參加人先使用於喜餅、蛋糕商品上,除已陸續在被告獲准註冊外,並自八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起於聯合報、自立晚報、中華日報、臺灣日報、民生報、臺灣新聞報、中國時報及自由時報等八家全國性報紙以大篇幅廣告廣為宣傳促銷其商品,且同時成立全省十一處之門市,以行銷其商品,更於八十三年八月至八十五年三月間,陸續於國內三家電視台(台視、中視、華視)宣傳廣告,其廣告費用高達一億五千三百多萬元,目前仍持續在電視台廣告中,則於本件審定商標八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申請註冊當時,據以異議商標難謂非為國內相當廣泛範圍內已為相關公眾所共知之著名商標,凡此有參加人所檢送之有關各大報紙廣告、商品型錄廣告與電視廣告調查及明細表等影本附卷可稽,從而本件原告於其後以近似之圖樣,作為審定商標圖樣申請註冊,雖指定使用之商品性質與據以異議商標商品有所差異,然以據以異議商標圖樣非為常見之圖形且其設計樣態特殊並經參加人使用已為消費者所知悉,消費者已有先入為主之概念之情形下,客觀上應有致公眾產生混淆誤認之虞,自有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前段規定之適用。是被告所為之處分應無違誤,請駁回原告之訴云云。參加人補充陳述:「伊莎貝爾」文字及「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圖形無論在廣告上、包裝、型錄都是同時併合使用,因此消費者對「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圖形的認知與「伊莎貝爾」文字是不可分割。參加人為擴大並積極保護商標,於國內、外辦理相關商標註冊,並陸續取得註冊在案,對有侵權之虞之商標提出異議及評定撤銷,經被告審定成立在案。為保護著名商標,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前段並不以使用於同一商品或類似商品為限。而審定商標之商品「被褥、枕頭...」確與「喜餅」在我國婚禮中為傳統禮節上同時必備之物品,因此,商品性質雖然不同,但仍相關聯,消費者亦有對產製主體產生混淆誤認之虞云云。
二、按商標圖樣有使公眾誤認誤信其商品之性質、品質或產地之虞者,不得申請註冊,為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六款所明定,所謂有使公眾誤認誤信其商品之性質、品質或產地之虞,係指商標本身有使人誤認誤信其所表彰之商品性質、品質、產地或其為他人生產、製造、加工、揀選、批售、經紀而購買之虞而言;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前段規定之相同或近似於他人著名之商標或標章,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者,為有使公眾誤認誤信其商品之性質、品質或產地之之虞情形之一,並不以使用於同一商品或類似商品為限,亦不以被襲用之商標已在我國註冊為要件。惟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十二款規定之相同或近似於他人同一商品或類似商品之註冊商標者,則以使用於同一商品或類似商品為限,而依行為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十五條第二項規定,類似商品,應依一般社會通念,市場交易情形,並參酌該商品之產製、原料、用途、功能或銷售場所等各種相關因素判斷之。
三、查原告主張其於八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以審定商標,指定使用於行為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九條所定商品及服務分類表第二十四類之被褥、被套、床單、枕套、蚊帳、毛毯、窗簾、門簾、摺簾商品,向被告申請註冊,經被告准列為審定第八二二三二七號商標之事實,有商標註冊申請書附於審定卷可稽。又被告及參加人陳稱參加人在被告獲准註冊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計有:第六五九六一八號,註冊日期八十三年十一月一日,使用於行為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九條所定商品及服務分類表第二十四類糖果、餅乾、蛋糕、蛋捲、蜜餞、鳳梨酥、蛋黃酥、沙其馬、杏仁酥、麵包、乾點、月餅、巧克力酥、巧克力糖商品;第七一○八三二號,註冊日期八十五年三月十六日,使用於行為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九條所定商品及服務分類表第十四類貴重金屬珠寶箱、珠寶盒、鐘錶、項練錶、戒指錶、垂飾錶、手鐲錶、胸飾錶、寶石、金、銀、翡翠、珍珠、鑽石、胸針、項鍊、鐲、戒指、耳環、墜子、金幣、白金、黃金、假鑽、耳環夾、K白金、袖扣、領帶夾、瑪瑙商品;第八七三九三號,註冊日期八十五年十二月十六日,使用於行為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九條所定商品及服務分類表第四十二類攝影、錄影、婚紗、禮服之出租商品等情,亦有各該審定號之服務標章註冊簿影本附於異議卷可證,均堪信為真實。
四、被告及參加人固陳稱:據以異議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係參加人先使用於喜餅、蛋糕商品上,除已陸續在被告獲准註冊外,並自八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起於聯合報、自立晚報、中華日報、臺灣日報、民生報、臺灣新聞報、中國時報及自由時報等八家全國性報紙以大篇幅廣告廣為宣傳促銷其商品,而「伊莎貝爾」文字及「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圖形無論在廣告上、包裝、型錄都是同時併合使用,因此消費者對「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圖形的認知與「伊莎貝爾」文字是不可分割,且參加人同時成立全省十一處之門市,以行銷其商品,更於八十三年八月至八十五年三月間,陸續於國內三家電視台(台視、中視、華視)宣傳廣告,其廣告費用高達一億五千三百多萬元,目前仍持續在電視台廣告中,則審定商標於八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申請註冊時,據以異議商標難謂非為國內相關公眾所共知之著名商標,原告以近似之審定商標圖樣申請註冊,雖指定使用之商品與據以異議商標之商品有所差異,然客觀上有使公眾誤認誤信其商品之性質、品質或產地之虞,自有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前段規定之適用,並提出各大報紙廣告、商品型錄廣告與電視廣告調查及明細表等影本為證。惟觀諸參加人於異議時所提出之各大報紙廣告、商品型錄廣告與電視廣告調查及明細表等影本,所廣告者厥為使用於行為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四十九條所定商品及服務分類表第二十四類蜜餞、糖果、餅乾、麵包、蛋糕之商品,而該等商品參加人在被告獲准註冊之商標為第六二八○二六號「伊莎貝爾ISABELLE」商標(如附圖三),註冊日期八十三年一月十六日,間或併用仙女圖形,然原告強力廣告而為一般消費者熟知者為中文之「伊莎貝爾」及英文之「ISABELLE」商標,而非圖形之據以異議「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則圖形之據以異議「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難謂為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七款前段規定之「他人著名之商標或標章」,而應為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十二款規定之「他人之註冊商標」,縱或被告及參加人所陳稱之審定之「仙女送花圖」商標圖樣與據以異議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圖樣相較,兩者主要構圖皆為一仙女飛翔之姿,且仙女裙尾向下飄揚之彩帶如出一轍,其構圖意匠極相彷彿,異時異地隔離觀察,難謂無使人產生混淆誤認之虞,應屬構成近似之商標等語為真實,然依首揭說明,限於使用於同一商品或類似商品,而審定商標使用於被褥、被套、床單、枕套、蚊帳、毛毯、窗簾、門簾、摺簾商品,據以異議商標使用於糖果、餅乾、蛋糕、蛋捲、蜜餞、鳳梨酥、蛋黃酥、沙其馬、杏仁酥、麵包、乾點、月餅、巧克力酥、巧克力糖商品、貴重金屬珠寶箱、珠寶盒、鐘錶、項練錶、戒指錶、垂飾錶、手鐲錶、胸飾錶、寶石、金、銀、翡翠、珍珠、鑽石、胸針、項鍊、鐲、戒指、耳環、墜子、金幣、白金、黃金、假鑽、耳環夾、K白金、袖扣、領帶夾、瑪瑙商品、攝影、錄影、婚紗、禮服之出租商品,依行為時商標法施行細則第十五條第二項規定,依一般社會通念,市場交易情形,並參酌該商品之產製、原料、用途、功能或銷售場所等各種相關因素判斷,顯非類似商品,更非同一商品;另審定商標與一般消費者所熟知者為中文之「伊莎貝爾」及英文之「ISABELLE」商標,並不相同或近似,無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是則審定商標既未違反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十二款之規定,亦未違反該條項第七款前段之規定。
五、綜上所述,參加人以審定商標近似於其「著名」之「伊莎貝爾公司標章」商標(即據以異議商標),有致公眾混淆誤認之虞,有違商標法第三十七條第七款之規定,對之提起異議,被告審查後,以八十九年一月十日中台異字第八八一二八六號商標異議審定書為異議成立之處分,於法自有未合,訴願決定予以維持,亦有違誤。起訴意旨執以指摘,非無理由,爰將訴願決定及原處分併予撤銷,由被告另為適法之處理。
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有理由,爰依行政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
項前段、第九十八條第三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九十年一月五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三庭審判長法官 徐瑞晃 法官 曹瑞卿 法官 吳慧娟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
理由,如於本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判決送達後二十日內補
提上訴理由書(須按他造人數附繕本)。
中華民國九十年一月五日書記官 葉冠伸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