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交字第 326 號判決

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交字第 326 號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交通裁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交字第 326 號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 

111年度交字第326號

原告 張怡萱

被告桃園市政府交通事件裁決處

設桃園市○○區○○路00號7至8樓

代表人 張丞邦 住同上

訴訟代理人 黃一鳴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交通裁決事件,原告不服被告民國111年7月8日桃交裁罰字第58-D1OH30183號裁決,提起行政訴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原告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新臺幣捌佰參拾陸元由原告負擔。原告應給付被告新臺幣伍佰參拾陸元。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

一、本件原告不服被告於民國111年7月8日以桃交裁罰字第58-D1OH30183號裁決書(下稱原處分)所為之裁決,向本院提起撤銷訴訟,依兩造書狀所述各節及卷內資料所示,本件事證已臻明確,本院認無經言詞辯論之必要,爰依行政訴訟法第237條之7之規定,不經言詞辯論而為判決。

貳、實體部分

一、事實概要:原告於111年4月22日22時27分許,騎乘車牌號碼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下稱系爭機車),行經桃園市桃園區中正三街與永康街口時,因有闖紅燈直行之違規行為,為桃園市政府警察局桃園分局(下稱舉發機關)員警當場攔停並以掌電字第D1OH30183號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下稱系爭舉發單)舉發其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下稱道交條例)第53條第1項規定,並載明應於111年5月22日前到案。嗣原告於111年4月26日向被告陳述意見,被告於111年7月8日仍認其於上開時、地有「駕車行經有燈光號誌管制之交岔路口闖紅燈」之違規事實,乃以原處分裁處原告罰鍰新臺幣(下同)1,800元,並記違規點數3點,原處分於同日送達予原告。原告不服原處分,亦於同日向本院提起本件行政訴訟。

二、原告起訴主張:我當日並無闖紅燈的違規行為,證人無法提出我有闖紅燈之證據,我當時有跟警察反應,我認為警察當下只想對我開罰單,我覺得還是要有實質證據,我還有打電話去警局問有沒有監視器畫面,如果真的有,我也服氣等語。並聲明:原處分撤銷。

三、被告則以:

㈠按道交條例第4條第2項規定:「駕駛人駕駛車輛、大眾捷運系統車輛或行人在道路上,應遵守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之指示、警告、禁制規定,並服從執行交通勤務之警察或依法令執行指揮交通及交通稽查任務人員之指揮。」、第7條之2第1項第1款規定:「汽車駕駛人之行為有下列情形之一,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者,得逕行舉發:一、闖紅燈或平交道。」、第53條第1項規定:「汽車駕駛人,行經有燈光號誌管制之交岔路口闖紅燈者,處新臺幣一千八百元以上五千四百元以下罰鍰。」、第63條第1項第3款規定略以:「汽車駕駛人有下列各款所列條款之一者,除依原條款處罰鍰外,並予記點:三、有…第五十三條…情形之一者,各記違規點數三點。」。復按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2條第1項第1款規定:「汽車行駛至交岔路口,其行進、轉彎,應依下列規定:一、應遵守燈光號誌或交通指揮人員之指揮,遇有交通指揮人員指揮與燈光號誌並用時,以交通指揮人員之指揮為準。」、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70條第1項前段規定:「停止線,用以指示行駛車輛停止之界限,車輛停止時,其前懸部分不得伸越該線」、第206條第1項第5款第1目規定:「行車管制號誌各燈號顯示之意義如左:五、圓形紅燈㈠車輛面對圓形紅燈表示禁止通行,不得超越停止線或進入路口。」。為促使駕駛人回歸於對標線之認知,同時兼顧執法技術層面與大眾接受程度,茲將面對圓形紅燈時超越停止線或闖紅燈之認定敘述如后提供參考:㈠車輛面對圓形紅燈時仍逕予穿越路口至銜接路段,含左轉、直行、迴轉及右轉(依箭頭綠燈允許行駛者除外)即視為闖紅燈之行為。㈡有繪設路口範圍者:車輛無視於紅燈警示,有穿越路口之意圖,而車身已伸入路口範圍亦視同闖紅燈;若僅伸越停止線而未達路口範圍者,則視為不遵守標線指示(可以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六十條第三項之規定處分之)。㈢無繪設路口範圍者:以車輛無視於紅燈號誌,而有穿越路口之企圖,其車身並已伸越停止線並足以妨害其他方向人(若有行人穿越道)、車通行者亦以闖紅燈論處;若僅車身伸越停止線則以不遵守標線指示視之。㈣目前交岔路口已繪設網狀黃線區者暫以該範圍視作路口,未繪設者請公路主管機關依內政部警政署六十五年二月十六日警署交字第00二四九號函之規定視路況車況繪設路口範圍。㈤另路口設有照相設施者並請有關單位依會議結論之認定標準配合調整以更能明確認定(參照交通部82年4月22日交路字第009811號函)。

㈡依舉發機關111年5月23日桃警分交字第1110030930號函略以:「…旨案係本分局員警於111年4月22日22時27分,在桃園市桃園區中正三街與永康街交岔路口執行勤務時,發現旨揭車輛紅燈時逕行闖越路口直行(往永安路方向),立即予以攔停依法製單(掌電字第D1OH30183號)舉發,本案舉發核無違誤…」。

㈢按「當場舉發」交通違規並不以攝影或照相存證為其要件,亦不以舉發錄影或照片為唯一之證明方法,若舉發員警係親眼見聞違規經過,並經以證人之身分具結後為證述,此員警證詞仍不失為證明方法之一種。若強求各種交通違規行為均需以照片為其裁罰依據,事實上殆不可行,蓋諸多違規行為之發生係難以預期,違規狀態稍縱即逝,無法期待舉發員警就一瞬間突發之交通違規行為,於發現後能即時攝影取證,事實上僅能仰賴舉發員警親身目睹所見為之,別無其他舉證之可能,復倘查無其他證據顯示本件舉發員警有誤認或故意構陷之情事,自難以舉發員警無法提出其他證據佐證,即認其所述不可採信。再者,舉發機關員警之「目睹」為憑,然依道交條例第4條第2項規定:「駕駛人駕駛車輛或行人在道路上,應遵守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之指示、警告、禁制規定,並服從執行交通勤務之警察或依法令執行指揮交通及交通稽查任務人員之指揮。」。足見警察係屬道路交通事件之執行機關。警察既屬執勤機關,故其依據執勤當場觀察所得,據為交通裁罰之基礎,本係國家機關執法之具體型態之一,自難貶抑簡化認其係屬員警個人之「目睹」而不足採信,此由道交條例第7條之2亦規定如有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之情形,得由執法機關「逕行舉發」等情,顯見員警依其「目睹」所視,本得作為裁罰之基礎,要無疑義。尤其交通違規之態樣眾多,若干違規行為本質上均屬瞬間(例如闖紅燈、違規轉彎、未使用方向燈、未繫安全帶等),客觀上自難要求執法員警採取科學儀器攝錄始得舉發,否則即失國家設置交通員警維持交通秩序之目的。從而,本件舉發員警目睹原告於上開時、地駕駛系爭車輛有闖紅燈之違規情事,遂予以攔查舉發違規,洵屬有據。系爭車輛因有「駕車行經有燈光號誌管制之交岔路口闖紅燈」之情,該當道交條例第53條第1項規定所定要件。原處分並無違誤等語置辯。並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四、本件爭點:原告有無闖紅燈之違規事實?

五、本院之判斷:

㈠按汽車駕駛人,行經有燈光號誌管制之交岔路口闖紅燈者,處1,800元以上5,400元以下罰鍰;汽車駕駛人有第53條情形者,除依原條款處罰鍰外,並予記違規點數3點,道交條例第53條第1項、第63條第1項第3款分別定有明文。次按停止線,用以指示行駛車輛停止之界限,車輛停止時,其前懸部分不得伸越該線;行車管制號誌圓形紅燈之意義,係指車輛面對圓形紅燈表示禁止通行,不得超越停止線或進入路口,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70條第1項前段、第206條第5款第1目規定甚明。又按交通部82年4月22日交路字第009811號函釋意旨認為:「為促使駕駛人回歸於對標線之認知,同時兼顧執法技術層面與大眾接受程度,茲將面對圓形紅燈時超越停止線或闖紅燈之認定敘述如後提供參考:⑴車輛面對圓形紅燈時仍逕予穿越路口至銜接路段,含左轉、直行、迴轉及右轉(依箭頭綠燈允許行駛者除外)即視為闖紅燈之行為。」,上開函釋內容,除紅燈右轉部份,因道交條例於94年12月28日修正增訂第53條第2項規定,而不再視為同條第1項規定之闖紅燈外,其餘關於闖紅燈之認定標準,經核與該條例第53條第1項規定意旨無違,本院自得予以酌適用。

㈡查原告駕駛系爭機車,於事實概要欄所載之時間、地點,有面對圓形紅燈號誌仍壓越停止線闖紅燈之違規行為,並經舉發員警當場攔停並予以舉發,後移由被告以原處分裁處之事實,業據被告提出舉發機關函文、員警職務報告、違規示意圖、系爭舉發單、原告陳述書、原處分裁決書與送達證書、原告駕照資料、車籍資料等書證為證(見本院卷第29至43頁)。

㈢又查,原告駕駛系爭機車行駛至系爭路口時,面對圓形紅燈號誌仍壓越停止線闖紅燈,經舉發員警親眼所見,乃予以攔停並當場舉發之過程,業由舉發員警嚴譽提出之員警職務報告說明。復據證人即舉發員警嚴譽到庭具結證述略以:「當時中正五街與永康街之路口號誌以及永康街與中正三街之交通號誌均正常運作,原告車速約在40至50公里間。我騎警用機車在中正五街駛往力行路方向;原告則是在對向車道駛往永康街方向,兩輛機車曾擦身而過,我在機車左後照鏡看到原告機車右轉永康街時未打方向燈,我就迴轉追截打算盤查,在我右轉到永康街後,又看到前方距離約200公尺之原告機車在永康街直行往永安路方向,其所面對永康街與中正三街交叉路口之號誌亮紅燈時,原告機車尚未過停止線,但是原告仍闖過去。因為那邊有一個回收站,回收站是在停止線之前,我看到路口號誌亮紅燈時,原告機車才剛過回收站,且尚未到達停止線,且當時為夜間,沒有其他機車,所以我可以直接完整目睹違規經過,不會看錯。」等語屬實(見本院卷第58至59頁),與其職務報告之內容以及卷附違規示意圖(見本院卷第32頁)亦無齟齬。且按員警當場舉發本件闖紅燈之交通違規,並不以攝影或照相之科學儀器存證為其要件,若舉發員警係親眼見聞違規經過,並經以證人之身分具結後為證述,此員警證詞仍不失為證明方法之一種。若強求各種交通違規行為均需以清晰影片或照片為其裁罰依據,事實上殆不可行,蓋諸多違規行為之發生係難以預期,違規狀態稍縱即逝,無法期待舉發警員就一瞬間突發之交通違規行為,於發現後能即時攝影取證,事實上僅能仰賴舉發員警親身目視所見為之,別無其他舉證之可能,復倘查無其他證據顯示本件舉發員警有誤認或故意構陷之情事,自難以舉發員警無法提出其他證據佐證,即認其所述不可採信。復據本院職權並調取系爭路口號誌時制計劃資料表(見本院卷第83頁),可認永康街與中正三街之路口僅二時相交互運作,號誌運作模式單純,刻正駕車追截之員警應更較一般人為專注,對於系爭路口之號誌運作以及違規車輛之判斷,並無誤認或誤判之虞。此外,本院復查無任何證據足資證明舉發機關或舉發員警有何捏造事實違法取締之不法情事,則應認舉發員警本其維護交通秩序、安全職責所為舉發之違規情節,足堪採為憑信。準此,舉發員警具結證稱確實目睹原告駕駛系爭機車行經系爭路口面對圓形紅燈號誌亮起時有壓越停止線闖紅燈之情事乙節,應屬實在。綜上所述,原告於系爭時、地,確實有「駕車行經有燈光號誌管制之交岔路口闖紅燈」之違規行為。又原告為持有合法駕駛執照之人,對於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理應知悉,故本件原告之闖紅燈違規行為,縱認非故意,亦有應注意,能注意,而未注意之過失甚明。故本件被告認定原告有「駕車行經有燈光號誌管制之交岔路口闖紅燈」之違規,並無違誤。

六、綜上所述,原告於事實概要欄所載時、地,有面對圓形紅燈號誌,仍超越停止線闖紅燈之行為。從而,被告依道交條例第53條第1項、第63條第1項第3款規定,以原處分對原告裁處罰鍰1,800元,並記違規點數3點,核無違誤。原告訴請撤銷原處分,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證據,經核均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論列,併此敘明。

八、本件第一審裁判費為300元、證人日旅費為536元,合計第一審訴訟費用836元,依行政訴訟法第98條第1項規定,由敗訴之原告負擔。復因第一審裁判費300元係由原告於起訴時所繳納,而被告前已預納證人日旅費536元,是原告應給付被告訴訟費用為536元,爰依行政訴訟法第104條規定準用民事訴訟法第93條規定,確定第一審訴訟費用額如主文第2項所示。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行政訴訟庭 法 官  徐培元

上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理由(原判決所違背之法令及其具體內容或依訴訟資料可認為原判決有違背法令之具體事實),其未載明上訴理由者,應於提出上訴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上訴狀及上訴理由書均須按他造人數附繕本,如未按期補提上訴理由書,則逕予駁回上訴),並應繳納上訴裁判費新臺幣750元。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書記官 吳文彤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