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分院95.08.31.九十五年度上訴字第106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中分院95.08.31.九十五年度上訴字第106號刑事判決

法院: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日期:095年08月31日(民國)

日期:2006年08月31日(公元)

案由:貪污等

類型:刑事

臺中分院95.08.31.九十五年度上訴字第106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95年度上訴字第106號
上 訴 人 臺灣南投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丁○○
選任辯護人 張國楨 律師
羅豐胤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庚○○
選任辯護人 羅豐胤 律師
黃靖閔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丙○○
選任辯護人 俞建界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戊○○
指定辯護人 劉惠利 律師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臺灣全錄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壬○○
選任辯護人 廖瑞鍠 律師
吳光陸 律師
被 告 甲○○
選任辯護人 楊國宏 律師
被 告 辛○○
選任辯護人 陳鴻謀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等人貪污等案件,不服臺灣南投地方法院94年度訴
字第 161號中華民國94年10月27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南投地方
法院檢察署93年度偵字第3942、4173、4227號;94年度偵字第589、590、
755、756、757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丁○○、丙○○、戊○○及庚○○經辦公共工程收取回扣部分
,均撤銷。
丁○○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共同連續經辦公用工程,收取回扣
,處有期徒刑拾伍年,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伍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
以罰金總額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褫奪公權捌年。其與庚○○共同所
得財物新臺幣壹佰柒拾壹萬元應予連帶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
時,應以其等財產連帶抵償之。其與戊○○、劉志恆共同所得財物新臺幣
壹佰肆拾捌萬元應予連帶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應以其等
財產連帶抵償之。
庚○○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共同經辦公用工程,收取回扣,處
有期徒刑拾年,併科罰金新臺幣捌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
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褫奪公權陸年。其與丁○○共同所得財物新臺
幣壹佰柒拾壹萬元應予連帶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應以其
等財產連帶抵償之。
戊○○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共同連續經辦公用工程,收取回扣
,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參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
罰金總額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褫奪公權伍年。與丁○○、劉志恆共
同所得財物新臺幣壹佰肆拾捌萬元應予連帶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
追繳時,應以其等財產連帶抵償之。
丙○○無罪。
其餘上訴駁回。
庚○○撤銷改判部分與上訴駁回部分所處之刑,應執行有期徒刑拾伍
年,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貳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陸個
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褫奪公權陸年。其與丁○○共同所得財物新臺幣壹佰
柒拾壹萬元應予連帶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應以其等財產
連帶抵償之;其另所得財物新臺幣貳拾柒萬元應予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
部無法追繳時,應以其財產抵償之。
犯罪事實
一、丁○○為前南投縣仁愛鄉鄉長(於民國93年11月10日停職),負責綜
理督導仁愛鄉鄉政推展及各項工程採購發包、督導、工程款請領等業
務,並於仁愛鄉鄉公所辦理各項公用工程之發包過程時,為主管人員
,具有監督之責;庚○○為前南投縣仁愛鄉鄉公所建設課課長(於93
年11月10日停職),仁愛鄉公所工程發包、招標等業務,均由其負責
綜合監督辦理;戊○○為前南投縣仁愛鄉公所重建小組組長(於93年
12月31日解僱),均為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丁○○、庚○○並
為經辦公用工程之人員。緣林弘斌因承攬工程及經常參加飲宴往來之
故,而與丁○○、庚○○等公務人員熟識。陳盛豪為臺灣全錄股份有
限公司(以下簡稱全錄公司)之業務員即受雇人;郭漢隆為將心造型
設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將心公司)負責人即代表人;廖偉傑為凡谷
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凡谷公司)負責人即代表人(林弘
斌、陳盛豪、郭漢隆、廖偉傑、將心公司、凡谷公司等所涉違反政府
採購法案件另由原審改以簡易判決處刑)。劉志恆(業經原審通緝在
案)因經常與丁○○等人至臺中市酒店飲宴,而與丁○○等公務人員
熟識,並經常引薦廠商承攬仁愛鄉公所之工程。詎丁○○、庚○○、
戊○○等人,利用其身為鄉長等公務人員之職權、身分,丁○○、庚
○○共同基於意圖藉經辦公用工程之機會,向廠商收取回扣款之犯意
連絡;丁○○、戊○○、劉志恆亦共同基於概括犯意之聯絡,藉經辦
該公用工程之機會,向廠商收取回扣款;庚○○並另行基於利用職務
上之機會詐取財物及全錄公司違反政府採購法等犯罪行為,其情形詳
列如下:
有關經辦「仁愛鄉公所(含代表會)辦公廳舍室內裝修設施統包工程
(下簡稱裝修工程)」收取回扣、及全錄公司違反政府採購法部分:
92年 8月間,南投縣仁愛鄉公所及仁愛鄉民代表會分別規劃編列經費
新臺幣(下同) 1140萬2355元、217萬3140元辦理辦公室之室內裝修
工程,合計1357萬5495元。仁愛鄉公所於92年 8月28日,將上開兩項
工程合併上網公告辦理「仁愛鄉公所(含代表會)辦公廳舍室內裝修
設施統包工程」之招標事宜,採最有利標方式,於92年 9月10日開標
。而於上開裝修工程上網公開招標前,林弘斌即經由前仁愛鄉公所建
設課長庚○○處,事先得知仁愛鄉公所有上開裝修工程,林弘斌遂邀
友人陳盛豪至現場勘查,經陳盛豪評估後認有利潤可圖,即由林弘斌
私下向庚○○探詢上開裝修工程可否交由渠等承攬,經庚○○同意後
,林弘斌即與陳盛豪謀議,以全錄公司之名義參與投標、承攬。嗣丁
○○則於92年 9月間某日,於不詳地點,指示亦有收取工程回扣款犯
意聯絡之庚○○,向林弘斌表示承攬上開裝修工程須支付 15%的工程
回扣款,庚○○乃依丁○○之指示與林弘斌達成上開工程款回扣之協
議。林弘斌隨即與陳盛豪謀議,以全錄公司之名義參與投標、承攬上
開裝修工程,陳盛豪亦同意支付上開裝修工程款項之15% 作為回扣款
。而於上開裝修工程招標期間,因無其他廠商領標,林弘斌、陳盛豪
惟恐投標之合格廠商未達 3家而流標,為確保仁愛鄉公所確能開標決
標,並使全錄公司能順利得標,林弘斌、陳盛豪竟共同基於意圖影響
採購結果之犯意聯絡,於92年 9月10日開標前之某日,由陳盛豪聯絡
知悉上情且本身並無意投標之郭漢隆、廖偉傑,取得郭漢隆、廖偉傑
同意而容許借用其所代表之將心公司、凡谷公司名義參加投標,押標
金、投標資料由陳盛豪負責,郭漢隆則負責撰寫3 家公司服務建議書
,因將心公司、凡谷公司並無意願投標,故郭漢隆即簡略製作將心、
凡谷公司之服務建議書(前開 2家公司之服務建議書僅數頁),除藉
以形式上符合 3家廠商參加投標資格外,亦突顯全錄公司參與投標之
優勢。嗣於92年 9月10日上午,陳盛豪、郭漢隆乃分持全錄公司、將
心公司及凡谷公司之投標文件至仁愛鄉公所開標室參與投標。仁愛鄉
公所則於 92年9月10日上午10時許,進行開標,因上開裝修工程案僅
有全錄公司、將心公司及凡谷公司參與競標,全錄公司乃順利獲取評
選委員之最高分,而優先取得議價,進而以底價1319萬8230元標得上
開裝修工程。全錄公司標得上開裝修工程後之某日,丁○○即以電話
要求林弘斌依之前的約定交付15 %的工程回扣款,林弘斌、陳盛豪為
避免交付工程回扣一事被全錄公司發覺,遂於 92年9月26日,由陳盛
豪藉支付下包廠商將心公司工程款(備料款)之名義,向全錄公司請
領工程款,而取得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敦北分行所簽發、面額 171萬元
之支票 1紙 (支票號碼:AG0000000號),並由郭漢隆囑咐不知情之
全錄公司員工吳章琦於當日存入將心公司設於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敦北
分行帳戶後,提領123萬7000元交付予陳盛豪、林弘斌收取; 陳盛豪
、林弘斌於收取前開 123萬7000元後,即由陳盛豪駕車載林弘斌至南
投縣埔里鎮阿波羅飯店與原先約定的丁○○碰面,以便依約支付丁○
○的工程回扣。林弘斌、陳盛豪與丁○○於埔里鎮阿波羅飯店一樓真
鍋咖啡廳碰面後,林弘斌即當面將工程款10% 的回扣計113萬元 (以
牛皮紙袋包裝)交付予丁○○,丁○○於收到該牛皮紙袋後,即將該
牛皮紙袋交給當天載其至阿波羅餐廳的丙○○,並指示丙○○清點金
額,丙○○明知該牛皮紙袋內所裝的錢係廠商交付的工程回扣款,仍
予以收受(檢察官就此部分並未起訴),將該牛皮紙袋拿到阿波羅飯
店內的廁所清點,待清點金額與丁○○所說的金額無誤後,即告知丁
○○,丁○○、丙○○隨即離開阿波羅飯店,當晚丙○○載丁○○回
到丁○○埔里住處後,前開裝有回扣 113萬元的牛皮紙袋即由丁○○
取走。至於剩餘的5%的回扣(即58萬元),則由林弘斌另行向朋友籌
錢後,於 92年11月3日之前某日,先以電話聯繫庚○○,於 92年11
月 3日,由林弘斌依約定親自攜款前往庚○○之埔里住處,當場交付
回扣款現金58萬元予庚○○。丁○○、庚○○即利用經辦裝修工程的
機會,共同收取裝修工程的回扣合計171萬元。
上開裝修工程因包含辦理代表會之室內裝修,庚○○遂利用其身為建
設課課長職務上有督導工程之機會,另行起意,於92年10月間某日,
向林弘斌佯稱仁愛鄉代表會室內裝修部分工程經費 179萬元,亦需交
付15%的回扣(即27萬元)予仁愛鄉民代表會主席陳世光,並於92年1
0月10日打電話予林弘斌,聲稱陳世光將於同年10月出國,需款孔急
,要求林弘斌趕快交付,林弘斌不疑有他而陷於錯誤,另向陳盛豪借
款支付,並於92年10月13日,再赴庚○○位於埔里鎮的住處,交付現
金27萬元予庚○○,請其轉交代表會主席陳世光。庚○○以此利用職
務上之機會,而向林弘斌詐取財物27萬元得逞。
有關經辦「法治村部落電視共同天線視訊工程(下稱視訊工程)」部
分:
91年底,仁愛鄉公所欲辦理衛星及共同天線之工程,劉志恆經王錦燦
介紹後,與臺中市科衛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衛公司)股東
己○○洽談承攬視訊工程之意願,並由該公司先代為製作設計圖及工
程概算等工程招標資料,藉以提供仁愛鄉公所參考;仁愛鄉公所嗣於
92年4月7日,即以統包之方式辦理「視訊工程」之公開招標,劉志恆
並於視訊工程公開招標之公告前,即向己○○表示需留意視訊工程之
招標相關訊息;之後,仁愛鄉公所於同年 4月10日上網公告,於同年
4月28日開標,科衛公司原以317萬6513元參加競標,於開標後,科衛
公司經評選優先議價,改以 304萬3000元之價格承攬。視訊工程決標
後數週,丁○○承前之犯意與戊○○及劉志恆等人,又基於經辦公用
工程共同收取回扣之概括犯意聯絡,由劉志恆出面向己○○索取視訊
工程款項之15% 作為工程回扣款,己○○為求視訊工程之請款順利及
期待後續得以承攬仁愛鄉公所之其他工程,乃同意交付。工程發包後
,戊○○、劉志恆經由丁○○指示,向己○○收取回扣,戊○○與劉
志恆遂於92年 5月中旬某日下午,至臺中市科衛公司樓下對面泡沫紅
茶店,由己○○交付15萬元給劉志恆收取。其後,劉志恆於92年 9月
間某日,先以電話聯絡己○○收取回扣,再打電話約戊○○於同日在
臺中市科衛公司樓下見面,己○○依約於科衛公司之辦公室交付回扣
款20萬元予劉志恆,劉志恆旋即下樓與戊○○見面,交付以信封包裝
之回扣款予戊○○,並告知將該信封內裝之10萬元回扣款轉交予丁○
○,戊○○收取後,即驅車前往南投縣南峰高爾夫球場,於當天下午
2、3時許,在往南峰高爾夫球場途中,將前開劉志恆所轉交之回扣款
交予丁○○收取;嗣戊○○為支付其個人之修車費用,經丁○○同意
以視訊工程之剩餘回扣款支應其修車費用,即於92年10月24日,先以
電話聯絡己○○欲收取 8萬元之回扣款後,親自○○○市○○區○○
路1段848之1號3樓己○○之辦公室,由己○○吩咐該公司不知情之會
吳雅慧轉交現金回扣款 8萬元予戊○○收取。本件工程,丁○○、
戊○○、劉志恆共同收取己○○所交付之回扣款合計43萬元。
有關「無線電及廣播器材購置計畫委託設計及安裝工程(下稱廣電工
程)」部分:
仁愛鄉公所於92年 9、10月間,欲以公開招標方式辦理廣電工程,工
程經費為1200萬元,丁○○、戊○○與劉志恆又承前共同收取回扣之
概括犯意聯絡,於廣電工程公告招標前,劉志恆先行居間找維大企業
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大公司)實際負責人吳和東洽談廣電工程承攬
事宜,吳和東經核算承攬廣電工程,認有利可圖,而表示有參與承攬
之意願後,丁○○遂透過劉志恆向吳和東索取廣電工程之工程款 15%
作為回扣款;廣電工程嗣經第一次招標流標後,於92年10月21日,辦
理第二次招標開標,維大公司以1070萬3000元得標。92年11月11日及
同年12月 5日,戊○○即依丁○○之指示先後去電欲向吳和東分別收
取部分回扣款20萬元、30萬元,因工程款尚未核撥下來,而遭吳和東
予以婉拒,繼於93年 1月間,辦理廣電工程第 1次估驗請款時,戊○
○經丁○○之指示,再次要求吳和東交付前所約定之 15%的回扣款,
吳和東乃於93年 1月16日,利用至仁愛鄉公所瞭解工程請款進度時,
當面向丁○○確認廣電工程回扣款的交付事宜後,於 93年1月20日,
赴仁愛鄉公所領取面額 465萬4260元之廣電工程款公庫支票後,以電
話通知其妻蘇瓊芬自維大公司設於臺灣銀行大里分行第000000000000
號帳戶,以語音轉帳之方式轉帳 150萬元至該公司另設於臺灣銀行黎
明分行帳號 000000000000帳戶,蘇瓊芬再提領現金140萬元交予吳和
東後,當日吳和東即在○○○市○○○街 76號住處將其中105萬元交
給劉志恆收取。
二、案經法務部調查局南投縣調查站報請臺灣南投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偵查起訴。
理 由
壹、程序方面:
一、按法院認為應科拘役、罰金或應諭知免刑或無罪之案件,被告經合法
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得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3
06條定有明文。查,被告全錄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而不到
庭,有送達回證及審判筆錄附卷可按,因本院認為本件屬應科罰金之
案件,爰依上開規定不待其陳述逕為一造缺席判決,合先敘明。
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
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亦即新修正之刑事訴
訟法對傳聞證據原則上認為不具證據能力,除非有同法第 159條之1
至之 5之情形,始例外承認具有證據能力;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
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
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本件證人吳章綺、戊○○、己
○○、吳和東、陳世光等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既經其等
具結後就親自見聞之事而為陳述,又查無不法取供之情事,且吳章綺
之陳述核與資金往來情形相符;而戊○○、己○○、吳和東、陳世光
等人所為之陳述,亦核與渠等於法院審理時結證之情節,並無不可信
之特別情況,自得為證據,併為敘明。
貳、實體方面:
甲、有罪部分。
一、有關犯罪事實一、裝修工程部分,被告丁○○、庚○○共同收取回
扣部分:
訊據被告丁○○、庚○○均矢口否認有前揭犯行,渠等辯稱如下:
被告丁○○辯稱:伊並無指示或授意庚○○索取工程回扣,且伊從未
與林弘斌通過電話,況林弘斌並非得標廠商,豈有向非得標廠商索取
工程回扣之可能。又將心公司之吳章綺雖有提領交付 171萬元給林弘
斌及陳盛豪;然林弘斌、陳盛豪卻將其中47萬3000元匯給余仁傑,又
如何能確保其兩人未侵吞 113萬元之全部或其中一部分?再林弘斌供
稱係將裝有 113萬元之牛皮紙袋交給丁○○,然陳盛豪則供稱林弘斌
交給丁○○者為公事包,牛皮紙袋與公事包,相去千里,不可能搞錯
,林弘斌、陳盛豪所供不符,令人合理懷疑所謂有交付丁○○ 113萬
元云云,應非實情。又林弘斌供稱於 92年11月3日,有到庚○○家交
付58萬元云云。惟按58萬元並非小筆金錢,如確有交付58萬元,為何
林弘斌卻未能交待58萬元現金之來源,其供詞是否屬實,顯有合理之
可疑。再依陳盛豪所供,其於90年底,第一天認識林弘斌時,林弘斌
就說跟他合作的案子必須另外付15%的錢,而本件工程於92年9月10日
才決標,林弘斌在90年間,即對陳盛豪說與他合作的工程必須另外付
15%的錢,衡情15%的錢,應是林弘斌要求之報酬,而非要付給公務員
的回扣,此可佐證林弘斌所供不實,很有可能是林弘斌個人單獨或與
陳盛豪共同以須交付回扣之說,向得標廠商詐騙金錢。另丙○○於原
審法院之證述不實、自相矛盾,不足作為不利於伊之證據,且92年 9
月26日,伊在埔里心園餐廳與仁愛鄉公所各主管等人聚餐後,有至他
處續攤,當晚伊是由潘一全議員之兩位友人護送返回埔里住處,丙○
○前所供於送伊回家時,由伊取走裝有 113萬元回扣現金之供述,完
全不實。雖庚○○於原審坦承林弘斌於92年 11月3日曾到其住處,然
此與林弘斌有無交付58萬元之待證事實,相去千里,何能僅以林弘斌
當日曾到庚○○家一事,即推論林弘斌當日確有交付58萬元工程回扣
給庚○○?伊患有「動線硬化高血壓性心臟病、竇性心律不整、高血
脂病、兩側肺氣管發炎」等疾病,足證伊之心跳、血壓及呼吸系統均
有嚴重疾病,客觀上已根本不適宜作測謊,且伊於測謊之前一晚飲酒
過量,復睡眠嚴重不足,顯不適宜測謊,故伊之測謊結果,不具證據
能力之要件。
被告庚○○辯稱:伊是依法執行職務,廠商來投標,伊當然都答應他
們來投標,不會限制他們來,伊從來沒有向廠商說過要收取回扣,林
弘斌於92年11月 3日突然來伊家,伊不好意思拒絕,所以請他來伊家
,但不是送回扣,而是談工程的事情云云。
惟查:
被告丁○○、庚○○確有共同收取工程回扣之犯罪事實,業據證人林
弘斌、陳盛豪於原審證述明確。
證人林弘斌於原審證稱:「(問:回扣錢如何給付?)全錄給將心的
備料錢,是用這個名目」、「(問:得標後庚○○有無說 10%要給鄉
長, 5%要給建設課長?)有 【沉思後回答】,但何時忘記了」、「
(問:是否有對陳盛豪說丁○○有打電話給你,你才要向全錄公司籌
錢來用?)有,我是要將錢支付給丁○○的」、「 (問:92年9月26
日你帶去南投的禮物,是否是這筆錢?)我是 9月26日拿去的沒錯」
、「 (問:92年9月26日你有去全錄公司找陳盛豪?)有」、「 (
問:當天(指9月26日)全錄公司有否開給陳盛豪1張要給將心公司17
1萬元的支票?)有」、「(問:拿了這張171萬元支票時有無交給將
心公司?)這張支票是全錄公司開給將心公司的,將心公司派員工到
銀行來領的」、「(問:吳章綺在調查站說當天她提領 171萬元現金
交給你跟陳盛豪?) 是的」、「(問:吳章綺有無叫你簽收據?)
有,是我跟陳盛豪簽的」、「(問:領完後你們有無將其中47萬3000
元匯入余仁傑的中國信託銀行城東分行帳戶?)我有匯入,但我忘記
匯入多少錢」、「(問:之後拿剩餘的現金到何處?)埔里」、「(
問:是陳盛豪開車載你去?)是的」、「(問:為何與丁○○約在阿
波羅餐廳?)是我約在那裡的,因為埔里我只知道阿波羅餐廳,丁○
○也答應才在那裡見面」、「(問:你到埔里約幾點了)正確時間忘
記了」、「(問:後來有無遇到丁○○?情形?)我和陳盛豪先到,
坐在咖啡廳裡,過了幾分鐘後,丁○○、丙○○就到了,丁○○坐下
來,丙○○沒有坐,我就把 113萬元現金用牛皮紙袋裝著,給丁○○
,他就交給丙○○,丙○○就到廁所裡面去點,丙○○過了一下子出
來,跟丁○○說正確,他們一下就走了」、「(問:你在92年10月下
旬,庚○○有否再向你要錢?)10月下旬是鄉公所裝修工程剩下的5%
的回扣」、「(問:有無將大約40萬元的回扣交給庚○○?如何交付
?)我拿去他家,給他的應該是58萬元」、「(問:58萬元是如何籌
措來的?)忘記了」、「(問:裝修工程回扣是與何人約定?)全錄
得標後到公所建設課去時,課長庚○○有叫我要準備,但是沒有明講
說是回扣」、「(問:鄉長曾經跟你提過回扣的事情?) 9月26日前
幾天,鄉長打電話給我,關心工程的進度,他沒有說回扣兩個字,但
有說這幾天要準備好」、「(問:他如何與你聯絡?)他打我000000
0000號的行動電話」、「(問:你交錢為何要到公共場所去,你不怕
別人看到?)因為我用牛皮紙袋裝著,別人也不知道那是錢」、「(
問:當時你要付錢給鄉長時,你是如何與陳盛豪說的?)其中一個工
程 1130幾萬元,另外一個是 179萬元的工程,所以扣除代表會179萬
元的工程,當天給的10%是以1130幾萬元來計算的」、「 (問:調查
站中陳盛豪說工程是15%的回扣,何時告訴陳盛豪回扣變成10%?)我
說的 10%是給鄉長丁○○的,5%是要給課長庚○○的,如何跟陳盛豪
說的,我忘記了」、「 (問:你所說工程款10%給鄉長,5%給課長,
是何人說的?何人分配的?)鄉長打電話給我,我打電話問庚○○,
他說鄉長10%」、「 (問:你與庚○○接洽時,有無提到回扣的問題
?如何說?)有提過,但不是用『回扣』這兩個字,是告訴我要準備
,沒有說要準備什麼」、「(問:你怎麼知道,他所說的準備,是要
準備回扣款的事?)從討論這個工程那時的感覺,他所說的就是回扣
的意思」、「(問: 171萬元你領到後有無把它當回扣款支付?)領
出來 171萬元,其中113萬元是給鄉長,其餘部分當天有 40幾萬元匯
給余仁傑,9月底、10月時,我再湊錢連同剩餘的錢,支付剩下 5%的
回扣」、「 (問:171萬元你是否沒有全部把錢當作回扣使用?)沒
有,我們事先計算出來 15%回扣是171萬元,但92年9月26日,當天只
需要 10%的錢,也就是113萬元」、「 (問:為何調查站所言,給丁
○○115萬元,剩下 55萬元,拿27萬元給庚○○,為何與今日不同?
)我那時記錯了,且之後我有更正」、「(問: 92年10月底,有無
付 1筆58萬元回扣款給庚○○?)有,在庚○○家,當時在場的只有
我跟他兩人,但有無其他人在家我不知道」等語(見原審卷第67至
86頁)。
證人陳盛豪於原審證稱:「(問:郭漢隆是否為了這備料錢,在中國
信託開了 1個帳戶?) 是為了這個工程而設的帳戶,備料錢是第1筆
款項」、「(問: 92年9月26日,你與林弘斌、吳章綺一起去銀行領
這筆錢【指171萬元】?) 是的」、「 (問:林弘斌有無在92年9月
26日,告訴你丁○○需要這筆錢?)林弘斌說【山上】需要這筆錢。
」、「(問:投標之前就知道要付15%的回扣,如何知道?) 林弘斌
告訴我的..,90年底第一天認識林弘斌時,他就告訴我跟他合作的
案子就必須付另外15%的錢」、「(問:你知道9月26日是要與何人見
面?)是林弘斌約的,我在路上才知道要去阿波羅餐廳跟丁○○見面
」、「 (問:171萬元之後,林弘斌有無再向你拿過1筆27萬元的錢
?)有」、「 (問:他跟你拿這27萬元有說要做何用途?) 是代表
會工程款的 15%的回扣」、「 (問:林弘斌說有付1筆58萬元的回扣
款,這筆錢也是從你這邊拿取?)應該說是間接的,因為林弘斌他事
先向他朋友借58萬元來付回扣款,然後再向我借60萬元來還給他向朋
友借的錢」、「(問:60萬元是如何付給林弘斌?)銀行匯款,也是
中國信託敦北分行的帳號」、「(問:何時到阿波羅飯店?)下午 5
點半左右」、「 (問:到達阿波羅之後過程?) 我跟林弘斌先進去
,坐在阿波羅飯店 1樓的咖啡廳約10分鐘左右,鄉長跟另外一個人進
來,他的名字,那時我不知道叫什麼,之後,林弘斌就過去跟他坐同
一桌,談了幾句話之後,我印象中,林弘斌把桌下公事包交給鄉長,
之後,我聽到鄉長跟丙○○說去算一下,丙○○就向後轉到廁所去,
過了幾分鐘後出來,鄉長問他對不對,丙○○回答對,然後林弘斌跟
鄉長講了幾句話之後,鄉長跟丙○○就先走了」等語(見原審卷第
104至112、147至148頁)。
證人吳章綺於偵查中亦證述確有依照郭漢隆之指示領取 123萬7000元
,交付予證人林弘斌、陳盛豪。其結證稱:「(問:92年 9月26日,
你是否有從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敦北分行戶名為將心造形設計有限公司
提領1筆123萬7000元的款項?)有..。我們老闆郭漢隆叫我去提領
,提領完後交給陳盛豪及林弘斌」、「(問:何人叫你去提領?提領
完款項交給何人?)我們老闆郭漢隆叫我去提領,提領完後交給陳盛
豪及林弘斌」等語(見他字第759號卷第433頁)。
被告丙○○於原審亦坦承被告丁○○確有於阿波羅餐廳收受林弘斌所
交付的金錢,並交給其清點之事實。其結證稱:「(問: 92年9月26
日,你有開車載鄉長去阿波羅餐廳?)有,但不確定是否與心園聚餐
是同一天」、「(問:你在阿波羅餐廳遇到何人?)林弘斌,當時並
不認識陳盛豪。那天我們到阿波羅餐廳時,我去停車,比較慢進去,
我進去後,我並沒坐下,林弘斌有拿 1包東西給鄉長,鄉長就拿給我
說去點一下,因為拿給我的時候,是在公共場所,所以我拿到廁所去
點,點出來之後,跟鄉長說的金額是一樣的 100多萬元,點好之後,
我再拿給鄉長,詳細數字我不記得了,鄉長說沒錯,我就先出去開車
,開到飯店門口接鄉長」、「(問:你們離開阿波羅餐廳後去哪裡?
)我記不起來之後去哪裡」、「(問:調查站中說鄉長叫你清點這個
錢,你直接認為這不是光明正大是什麼意思?)我看過林弘斌,我感
覺他是承包商,所以認為那個錢現在感覺說不出來」、「(問:本件
錢最後誰拿走?)鄉長」等語(見原審卷第118、121、122頁)。
林弘斌確有於92年11月 3日,到被告庚○○住處,並交付回扣款58萬
元之事實,除據林弘證述如前外,並有被告庚○○所持有之00000000
00號與林弘斌所持有之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通聯監聽譯文附卷可參
(見他字第 759號卷第226頁),其內容為:「通話時間:92年11月3
日18時零分30秒。
蔡(指庚○○):小林
林(指林弘斌):我在門口。
蔡:你沒有走進,我在裡面。
林:我在門口,坐在車上,馬上進去。」
且被告庚○○於原審亦坦承:林弘斌有於92年11月 3日至伊住處等語
(見原審卷第271頁) 。雖被告庚○○於同一庭期另辯稱:當天林
弘斌突然到伊家,伊不好意思拒絕,所以請他進來。是要講工程延後
的事,林弘斌不是來送錢云云,且證人吳靜蘭於原審雖亦證稱:林弘
斌至伊住處時,伊並未看見林弘斌拿物件給庚○○云云(見原審卷
第225頁) 。然查,依上開監聽譯文所述,當天係被告庚○○先打電
話給林弘斌,並要林弘斌至其住處,故被告庚○○辯稱當天係林弘斌
突然造訪云云,顯係情虛卸責之詞,又林弘斌若係為工程延後之事,
須與被告庚○○洽商,應係至仁愛鄉公所洽公,又豈會選擇被告庚○
○私人住處,且係晚上用餐時刻,足徵被告庚○○所辯要屬事後圖卸
之詞,不足採信。而證人吳靜蘭為被告庚○○之妻,其證詞難免偏頗
,參以,其於同日審理時證稱:「 (問:認識林弘斌?)在家裡見
過1次」、「 (問:何時見到林弘斌?)92年9月份開學後2個月左右
」、「(問:你看到林弘斌情形?)當天晚上看到林弘斌過來,庚○
○去開門,看到他進來,我先生請他進來,我就去倒杯水給他,就到
廚房去忙了」、「(問:廚房跟客廳有區隔?)有一個木櫃隔開廚房
與客廳」、「(問:林弘斌在那裡待多久?)確定時間不是很清楚,
應該有2、30分鐘」、 「(問:你有聽到他們談話內容?)因為我在
廚房忙,隔著一個木櫃我聽的不是很清楚,但大部分都是在談工程的
問題」等語(見原審卷第224至226頁)。依照證人吳靜蘭上開證述
:林弘斌至伊家,大約有停留 2、30分鐘的時間,而伊於倒水給林弘
斌後,即至廚房忙,所以伊並無全程在現場等語,證人吳靜蘭既未全
程陪伴,又豈能得知林弘斌究有無交付工程回扣款給被告庚○○,證
人吳靜蘭上開證詞尚不足為被告庚○○有利之認定。
被告丁○○稱其未收取林弘斌工程回扣,經測試呈情緒波動反應,研
判有說謊。
按測謊鑑定,係依一般人若下意識刻意隱瞞事實真相時,會產生微妙
之心理變化,例如:憂慮、緊張、恐懼、不安等現象,而因身體內部
之心理變化,身體外部之生理狀況亦隨之變化,例如:呼吸急促、血
液循環加速、心跳加快、聲音降低、大量流汗等異常現象,惟表現在
外之生理變化,往往不易由肉眼觀察,乃由測謊員對受測者提問與待
證事實相關之問題,藉由科學儀器(測謊機)紀錄受測者對各個質問
所產生細微之生理變化,加以分析受測者是否下意識刻意隱瞞事實真
相,並判定其供述是否真實;測謊機本身並不能直接對受測者之供述
產生正確與否之訊號,而係測謊員依其專業之學識及經驗,就測謊紀
錄,予以客觀之分析解讀,至於測謊鑑定究竟有無證據能力,刑事訴
訟法並無明文規定,惟實務上,送鑑單位依刑事訴訟法第208條第1項
規定,囑託法務部調查局或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為測謊檢查,受
囑託機關就檢查結果,以該機關名義函覆原囑託之送鑑單位,該測謊
檢查結果之書面報告,即係受囑託機關之鑑定報告,該機關之鑑定報
告,形式上若符合測謊基本程式要件,包括:經受測人同意配合,
並已告知得拒絕受測,以減輕受測者不必要之壓力。測謊員須經良
好之專業訓練與相當之經驗。測謊儀器品質良好且運作正常。受
測人身心及意識狀態正常。測謊環境良好,無不當之外力干擾等要
件,即賦予證據能力,非謂機關之鑑定報告書當然有證據能力;具上
述形式之證據能力者,始予以實質之價值判斷,必符合待證事實需求
者,始有證明力(最高法院92年度臺上字第2282號判決參照)。
經查,被告丁○○經檢察官囑託法務部調查局作測謊鑑定,經該局以
控制問題法鑑定結果:「丁○○稱:其未收取林弘斌工程回扣,經測
試呈情緒波動反應,研判有說謊。」等情,此有法務部調查局 93年1
1月12日調科參字第00000000000號測謊報告書附卷可參 (見偵字第3
942號卷第138八頁),而本案測謊前業經被告丁○○同意,並於測謊
前告知得為拒絕,有測謊同意書在卷可查;且本案實施測謊之人員,
係由法務部調查局專業之林振興擔任,其自75年即已從事測謊工作,
至今從事測謊之工作將近20年之久,測謊之經驗與實務歷練非常豐富
;林振興並於78年赴美國BACKSTER測謊學校受訓畢業,於86
年業已取得美國測謊協會人員資格,是本案實施測謊之林振興,顯具
有專業之知識與技能,又測謊儀器運作正常,測謊施測環境無不當之
外力干擾等情,有該局提出測謊鑑定過程參考資料附卷可憑(見偵字
第3942號卷第138至179頁),依前開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本件被告丁
○○之測謊鑑定,已符合形式上之要件,且該測謊結果又與證人林弘
斌、陳盛豪及被告丙○○證述之情節相符,自得作為被告丁○○論罪
之佐證。
至於辯護人辯稱測謊無證據能力云云,按測謊結果,如符合正當程序
,即符合測謊之基本要件,即賦予證據能力,至於其證明力如何,則
由事實審法院予以實質之判斷;本件法務部調查局對被告丁○○作測
謊鑑定,其施測程序均符合規範要求,已如前述,自得為本件罪刑之
補強證據,並無違背證據法則。
被告丁○○雖以前詞置辯,然查:
上開裝修工程雖係以全錄公司之名義得標,然實際上係由陳盛豪、林
弘斌主導(詳如後述全錄公司違反政府採購法部分之說明),豈能以
林弘斌並非得標廠商,即謂被告丁○○、庚○○不可能向林弘斌索取
工程回扣。
林弘斌、陳盛豪就上開 113萬元究係以公事包或牛皮紙袋包裝,兩人
所證雖有不一,然本案係發生於92年 9月26日,距離渠等兩人於原審
作證時 (94年5月23日),已相隔1年7月,就案發之細節難免記憶模
糊,惟渠等就本案之重要情節(即當天前往阿波羅餐廳交付工程回扣
款予被告丁○○)所證前後吻合,自不能單憑證人等就細節證述略有
不一,即全盤否認證詞之真實性。參以被告丙○○上開所證(林弘斌
有拿1包東西給被告丁○○),上開113萬元應係以牛皮紙袋包裝無疑
(因被告丙○○係由丁○○交予其該包裝有工程回扣款之袋子,並經
被告丁○○之指示,前往廁所清點,記憶應較陳盛豪鮮明)。
又上開林弘斌交予被告庚○○之58萬元,其來源為何,林弘斌於原審
雖證稱忘記了,而陳盛豪則證稱:該筆58萬元的回扣款,林弘斌是向
他朋友借來的,然後再向伊借60萬元來還給他朋友等語。查,林弘斌
於93年11月 9日,在南投縣調查站時即已供承:伊在交付回扣款給丁
○○後,約隔一星期,庚○○即向伊索討工程回扣款,伊即以此為由
向陳盛豪要求匯款60萬元至伊中壢湯姓友人帳戶,伊當時考量已積欠
湯姓友人60萬元的債務未還,乃先將該60萬元償還湯姓友人,後來,
伊即向庚○○說已將回扣款交給丁○○,身上現金不足,延至92年11
月3日才另行籌措58萬元交給庚○○等語 (見他字第759號卷第219頁
),核與陳盛豪上開所證大致相符,雖渠等兩人究係先交付58萬元之
回扣款予被告庚○○,或係先要求陳盛豪匯款60萬元予林弘斌,彼此
所證略有不同。然查,人之記憶難免因時間之過往而逐漸淡忘,渠等
兩人就此部分之證述雖不一致,但就事情之主要情節所證均屬相同(
即該58萬元係林弘斌自行籌措,且陳盛豪確有匯款60萬元),亦不能
因渠等兩人就無關之細節證述不同,即認渠等上開所證均不足採信。
至被告丁○○之選任辯護人雖另以:92年 9月26日,被告丁○○在埔
里心園餐廳與仁愛鄉公所各主管等人聚餐後,又再至他處續攤,當晚
被告丁○○係由潘一全議員及另兩位友人護送回住處等情,業據證人
潘朝興於原審證述屬實,足見被告卓文龍上開所供:92年 9月26日於
被告丁○○返家時,由被告丁○○取走 113萬元回扣款之證詞,完全
不實云云,惟查,被告丁○○是否有於 92年9月26日至潘朝興所開設
之 KTV,潘朝興已忘記等語,業據證人潘朝興於原審結證屬實(見原
審卷第56、57頁),選任辯護人上開所辯似有誤會,併此敘明。
此外,並有將心公司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敦北分行存摺(帳號:000000
00000號)、裝修工程之決標公告、南投縣仁愛鄉公所(函)稿、被
告陳盛豪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敦北分行帳戶存摺明細(帳號:00000000
000號) 、林弘斌簽立之收據、全錄公司支出傳票、支票簽收回條、
轉帳傳票及統一發票、全錄公司支票(號碼: AG0000000)、中國信
託商業銀行 92年9月26日存入憑證(即117萬元部分) 、中國信託商
業銀行提款憑證(即47萬3000元部分)、裝修工程中文公開招標公告
資料、南投縣仁愛鄉公所辦理「本鄉辦公廳舍(含代表會)室內裝修
設施工程」採用共同投標及統包最有利標評選說明書、南投縣仁愛鄉
工程計劃案「仁愛鄉公所室內硬體設施工程」、南投縣仁愛鄉公所工
程詳細表(總表)、南投縣仁愛鄉民代表會新辦公室設備經費概算表
、通訊監察相關譯文、仁愛鄉公所室內裝修設計規劃─凡谷室內裝修
設計(含裝修工程之標單總價、詳細價目表)、全錄公司裝修工程之
標單總表及詳細價目表、將心公司之裝修工程表單總價及詳細價目表
、仁愛鄉公所辦理92年度仁愛鄉公所辦公廳舍(含代表會)內部裝修
設施工程統包最有利標評選簽到簿、全錄公司、凡谷公司及將心公司
之營業登記資料公示查詢資料附卷可稽。被告丁○○、庚○○共同收
取回扣之犯行,洵堪認定。
二、有關犯罪事實一、全錄公司違反政府採購法部分:
被告全錄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陳述,其選任辯護
人則以:按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過失行為之處罰,以行
為時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政府採購法第92條對於廠商科處罰金,
亦不應脫離上述之刑事責任理論。全錄公司之受雇人陳盛豪借用他人
名義投標,而違反政府採購法之行為,全錄公司並不知情,依上開刑
事責任理論,全錄公司自不應予以處罰云云。惟查:
證人郭漢隆於原審證稱:「(問:本件就檢察官起訴你違反政府採購
法部分是否認罪?)是」、「(問:本件裝修工程是否由全錄、將心
、凡谷圍標工程?)是」、「(問:全錄、將心、凡谷企劃書何人製
作?)將心我做的,凡谷也是我做的,全錄平面設計規劃都是我做的
」、「 (問:製作這3份企劃書有何不同?)全錄公司的比較好,另
外兩件比較差,包括公司的規模、資本額、時間的關係無法做很完整
的規劃」、「 (問:171萬元是你派吳章綺到全錄公司收取?)是的
」、「 (問:可以先請領171萬元是何人告訴你?)陳盛豪」等語(
見原審卷23、46、48頁)。
證人廖偉傑於原審證稱:「(問:你是凡谷公司負責人?)是」、「
(問:92年仁愛鄉公所裝修工程你公司有去投標?)陳盛豪準備的資
料我有用印,有去投標」、「(問:實際上有無投標的意願?)沒有
」、「(問:為何去投標?)我透過余仁傑認識陳盛豪,余仁傑拜託
我幫忙」、「(問:標單何人寫?服務建議書何人書寫?)陳盛豪拿
給我的時候,都已經寫好了」、「(問:押標金何人出?標價何人出
?)陳盛豪說他會處理,都是陳盛豪」、「(問:為何借牌給他們?
公司大小章都是你蓋?)余仁傑拜託我,是」、「(問:拿計劃書給
你之前是否已經有聯絡要借牌?)之前陳盛豪就有先知會我要借牌,
然後才拿資料、標單到我公司用印」、「(問:標單陳盛豪拿到何處
給你?)他拿到辦公室給我」、「最早余仁傑介紹陳勝豪給我認識,
陳盛豪問我要不要投標,那是第 1次,我說沒有意願,過了一段時間
,他說可能家數不夠,要我也出一下標單」等語(見原審卷第 109
至112頁)。
證人余仁傑於原審證稱:「(問:認識廖偉傑?)認識」、「(問:
本次凡谷公司投標你介紹?如何介紹?)是我介紹,凡谷本來就是我
設計的客戶,我問問看凡谷願不願意去做,後來凡谷嫌太遠,不願意
,之後,因陳盛豪說家數不夠,所以就透過我幫他介紹去找廖偉傑」
等語(見原審卷第192、193頁)。
證人陳盛豪於原審證稱:「(問:目前從事何業?)全錄公司做業務
」、「(問:何時知道仁愛鄉裝修工程?)公所需要裝修是林弘斌告
訴我的,我在91年就知道了」、「(問:領標之後如何得知只有全錄
一家公司領標書而已)第一份標單是林弘斌拿給我,在第二個星期林
弘斌告訴我沒有其他的廠商去領標單」、「(問:如何找到將心公司
及凡谷公司?)將心是因為基隆市議會的工程認識的,因為本案需要
設計規劃,採最有利標,所以找將心公司,因為他們對電腦繪圖比較
強,所以找將心公司幫我規劃」、「(問:是否透過余仁傑找到廖偉
傑跟他借牌?)有」、「(問:全錄公司做的這份簡報是郭漢隆提供
?)不完全是,除了傢具及視聽以外,圖的整合及完稿都是將心公司
製作的」、「(問:本件全錄投標流程如何?)我們流程業務先看到
公告進行,本件是事先經林弘斌跟我聯絡,我就寫業務行程日報表,
主管只管進度」、「(問:你知道去處理,就全權代表公司?)是的
」、「(問:領標需要全錄何種同意?得標後公司處理程序?)我自
己處理不用經過經理方面。領標不用,但投標需用印,標單我們業務
自己寫,寫完要用印之前傢具部主管會看,用印是用公司投標專用章
及負責人投標專用章。得標後都是由我自己處理,不用經過主管」、
「(問:如何找將心投標?)我主動打電話找郭漢隆,我告訴他南投
的一些案子需要規劃,問他要不要參與設計」、「(問:將心投標企
劃書是何人製作?全錄投標企劃書何人製作?看過凡谷、將心企劃書
?與你們企劃書差別何在?)郭漢隆做的。是郭漢隆整合的。有,就
透視圖看感覺他們製作的比較簡單」、「(問:凡谷如何找?)透過
余仁傑介紹的...開標前幾天,覺得可能沒有人投標,才去找他借
牌,過程是問廖偉傑可不可以借牌,把事先填寫好的並不是我填寫的
標單,送去他辦公室,然後用印。凡谷的投標企劃書是郭漢隆製作的
」等語(見原審卷第97至100、140至144頁)。
此外,復有仁愛鄉公所室內裝修設計規劃─凡谷室內裝修設計(含裝
修工程之標單總價、詳細價目表)、全錄公司裝修工程之標單總表及
詳細價目表、將心公司之裝修工程表單總價及詳細價目表、仁愛鄉公
所辦理九十二年度仁愛鄉公所辦公廳舍(含代表會)內部裝修設施工
程統包最有利標評選簽到簿及評選結果附卷可稽(調查站卷第3至5
、 8至12,偵字第3942號卷第75至84頁,偵字第4227號卷第153至155
)。綜上所述,被告全錄公司受雇人陳盛豪違反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
4項之行為,堪以認定。
又法人與自然人不同,並無刑事責任理論之適用(亦即法人無故意或
過失之問題),而政府採購法第92條係轉嫁處罰之規定,以廠商之受
雇人因執行業務,「故意」違反該法之罪者,為其構成要件。查,陳
盛豪(即被告全錄公司之受雇人)確有故意違反政府採購法之行為,
已如前述,則被告全錄公司自應依該法第92條之規定處罰,不以被告
全錄公司有故意為必要,其選任辯護人以前詞置辯,自不足採。
三、有關犯罪事實一、被告庚○○利用職務機會,詐取財物部分:
訊據被告庚○○矢口否認有前揭犯行,辯稱:伊從來不曾向任何廠商
要求或暗示索取所謂之工程回扣,林弘斌等人所述不利伊之證詞,均
與事實不符,豈能單憑林弘斌一人之供述,即認定伊有收取27萬元,
況林弘斌迄今亦無法提出27萬元之資金來源云云。惟查:
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證人林弘斌於原審證稱:「(問:92年10月10日
,庚○○有無打電話給你,叫你15日前要將錢算一算?)應該是回扣
錢」、「(問:92年10月14日,如何得知埔里鎮育英國小附近的地點
交回扣錢?)那是庚○○家附近,那是在之前庚○○曾經打電話給我
說代表會主席要去大陸,錢不夠,代表會裝修的部分 170多萬元工程
的部分,要先給主席回扣錢27萬元」、「(問:你有無跟朋友陳盛豪
討論這筆錢不知道如何籌措?)忘記了,這筆錢應該是部分我的,部
分借來的,詳細我已經忘記了」、「(問:當時你就知道代表會的工
程部分要另外計算?為何知道?)知道,因為代表會工程是別人做的
,只是合併標,後來課長打電話給我說,得到代表會工程的那個人不
做,問我要不要做」、「(問:因後來工程你們做了,這跟回扣款要
分開算有何關係?)因為庚○○打電話給我說,主席他們要出國旅行
,不夠錢,所以分開算」、「 (問:這是在你付了 113萬元後的事
?)是的。...」、「(問:92年10月中旬,你在何地拿27萬元回
扣款,何人在場?)在庚○○家,只有我跟庚○○在場」、「(問:
你總共去庚○○家交錢交了幾次?) 2次,1次27萬元,1次58萬元」
、「(問:仁愛鄉公所代表會裝修工程發包期間你與被告庚○○有接
觸?)有見過面,地點有時在公所,有時在被告家,被告家的次數大
概2、3次,正確時間忘記了。大概在 92年10月份以後去2次,其他時
間忘記了」、「(問:你到庚○○家做何事?)10月份,是拿27萬元
去他家」、「(問:10月中旬拿27萬元去庚○○家,這件事是何時向
你要求?)拿錢去他家之前約一星期」、「(問:用何方式聯絡?)
庚○○用他的電話打我的行動電話0000000000號」、「(問:簽約多
久後的事情?)忘記了」、「(問:庚○○打電話叫你拿27萬元,他
是如何說的?)他說代表會要出國,沒有旅遊經費,意思叫我把那27
萬元,這幾天拿過去」、「(問:27萬元來源?)向朋友陳盛豪借的
」、「(問:為何庚○○要求你就給他錢?)希望代表會裝修工程施
作過程中不會被公所刁難」、「(問:交付27萬元給庚○○是何種性
質?)代表會工程款 15%的回扣款」、「(問:這些錢你當時認知是
要給何人?)我那時認知是要給代表會主席的」、「(問:交付27萬
元之後與之前有無與代表會主席陳世光聯絡過?)沒有」、「(問:
有否得知27萬元庚○○有轉交?)無法確定」、「(問:你拿27萬元
到庚○○家,是在接到電話之後幾天拿去的?)沒有幾天」、「(問
:27萬元是否為現金?)是」、「(問:27萬元如何交給庚○○?)
用牛皮紙袋包裝的」等語屬實(見原審卷第73、74、84至86、93頁
,卷第7至9、14頁)。
觀之92年10月10日,林弘斌所持有之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與被告庚
○○所持有之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之監聽譯文內容,亦足以佐證林
弘斌上開所證確屬真實:「
蔡(指庚○○,下同):這樣哦!代表會那個怎樣?
林(指林弘斌,下同):接了啊!
蔡:他們說15號以前要先算,他們要出國。
林:哈!
蔡:他們要出國啦!
林:要出國哦!
蔡:主席說先給他處理嘛!
林:我知道。
蔡:15號。
林:那我禮拜二就把他那個,送過去。
蔡:你拿來就好了好不好,拿給我轉給他。
林:好!我瞭解。」(見偵字第4227號卷第121頁)。
而證人即仁愛鄉代表會主席陳世光並不認識林弘斌,亦未曾收取廠商
回扣款27萬元等情,亦據其於偵查中結證稱:「(問:仁愛鄉民代表
會在92年9月,是否有辦出國考察?) 有。 9月底10月初有辦...
」、「(問:你是否以出國考察的名義透過建設課長庚○○向...
承包商陳盛豪、林弘斌等人索取回扣 27萬元?)沒有」等語 (
見他字第 759號卷第338頁反面、339頁);其於原審亦證稱:「(問
:92年9月間有出國?)有,到大陸東北考察10天」、「 (問:裝修
工程經費多少?由何單位支出?)忘記了,代表會沒有這預算,是公
所爭取的」、「(問:工程發包到完工有無與庚○○聯絡過?)有去
詢問庚○○發包情形如何,因為代表會向別人租用山莊辦公,所以希
望儘快將工程完工」、「(問:你有無要求庚○○要將工程費 15%回
扣給你?) 無」、「(問:出國錢何人支付?) 仁愛鄉代表會預算
每年每人 5萬元出國考察」、「(問:本次旅途中花費如何支付?)
吃住統一由旅行社辦理,如果自己另外有購買什麼物品,由自己支付
」、「(問:92年10月庚○○有給你27萬元或其他金錢?)沒有」、
「(問:認識在座的林弘斌?)不認識」、「(問:承包代表會工程
的承包商或公司人員你有與他們聯絡過?)施作過程中我跟承包商的
代表人員都沒有接觸過」、「(問:出國前與庚○○聯絡過幾次?)
出國前到建設課及他家去找庚○○,因為代表會工程已經有點拖延」
、「(問:你有要求提出工程進度表?)我去時有要求庚○○把工程
進度表提供給我或代表會,因為我出國回國之後要開代表會定期大會
,要進度表在大會裡說」等語(見原審卷第10至13頁)。
又被告庚○○經法務部調查局以控制問題法作測謊鑑定,其結果:「
庚○○稱:其未要林弘斌交付關於陳世光之回扣款,經測試呈情緒波
動反應,研判有說謊」等情,亦有法務部調查局 93年11月12日調科
參字第00000000000號測謊報告書附卷可參(見偵字第3942卷第138頁
) 。而本案之測謊事先並取得被告庚○○之同意,且告知得拒絕測
謊,有測謊同意書附卷可參(見偵字第3942卷第157頁) ;而本案實
施測謊之人員,亦係由前開法務部調查局專業之林振興擔任,具有專
業之知識與技能、測謊儀器運作正常、測謊施測環境無不當之外力干
擾等情形,有該局提出測謊鑑定過程參考資料明細表附於前開偵查卷
可憑(見偵字第3942卷第139至179頁)。本件測謊之結果,與證人前
揭證述相符,亦足以佐證被告庚○○確有本案之犯行。至辯護人另稱
被告庚○○有鼻竇炎,測謊無證據能力云云,所辯自不足採信。
辯護人雖稱:證人林弘斌對於其所交付之27萬元無法交代其來源,且
供述前後不一,及被告庚○○之前如已有58萬元回扣可取,且尚未拿
到,何需再藉代表會主席之名義詐取財物,故其證詞不足採信云云。
經查,本件兩次回扣之金額非鉅,籌措並不困難,且當事人為避免被
發現是回扣,通常極為隱密,又時間經過數月,故證人林弘斌於原審
先證稱:忘記錢的之來源,該筆錢應該是部分伊所有,部分借來的等
語,嗣後又改稱:該27萬元係向被告陳盛豪借用等語,亦不違常情。
參以林弘斌於93年11月 9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製作筆錄時即已供承:
該27萬元係向陳盛豪所借用等語 (見他字759號卷第216頁反面) ,
及陳盛豪於原審證稱:林弘斌曾向伊拿過 27萬元,當時他說這筆錢
是要支付代表會工程款 15%的回扣等語(見原審卷第110、111頁)
,足見該筆27萬元確係林弘斌向陳盛豪所借用無疑。又被告庚○○縱
有犯罪事實欄一、所載之回扣58萬元,於本件假藉名義收取27萬元
回扣前尚未取得,然與其另外假借代表會主席之名義詐取財物,並無
關聯性。且證人林弘斌就其曾送兩次回扣予被告庚○○及所送之金額
,所證始終如一,其所證應堪採信。又證人陳世光雖證稱:伊於出國
前有要求被告庚○○提供工程進度表,因為伊回國之後要開代表會定
期大會,須拿進度表向大會報告等語,且被告庚○○與林弘斌之上開
監聽譯文中雖亦曾提及「主席說先給他處理嘛!」,然綜觀上開監聽
譯文,被告庚○○均未提及「索取工程進度表」一事,而被告庚○○
於譯文中所說「他們說15號以前要『先算』,他們要出國」,衡諸一
般經驗法則,關於該段譯文交談之真意,應以林弘斌所證述係指「索
取回扣款」為真實可採。綜上所述,被告庚○○利用職務機會詐取27
萬元財物之犯行,事證明確,應堪認定。
四、有關犯罪事實一、(即視訊工程)被告丁○○、戊○○及劉志恆收
取回扣部分:
訊據被告丁○○矢口否認有前揭犯行,辯稱:伊沒有指示戊○○、劉
志恆向廠商收取回扣,戊○○雖自白有此部分之犯行,然查戊○○每
月連同出差費及薪資,僅約 5萬元,但每月須付給其同居女友蕭玉萍
15萬元以上;又須負擔其家人在加拿大之龐大生活費,可合理懷疑應
係藉詞鄉長要收取工程回扣,招搖撞騙,向得標廠商、甚至向只是有
意競標之廠商詐騙金錢。況戊○○供稱是伊指示其向廠商收取回扣,
及有交付伊回扣款云云,只是戊○○片面之說詞,根本沒有任何佐證
。且戊○○供稱是奉鄉長指示收取回扣,不但責任較輕,且可邀證人
保護法減刑之優惠,顯有不實指控伊之強烈動機,豈可遽信。而從己
○○之證詞,足證劉志恆、戊○○有以戊○○為重建小組人員的身分
,向己○○要求給付金錢,況依己○○於原審所證,其交付金錢給戊
○○,是否即是指交付回扣之意思,亦有可疑;被告戊○○則對此部
分被訴之犯罪事實,坦承不諱。惟查:
被告丁○○與被告戊○○、劉志恆共同收取此部分回扣款之犯罪事實
,業據證人戊○○、己○○、吳雅慧證述明確:
共同被告即證人戊○○之證述:
其於偵查中結證稱:「(問:仁愛鄉辦理法治村電視共同天線視訊工
程,你與丁○○、劉志恆是否向得標廠商科衛公司負責人己○○收取
工程款一成五作為回扣?)是鄉長丁○○授命叫我去的」、「(問:
劉志恆扮演何角色?)這個工程是透過劉志恆去引薦,所以劉志恆拿
了一部份,是丁○○叫我拿給他的」、「(問:鄉長於本件工程收了
多少錢?)總額多少我不清楚,但是第 2次我曾經向己○○拿了10萬
元親自交給丁○○,是丁○○叫我去做的」、「(問:此工程你收取
了多少回扣?)第3次是10萬元(應是8萬元,下同,詳如後述),因
為我向丁○○表示需要修理車子及其他費用,需要開銷,丁○○就叫
我去向己○○拿了這10萬元」、「(問:本件工程的回扣是鄉長丁○
○叫你去索取?)是」等語(見偵字第3942號卷第272頁)。
其於原審結證稱:「(問:你知道15%交給誰?)第1次交給劉志恆,
第2次我跟劉志恆去拿的,交給鄉長,第3次因為我撞車沒錢修車,鄉
長跟我說後面的款項你自己去處理掉」、「(問:你自己拿到多少錢
?)10萬元(應係8萬元) 」(見原審卷第157、158頁)、「(問
:知道劉志恆有向科衛公司收回扣?)我有看到科衛公司拿錢給劉志
恆」、「(問:如何確認是回扣?)事後在調查過程中,我自己的事
兜起來才確認」、「 (問:3次各交付多少?)因為劉志恆收受的那
筆錢很厚,大約有20幾萬元。我跟科衛公司接觸3次,第1次我看到己
○○拿 1包信封袋交給劉志恆,第2次奉鄉長指示到科衛公司與劉志
恆碰頭,由劉志恆交給我 1個裝錢的信封袋,再轉交給鄉長,第 3次
是因為我車子壞了,無錢修理車子,鄉長指示我可以去找科衛公司,
我就到科衛公司,由會計小姐交付金錢。..第 1次我不能確定數目
,第 2次10萬元,第3次10萬元(應係8萬元)」、「 (問:第2次鄉
長指示為何?)指示我去科衛公司與劉志恆碰面,去拿劉志恆要轉交
給鄉長的東西」、「(問:劉志恆轉交給你的錢,回來轉交給鄉長有
無其他人看到?)無」、「 (問:第3次鄉長叫你去科衛公司拿錢,
有無告訴你為何可以去拿?)沒有,我只是向鄉長報告我的狀況,鄉
長指示我可以去科衛公司拿」、「(問:你去到科衛公司你如何說?
)我去之前有先打電話給科衛公司的黃先生,說鄉長叫我去拿10萬元
(應係8萬元) ,他就叫我下午過來拿,我去,會計小姐就直接拿給
我」、「(問:約定回扣你如何得知?)劉志恆告訴我的。」、「
(問:第 1次在泡沫紅茶店,錢是何人拿給何人?)己○○拿給劉志
恆」、「 (問:第1、2、3次拿給你的地點在何處?)第1次是中午
過後,第2次亦是中午過後,在科衛公司樓下,第3次約在下午1、2點
」、「(問:第 2次你所收的錢用什麼裝?)標準信封袋」、「(問
:這10萬元在何處交給丁○○?)中投公路走到底下來後,走到南峰
高爾夫球場的中途」、「(問:如何交付?)我一人○○○鄉○○○
路邊等,我車子停在鄉長車子的前面或後面,我下車走到鄉長座車,
鄉長在後座,直接開門,我就拿給他」等語(見原審卷第17至19、
23、24頁)。
證人己○○之證述:
其於偵查中結證稱:「(問:為何他〈指戊○○〉陸續向你要錢?)
..當時劉志恆介紹戊○○給我認識時,說他是重建小組的人員,要
我好好把握這個人,..其中有 1次是親自交給劉志恆,另 1次是劉
志恆與戊○○一起來我們公司」、「(問:不管你給劉志恆、或給戊
○○的款項都不是借貸關係?講白一點就是要拿回扣?)只差沒講這
麼明白,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不是借貸關係。劉志恆曾經向我表示
要的錢一部份是分給戊○○的」等語(見度他字第759號卷第186、18
7頁)。
其於原審證稱:「(問:科衛公司有否承包仁愛鄉法治村視訊工程?
)有」、「(問:認識劉志恆?)認識,經過朋友王錦燦介紹」、「
(問:認識戊○○?)由劉志恆介紹認識的」、「(問:有無交錢給
劉志恆過?)曾經有過,包到工程後,感謝劉志恆告訴我本件工程訊
息,希望工程順利,及有一些事項要劉志恆幫忙」、「(問:你交給
劉志恆幾次錢?)交給劉志恆1次,金額15萬元」、「 (問:時間、
地點在何處?當時有無其他人在場?這筆15萬元是你主動給他或是劉
志恆自己跟你要?) 92年5月中旬,地點在本公司下面的飲食店。當
時戊○○也在場,我跟劉志恆約在飲食店,戊○○後來才來。是劉志
恆跟我要,為了工程順利且是劉志恆牽線的,所以給他錢」、「(問
:這筆錢是要給何人?)我給劉志恆,因為劉志恆向我要的」、「(
問:給劉志恆除了這筆錢外,尚有其他款項?)沒有,交給劉志恆的
就只有這筆錢」、「(問:你有無交錢給戊○○?)有,交給他 2次
,第1 次劉志恆先打電話跟我聯絡,他說他需要錢,我因為做生意,
我認為他要的話,還是要應付他。後來,劉志恆說戊○○會來拿」、
「 (問:第1次金額給多少?如何交付?)20萬元。戊○○到科衛公
司拿」、「(問:是否確定這 1次是戊○○去你公司拿?)確定」、
「(問:後來戊○○第2次向你拿錢情形?)第2次是戊○○打電話給
我跟我說還有一筆 8萬元的錢,他要來拿,叫我準備,然後說好時間
大概是92年10月底時,我就交代吳雅慧,將錢拿給他」、「(問:你
第2次交付多少錢?)8萬元」、「(問:據吳雅慧稱為10萬元,為何
與你所言不同?)我回去有看存摺確定是 8萬元」、「(問:如何得
知本件工程有15%的回扣?) 施作過程中,劉志恆有提示我」、「(
問:這43萬元總共前後分幾次給?)分3次」、「 (問:第1次92年5
月中旬在簡餐店給?)是,金額大概15萬元,是我親自用紙袋包裝拿
給他的」、「(問:第2次金額多少?)20萬元」、「(問:第3次拿
給戊○○多少錢?)8萬元」、「(問:依照15%估算是45萬元,你有
給劉志恆、戊○○45萬元?)後來算過沒有到45萬元,只到43萬元」
、「 (問:投標時知否要支付15%回扣?)投標後才知道」、「(問
:這 3次的錢你們認為是否給回扣的錢?)我們公司認為是這樣」、
「 (問:這3次錢來源?) 第1次15萬元是吳雅慧拿給我的,但吳雅
慧如何提領錢的,我就不知道了。第2次 20萬元,我叫吳雅慧拿給我
的,我在辦公室交給他的,錢如何裝我不記得了」、「(問:戊○○
說第1次拿20多萬元,第2次10萬元,第3次 10萬元,為何與你不同?
)我是跟會計吳雅慧核對後,再憑我記憶去回想的」、「(問:第 1
次給錢至第2次給錢的時間,事隔多久?)隔幾個月,所以第2次大約
在92年9月間」等語(見原審卷第26至37頁)。
其於本院審理中證稱:「(問:你在承包工程期間,共交給劉志恆、
戊○○各多少錢?交付時間、地點?) 我交3次錢,第1次是92年5月
20日左右,在公司對面小吃店交給劉志恆15萬元。第2次交錢是在92
年 9到10月間,交給地點忘記了,也是交給劉志恆 20萬元,第3次是
戊○○直接到我的金陞公司去拿(地址黎明路1段848之1號3樓),是
我公司會計給的8萬元,時間是92年10月24日左右。第1次、第2 次是
我自己所交付,第3次錢是由我公司會計交給的」、「(問:第1次、
第2次款項交給時有何人在場?) 交第1次、第2次款項時,科衛公司
的董事長(黃世生)跟我在場。第 1次交錢時,被告戊○○有跟劉志
恆一起來,第2 次交錢當時戊○○有無跟劉志恆一起來,我忘記了」
、「 (問:有無說這3筆錢的用途為何?何人要求?)說是為了工程
好做所交付的公關費。是劉志恆要求的」、「(問:劉志恆有無說是
何人要求?)他只說為了工程好做而需要,沒有說誰要這筆錢」、「
(問:仁愛鄉公所的鄉長、建設課長,有無親自向你要過公關費?)
沒有」、「 (問:為何你在原審時,提到工程有15%回扣的事?)(
證人閱筆錄後)我有這樣講過沒錯。在我施作工程期間,依稀記得劉
志恆有提到回扣的事,但是時間太久了,我不敢確定劉志恆有無正式
提過這件事」、「(問:你剛才提到3筆公關費用跟15%回扣的事是否
有關?)我的認知公關費就是要給他回扣的意思」、「 (問:3筆錢
有無領取資料?) 第1筆、第3筆款項有資料,第2筆款項的20萬元找
不到資料」、「 (問:第2筆款項是從哪裡領出來的,為什麼不知道
?)因為當時科衛公司也將結束營業,事後請會計找資料也找不到,
我想金額應該是拼拼湊湊的20萬元」、「(問:你以前於調查局、偵
訊時有提到交給 3筆錢的數目,跟今天所說不一致,何次才是真實?
) 第1次我是不想去傷害到人,所以說這是借款。數目應該是今天所
講的才對」等語(見本院卷第68、69頁)。
證人吳雅慧於原審證稱:「(問:妳看過在座的戊○○?)沒印象,
92年10月24日,他在我們公司樓下打電話進來,我問他是否是姜組長
,他說是,我就請他到我們公司,他一上我們公司,我就直接拿錢給
他,他就走了」、「(問:這次給錢是何人指示?給多少錢?)是己
○○」、「(問:給多少錢?)查證後是 8萬元」、「(問:如何查
證出來是8萬元?)跟己○○討論出來的」等語(見原審卷第39、4
0頁)。
本件被告丁○○、戊○○劉志恆所收取之回扣金額,雖證人即被告戊
○○與證人己○○、吳雅慧所供述之金額於偵查及原審所證並不一致
(被告戊○○於偵查及原審均證稱:伊第 2次曾經向己○○拿了10萬
元親自交給丁○○,第 3次由伊自己收取10萬元等語;證人己○○於
偵查中曾證稱:有 1次劉志恆與戊○○一起來找伊,伊給他們2個人
5、6萬元等語〈見他字第759號卷第187頁〉、於原審證稱:交給劉志
恆 1次、15萬元,另2次交給戊○○,各20萬元、8萬元等語;證人吳
雅慧於偵查中曾證稱:伊係轉交 10萬元給戊○○等語〈見他字第759
號卷第354頁反面〉、於原審則證稱:經伊查證後是交給戊○○8萬元
等語) 。然查,己○○上開所證前後不一,係因不想去傷害到人,
所以前後證述不一,詳細所交付之數目,第1次係於92年5月20日左右
,在其公司對面小吃店交給劉志恆15萬元;第2次於92年9到10月間,
則是交給劉志恆 20萬元,第3次是戊○○直接到其公司,由公司會計
給付 8萬元等情,業據己○○於本院證述在卷(詳如前述),並有己
○○提出之存摺明細附卷可參(見本院卷第83、84頁),核與被告
戊○○於本院供述之情節相符(見本院卷第第70頁)。足證被告丁
○○、戊○○及劉志恆所共同收取之回扣,應係第1次15萬元,第2次
所20萬元,第3次8萬元,總計43萬元。
被告丁○○雖以前詞置辯,且證人卓文振於原審亦證稱:伊係仁愛鄉
公所的鄉長司機,92年10月7日前1個月即幫鄉長開車,那時仁愛鄉公
所僅有伊一位司機,伊曾載鄉長去南峰高爾夫球場打球,鄉長平日打
球的時間,最早是早上 7點前,最晚是早上12點前到球場,鄉長打球
都是找伊開車,92○○○鄉○○○○○段期間,沒有在球場途中停車
等候過戊○○,也沒有在路上遇到戊○○,伊擔任司機時均沒有休假
過等語(見原審卷第63至66頁)。惟查,被告戊○○曾幫忙被告丁
○○競選鄉長,於被告丁○○當選鄉長後,並以職務代理人之身份擔
任仁愛鄉公所重建小組組長,業據被告戊○○於南投縣調查站調查時
供述屬實(見他字第759號卷第436頁反面)足徵被告戊○○與被告丁
○○關係密切,衡情茍無索取回扣之事實,被告戊○○絕無故為攀陷
之理,是被告戊○○上開所證應堪採信。又被告丁○○白天之行程,
有時並非由證人卓文振負責開車等情,亦據證人卓文振於原審證述明
確(見原審卷第66頁),是證人卓文振上開所證,僅能證明在其載
被告丁○○時,沒有在南峰高爾夫球場途中與被告戊○○碰面,然並
不能證明被告丁○○於其他時間不是由其載送時,未與被告丁○○在
南峰高爾夫球場途中見面之事實,故其證詞不足作為被告丁○○有利
之認定。
本件復有科衛公司臺灣企業銀行忠明分行帳號014253號帳戶存摺明細
影本各一份、法治村部落電視共同天線視訊工程內部簽呈、法治村部
落電視共同天線視訊工程─總預算表、法治村部落電視共同天線視訊
工程─預算表分析表、法治村部落電視共同天線視訊工程中文公開招
標公告及決標公告等資料附卷可稽。被告丁○○、戊○○與劉志恆共
同向承包商科衛公司收受回扣,事證明確。被告丁○○、戊○○上開
犯行同堪認定。
五、有關犯罪事實一、(即廣電工程)被告丁○○、戊○○與劉志恆共
同收取回扣部分:
訊據被告丁○○矢口否認有前揭犯行,辯稱:伊沒有指示戊○○、劉
志恆向廠商收取回扣,且吳和東於原審亦證稱:「本件工程劉志恆並
沒說要給工程回扣,但他要求給付得標工程款的 15%,作為仲介費,
我有答應給他仲介費,因為劉志恆有承作仁愛鄉工程,他比較熟,我
想如果給他仲介費的話,業務推展比較方便。本件工程從開標前到施
工期間,鄉長都沒有向我要過錢,也沒有談到工程需要回扣,我於 9
3年1月24日,到仁愛鄉公所領取工程款時,有將其中的 105萬元現金
交給劉志恆作為仲介費,但沒有與鄉長有過接觸,劉志恆也沒有說這
筆錢要分給鄉長」,足證伊並無索取回扣一事,戊○○所供關於伊指
示其向廠商收受回扣,完全不實云云。被告戊○○則對此部分之犯罪
事實坦承不諱。惟查:
被告丁○○、戊○○確有此部分收受回扣之犯罪事實,分述如下:
共同被告即證人戊○○之證述:
其於偵查中結證稱:「(問:有關仁愛鄉辦理無線電及廣播器材購置
計劃委託設計及安裝工程,你是否與丁○○、劉志恆共同向廠商維大
公司吳和東收取回扣?)有,丁○○曾經兩度要我打電話向吳和東收
取回扣款,一次是20萬元,一次是30萬元。其中 1次吳和東向我表示
工程都沒有領到錢怎麼給。第 2次吳和東說他會準備,後來是鄉長叫
劉志恆去處理的,因為這個工程也是劉志恆去引薦進來的,所以回扣
也是鄉長叫劉志恆去談的」、「(問:本件工程的回扣是鄉長丁○○
叫你去索取?)是」等語(見偵字第3942號卷第272頁反面、第273頁
)。
於原審結證稱:「(:92年11月11日,你打電話給吳和東是何用意?
)鄉長指示我說秘書要帶部分主管出國考察,叫我打電話給吳和東,
要30份資料,就是30萬元(按打電話向吳和東索取30份資料,應係92
年12月 5日,詳見後述監聽譯文,故92年11月11日,應係欲索取20萬
元之工成回扣款,被告戊○○此部分之記憶有誤)」、「(問:92年
11月11日、92年12月5日,打這2次電話給吳和東都是何人指示?)鄉
長指示」、「(問:在調查站中所言鄉長有指明說這個錢是回扣,要
你打電話去給吳和東要錢,如何解釋?)時間久了,我不記得鄉長如
何指示我,應該以調查站所言是事實,他確實有叫我去向吳東和收錢
,但我現在不確定當時有沒有講是回扣」、「(問:在偵訊中所言是
回扣,如何說明?)(提示他字第759號卷453頁,即被告戊○○供稱
:在維大公司估驗請款時,丁○○指示伊去向吳和東收取工程款一成
五的回扣,當時伊是請劉志恆去拿錢等語)以在調查中及檢察官訊問
時所說為準」等語(見原審卷第70、71頁)。
證人吳和東之證述:
其於偵查中證稱:「(問:維大公司投標仁愛鄉公所無線電及廣播器
材購置工程時,你的得標價是多少?)1070萬元。但我有告訴劉志恆
650萬元就可以承作該工程,其中的差額有 15%是要給仁愛鄉公所的
回扣..,所以我在填寫標單時,就將標價提高,填寫為1070萬元」
、「(問:仁愛鄉公所鄉長丁○○是否有跟你談過回扣的問題?)我
請領工程款的過程並不順利,我去找丁○○要投訴,但是因為有鄉民
代表幫我辦理請款程序,有領到錢,所以我就沒有投訴,我跟丁○○
見面時,他就跟我說姜仔【指戊○○】會處理」、「(問:戊○○有
無直接跟你聯繫回扣款的事宜?)他有打電話給我,問我有無處理,
我瞭解他的意思是處理回扣的事情,我跟他說我有拿給劉志恆,實際
上我是拿了 105萬元的回扣款給劉志恆」、「(問:戊○○是否有打
電話給你說要準備30份資料,有人員要出國急需用錢,要跟你要錢?
)有,他有打電話給我說要準備30份資料,他的意思是要跟我要30萬
元,但因我的工程款沒有下來,我並未給他」等語(見他字第 759號
卷第420、421頁)。
於原審證稱:「(問: 92年9月、10月間,有否到仁愛鄉公所承包仁
愛鄉公所廣電工程?)有」、「(問:如何得知?)劉志恆介紹的」
、「(問:劉志恆有說要給工程回扣?)無,但他要求仲介費得標價
的15%」、「 (問:你有答應?)有,因為劉志恆有承作仁愛鄉工程
,他比較熟,我想如果給他仲介費的話,業務推展比較方便」、「(
問:後來是否以維大公司名義以1070萬3000元得標?)有」、「(問
:本件工程中有人去向你要過錢?)沒有,但工程進行中戊○○有打
過2次電話,說鄉長要出國需要 30份資料,但我說沒辦法」、「(問
:為何筆錄中說劉志恆有說是鄉公所要 15%回扣)我因為不熟,我只
告訴他只要給仲介費,其他我不管,當時劉志恆有告訴我公所要公基
金之類,檢察官問我是否要回扣,我個人認為是回扣的意思」、「(
問:丁○○對你質疑請款不順時,有說叫你去找戊○○處理?)他是
說【姜仔會處理】,後來請劉志恆找一個莊姓代表陪同我到鄉公所請
款」、「(問:你前後給劉志恆多少錢?) 115萬元包括給戊○○的
10萬元」、「(問:調查局中為何言一成仲介費,而不是一成五?)
剛開始因為約談時間過了很久,且緊張,後來有更正為一成五」、「
(問:劉志恆是否說15%要給公部門【指仁愛鄉公所】?)有」、「
(問:去年是否為了請款不順有找過鄉長?)第 1次請款時有找過鄉
長」等語 (見原審卷第50至62頁)。
被告戊○○所持有之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與吳和東所持有之000000
0000號行動電話,於92年11月11日、同年12月 5日之通聯紀錄,亦確
有提及索取回扣一事,此有監聽譯文附卷查(見他字第759號卷第415
、416頁),其內容如下:
92年11月11日11時4分8秒之通聯:
「姜(即戊○○):因為那個些人員要出國,鄉長說,請你吳(即吳
和東):嗯!看看,因為這個部分。」
92年12月5日18時23分29秒之通聯:
「姜:然後鄉長有交待我說,可能星期一要請你準備30份資料。
吳:3份資料。
姜:30。
吳:哇!可能有問題」
此外,復有維大公司臺灣銀行大里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存摺
明細、維大公司臺灣銀行黎明分行000000000000號帳戶存摺明細、仁
愛鄉無線電及廣播器材購置計劃案內部簽呈、仁愛鄉無線電及廣播器
材購置計劃委託設計及安裝中文限制性招標公告資料及決標公告資料
、仁愛鄉無線電及廣播器材購置計劃委託設計及安裝第二次招標之中
文限制性招標公告資料及決標公告次招標之中文限制性招標公告資料
及決標公告、仁愛鄉無線電及廣播器材購置計劃委託設計及施工統包
工程─招標資料審查會議簽到簿暨會議記錄附卷可參。
被告丁○○雖以前詞置辯,然查,被告丁○○既已授權被告戊○○、
劉志恆處理回扣之事,縱被告丁○○未直接與吳和東談及回扣一事,
但其與被告戊○○、劉志恆既有犯意之連絡及行為之分擔,自仍應負
共同正犯之罪責。參以吳和東上開所證,其因請領工程款不順利,前
去找被告丁○○投訴,被告丁○○告知被告戊○○會處理等情,益徵
被告丁○○確有參與本件犯行,否則被告戊○○僅係重建小組組長,
並未負責工程款之發放,豈有於請領工程款不順利時,須找被告戊○
○處理之理,參以被告戊○○上開所證,足見此所謂「被告戊○○會
處理」,確係指處理回扣之事。又證人吳和東於原審雖證稱:包含給
被告戊○○之 10萬元,伊總共交付115萬元給劉志恆等語,惟查,上
開 10萬元係吳和東借貸予被告戊○○等情,業據證人吳和東於原審
證述在卷(見原審卷第54頁) ,故吳和東交付之回扣應係105萬元
。另證人吳和東於原審雖曾證稱:劉志恆並沒有說要給工程回扣,但
他要求仲介費得標價的 15%等語,然所謂之仲介費即係回扣等情,已
據吳和東於偵訊及原審證述屬實,詳如上述,參以被告戊○○上開所
證,亦足以證明所謂之仲介費確屬回扣款無誤,是被告丁○○上開所
辯亦屬事後卸責之詞,不足採信,本案被告丁○○、戊○○及劉志恆
等人之上開犯行,均足堪認定。
六、被告丁○○於本院雖再聲請傳訊證人林泓斌、陳盛豪、丙○○、戊○
○、劉志恆、吳和東、吳靜蘭等人;被告庚○○亦聲請傳訊林弘斌、
吳靜蘭等人。但查,上開證人等(除劉志恆外)已於原審證述明確,
本院認無再傳訊之必要;而劉志恆業經原審通緝在案,已無從傳訊,
附此敘明。
七、論罪科刑及所犯法條:
按貪污治罪條例第 4條第1項第3款之犯罪態樣為「建築或經辦公用工
程或購辦公用器材、物品,浮報價額、數量、收取回扣或有其他舞弊
情事者」,而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3 款之經辦公用工程收取回
扣之所謂回扣,係指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就應付給之建築材料
費或工程價款,向對方要約,提取一定比率,或扣取其中一部分,圖
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最高法院75年度臺上字第5136號判決參照)。本
件被告丁○○自91年3月1日起至93年11月10日止,擔任南投縣仁愛鄉
鄉長,被告庚○○自83年10月22日起至93年11月10日止,擔任南投縣
仁愛鄉建設課長,被告戊○○自91年4月1日起至93年12月31日止,職
稱為南投縣仁愛鄉公所短期進用人員,擔任中國電視公司賑助仁愛鄉
民間捐款執行小組組長,此有上開 3人之南投仁愛鄉公所離職證明書
在卷可稽(見原審卷第306至308頁),亦分據渠等供述在卷,互核
一致;被告丁○○身為鄉長,依法負責核定該些小型營繕工程底價及
審核發包比價程序,被告庚○○擔任建設課長,負責辦理發包比價,
均為經辦該公用工程之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確有利用經辦公用
工程之機會,向得標廠商收取回扣,已詳如前述。核被告丁○○就犯
罪事實欄一、、、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4條第1項
第 3款之經辦公用工程收取回扣之罪;被告庚○○就犯罪事實一、
部分所為,亦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4條第1項第3款之經辦公用工程收
取回扣之罪;另就犯罪事實一、部分所為,則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5條第1項第 2款之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被告戊○○就犯罪
事實一、、部分所為,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4條第1項第3款之經
辦公用工程收取回扣之罪,被告戊○○雖不具本件經辦公用工程的身
分,然因與具該身分之同案被告丁○○共同為之,依貪污治罪條例第
3條規定,仍應論以共同正犯。被告丁○○、庚○○就犯罪事實一、
部分;被告丁○○、戊○○及劉志恆,就犯罪事實欄一、、部
分,均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被告丁○○所為
犯罪事實一、、、之數行為;被告戊○○所為犯罪事實一、
、兩次行為,均時間緊接,犯罪構成要件相圖,顯係出於概括之犯
意為之,為連續犯,應依修正前刑法第56條之規定以一罪論,除該罪
法定刑無期徒刑部分,依法不得加重外,應就有期徒刑及併科罰金部
分加重其刑。被告庚○○所犯上開兩罪間,犯意各別,罪名互異,應
予分論併罰。又被告戊○○於檢察官偵查中,就前開犯罪事實一、
、部分,供述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及其他共犯被告丁○○、劉志
恆等人收取回扣之犯罪事證,雖然劉志恆尚未到案,核已符合上開檢
察官所諭知得依證人保護法之規定(見他字第759號卷第451頁),應
對被告戊○○予以寬遇,爰依證人保護法第 14條第1項規定、刑法第
66條但書規定減輕其刑。又被告戊○○上開加重事由及減輕事由,應
依法先加後減之。至被告戊○○於偵查中雖有自白,但未將所得自動
繳交,業據其在本院陳明在卷,自不得再依貪污治罪條例第 8條第2
項減輕其刑,附此敘明。
八、另被告全錄公司之受雇人陳盛豪因執行業務,意圖影響採購結果,而
借用他人名義參加投標,違反政府採購法第 87條第5項之行為,被告
全錄公司自應依政府採購法第 92條之規定處以同法第87條第5項之罰
金刑。
乙、無罪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略以:
被告丙○○係仁愛鄉公所之秘書,竟與被告丁○○、庚○○共同意圖
藉經辦該公用工程之機會,向廠商收取回扣款之犯意聯絡,利用仁愛
鄉公所經辦上開裝修工程之機會,於92年9 月26日,搭載被告丁○○
前往南投縣埔里鎮阿波羅飯店,與原先約定的林弘斌、陳盛豪碰面,
林弘斌即當面將工程款10%的回扣計113萬元(以牛皮紙袋包裝)交予
被告丁○○,被告丁○○於收到該牛皮紙袋後,即將該牛皮紙袋交給
被告丙○○,並指示被告丙○○清點金額,被告丙○○明知該牛皮紙
袋內所裝的錢係廠商交付的回扣,竟將該牛皮紙袋拿到阿波羅飯店內
的廁所清點,經清點金額與被告丁○○所說的金額無誤後,即告知被
告丁○○金額無誤,被告丁○○、丙○○隨即離開阿波羅飯店,當晚
被告丙○○載被告丁○○回到被告丁○○埔里住處後,前開裝有回扣
款 113萬元的牛皮紙袋即由被告丁○○取走,因認被告丙○○就此部
分,亦與被告丁○○、庚○○共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4條第1項第3款之
經辦公共工程收取回扣罪嫌云云。
92年 8月間,仁愛鄉公所及仁愛鄉民代表會分別規劃編列經費1440萬
2355元、 217萬3140元辦理辦公室之室內裝修工程,合計1357萬5495
元,仁愛鄉公所遂於92年 8月28日合併上網公告辦理「仁愛鄉公所(
含代表會)辦公廳舍室內裝修設施統包工程」之招標事宜,採最有利
標方式決標。林弘斌為使全錄公司之投標資料能獲評高分,進而能順
利取得上開裝修工程,遂經由郭漢隆透過友人王建智之居間介紹,而
認識公共工程委員之被告甲○○,被告甲○○嗣另行推薦其他公共工
程委員之名單被告辛○○及江篤信、周良勳給郭漢隆,郭漢隆繼透過
林弘斌將被告辛○○等上開 3人,連同被告甲○○計 4人之名單交給
被告庚○○,被告庚○○即藉職務上辦理上開裝修工程遴選委員之機
會,先行勾選被告甲○○、辛○○,使不知情之秘書孔文博於代行鄉
長職權時,指定被告甲○○、辛○○為該裝修工程之外聘評選委員。
被告甲○○、辛○○受聘為仁愛鄉公所上開裝修工程之評選委員後,
陳盛豪即於92年9月9日開標前夕,電請公司不知情之同事余仁傑提領
現金10萬元,赴臺北科技大學門口,將10萬元款項交予郭漢隆,繼由
郭漢隆將該10萬元款項親自交付予被告甲○○,被告甲○○明知郭漢
隆為上開裝修工程之投標廠商,不應予以收受,竟仍予以收受。被告
甲○○嗣替郭漢隆邀約被告辛○○,於同年 9月10日開標當日,在臺
中市水湳機場碰面,由郭漢隆開車載被告甲○○、辛○○一起至仁愛
鄉公所參加上開裝修工程之開標,郭漢隆於水湳機場開往仁愛鄉公所
之途中,即趁機交付10萬元給被告辛○○,被告辛○○明知不應收受
仍予收受,計被告甲○○、辛○○對於職務上之行為分別收受廠商所
交付之10萬元賄賂。而上開裝修工程於當日開標之結果,全錄公司順
利獲取評選委員之最高分,而優先取得議價,進而以底價1319萬2230
元承攬裝修工程。因認被告甲○○、辛○○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5條
第1項第 3款之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
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
苟積極證據不足以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
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 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可資
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丙○○涉有此部分之犯嫌,係以被告丙○○之自白,及
證人林弘斌、陳盛豪之證述,並有丙○○之測謊鑑定,為其論據;另
認被告甲○○、辛○○涉有收受賄賂之罪嫌,則係以證人郭漢隆、陳
盛豪、余仁傑之證述,及郭漢隆、余仁傑之測謊報告,為其論據。訊
據被告丙○○、甲○○、辛○○均堅決否認有前揭犯行,被告丙○○
辯稱:伊並未參與上開裝修工程,與被告丁○○、庚○○亦無收取回
扣之犯意聯絡,當天搭載被告丁○○至阿波羅飯店,並不知道被告丁
○○與林弘斌等人相約見面,即係為收取回扣款一事,況本件工程伊
從頭到尾均未收到任何好處等語;被告甲○○、蕭新錄則一致辯稱:
伊等身為大學教授,根本不知道上開裝修工程是全錄公司以圍標之方
式取得,亦不了解何以被遴選為評選委員之過程,伊等於評選過程均
本於專業,並未收受任何賄款,且郭漢隆、陳盛豪及余仁傑對於行賄
資金的來源、行賄的地點、方式,前後所供均不一致,不足以作為伊
等不利之證據等語。經查:
被告丙○○部分:
上開裝修工程之承辦人員係劉嘉華,當時劉嘉華大部分都是依課長即
被告庚○○之指示辦理等情,業據證人劉嘉華於原審證述屬實(見原
審卷第84、85頁)。而當時仁愛鄉公所之秘書係孔文博,被告丙○
○係鄉長即被告丁○○之機要秘書,負責鄉長公務上之行程安排、客
人來訪當招待、檢閱送鄉長辦公室之公文等情,亦據證人張國祥、陳
淑珍於原審證述屬實(見原審卷第66、91頁),是被告卓文龍辯稱
其並未參與裝修工程等語,應堪採信。
而當時與林弘斌、陳盛豪談及索取工程回扣款者,係被告丁○○、庚
○○等人,亦據證人林弘斌、陳盛豪證述屬實,詳如前述。是本件並
無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丙○○與被告丁○○、庚○○事先即有收取回扣
之謀議。
又被告丙○○於92年 9月26日,確有搭載被告丁○○至阿波羅餐聽與
林弘斌、陳盛豪會面,席間林弘斌並將 1包東西交給被告丁○○,被
告丁○○即交由被告丙○○攜至餐廳廁所內清點等情,雖據被告丙○
○自白在卷,核與證人林弘斌、陳盛豪證述之情節相符。惟按貪污治
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3 款之經辦公共工程收取回扣罪,為即成犯,於
公務員收取回扣時,犯罪即已成立,其後持有回扣款之行為,應係狀
態之繼續,而非行為之繼續。查,被告丁○○於收取林弘斌所交付之
工程回扣款時,被告丁○○之犯罪即已成立,雖其後被告丁○○將該
工程回扣款轉交給被告丙○○代為清點,因已是犯罪成立後之行為,
且又查無被告丙○○事先與被告丁○○有何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是
被告丙○○自無觸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3 款之犯行。此外,
又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丙○○確有與被告丁○○、庚○○共犯
此部分之犯行,對被告丙○○尚無從遽以該罪論處。
雖被告丙○○自承:伊知道該筆款項並非光明正大,且見過林弘斌,
感覺他是承包商等語。惟按貪污治罪條例第15條係規定:「明知因犯
第4條至第6條之罪所得之財物,故為收受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
徒刑,得併科新臺幣 3百萬元以下罰金」,該罪構成要件之基本社會
事實顯與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3款之構成要件事實不同 (該條
例第15條,以嗣後收受財物者與收取回扣者間,並無犯意之聯絡及行
為分擔,僅係主觀知悉所收受之財物為工程回扣款;而該條例第 4條
第 1項第3 款,則須嗣後收受財物者與收取回扣者間,事前或事中有
收取回扣款之犯意之聯絡及行為分擔),本院亦無從變更起訴法條,
而改依同條例第15條論處,併此敘明。
被告甲○○、蕭新錄部分:
證人郭漢隆於原審雖證稱:「(問:給評審老師的錢來源?)分兩次
從全錄那邊拿到的」等語(見原審卷第26頁)。,然就交予被告蕭
祿之10萬元,究係何人所轉交,前後供述不一:
其於93年11月 9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訊問時供稱:「支付王、蕭兩位
評選委員各20萬元,係陳盛豪的公司支付,其中甲○○部分是由我和
陳盛豪的友人余仁傑前往臺北科技大學當面致贈,辛○○老師的10萬
元,則同樣是由陳盛豪交付給余仁傑轉交給我,再由我在水湳機場,
將該10萬元交給辛○○老師」等語(見他字第759號卷第242頁)。
其於93年11月23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訊問時則供稱:「因我不認識辛
○○,所以是在戊工程(即裝修工程)開標當日,由甲○○搭飛機至
水湳機場,甲○○、辛○○約在水湳機場見面,另開標前一日我已下
來臺中,離開飯店後由全錄公司的人(何人我不記得)拿 1包現金給
我,我再與甲○○、辛○○約在水湳機場碰面,由我開車載甲○○、
辛○○兩人至仁愛鄉」等語(見偵字第3942號卷第73頁)。
其於93年11月30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訊問時又供稱:「...我印象
中是由全錄公司陳盛豪交給我現金10萬元,要我轉交辛○○,我到達
水湳機場接甲○○、辛○○兩人一起前往仁愛鄉,並在車上將10萬元
交給辛○○」等語(見偵字第3942號卷第100頁)。
綜上,郭漢隆於93年11月 9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訊問時供稱該10萬元
,係由余仁傑所轉交;而於93年11月23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訊問時則
供稱,不知道該10萬元係何人轉交;於93年11月30日,在南投縣調查
站訊問時卻又稱,該10萬元係陳盛豪所轉交云云,前後所述不一,已
有矛盾。
證人陳盛豪就交予郭漢隆,再轉交予被告辛○○之10萬元,其來源為
何,前後供述亦自相矛盾:
其於 93年11月30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訊問時證稱:「 92年8、9月初
,郭漢隆打電話給我,表示要付 20萬元給戊工程 (即裝修工程)評
選委員的費用,因為他沒有錢,要我想辦法,..我就向我同事余仁
傑借20萬元,我記得余仁傑從他本人所有中國信託銀行城東分行帳戶
內提領10萬元,另外10萬元的資金來源我已記不清楚,由余仁傑將這
20萬元的現金在臺北交給郭漢隆,至於郭漢隆如何交付20萬元給評選
老師我不清楚」等語(見他字第759號卷第325頁)。
其於93年11月10日,偵訊中證稱:「..,後來有一天,郭漢隆打電
話給我說要拿20萬元給老師,我即跟同事借10萬元,另外10萬元是我
自己湊的,後來這20萬元我拜託同事交給郭漢隆,隔天郭漢隆就打電
話告訴我說,錢已拿給老師了」等語(見他字第759號卷第333頁)。
其於原審證稱:「(問:郭漢隆第2次跟你要10萬元,這 10萬元來源
?)我跟余仁傑借的」、「(問:第1次要的 10萬元來源?)也是跟
余仁傑借的」等語(見原審卷第121、122頁)。
綜上,陳盛豪就轉交予被告辛○○之10萬元,究係其所有,或係向證
人余仁傑所借用,前後證述不一,而證人余仁傑確僅有借貸予陳盛豪
10萬元 (即從其所有之帳戶以ATM之方式領出),業據證人余仁傑於
南投縣調查站及偵查中證述在卷(見偵字第3942號卷第87、96頁),
是陳盛豪就此部分之供述亦有矛盾。
另就如何交付10萬元予被告甲○○,郭漢隆與證人余仁傑之供述亦不
相符合。
證人郭漢隆於原審證稱:「(問:交給甲○○錢的過程?)日期忘記
了,但時間是白天,地點是臺北科技大學校門口,我跟全錄之余仁傑
一起去,我開車,甲○○到的時候,余仁傑就把那包紙袋拿給我,在
臺北科技大學校門口,要交給甲○○,甲○○不拿,之後一直不拿,
最後甲○○走掉了。之後,我跟甲○○講說是給研究室學生的茶點費
用,他不得已還是收下了」、「(問:筆錄中言交給甲○○10萬元,
是你跟余仁傑一起去?)是的,在臺北科技大學門口,當時余仁傑在
我車內,因為甲○○不拿,所以我下車將東西交給甲○○等語(見原
審卷第26、36頁)。
余仁傑於93年11月30日,在南投縣調查站則證稱:「我確有依陳盛豪
的交待,由 ATM提領10萬元轉交給郭漢隆,經我與郭漢隆電話聯絡後
,約在臺北科技大學新生南路的側門邊,..經過約 5到10分鐘後,
郭漢隆開賓士車到達,我進入郭漢隆車上,將該筆10萬元的現金轉交
給郭漢隆,之後我就走出郭漢隆車外接行動電話,我有看到另一個人
也來找郭漢隆,郭漢隆有下車和來找他的人交談,但我不認識他,我
也不知道他與郭漢隆的談話內容」、「(問:郭漢隆有無將10萬元交
給當時來找他的人?)我沒有注意到」、「我無法確認,我也沒有印
象(指被告甲○○是否即係當天來找郭漢隆的人)」等語(見偵字第
3942號卷第87頁)、於原審亦證稱:「我在北科大側門上郭漢隆的車
,將錢交給郭漢隆,後來我下車聽自己的手機,後面我都不清楚」等
語(見原審卷第187頁)。
綜上,就證人郭漢隆所證,其交付10萬元予被告王昌隆時,證人余仁
傑有無在場親眼目睹、余仁傑當時人在何處,證人郭漢隆、余人傑所
供並不相符。
就郭漢隆如何交付10萬元予被告辛○○,郭漢隆之供述亦不一致。
其於93年11月 9日,在南投縣調查站時證稱:「...辛○○老師的
10萬元則同樣是由陳盛豪交給余仁傑後轉交給我,再由我在水湳機場
交給辛○○老師」等語 (見他字第759號卷第242頁)。
其於93年11月23日,在南投縣調查站訊問時證稱:「...我再與甲
○○、辛○○約在水湳機場碰面,由我開車載甲○○、辛○○兩人至
仁愛鄉公所,我是在車上將該包現金(按即10萬元)拿給辛○○,辛
○○沒有拒絕就收下來」等語(見偵字第3942號卷第73頁)。
其於原審證稱:「(問:隔多久,你又交錢給辛○○?交付情形為何
?)時間是開標那天,地點是我到臺中水湳機場載甲○○、辛○○要
去仁愛鄉公所,上車後,因為當時我在開車,我就用一隻手往後拿另
外1包紙包給甲○○」、「 (問:如何確定?)應該不會是甲○○放
在自己身上,因為我是把錢往後拿給甲○○,所以我認為甲○○應該
會交給辛○○」等語(見原審卷第26、44頁)。
綜上,證人郭漢隆就此10萬元部分,或稱由其在水湳機場交給被告辛
○○,或稱其開車載被告甲○○、辛○○至仁愛鄉公所途中,由其在
車上將10萬元拿給被告辛○○,或稱在其車上,由其交給被告甲○○
,再轉交予被告辛○○,前後所述不一。又證人郭漢隆於原審雖證稱
,係由其自水湳機場搭載被告甲○○、辛○○到仁愛鄉公所,然其於
原審卻又證稱:「(問:回來是否有載教授?)回來我自己回來,沒
有載兩位教授」、「(問:為何載教授去,沒有載教授回來?)就沒
有載」等語(見原審卷第38頁),被告甲○○、辛○○若確係由郭
漢隆搭載前往仁愛鄉公所,依一般經驗法則,應係由郭漢隆親自或安
排他人再搭載被告甲○○、辛○○回臺中市,然郭漢隆回程時既未搭
載,又未安排其他人搭載被告甲○○、辛○○,顯不合常情。參以證
人即被告甲○○之哥哥王太昌於原審證稱:92年 9月10日前幾天,伊
弟弟打電話給伊,說他要去仁愛鄉當評審委員,叫伊載他去。當天伊
到水湳機場去接甲○○去仁愛鄉公所,到仁愛鄉公所約早上10時至10
時30分間,甲○○急急忙忙進入公所後,伊就在該處閒逛,直到甲○
○忙完後才打電話給伊,叫伊過去載他,因甲○○說有事要趕回臺北
,伊就直接載他到水湳機場,他搭下午 2點多之飛機回臺北等語(見
原審卷第98至第102頁) ,並有華信航空公司出具之搭機證明(證
明被告甲○○當天搭乘下午2時40分之飛機離開,見原審卷第395頁
),益徵郭漢隆上開所證,當天係由其搭載被告甲○○、辛○○,並
在車上將另10萬元交予被告辛○○云云,顯不足採信。
又證人郭漢隆於原審就起訴書所記載,就其違反政府採購法之部分,
亦證稱願意認罪等語(見原審卷第23頁),而起訴書就此部分略載
:「...郭漢隆等人為使全錄公司能順利得標,遂將將心公司及凡
谷公司的服務建議書等評比資料,故意製作內容較無競爭性,除藉以
形式上符合 3家廠商參加投標資格外,亦突顯全錄公司參與投標之優
勢」等情,則郭漢隆既為達到圍標,而由全錄公司取得裝修工程的目
的,已於服務建議書上突顯全錄公司之競爭優勢,於此情形下,不論
評審委員係何人,依其專業而為評選,勢必評選全錄公司為最優,證
人郭漢隆實無另行賄評選委員之必要。
至於證人郭漢隆、余仁傑卷附以控制問題法作測謊鑑定,其結果認:
「郭漢隆承認送錢給甲○○、辛○○各10萬元,並稱:仁愛鄉公所
辦公廳舍工程,其有給甲○○10萬元;仁愛鄉公所辦公廳舍工程,
其有給辛○○10萬元;上述問題經測試無情緒波動反應,研判未說謊
。余仁傑承認交給郭漢隆10萬元,並稱:其有給郭漢隆現金10萬元,
經測試無情緒波動反應,研判未說謊等情,此雖有法務部調查局93年
12月月15日調科參字第00000000000號測謊報告書附卷可參 (見偵字
第 3942號卷第212頁)。查,證人余仁傑之上開測謊結果僅能證明,
其有拿10萬元給郭漢隆,但無法證明郭漢隆有拿錢給被告甲○○。至
於郭漢隆之測謊結果雖研判未說謊,但是因其與陳盛豪、余仁傑等三
人之證詞已有上開瑕疵存在,自不能單憑上開測謊結果,即對被告甲
○○、辛○○為不利之認定。被告甲○○、辛○○之罪嫌均無具體證
據足資證明。
丙、原審以被告全錄公司部分事證明確,適用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 5項、
第92條之規定,並審酌被告全錄公司受雇人犯罪之手段、所生之危害
等一切情狀,量處罰金 8萬元;另就被告庚○○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
取財物部分,以其罪證明確,適用貪污治罪條例第 5條第1項第2款、
第 10條第1項、第2項、第17條,刑法第 11條前段、第37條、修正前
刑法第 42條第3項之規定,並審酌被告庚○○身為仁愛鄉公所建設課
長,不知依法行事,竟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及其犯罪手段、
所得財物及犯罪後否認犯行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 7年,併科罰
金 50萬元,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6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褫奪
公權 4年,所得財物27萬元應予追繳沒收,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
,應以其財產抵償之;復以不能證明被告甲○○、辛○○犯罪,而為
渠等無罪之諭知,認事用法並無不當,就被告全錄公司、庚○○部分
量刑亦屬適當,被告全錄公司、庚○○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
當,而檢察官於本院並未提出其他不利於被告甲○○、辛○○之新證
據,仍以原審僅以證人郭漢隆、陳盛豪及余仁傑於審判中之證詞有些
許之差異,即認被告甲○○、辛○○之犯罪不能證明,原審採證容有
未洽為由,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均無理由,此部分之上訴應予駁
回;另就被告丙○○部分,原審疏未審究上情,遽為科刑之判決,即
有未洽,被告丙○○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為有理由,自應由本
院將原判決就此部分撤銷改判,另諭知被告丙○○無罪之判決;此外
,原審以被告丁○○、庚○○、戊○○罪證明確,予以論罪科刑,固
非無見,惟原審:誤認被告丙○○與被告丁○○、庚○○亦有共犯
貪污治治罪條例第 4條第1項第3款之犯行。就上開視訊工程部分,
己○○第 1次係將回扣款15萬元交予劉志恆,原審誤認係交付予被告
戊○○;而依現有之證據,劉志恆取得第 2次之回扣款20萬元後,僅
能證明其轉交10萬元予被告戊○○,由被告戊○○再轉交予被告丁○
○,原審誤認劉志恆所轉交之回扣款為20萬元;又被告行為後,刑
法第 56條連續犯之規定,業於94年1月7日修正公布刪除,並於95年7
月 1日施行,則被告之犯行,因行為後新法業已刪除連續犯之規定,
此刪除雖非犯罪構成要件之變更,但顯已影響行為人刑罰之法律效果
,自屬法律有變更,依新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比較新舊法結果,
仍應適用較有利於被告之行為時法即舊法論以連續犯,原判決未及比
較適用;另刑法修正公布後,該法第 42條第3項易服勞役之折算標
準,已修正為以新臺幣 1000元、2000元、3000元折算1日,但勞役期
限不得逾 1年。然因被告丁○○、庚○○、戊○○所科處之罰金,依
新法以新臺幣1000元折算1日,渠等易服勞役之折算日數,均逾6個月
,比較新舊法之規定,以修正前之易服勞役折算標準較有利於行為人
,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有關易服勞役部分應適用行為時法,原審
亦未及比較適用,以上均有未洽(而就被告庚○○利用職務上之機會
詐取財物,原審亦係依行為時法規定諭知折算之標準,就此部分不構
成撤銷之理由)。被告丁○○、庚○○以前詞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
;被告戊○○則以原審量刑過重,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雖均無理
由,但原判決此部分既有上述可議之處,自應由本院將原判決撤銷改
判。爰審酌被告丁○○身為鄉長,被告庚○○身為建設課長,利用經
辦公共工程之機會,被告丁○○並夥同被告戊○○及友人劉志恆向承
包商索取回扣,增加工程成本難免肇致工程品質之低劣,有負鄉民所
託,及渠等犯罪手段、所得財物及犯罪後被告丁○○、庚○○否認犯
行,被告戊○○坦承犯行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就
併科罰金部分並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並就被告庚○○撤銷改判
及上訴駁回部分定其應執行之刑。又被告丁○○、庚○○、戊○○所
犯貪污治罪條例之罪,經本院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應依同條例第
17條之規定,分別併予宣告褫奪公權。本件公訴人雖具體求處被告丁
○○無期徒刑、併科罰金 6百萬元,被告庚○○收取回扣部分判處有
期徒刑13年,併科罰金 3百萬元,並與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部分
,定應執行行為有期徒刑 20年,併科罰金5百萬元,惟本院審酌上開
情事,認所宣告之刑,已足以儆懲,附此敘明。末按「犯第4條至第6
條之罪者,其所得財物,應予追繳,並依其情節分別沒收或發還被害
人。前項財物之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應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產
抵償之。」貪污治罪條例第10條第1、2項分別定有明文。本件被告丁
○○、庚○○就犯罪事實一、部分,合計共 171萬元之工程回扣款
;被告丁○○、戊○○與劉志恆就犯罪事實一、、部分計共同取
得 148萬元之回扣款,均未扣案,爰依前開規定,就犯罪事實一、
部分,併予宣告被告丁○○、庚○○連帶追繳沒收,就犯罪事實一、
、部分,併予宣告被告丁○○、戊○○、劉志恆連帶追繳沒收;
如全部或一部無法連帶追繳或追繳時,則分別應以其等財產連帶抵償
之。
丁、被告丙○○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15條之部分,應由檢察官另行偵辦,
併此敘明。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條、第29
9條第1項前段,貪污治罪條例第2條前段、第 3條、第4條第1項第3款、第
10條第1項及第2項、第17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11條前段、第28條
、第 37條第2項、第 51條第5款、第7款、第8款、第10款、修正前刑第56
條、第42條第3項,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乙○○到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95年8月31日
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 官 林 照 明
法 官 唐 光 義
法 官 蔡 名 曜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敘述
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十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
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書記官 劉 恒 宏
中華民國95年9月5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3款:
有左列行為之一者,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
1億元以下罰金:
建築或經辦公用工程或購辦公用器材、物品,浮報價額、數量、收取
回扣或有其他舞弊情事者。
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
有左列行為之一者,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6000 萬元以
下罰金:
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者。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
意圖影響採購結果或獲取不當利益,而借用他人名義或證件投標者,
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百萬元以下罰金。容許他人借用本人
名義或證件參加投標者,亦同。
政府採購法第92條:
廠商之代表人、代理人、受雇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犯本法
之罪者,除依該條規定處罰其行為人外,對該廠商亦科以該條之罰金。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