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行政法院94.03.17.九十四年度判字第354號判決

案號:最高行政法院94.03.17.九十四年度判字第354號判決

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裁判

日期:094年03月17日(民國)

日期:2005年03月17日(公元)

案由:營利事業所得稅

類型:行政

最高行政法院94.03.17.九十四年度判字第354號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94年度判字第00354號
上訴人名有屋企業社
代表人 李仁鴻
被上訴人財政部臺灣省中區國稅局
代表人 鄭宗典
上列當事人間因營利事業所得稅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2年9月1
7日臺中高等行政法院92年度訴字第356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上訴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由
一、上訴人85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列報營業成本新臺幣(下同
)86,680,498元,全年所得額虧損2,551,567元,經被上訴人核定營
業成本81,032,654元,全年所得額3,096,277元,補徵稅額764,069元
。上訴人不服,就營業成本申請復查未獲變更,提起訴願亦遭駁回,
遂提起本件行政訴訟。
二、上訴人於原審起訴主張:上訴人於85年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時,
原列報之營業成本86,680,498元已較上開核定之營業稅訴訟事件,二
者相較,減少55,980,702元,本件被上訴人非但未採上訴人列報之86
,680,498元,反稱營業成本應為47,504,534元,其所據與原審法院判
決所採認作為房屋售價之基礎事實,有所岐異。又上訴人再陳明起造
時以個人名義起造並未訂立合約書,自無從提出工程合約書。而契約
以當事人互相表示意思一致即為成立,並無應訂立書面合約書之強制
規定,被上訴人稱未訂立合約書,即遽認不能予以認列,應非可採。
至材料明細帳部分,上訴人本係以個人建屋,材料明細帳或較為簡略
,上訴人亦提出85年工程成本費用材料明細表三張有被上訴人收章之
帳證附表乙份可稽。再被上訴人亦可由上訴人取得之憑證彙整分析予
以勾稽建造之工程成本,況工程成本係一客觀可評估之資料,被上訴
人以不能提供材料明細表即以同業利潤標準核定營業成本,自有未洽
。至上訴人固曾出具認諾書予被上訴人,其個人所為之認諾未經其餘
合夥人認同,因而隨即撤回該認諾書,自不能以該認諾書作為核課稅
捐之依據等語。為此,請撤銷訴願決定及原處分。
三、被上訴人在原審答辯則以:上訴人雖已提供材料及外包工程明細表,
惟其中部分材料及其外包工程為乙批或乙式,且無相關工程合約及其
他足資證明其數量之資料供佐,其營業成本確無法勾稽查核,被上訴
人依所得稅法第83條規定依其營業收入淨額84,829,525元按財政部訂
頒該業同業利潤標準毛利率44%核算營業成本應為47,504,534元,惟
被上訴人初查既已依上訴人自行出具之同意書中所認諾之當年度有材
料超耗5,647,844元事實,核定85年度營業成本81,032,654元在案,
基於行政救濟不利變更禁止原則,復查決定予以維持,並無不合。又
上訴人訴稱之「總工程費標準表」乃係粗估之工程可能造價,並非本
件實際投入成本,核與本件上訴人違反提示課稅資料協力義務,被上
訴人應依同業利潤標準核定之情形有別等語,資為抗辯。
四、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經查,本件上訴人85年
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申報,列報營業成本86,680,498元,嗣經自行具文
同意調整超耗5,647,844元,調整後營業成本為81,032,654元,被上
訴人乃據以核定85年度營業成本81,032,654元,上訴人不服,申請復
查,經被上訴人於88年6月8日函請上訴人提示案關帳證、房地銷售合
約、發包、工程合約書供核,有上開通知函文影本一份附於原處分卷
可稽。上訴人僅提出85年度日記簿一本、85年度總分類帳一本、85年
度銷貨統一發票存根23本、85年度傳票暨憑證一本、85年度營業稅自
動報繳繳款書6張、85年度扣繳憑單及各類所得資料申報書一本、85
年度工程程成本費用材料明細表3張及房屋預定買賣契約書53本,有
卷附被上訴人調借帳簿憑證收據影本一份可證,並未依被上訴人所命
提出相關之帳簿文據。而上訴人雖已另提供材料及外包工程明細表,
惟其中部分材料及其外包工程為乙批或乙式,且無相關工程合約及其
他足資證明其數量之資料供佐,其營業成本,自無法勾稽查核,被上
訴人依所得稅法第83條規定依其營業收入淨額84,829,525元按財政部
訂頒該業同業利潤標準毛利率44%核算營業成本應為47,504,534元,
於法自無不合,惟被上訴人初查既已依上訴人自行出具之同意書中所
認諾之當年度有材料超耗5,647,844元事實,核定85年度營業成本81,
032,654元在案,基於行政救濟不利變更禁止原則,復查決定予以維
持,揆諸前開判例意旨,亦無不合。至上訴人以其經與被上訴人協商
後,曾出具調整超耗同意書予被上訴人,係上訴人代表人李仁鴻個人
所為,而上訴人實為一合夥組織,不能以李仁鴻個人所為認諾作為核
課稅捐依據一節。查本件被上訴人係以納稅義務人之上訴人,應依稽
徵機關之請求提示有關各種證明所得額之帳簿、文據;因上訴人未能
提示,而依行為時所得稅法第83條第1項及同法施行細則第81條之規
定以同業利潤標準,核定其所得額,僅因依行政法院62年判字第298
號著有判例之意旨,而基於行政救濟不利變更之禁止原則,復查決定
乃維持原核定之營業成本為81,032,654元,是此一復查決定並非因上
訴人代表人李仁鴻之認諾,併此敘明。又按「稽徵機關於進行調查或
復查時,納稅義務人未能提示證明所得額之帳簿文據者,依所得稅法
第83條規定,固得依查得之資料或同業利潤標準,核定其所得額,惟
納稅義務人如已提供有關資料,稽徵機關自即應就其提供之資料調查
認定,不得仍援前開規定,而核定其所得額。」,固經行政法院56年
判字第18號及57年判字第60號著為判例,然依該等判例之意旨,所指
「納稅義務人如已提供有關資料,稽徵機關自即應就其提供之資料調
查認定」,係指納稅義務人所提供之有關資料,如經調查,得核實認
定其所得額者而言。惟本件上訴人所提出之上開材料及外包工程明細
表,就其內容,並無法核實認定上訴人所興建房屋之實際成本,而臺
灣省建築師公會訂定之總工程費標準表,固可就每一建築單位之成本
作一般標準之參考,然若無材料明細帳及發包工程合約書,則就上訴
人所興建出售房屋之面積及所使用材料之種類,自無法確定,是本件
上訴人之營業成本仍屬無法勾稽。上訴人尚難據前開二判例,為其有
利之認定依據。另上訴人以本院91年度訴字第139號判決理由依「臺
灣省建築師公會統計訂定總工程費標準表」所定之80年標準總工程費
,RC造總樓層數13至15層者,每平方公尺建造房屋成本為17,760元
,以上訴人所銷售55戶房屋中之8樓G戶房屋為例,換算該戶房屋之
建造成本為2,593,840元一節,查原審法院91年度訴字第139號判決,
其事實為:上訴人名有屋企業社於84年間與地主合建分屋,共建造90
戶,因其開立予地主與買受人之發票金額低於房屋評定現值,被上訴
人所屬大屯分處乃依財政部75年3月1日臺財稅第7550122號函釋,就
上訴人與地主互易355戶房地部分,以房屋評定價值與土地公告現值
,兩者從高認定房屋銷售額並補徵稅額101,405元;另依營業稅法施
行細則第21條規定,就上訴人銷售其餘55戶房地部分,以房屋評定標
準價格占土地公告現值及房屋評定標準價格總額之比例,予以調整房
屋銷售額並補徵稅額3,828,407元,共計調整核定補徵營業稅3,929,8
12元。該案之情形,與本件原屬不同,上訴人此部分之主張,自難認
為有據。綜上所述,被上訴人原處分於法尚無不符,訴願決定予以維
持,亦無違誤。本件上訴人之主張,尚難認為有據,上訴人之訴為無
理由,應予駁回。因而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核無違誤。
五、本院經核原判決於法並無違誤。上訴意旨仍執前詞主張並非沒有提供
系爭帳證資料,縱令上訴人果真有提供不完全者,被上訴人依法應先
令上訴人補正,上訴人不補正,被上訴人始得依同業利潤標準,核定
上訴人之所得額,原審明知上訴人有提供帳證資料,卻未查明法令應
令補正之規定,即認被上訴人逕依同業利潤標準核定上訴人之所得額
即為合法,判決顯然違背法令,有行政法院61年判字第198號判例及5
6年判字第235號判例明示。依此規定,則納稅義務人於稽徵機關進行
調查或復查時未提示該項帳簿文據或雖提示而有不完全者,稽徵機關
自應規定時間命其提示或補正。如納稅義務人仍不遵照提示或補正者
,稽徵機關始得依同條第1項後段規定,依查得之資料或同業利潤標
準核定其所得額。上訴人於臺北市稅捐稽徵處進行調查時,雖聲明無
法提示有關產品名稱數量重量之明細表,但於進行復查時,上訴人曾
提出直接原料明細表,雖其中關於成品名稱記載尚嫌簡略,但按之上
開說明,該處當規定時間命其補正。其進行復查,未踐行規定時間命
其補正之程序,遽即決定維持原查定,於法自難謂合。又原判決既認
為本案上訴人有提出85年度日記簿一本、85年度總分類帳一本、85年
度銷貨統一發票存根23本、85年度傳票暨憑證一本、85年度營業稅自
動報繳繳款書6張、85年度扣繳憑單及各類所得資料申報書一本、85
年度工程程成本費用材料明細表3張及房屋預定買賣契約書53本,且
承認有卷附被上訴人調借帳簿憑證收據影本一份可證,職是,至少可
確認上訴人已經有提出相關帳證(發票、傳票、營業稅自動報繳繳款
書、扣繳憑單、各類資料申報書當然是「帳證」的一種)、銷售合約
(按房屋預定買賣契約書即是「銷售合約」)與工程成本費用材料明
細表(此份資料與發包、工程合約書相通),上訴人絕非沒有提供,
原審竟採納被上訴人抗辯上訴人未依被上訴人所命提出相關之帳簿文
據之理由,顯有誤會,判決理由亦已矛盾。縱使被上訴人認為前揭上
訴人所提出之資料仍有不完全者,被上訴人亦應依前揭判例所示先令
上訴人補正,如經過時間,上訴人仍不補正,被上訴人始得依所得稅
法第83條第第1項後段規定,依查得之資料或同業利潤標準,核定上
訴人所得額。故本件被上訴人無令上訴人補正,率即依同業利潤標準
,核定上訴人所得額,顯然違反前揭判例等語。然查「稽徵機關進行
調查或復查時,納稅義務人應提示有關各種證明所得額之帳簿、文據
;其未提示者,稽徵機關得依查得之資料或同業利潤標準,核定其所
得額。」「本法第83條所稱之帳簿文據,其關係所得額之一部或關係
課稅年度中某一期間之所得額,而納稅義務人未能提示者,稽徵機關
得就該部分依查得之資料或同業利潤標準核定其所得額。」為行為時
所得稅法第83條第1項及同法施行細則第81條所明定。本件上訴人85
年度列報營業成本86,680,498元,嗣經自行具文同意調整超耗5,647,
844元,調整後營業成本為81,032,654元,被上訴人乃據以核定85年
度營業成本81,032,654元,其成本率仍高達95%。上訴人訴稱其85年
度營利事業所得稅,業已依法申報,且據各項帳證及相關資料核實計
列,又實際營運結果並無原核定之情形。上訴人並非沒有提供系爭帳
證資料,縱令上訴人果真有提供不完全者,被上訴人依法應先令上訴
人補正,上訴人不補正,被上訴人始得依同業利潤標準,核定其所得
額,被上訴人未令補正,即依同業利潤標準核定上訴人之所得額,原
判決顯然違背法令。然經查本件被上訴人於88年6月8日函請上訴人提
示案關帳證、房地銷售合約、發包、工程合約書供核,有該函文影本
一份附於原處分卷可稽。被上訴人已令上訴人補正,惟上訴人於88年
6月24日所提示之帳冊資料,僅提出85年度日記簿一本、85年度總分
類帳一本、85年度銷貨統一發票存根23本、85年度傳票暨憑證一本、
85年度營業稅自動報繳繳款書6張、85年度扣繳憑單及各類所得資料
申報書一本、85年度工程程成本費用材料明細表3張及房屋預定買賣
契約書53本,此有被上訴人調借帳簿憑證收據影本一份附於原處分卷
可證,上訴人並未依被上訴人所命提出相關之帳簿文據供其查核。上
訴人雖另提供材料及外包工程明細表,惟其中部分材料及其外包工程
為乙批或乙式,並無相關工程合約及其他足資證明其數量之資料供佐
,其營業成本,自無法勾稽查核,被上訴人依所得稅法第83條規定依
其營業收入淨額84,829,525元按財政部訂頒該業同業利潤標準毛利率
44%核算營業成本應為47,504,534元,於法自無不合。上訴人所述被
上訴人未令其補正,顯不足採。本件被上訴人既已令其補正,原判決
即無違背本院61年判字第198號判例及56年判字第235號判例可言,有
如前述。至於上訴人其餘訴稱各節,乃上訴人以其對法律上見解之歧
異,就原審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指摘其為不當,均無可
採。綜上所述,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違誤,求予廢棄,難認有理由,
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依行政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98條第
3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94年3月17日
第四庭審判長法官 徐樹海
法官 高啟燦
法官 吳錦龍
法官 黃合文
法官 林茂權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中華民國94年3月18日
書記官 蘇金全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