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分院89.02.23.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1580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中分院89.02.23.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1580號刑事判決

法院: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日期:089年02月23日(民國)

日期:2000年02月23日(公元)

案由:公共危險

類型:刑事

臺中分院89.02.23.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1580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一五八○號上訴人即被告 吳金標 選任辯護人 賴利水
右上訴人因公共危險案件,不服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八十七年度易字第四二
三六號中華民國八十八年五月十三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臺中地
方法院檢察署八十七年度偵字第一一九五九號,移送併辦案號:同署八十
七年度偵字第一二七一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主文
上訴駁回。事實
一、吳金標所有之竹林土地毗鄰於○○縣○○鎮鎮○路二十三之八號之 正金鞋業 有限公司,其於民國(下同)八十七年五月八日上午五時十分許,以煤油潑灑燃燒其所有竹林內之雜草、竹頭,至當日上午八時四十分許,吳金標見已燃燒完,原應注意確實熄滅火種或將灰燼與鄰近易燃物隔離、以防止火種或灰燼殘存之火苗引燃延燒成災之發生,而依當時情形又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將火種熄滅或將灰燼與鄰近易燃物隔離即擅行離去,致有未熄滅之火種或灰燼殘存之火苗嗣後引燃鄰近易燃之雜草、乾草,延燒至鎮南路二十三之八號 吳正昭 所經營之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北方廢塑膠過濾網,再延燒燒燬該公司現有人所在之倉庫,並順勢延燒燒燬隔壁 許演杉 所有鎮南路二十三號之五其中一樓供 陳金菊 承租經營「復發行」、二樓供 許金豆 承租經營「瑞鴻鞋業有限公司」之現有人所在且其內部分並供人居住之住宅、廠房,再延燒燒燬 蔡其敏 種植之竹筍、玉米等作物,嗣於當日下午一時十二分許,為路人報警前往灌救,已使上開廠房、作物付之一炬,倖未造成人員傷亡。
二、案經許演杉訴請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理由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吳金標(下稱被告)固坦承於右揭時、地燒廢草、竹頭一情不諱,惟矢口否認涉有右揭公共危險犯行,辯稱:我離開前已熄滅火苗,見未燒才離開,本件之火災與我無關等語。經查,被告吳金標自承其燒廢草之地點乃在右揭火災之現場正金鞋業有限公司旁,且依現場焚燒痕跡,為自被告自承燒廢草處延伸至正金鞋業有限公司旁北方之乾草、再延伸至正金鞋業有限公司旁廢塑膠過濾網再延燒燒燬該公司之倉庫,並順勢延燒燒燬隔壁許演杉所有鎮南路二十三之五號其中一樓供陳金菊承租經營「復發行」、二樓供許金豆承租經營「瑞鴻鞋業有限公司」之現有人所在且其內部分並供人居住之住宅、廠房,再延燒燒燬蔡其敏種植之竹筍、玉米等作物等情,業據告訴人許演杉指述歷歷,核與證人吳正昭、蔡其敏、 薛牡丹 、陳 王貞云 證述情節相符。而關於火災現場起火原因之調查,經臺中縣警察局消防警察隊組成之專案小組調查結果,認依現場燃燒後所留物品受燒程度(正金鞋業有限公司災後屋頂鐵架以北側附近受燒倒塌較嚴重,室內物品愈往北側則呈愈嚴重受燒現象,顯示火流應係由北側向南側延燒,而北側牆外有一堆廢棄之塑膠過濾鐵絲網,緊靠北側烤漆浪板牆壁,災後呈嚴重受燒現象,部分濾網上積附之塑膠物品嚴重燒失,顯示該塑膠過濾鐵絲網堆應受較長時間之燃燒)、關係人筆錄所述(即任職於正金鞋業公司之薛牡丹於警訊中供稱:伊大約於十二時五十分左右吃完午飯後上廁所,有發現工廠外西北側竹林有煙等語,另被告吳金標於火災當日之晚間十七時三十分許,經警調查時,供稱:「(問:該竹林是誰所有?依你看為何十三時再燒起來,延燒到旁屋子造成災害?)是我所有,我十三時十分到現場,看到鎮南路二十三之八號倉庫前一堆廢過濾塑膠網已燒起來,火勢很大,再延燒到倉庫,再燒到鎮南路二十三之五號。」等語),及「火災出動觀察紀錄」所述,研判本案起火點應位於鎮南路二十三之八號「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北側廠外之「塑膠過濾鐵絲網」堆附近,起火原因則係以燃燒廢棄竹子、雜草等不慎,繼而擴大延燒之可能性較大等情,有臺中縣警察局火災調查報告書一件及其所附火災事後之現場照片二十張附於偵查卷內可憑。嗣於原審法院審理中因被告對前開臺中縣警察局之火災報告書鑑定結果提出質疑,而經原審法院先後二度履勘現場,並囑託內政部消防署復勘,及綜合警訊、檢察官偵查及原審法院所調查之事證加以鑑定,亦認起火點係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倉庫北側之塑膠過濾鐵絲網堆附近,起火原因係被告因潑煤油燃燒雜草不慎而引起火災之可能性大等情,亦有內政部消防署之火災現場勘查報告一件在卷可憑。嗣於本院調查時,被告復對內政部消防署之火災現場勘查報告質疑,經本院傳訊該署之鑑定人員 張福綜 亦到庭證稱:我至現場時已離發生火警十個月,現場雜草叢生,而未鑑定起火點是否經草延燒,我是根據相關證詞及錄影帶內容做出本件鑑定結果等語。
二、又被告雖於本院審理中提出聯合報於八十七年五月九日所刊登之火災現場照片,而辯稱:以該照片顯示火災時,被告之竹林與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倉庫間,仍雜草青翠,並無延燒之跡象,顯示火災之發生並非因其燃燒竹林之雜草、竹頭所致,而係八十七年五月九日第二次失火時,中間雜草始因火災熱度而遭烘乾等語。惟查,上開附卷之聯合報所刊載之火災照片,應係以長鏡頭在遠處拍攝所得,照片上只呈現正金鞋業公司之倉庫為祝融吞噬,除倉庫本體外,倉庫北側塑膠過濾鐵絲網堆亦火勢炯炯,青翠雜草係位於小堤旁,至於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倉庫北側之塑膠過濾鐵絲網堆與被告竹林內燃燒竹子、雜草堆間,雖未明顯有火苗或冒煙,但因只拍攝草叢之北側,無法展現全貌,無從據此即足認定其間未有燃燒痕跡。況證人即製作被告筆錄之警員 柯謀洲 於本院調查時證稱:火災時間係在吃中飯時候,我即趕到現場,抵現場時只見竹林之灰燼及一點火苗,但旁邊吳正昭之倉庫房子仍在延燒,被告之竹園至吳正昭之倉庫過濾網處有明顯之火路。聯合報之相片係站在排水溝往上拍,所示之青草係長在排水溝上等語;而經原審法院於八十七年十一月十日履勘現場時,發現正金鞋業公司倉庫北側之塑膠過濾鐵絲網堆與被告竹林內燃燒竹子、雜草堆間,仍有燃燒過之痕跡,僅是部分雜草未有燒失現象,致使燒失痕跡未能持續連貫不斷而已,其燒失情形與臺中縣警察局所出具之火災調查報告內附照片十五、十六、十七、十八(該四張相片係標示被告之竹林與正金鞋業有限公司牆外之過濾網間有明顯燃燒情形)所示大致相符,製有勘驗筆錄可參。並經當場訊問沙鹿消防隊隊員 蔡振邦 ,其證稱:第二天(即八十七年五月九日)上午十時許,據報鎮南路二十三之八號北側近鐵捲門內出煙,我到現場發現二十三之八號北側鐵捲門及屋外塑膠網在冒煙,判斷應為火苗悶燒所致。則於本件火災翌日固亦曾發生火警,惟其情形僅係冒煙,應不致會有燒燬雜草現象,該四張相片所示之燒失情形,應係八十七年五月八日本件火災所致。參以原審法院於八十八年一月四日審理期日當庭勘驗證人吳正昭所提供附卷之火場錄影帶顯示,於錄影帶自始播放約一分五十五秒許,可見被告之竹林內竹子、雜草燃燒處有一路延燒至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倉庫北側之塑膠過濾鐵絲網之痕跡等情,亦製有筆錄可憑。再徵諸被告吳金標於火災「當日」之晚間十七時三十分許,經警調查時,即供稱:「(問:該竹林是誰所有?依你看為何十三時再燒起來,延燒到旁屋子造成災害?)是我所有,我十三時十分到現場,看到鎮南路二十三之八號倉庫前一堆廢過濾塑膠網已燒起來,火勢很大,再延燒到倉庫,再燒到鎮南路二十三之五號。」、「(問:是否你所燒不要竹子、雜草你認為已熄滅,再燃燒起來,延雜草下乾草燒到倉庫前廢過濾塑膠網造成災害?)是的,熄滅後現場呈現是這種情形。」、「鎮南路二十三之八號倉庫是吳正昭所有,鎮南路二十三之五號工廠、住家是許演杉所有,道義上我願負責。」等語以觀,顯見被告於案發當日既已知悉災後現場確有呈現從被告竹林內燃燒之竹子、雜草堆一路延燒至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倉庫北側之塑膠過濾鐵絲網堆之情形。足徵該聯合報所載之照片,係片面所取材拍攝,尚不能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另被告質疑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倉庫北側之塑膠過濾鐵絲網堆起火可能係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內之員工吸煙所引起,或以原審法院履勘現場時被告於現場竹子園內撿拾之鐵筒,質疑其內有油脂物質,可能係起火原因,起火點應是在正金鞋業公司之倉庫內,而向外延燒云云,惟上開被告質疑之起火原因,均經內政部消防署連同電氣(線)及自火場內足以自燃之物質一併加以實驗鑑定,終均排除為起火之原因,亦有前開內政部消防署之火災現場勘查報告內起火原因研判之說明可稽。參以被告既自承伊係潑煤油燃燒竹子及雜草堆,燒完用水潑熄等語,並經前開本院於八十七年十一月十日履勘現場時,發現被告所稱燃燒堆中不乏有近乎整株之竹子,並經原審法院扣有大小竹節各一塊足憑,而以常人之識見,燃燒竹節時,因竹節空心,遇熱燃燒多會爆裂,則火苗因竹節爆裂而四處濺跳,誠屬可能,再者,依常情所見,以煤油為助燃物質之火源未必能以潑水方式全然澆熄,從而上開臺中縣警察局火災報告及內政部消防署之火災現場勘查報告之鑑定結果,應不悖於事實,而堪採信。是被告上開起火原因之質疑要屬無科學論證依據之臆測,自無足採。另原審法院據被告聲請傳訊證人 吳秀利 ,雖其證稱當日其與被告一起去竹園,只燒一點點並澆一點點煤油,燒至八點,並用水澆熄等語,惟查吳秀利係被告之妻,其證言難免偏頗,若依其所述被告確已用水澆熄,何以又會由被告燃燒竹木處延燒至正金鞋業有限公司北側之過濾網,是證人吳秀利之證言尚不足採。至被告另於原審要求傳訊正金鞋業有限公司之廠長,以查證渠火災當日外出時,所目睹之狀況,有否見到何人燃燒?其燃燒狀況為何?於本院要求傳訊薛牡丹、 陳王貞云 、「 阿宏 」等人到庭查證目睹火災發生前後情況﹖傳訊 吳秀莉 ,查證被告燃燒時有無提水澆熄情形﹖傳訊聯合報社攝影記者,查證拍攝時,塑膠過濾網燃燒時,外側雜草有無延燒情況﹖並請求調閱錄影帶,勘驗錄影帶有無延燒或被告燃燒處之狀況為何﹖與消防人員所證內容是否相符﹖並傳喚錄製錄影帶之人,調查其製作之過程﹖本院認薛牡丹、陳王貞云、吳秀利分別於警訊及原審審理時陳述明確,火災錄影帶亦經原審法院審理時當庭播放勘驗,「阿宏」之人無真實姓名,無從傳訊,且本案經前開調查,事證已明,核無再予傳訊或勘驗之必要,併此敘明。
三、查被告吳金標燃燒完廢草,原應注意確實熄滅火種或將灰燼與鄰近易燃物隔離,以防止殘存之火苗引燃延燒成災之發生,而依當時情形又無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將火種熄滅或將灰燼與鄰近易燃物隔離,致未熄滅之火苗引燃鄰近易燃之雜草、乾草而擴大延燒至鄰近之建物,致上開建物、作物焚燬,其對本件火災之發生顯有過失,故被告所辯無非為事後卸責之詞,委無足採,本件事證明確,其犯行堪予認定。
四、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項失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而按刑法上之放火及失火罪其直接被害法益為一般社會之公共安全,雖私人之財產法益亦同時受其侵害,仍以保護社會公安法益為重,被告以一過失行為造成吳正昭、許演杉、陳金菊、蔡其敏等數人個人法益之侵害,仍只成立一罪。又告訴人許演杉所有受燒燬之建物內,亦含有供人居住之住宅,亦據許演杉供明在卷,復有臺中縣警察局之火災調查報告內所附現場圖示可考,是檢察官認被告所犯係失火燒燬現有人所在建築物罪,容有誤認。原審適用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項、第四十一條,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之規定,並審酌被告之品行、犯罪所生之危害、犯罪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陸月,並諭知以參佰元折算壹日之易科罰金折算標準,其認事用法核無違誤,量刑亦稱允當。被告上訴意旨仍執詞否認犯罪,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 張秋源 到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二十三日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第三庭審判長法官方艤駐法官 吳信銘 法官 王德麟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書記官 林振甫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二十四日
附錄法條: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或現有人所
在之建築物、礦坑、火車、電車、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
、航空機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二項:失火燒燬前項之物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
罰金。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