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分院89.02.09.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2092號刑事判決

案號:高雄分院89.02.09.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2092號刑事判決

法院: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日期:089年02月09日(民國)

日期:2000年02月09日(公元)

案由:詐欺

類型:刑事

高雄分院89.02.09.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2092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上易字第二九二號上訴人即自訴人 王陽明 上訴人即被告 謝明昌
右上訴人因被告詐欺案件,不服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八十八年度自緝字第二
四號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
左:主文
上訴駁回。事實及理由
一、本案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判決認事用法及量刑均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書記載之事實、證據及理由(如附件)。
二、自訴人上訴意旨略以:被告謝明昌以購買土地為藉口向自訴人借款八百萬元,惟該土地被告與 王忠正 於八十四年七月十一日簽約後一星期,即七月十八日即遭法院查封,被告猶於八月七日向自訴人借款八百萬元,且被告應允提供土地抵押,但被告向王忠正購買土地以承受原土地之抵押債權方式購買,該土地已設定高額抵押權,已無設定抵押權予自訴人之空間,此部分亦構成詐欺罪責,與原審判決被告於八十五年二月間詐取自訴人二百九十萬元部分為連續犯等語。經查被告確於八十四年七月十一日與王忠正就坐落○○縣○○鄉○○段第七五0、七五一、七五二、七五三、七五四號土地成立買賣契約,約定價款為九千五百九十四萬元,嗣因王忠正債權人臺灣省合作金庫聲請法院於八十四年七月十八日假扣押查封上開土地,於同年八月五日聲請塗銷假扣押,有土地買賣契約書及上開土地登記簿謄本附卷可稽,是被告於八十四年八月七日向自訴人借款八百萬元時,上開土地並未查封。雖被告向自訴人借款應允提供「抵押品」,有被告於八十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書立字據可證,而上開土地雖設定有抵押權,被告以承受原土地之抵押債權方式購買,但仍非不得就該土地再設定次順位抵押權,且被告否認以購買土地提供抵押,而該字據亦未敘明提供何種「抵押品」;參以自訴人自八十四年八月七日交付借款八百萬元後,復於八十五年二月間再度借予二百九十萬元,迄八十六年九月間被告避債逃逸,自訴人均未要求被告設定抵押權,足見是否提供「抵押品」並非自訴人決定是否借款予被告之重要因素,難認自訴人因被告應允提供「抵押品」而陷於錯誤。又被告自八十四年八月七日借得八百萬元後,迄八十六年九月一日止,均按時支付利息,此為自訴人所是認,益徵被告於借款八百萬元時,並無詐欺之犯意。自訴人上訴認此部分亦涉有詐欺犯行,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三、被告上訴意旨以:伊與自訴人借貸往來已有多年,向自訴人借款時並未提及將提供土地抵押擔保渠債權,且該二百九十萬元亦非一次借用,乃分次借貸,並已清償部分金額,尚餘一百三十萬元云云。經查被告謝明昌向自訴人借款八百萬元後,嗣因故解除土地買賣契約,自訴人隱瞞該項事實,復於八十五年二月間以其需資金週轉為由,陸續再向自訴人借款二百九十萬元,其中九十萬元為支付銀行到期票款,因自訴人認被告謝明昌已購得上開土地,將處分該土地償債,致陷於錯誤再度出借二百九十萬元一節,業經被告自承其於土地買賣契約解除後,即將借得資金挪用於投資股票,惟恐自訴人及銀行得知而拒絕繼續借款及抽銀根,乃隱瞞該項事實,並且於自訴人及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前金分行經理 蔡光輝 詢問如何清償債務時,猶聲稱將出售該土地償債等語,核與證人蔡光輝結證情節相符,並有被告提出之土地買賣契約書影本一份、中國國際商業銀行國內匯款申請書、美國運通銀行八十五年對帳單等影本附卷足稽。又查被告往來銀行之資金均在百萬元以下,除向自訴人借貸上述款項外,其顯無數百萬元借支信用之能力一節,有美國運通銀行、上海商業儲蓄銀行、高新銀行、慶豐商業銀行之對帳單等影本在卷足憑。是以,自訴人以被告明知自己資力已不佳,猶利用自訴人以為先前已出借八百萬元供其購買土地,被告有資力清償債務,使自訴人陷於錯誤而交付二百九十萬元等語,應屬可採。業經原審就被告此部分詐欺之事實及據以認定該事實之證據,均已於原判決詳予審酌、論斷,並敘明被告所辯不足採信之理由,縱被告所辯其中九十萬元係陸續借得,亦難據此為被告有利之認定,至被告事後已部分清償,係被告詐欺犯罪成立後,犯後態度問題,亦不能解免被告詐欺罪責。原審以被告罪證明確,因而適用適用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規定,並審酌被告詐得貸款高達二百九十萬元,犯罪後已清償一百六十萬元,惟迄未與自訴人達和解,犯罪所生損害、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爰量處有期徒刑六月。認事用法俱無不合,量刑亦稱妥適,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罪,空言指摘原判決不當,並無可取,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八條、第三百七十三條,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二月九日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刑事第六庭審判長法官 陳吉雄 法官 江泰章 法官 周賢銳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書記官 高文輝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二月十日
附件:原審判決書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八十八年度自緝字第二四號自訴人王陽明住○○市○○○路一四八之九六號十一樓之一自訴代理人 吳秋麗 律師被告謝明昌男四十三歲(民國四十四年十一月十三日生)住○○縣○○鄉○○路一0五巷七號居○○市○○區○○○路二一九號一樓身分證統一編號:T一一七六七二七號選任辯護人 林敏澤 律師
右列被告因詐欺案件,經自訴人提起自訴,本院判決如左:主文
謝明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交付,處有期徒刑
陸月。事實
一、謝明昌於民國八十四年七月十一日與王忠正就坐落○○縣○○鄉○○段第七五0、七五一、七五二、七五三、七五四號土地成立買賣契約,約定價款為新臺幣(下同)九千五百九十四萬元,因謝明昌資金有限,乃邀王陽明參與投資,惟王陽明認投資風險過高,遂以消費借貸方式貸與謝明昌八百萬元,言明二年為期,每月謝明昌應支付利息十萬元,存入王陽明配偶逢曼麗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前金分行帳戶內,以支付王陽明向該行借貸八百萬元之利息。詎同年十二月謝明昌因故與王忠正解除土地買賣契約,並將上開借得之款項改投資於股票買賣,竟未通知王陽明,且嗣於八十五年二月間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利用王陽明不知上情,復向王陽明表示需週轉金二百九十萬元,其中九十萬元為支付銀行到期票款,因王陽明誤以為謝明昌購有上開土地,有借貸數百萬元清償資力,且若未能獲得資金週轉,將致該土地為他債權人取償,無法擔保渠先前出借之八百萬元債權,乃陷於錯誤,同意出借二百九十萬元。謝明昌於收受貸款後,經濟狀況急劇惡化,雖勉力清償其中一百六十萬元,惟仍無法週轉財務,並於八十六年九月離開臺灣,前往大陸工作,音訊全無,王陽明始知受騙。
二、案經王陽明提起自訴,謝明昌逃匿,經本院通緝,於八十八年三月四日緝獲。理由
一、訊據被告謝明昌矢口否認有詐欺犯行,辯稱,其與自訴人借貸往來已有多年,向自訴人借款時並未提及將提供土地抵押擔保渠債權,且該二百九十萬元亦非一次借用,乃分次借貸,並已清償部分金額,尚餘一百三十萬元云云。經查被告謝明昌於八十四年七月間以購買屏東土地需資金為由,向自訴人王陽明借得八百萬元,惟嗣後因故解除該買賣契約,仍未告知自訴人,利用自訴人以為前借出之八百萬元已如期購得土地之錯誤,復於八十五年二月間以其需資金週轉為由,向自訴人借款二百九十萬元,其中九十萬元為支付銀行到期票款,因自訴人認被告謝明昌將處分該土地償債,乃於八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再度出借二百九十萬元一節,業經被告自承其於土地買賣契約解除後,即將借得資金挪投資股票,惟恐自訴人及銀行得知而拒絕繼續借款及抽銀根,乃隱瞞該項事實,並且於自訴人及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前金分行經理蔡光輝詢問如何清償債務時,猶聲稱將出售該土地償債等語,核與證人蔡光輝結證情節相符,並有被告提出之土地買賣契約書影本一份、中國國際商業銀行國內匯款申請書、美國運通銀行八十五年對帳單等影本附卷足稽。又查被告往來銀行之資金均在百萬元以下,除向自訴人借資上述款項外,其顯無數百萬元借支信用之能力一節,有美國運通銀行、上海商儲蓄銀行、高新銀行慶豐商業銀行之對帳單等影本在卷足憑。是以,自訴人以被告明知自己資力已不佳,猶利用自訴人以為先前已出借八百萬元供其購買土地,被告有資力清償債務,使自訴人陷於錯誤而交付二百九十萬元等語,應屬可採。至被告所辯其乃數次借用才累積達二百九十萬元,且事後已部分清償云云,惟被告對收受自訴人八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之款,及證人蔡光輝所稱聽聞自訴人係為其補銀行到期票款等語不爭執,(見八十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訊問筆錄)且被告就借款二百九十萬元部分尚積欠一百三十萬元之欠條字據內容真正亦不爭執,(見八十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訊問筆錄)僅以該欠條字據係在自訴人脅迫下書立者云云,並以證人 張秀琴 之證詞為憑;惟查該字據尚且表明「事後已償還一百六十萬元」,內容亦僅陳述向自訴人借款二百九十萬元,尚欠一百三十萬元未付等節,被告否認非一次借用即不足採。至被告所提支票影本及明細表亦僅得證明與自訴人間資金往來密切,仍無法反證未積欠自訴人上開債務。茲須審究者應係被告在高額借款後隱瞞自己經濟能力,利用自訴人之誤認再次高額借款,事後清償部分金額之行為,是否該當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取財罪?
二、按詐欺取財罪保護之法益主要為所有權人對其財產正當處分之權利,當行為人有可受社會非難之意圖(不法意圖)並表現於行為,而妨礙權利者對其財產正當處分時,自應為詐欺取財罪規範處罰範圍。此與民事債務糾紛之區別應在所有權人因行為人之行為對財產處分時,有無受到社會可接受經濟交易風險以外的妨礙。查自訴人與被告間並無商業行為,除前述八百萬元之借款被告有支付每月十萬元之利息外,被告均未曾抗辯自訴人貸款與其曾收利息獲利,況上開八百萬元之利息均直接存入銀行帳戶內支付銀行利息一節,亦有自訴人之配偶逢曼麗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帳號0一四二0四八期儲蓄存款簿影本在卷足佐,被告復自承與自訴人係多年舊識好友,被告顯示自己有承購數千萬元土地及資力,向自訴人借得八百萬元,並按約定每月定期支付利息十萬元,自訴人信其有借貸數百萬元之資力,乃屬正常。惟被告因未能籌得數千萬元資金,及其他理由而解除契約,復將借得之八百萬元改投資股票,其經濟資力即有不同,竟於自訴人誤以其仍有數千萬元土地資產,詢問其時,為自己融資之便,未據實告知,妨礙自訴人對二百九十萬元財產是否出借之正當判斷,若以此苛責自訴人須如金融機構對被告徵信,而未為之即出借有所不當,自與社會常情相左;畢竟好友間未獲利息之借貸,與金融機構放貸風險不可相比。或以此為無惡意之隱瞞、欺騙,更與刑法規範社會經濟秩序本旨不符,因為任何人均無為自己獲利、週轉方便,而犧牲別人財產之合法權源。又按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所謂之詐術,並不以欺罔為限,即利用人之錯誤,而使其為財物之交付,亦不得謂非詐欺,最高法院二十四年上字第四五一五號判例足資參照。是以,被告利用自訴人以為其有數千萬元土地財力之錯誤,為自己信用維持及融資之便而借得二百九十萬元,自屬詐欺取財。其事後償還一百六十萬元,並不影響其先前利用自訴人錯誤取得渠財產之犯意,若以此反證被告無詐欺之不法意圖,將有混淆所有財產犯罪認定之虞,是以自應以被告行為時之狀況認定為主,附此敘明。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取財罪。審酌被告詐得貸款高達二百九十萬元,犯罪後已清償一百六十萬元,惟迄未與自訴人達和解,犯罪所生損害、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爰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三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
,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判決如主
文。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第六庭法官 謝靜雯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十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書記官 黃中旗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