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行政法院94.09.26.九十四年度判字第1489號判決

案號:最高行政法院94.09.26.九十四年度判字第1489號判決

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裁判

日期:094年09月26日(民國)

日期:2005年09月26日(公元)

案由:營業稅

類型:行政

最高行政法院94.09.26.九十四年度判字第1489號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94年度判字第01489號
上訴人財政部臺北市國稅局(承受臺北市稅捐稽徵處業務)
代表人 張盛和
被上訴人華益參藥行有限公司
代表人 陳秀珠
被上訴人元溢貿易有限公司
代表人 鄭盛義
共同
訴訟代理人 卓忠三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因營業稅稅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3年3月25日臺
北高等行政法院91年度訴字第3334號及93年度訴字第397號判決,提起上
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上訴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由
一、緣被上訴人華益參藥行有限公司(下稱華益公司)於民國82年9月至
同年12月及84年1月至85年12月間銷售貨物,金額計新臺幣(下同)9
,702,897元(不含稅),涉嫌漏開統一發票並漏報銷售額,案經法務
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下稱臺北市調處)查獲,函送原處分機關審
理違章成立,乃核定補徵被上訴人所漏營業稅485,145元,並按所漏
稅額處5倍罰鍰計2,425,700元(計至百元止),被上訴人不服,申請
復查結果,變更核定補徵營業稅為310,624元,罰鍰為1,553,100元(
計至百元止)。另被上訴人元溢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元溢公司)涉嫌
於83年至87年銷售貨物,金額計13,707,832元(不含稅),漏開統一
發票並漏報銷售額,嗣經原處分機關初查核定補徵被上訴人營業稅計
685,392元,並按所漏稅額處5倍罰鍰計3,426,900元(計至百元止)
,被上訴人不服,申請復查結果,變更核定補徵營業稅額為371,806
元,罰鍰為1,859,000元(計至百元為止)。被上訴人等均不服,分
別循序提起行政訴訟。
二、本件上訴人主張:
被上訴人華益公司實際負責人鄭盛義88年12月3日在臺北市調處所
調查筆錄自承:「被上訴人等係將經營中藥材之收入存入查扣憑證編
號壹之四至七代收票據送件簿中」;且依被上訴人提示資料查證結果
,其票據兌領人均為獲案憑證代收票據送件簿上之戶名,而該存摺客
戶資料明細表及查獲五冊票據送件簿進出往來頻繁,另該票據支付人
多為藥商;又上開五冊代收票據送件簿往來頻繁,其中三冊個人送件
簿存入支票之開立帳戶與二冊公司送件簿相互比對,亦多所相同,顯
示該三冊個人代收票據送件簿應屬被上訴人等營業使用。再者,上開
調查筆錄係鄭盛義出於自由意志所為之具體事證,自得採為證據,且
符合一般經驗法則及社會常情,亦無違證據法則,原判決未予究明,
其認定違反證據法則並率予撤銷原處分,認事用法均有違誤。
被上訴人提示黃鳳(中藥商)支票AN00404835、 林伯鴻 支票BA2717
107,純品堂企業有限公司(中藥商)支票EC3681372,係由 鄭八重
領;○ 楊秀真 支票TT1144083,由鄭盛義兌領;瑞發紡織有限公司
票RV2086635、RV2086695、RV2086696,由 鄭東居 兌領;並主張上開
票據係 楊其明 借款。又其所提示 呂林富美 (中藥商)支票VB1419887
、VB1419404係由華益公司兌領,VB1479459係由元溢公司兌領;並主
張上開票據係 呂昭賢 借款。惟上開票據發票人並非楊其明或呂昭賢,
亦無其背書,尚難認定該票據係其支付還款。再者,該等帳戶既係供
營業使用,則相關借款融通週轉並無書立契約,約定利率;而黃鳳
鄭愛民 等人均為藥商,被上訴人等亦未帳載應收利息、短期借款,
從而,被上訴人利用個人銀行帳戶係鑽稅法漏洞之稅捐逃漏行為。是
無論就法律規定或交易實質觀之,皆足以證明系爭借款融通週轉等情
為不實在,不足採憑,自難認定被上訴人所訴借款融通週轉等情為真
實,原判決未予究明,率予判決撤銷原處分,認事用法均有違誤。
有關原判決認定鄭東居勞保殘廢給付34萬元部分:查若鄭東居委託廖
芙蓉辦理領具上開勞保給付,依一般經驗法則及社會普通現象,由廖
芙蓉直接領出現金交付或轉帳予鄭東居即可,何須於領出後存入廖芙
蓉帳戶,再由 廖芙容 開立支票交予鄭八重;且彰化縣溪洲鄉農會93年
1月30日溪鄉農保字第128號復函檢送之收支往來明細資料係 廖芙蓉
帳戶資料,並非鄭東居之帳戶;再者,原審並未查證廖芙蓉是否非為
中藥商,亦無相關資料可證,原判決未論述即率予認定廖芙蓉非中藥
商及系爭34萬元為鄭東居之勞保殘廢給付,除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
,認事用法亦有違誤等語。
三、被上訴人等皆未為答辯。
四、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
調查局查扣憑證編號壹之四至八代收票據送件簿中,除編號壹之四為
元溢公司、壹之八為華益公司之代收票據送件簿外,其餘乃為與該二
公司相關之鄭盛義、鄭八重、鄭東居等三人之個人戶。
經查:
鄭盛義代收票據部分:被上訴人主張87年11月3日、7日、8日及17
日分別存入代收票據104,350元、300,000元、500,000元及237,600
元,乃係同業黃鳳於86年間分三次共調借1,000,000元所清償之
本金及利息,業經證人黃鳳於原審證述無誤,並有鄭盛義86年度
華泰商業銀行領款資料明細為證。
鄭八重代收票據部分:被上訴人主張87年9月30日代收之34萬元
,係鄭八重之夫鄭東居於87年9月5日領取勞工保險局給付之殘廢給
付,存入溪洲鄉農會活期儲蓄存款,嗣於87年9月29日領出,同日
存入鄭東居之妹廖芙蓉在該農會支票存款戶,翌日兌付廖芙蓉在該
農會2041號支票(託收人鄭八重),有勞工保險局87年9月2日87保
受字第6024942號及93年1月13日保受給字第09210145420號函影本
、彰化縣溪洲鄉農會93年1月30日溪鄉農保字第128號復函檢送之收
支往來明細資料、廖芙蓉、鄭東居身分證影本、鄭盛義戶籍謄本等
件附卷可參;且廖芙蓉非中藥商,其以支票將34萬元付與嫂嫂鄭八
重,上訴人將其認為交付被上訴人之貨款,亦嫌無據。85年7月3
0日存入之20萬元及85年9月25日存入之172,000元,為呂昭賢於85
年4月10日調借15萬元及20萬元,亦據證人呂昭賢於原審證述無誤

鄭東居代收票據部分:被上訴人主張85年9月15日存入之代收支票1
,415,940元,乃為鄭愛民於85年3月15日調借現金130萬,並提出華
泰商業銀行領款資料明細表為證,復經證人鄭愛民到庭證述屬實;
另為楊其明借款部分,業均據其提出各該日期在華泰商業銀行領取
提款資料。
當事人之自白不得作為認定有漏稅事實之唯一證據;且依一般經驗法
則,鄭盛義雖為元溢公司公司負責人,其經濟活動除公司經營外,尚
有其他理財活動;是上訴人在未經調查明確前,僅以法務部調查局
做第三人鄭盛義之筆錄,將上述個人代收票據送件簿往來金額全部作
為被上訴人元溢公司、華益公司之銷售貨物金額證據,除有違證據法
則,亦嫌速斷,乃撤銷原處分及訴願決定,著由上訴人查明後另為適
法之處分。
五、本院按:
租稅撤銷訴訟原則上應依法律要件說定其舉證責任之分配,對於權利
發生之要件事實,由稅捐機關負舉證責任。而對於權利障礙及權利消
滅之要件事實,由納稅義務人負舉證責任。故原則上稅捐機關就課稅
要件之存否以及課稅標準,應負舉證責任。本件原審於判決理由中已
說明上訴人將調查局所查扣憑證編號壹之四至八代收票據送件簿中,
與被上訴人公司相關之三個個人戶(即子鄭盛義、母鄭八重、父鄭東
居等三人)代收票據送件簿金額亦作為被上訴人公司之貨款,並據以
作為認定為被上訴人漏開統一發票並漏報銷售額之事實基礎,惟查依
一般經驗法則,鄭盛義雖為元溢公司公司負責人,但其經濟活動除公
司經營外,並非不能有其他理財活動,且當事人之自白尚不得作為認
定有漏稅事實之唯一證據,上訴人在未經調查明確前,僅以法務部調
查局所做第三人鄭盛義之筆錄,竟將上述個人代收票據送件簿往來金
額全部均作為被上訴人元溢公司、華益公司之銷售貨物金額證據,顯
有違證據法則。且三個個人送件簿中有屬於借款或勞工保險局之殘廢
給付,業經證人黃鳳、呂昭賢、鄭愛民等到庭證述屬實,亦有勞工
保險局之函件等可參,上訴人將之作為被上訴人公司之貨款,認定為
漏報之銷售額,尚嫌速斷,因將訴願決定及原處分撤銷,由上訴人查
明後另為適法之處分。經核並無上訴理由所稱判決理由不備之情形。
上訴意旨雖以鄭盛義於臺北市調查處調查時業已承認將經營藥材收入
存入個人之代收支票送件簿,且三冊個人送件簿存入之開立帳戶與二
冊公司送件簿相互比對,多所相同,顯示該三冊個人代收票據送件簿
應屬華益及元溢公司使用云云,惟查鄭盛義僅供承有將客戶開立之支
票存入包括三個個人送件簿中,然並未承認該三個個人送件簿全部為
公司貨款,且所謂比對結果多所相同,亦非全部相同,均不能證明三
個個人送件簿全為公司使用,全部金額為公司之貨款,上訴人之其他
主張亦尚不能否定該三個個人送件簿中毫無與公司貨款無關之個人收
支存在,從而原審以應由上訴人查明後,另為適法之處分,自無不合

按撤銷訴訟原則上採職權調查主義,法院有依職權調查事實之義務,
惟高等行政法院認影響裁判結果之事實未臻明確,事實調查由法院為
之,恐曠日廢時,而由行政機關調查,較為簡便有效者,尚非不得以
判決撤銷原處分及訴願決定,由行政機關查明後另為適法之處分。本
件三個個人送件簿內何者為公司貨款,何者為與公司貨款無關之個人
之收支,事實未臻明確,且該三個個人送件簿其交易頻繁,數量龐大
,由行政機關調查較為簡便有效,原審於訊問證人及向溪湖農會函查
後,以事實未臻明確,故撤銷原處分及訴願決定,由上訴人另行查明
,尚難謂違反職權調查主義,上訴理由並無可採,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爰依行政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98條第
3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94年9月26日
第六庭審判長法官 張登科
法官 簡朝振
法官 葉百修
法官 高秀真
法官 藍獻林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中華民國94年9月27日
書記官 伍榮陞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