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718 號刑事判決

案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718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洗錢防制法等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11 年度金簡字第 718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111年度金簡字第718號

聲請人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告 洪士傑

上列被告因洗錢防制法等案件,經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111年度偵字第28935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洪士傑幫助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伍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事實及理由

一、洪士傑已預見將個人金融帳戶交付他人使用,極有可能供犯罪集團作為詐欺取財或其他財產犯罪之工具,且倘有被害人將款項匯入該金融帳戶致遭該犯罪集團成員提領,即可產生遮斷資金流動軌跡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之洗錢效果,仍基於縱有人持其金融帳戶實施犯罪及隱匿犯罪所得去向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之故意,於民國111年6月3日某時許,在宜蘭縣羅東火車站,搭乘姓名年籍不詳、綽號「 睿哥 」之人之汽車前往旅館途中,在車上將其申辦玉山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本案帳戶)之存摺、印章、提款卡及密碼、網路銀行帳號及密碼交予「睿哥」及其所屬詐欺集團使用。嗣該詐欺集團成員取得本案帳戶資料後,即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欺取財及洗錢之犯意聯絡,於附表所示時間,以附表所示方式詐騙 曹又心曾春蓮 (下稱曹又心等2人),致曹又心等2人陷於錯誤,於附表所示時間,將附表所示金額匯入本案帳戶內,旋遭詐欺集團成員轉匯一空而掩飾、隱匿該筆款項之去向。嗣曹又心等2人發覺有異而報警處理,而循線查獲。

二、訊據被告 洪士傑固 坦承本案帳戶為其所開立並交付予他人使用,惟矢口否認有何幫助詐欺取財及幫助洗錢之犯行,辯稱:我於111年5月底在臉書找到「九洲娛樂城」報稅的工作,對方要我帶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存摺、印章、提款卡、密碼及網路銀行帳號密碼等資料到臺北面交,配合提供帳戶5天,就有15萬元薪水,我認為報酬不正常,也知道帳戶不能隨便交出去,但對方在網路上給我很多保證,我就在對方車上,被半脅迫的交付帳戶資料給對方,之後我被要求配合並帶到宜蘭某旅館等語。惟查:

㈠本案帳戶係被告所開立,且詐欺集團成員於附表所示時間,向曹又心等2人施以詐術,致曹又心等2人陷於錯誤,於附表所示時間匯款如附表所示之金額至本案帳戶內,並旋遭該集團成員轉匯一空等情,有告訴人曹又心提供之對話紀錄截圖、轉帳明細截圖、告訴人曾春蓮提供之花蓮一信跨行匯款回單、存摺內頁影本、被告玉山銀行帳戶基本資料及交易明細在卷可稽,上開事實,堪以認定,故本案帳戶已遭詐欺集團用充詐騙以取得不法款項使用無訛。

㈡查金融帳戶為個人理財之工具,申請開設金融帳戶並無任何特殊限制,一般民眾皆可以存入最低開戶金額之方式自由申請開戶,並得同時在不同金融機構申請多數帳戶使用,乃眾所週知之事實,如有不以自己名義申請開戶,反以其他方式向不特定人蒐集他人之金融帳戶使用,衡情應能合理懷疑該蒐集帳戶之人係欲利用人頭帳戶以收取犯罪所得之不法款項。況且,如取得他人金融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網路銀行帳號及密碼,即得經由該帳戶提、匯款項,是以將自己之金融帳戶之上述資料交予欠缺信賴關係之人,即等同將該帳戶之使用權限置於自己之支配範疇外。又我國社會近年來,因不法犯罪集團利用人頭帳戶作為渠等詐騙或其他財產犯罪之取贓管道,以掩飾真實身分、逃避司法單位查緝,同時藉此方式使贓款流向不明致難以追回之案件頻傳,復廣為媒體報導且迭經政府宣傳,故民眾不應隨意將金融帳戶交予不具信賴關係之人使用,以免涉及幫助詐欺或其他財產犯罪,已屬我國社會大眾普遍具備之常識。而被告為75年出生,自陳學歷研究所畢業,有工作經驗,知道帳戶不能隨便交出去等語(見警卷第2頁、偵卷第18頁),復觀其於警詢及偵查中之應答內容,足認被告具相當智識及社會生活經驗,且非年少無知或毫無使用金融帳戶經驗之人,故被告對於將本案帳戶資料交予他人,可能遭他人作為不法使用乙節,自難推諉不知。

㈢被告雖以前詞為辯。惟按刑法上之故意,可分為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即不確定故意,所謂間接故意或不確定故意,係指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而言,此見刑法第13條第2項規定自明。而依被告於偵查中自承:工作內容就是提供帳戶給對方使用5天,無其他工作,有免費吃住及15萬元薪水等語(見偵卷第18頁),可知被告是以5天15萬元之代價,將其本案帳戶提供予「睿哥」使用。然被告是具相當智識及社會生活經驗之成年人,已如前述,應當明瞭等價勞務換取等值報酬之理,則在對方宣稱不用付出任何勞務、僅須提供申辦本甚為容易之金融帳戶,即可獲得5天15萬元之報酬,如此顯不合常理之事,自當使一般正常人心生懷疑,而可合理推知對方願以高價收購他人金融帳戶,背後不乏有為隱藏資金流向、掩飾自己身分,避免涉及財產犯罪遭司法機關追訴之不法目的;再者,於我國,除政府核准經營之運動彩券及公益彩券外,博弈事業並非一般私人得合法經營之事業,而依被告提供之對話紀錄,對方告稱:「工作內容就是幫我們接賭客的金流…就是住宿配合專員,娛樂城現場那邊有客人要兌換現金就會讓客人匯款到你的銀行帳戶」等語(見偵卷第133頁),可見被告於交付本案帳戶時,已知悉將有不詳來源之金錢進出其本案帳戶,且可預見該帳戶極可能遭第三人作為收受不法財產犯罪所得之用;再參以取得本案帳戶資料之人,本可隨意提領、轉匯帳戶內之款項,且一旦經提領、轉匯,客觀上即可製造金流斷點,後續已不易查明贓款流向,而被告對上開過程根本無從作任何風險控管,亦無法確保本案帳戶不被挪作他人財產犯罪所用之情況下,仍為貪圖5天15萬元之鉅額報酬,決意將本案帳戶資料提供予對方使用,足認其主觀上顯有縱使本案帳戶果遭利用為財產犯罪、作為金流斷點而洗錢之人頭帳戶,亦不違背本意之幫助詐欺取財、幫助洗錢間接故意甚明。被告上辯顯係事後卸責之詞,非可採信。

 ㈣被告雖另以其是被半脅迫而交付本案帳戶資料等語置辯。然被告就所稱遭半脅迫一節,並未提出具體可信之事證相佐,且觀諸卷附告訴人出具之陳述狀所載內容(見偵卷第27頁),可知於111年6月10日,被告尚能騎乘民宿提供之腳踏車自由活動,期間甚至遭遇警察臨檢,然被告卻未曾向警方報案或求援,已有違常情,故其上開是遭脅迫交出帳戶云云之辯解,亦難採信。

 ㈤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上開犯行堪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三、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言。是以,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於幫助之意思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被告雖有提供本案帳戶之上開資料予本案詐欺集團使用,但此舉並不等同於向曹又心等2人施以欺罔之詐術行為,亦非洗錢行為,且卷內亦無積極證據可證明被告有參與詐欺曹又心等2人之行為或於事後轉匯、分得詐騙款項等情事,故被告上揭所為,應屬詐欺取財、洗錢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在無證據證明被告係以正犯之犯意參與犯罪之情形下,應認被告所為僅成立幫助犯而非正犯。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以及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第2條第2款之幫助洗錢罪。被告提供本案帳戶幫助詐欺集團成員詐騙曹又心等2人,且使該集團得順利轉匯並隱匿贓款之去向,係以一行為觸犯幫助詐欺取財罪及幫助洗錢罪,應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之幫助洗錢罪處斷。又被告未實際參與詐欺取財、洗錢犯行,所犯情節較正犯輕微,爰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四、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任意將自己之金融帳戶提供他人使用,不顧可能遭他人用以作為犯罪工具,嚴重破壞社會治安及有礙金融秩序,使詐欺集團成員得順利取得曹又心等2人因受騙而匯入本案帳戶之款項,且增加司法單位追緝之困難而助長犯罪歪風,所為實不足。並考量被告否認犯行之犯後態度(此乃被告基於防禦權之行使而為辯解,本院雖未以此作為加重量刑之依據,但與其餘相類似、已坦承全部犯行之案件得給予較輕刑度之情形相較,在量刑上仍應予以充分考量,以符平等原則),未能深切體認自身行為之過錯所在;兼衡其提供1個金融帳戶資料之犯罪手段與情節、造成曹又心等2人遭詐騙之金額(詳附表所示);兼衡被告於警詢中所述之教育程度、家庭經濟狀況(因涉及被告個人隱私,不予揭露,詳參被告警詢筆錄受詢問人欄),及如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所示無前科之素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罰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另因被告所犯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其最重本刑為7年以下有期徒刑,已不符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所定得易科罰金之要件,是本案之宣告刑雖為6月以下有期徒刑,仍不得為易科罰金之諭知。

五、沒收

㈠被告自陳其交付本案帳戶時有取得新臺幣(下同)5,000元等語(見警卷第3頁),此屬被告因本件犯行所獲取之犯罪所得,未據扣案,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予以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㈡被告雖將本案帳戶資料提供本案詐欺集團成員遂行詐欺取財等犯行,然曹又心等2人匯入本案帳戶之款項,業由詐欺集團成員轉匯一空,非屬被告所有,亦非在被告實際掌控中,被告就所幫助掩飾、隱匿之財物不具所有權及事實上處分權,此等款項即無從依洗錢防制法第18條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併予指明。

㈢至本案帳戶之存摺、印章、提款卡,雖係供犯罪所用之物,但未經扣案,且該物品本身不具財產之交易價值,單獨存在亦不具刑法上之非難性,是否沒收一事欠缺刑法上重要性,是本院認該物品並無沒收或追徵之必要,爰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六、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第3項、第450條第1項、第454條第1項,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七、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判決之日起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須附繕本),上訴於本院管轄之第二審地方法院合議庭。

本案經檢察官 廖春源 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高雄簡易庭法 官 張震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之日起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10  日

書記官 蔡靜雯

附錄論罪科刑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

有第二條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5百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前二項情形,不得科以超過其特定犯罪所定最重本刑之刑。

刑法第339條第1項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附表:

編號

告訴人

詐欺時間及方式

匯款時間

匯款金額

(新臺幣)

1

曹又心

詐欺集團於於111年6月23日9時31分許前不詳時間,以LINE暱稱「股票-張 明遠 」與曹又心互加為好友後,向曹又心佯稱:加入「飆股贏天下」群組並依指示在「MWH」網站註冊帳號,依指示匯款操作股票即可獲利云云,致曹又心陷於錯誤,依指示匯款右列金額至本案帳戶內。

111年6月23日9時31分許

5萬元

2

曾春蓮

詐欺集團於111年5月25日某時許,以LINE暱稱「明遠內部(飆股贏天下)」與曾春蓮互加為好友後,佯稱:加入提供之群組,依指定網址註冊後匯款,即可操作黃金投資,獲利可達30%云云,致曾春蓮陷於錯誤,依指示匯款右列金額至本案帳戶內。

111年6月23日11時10分許

30萬元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