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1537 號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1537 號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0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請求損害賠償等

最高法院 109 年度台上字第 1537 號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109年度台上字第1537號
上 訴 人 祭祀公業法人臺中市陳溪祀
法定代理人 陳敬杬
訴訟代理人 涂惠民律師
被 上訴 人 陳敦隆
訴訟代理人 王俊文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8年1
月9日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第二審判決(106年度上字第223 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請求給付新臺幣壹佰玖拾叁萬肆仟玖佰陸
拾玖元本息之上訴及該訴訟費用部分廢棄,發回臺灣高等法院臺
中分院。
其他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關於駁回其他上訴部分,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與其父陳敬東分別於民國100年3月21
日至102年9月1日、79年7月5日至93年5月間擔任伊之管理人,詎
被上訴人於101 年間因確認派下權存在及請求交付帳簿表冊等二
事件涉訟(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1 年度訴字第1720號、第1611號
,下分稱第1720號、第1611號事件,並合稱系爭二事件)時,竟
不實申領律師諮詢事務費用新臺幣(下同)1萬6,000元。另陳敬
東於擔任管理人期間之89年至93年間收取伊之租金收入共10萬5,
000元未返還、89年至91年間自伊帳戶提領182萬9,969 元挪作己
用,其於93年5 月間死亡,被上訴人為其繼承人之一,共應返還
伊195萬0,969元等情。爰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第541條第1項、
第544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條及97年1月2日修正前民法
第1148條前段、第1153條第1 項規定,求為命被上訴人如數給付
,及加計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未繫屬本院者,不予贅敘)。
被上訴人則以:伊係因處理上訴人之事務而有系爭二事件之涉訟
,所生費用1萬6,000元,應由上訴人負擔。又上訴人出租土地與
訴外人蔡有義,租金係採先付方式,陳敬東自89年至93年收取之
租金應為97萬5,000 元,扣除已入帳之39萬元,上訴人僅得請求
58 萬5,000元。又上訴人每年需固定支出三鳳宮捐獻、作戲、社
會救濟等費用金額逾2 萬元,且有定期存款,陳敬東於89年至91
年間所提領之款項,即係用以支付上訴人日常事務費用及轉作定
期存款。上訴人未舉證陳敬東有挪為私用之情,不得請求伊給付
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上開部分敗訴之判決,駁回其該部分
之上訴,係以:被上訴人與其父陳敬東分別於100年3月21日至10
3年間、79年7月5 日至93年間擔任上訴人之管理人,並被上訴人
於101年因系爭二事件涉訟,於101年7 月25日及同年10月23日有
向上訴人申領律師諮詢費等共1萬6,000元之事實,為兩造所不爭
。查第1720號確認派下權存在等事件,兩造均為被告,被上訴人
並為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被上訴人雖為第1611號請求交付帳簿
表冊等事件之被告,惟該事件係請求被上訴人報告公業財產使用
、管理等狀況,並交付帳冊等文書,業經調取卷宗核認明確。該
二事件均與上訴人業務相關,非屬被上訴人個人之事務,則被上
訴人因而所生諮詢律師等費用1萬6,000元,自應由上訴人支付。
又上訴人於87年12月23日與訴外人蔡有義達成調解(下稱系爭調
解),將所有坐落臺中市○○區○○○段○○○段000 地號等土
地出租與蔡有義,租賃期間為87年12月1 日至90年11月30日止,
每年租金27萬元,於12月15日及6月15日各支付13萬5,000元;嗣
於90年12月1日續將該等土地出租予訴外人蔡木火,租期至103年
12月31日止,每2個月租金3萬元,亦為兩造所不爭。衡諸常情,
租金之給付通常於租約起算時為之,且該契約於90年11月30日到
期,無可能於到期後之同年12月15日再給付租金,是蔡有義就該
租約應於90年6 月15日給付最後一期租金與上訴人。則陳敬東於
90年間收取之租金,應為蔡有義之13萬5,000元,加計蔡木火之3
萬元,共16萬5,000 元。準此,陳敬東自89年至93年任職管理人
期間,上訴人之租金收入應為97萬5,000元,而非108萬元。扣除
已入帳之39萬元,上訴人僅能請求被上訴人返還58萬5,000 元。
再者,陳敬東於89年至91年間自第一審判決附表(下稱附表) 3
、4、5所示日期,自上訴人使用如附表2編號1所示帳戶(下稱系
爭帳戶)提領188萬9,969元,然上訴人每年均有祭祀、作戲、社
會救濟開銷支出,亦有收據等足稽,參以其104年至105年、 105
年至106年開銷支出分別高達9萬1,953元、95萬5,329元,有收支
明細表可據;另依合作金庫銀行之存款明細表,系爭帳戶亦有其
他款項存入,實難認陳敬東提領之款項均係挪供己用。且上訴人
自陳敬東於93年5月2日死亡後迄100年3月20日近7 年期間,未再
選任管理人管理公業,亦為兩造所不爭,則10餘年前之單據或帳
冊歷時久遠迭失,自難令非管理人之被上訴人提出證明。上訴人
未就陳敬東有挪用182萬9,969元款項,盡舉證責任,自難為其有
利之認定。綜上,上訴人本於繼承、民法第767條第1項、第 541
條第1項、第544條、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79 條規定,請求被
上訴人給付195萬0,969元本息,洵非正當,不應准許等詞,為其
判斷之基礎。
廢棄發回部分:
惟查依證人蔡木火證述:伊父蔡有義以系爭調解向上訴人承租土
地,約定租期自87年12月1 日至90年11月30日,每年27萬元租金
每半年付租一次,第一次係在88年6月給付,每半年後才給付1次
等詞(見一審豐訴字卷第194、195頁),已證稱蔡有義並非於租
約起算時即給付第1 期租金。倘是項證言可採,上訴人主張陳敬
東於90年間向蔡有義收取之租金為27萬元云云(見一審豐訴字卷
第124 頁),似非無稽。原審就上開證言恝置不論,徒以租金通
常於租約起算時給付,進而認陳敬東90年間收取之租金僅16萬5,
000 元,已嫌速斷。次查,陳敬東於89年至91年間,自上訴人使
用之系爭帳戶提領支出共188萬9,969元,為原審認定之事實。又
依卷附上訴人帳簿、現金簿、現金支出明細等之記載(見一審豐
簡字卷第22至32頁),其於94年至103 年度每年度經常性開銷約
為2萬元至8萬元不等。原審亦認定上訴人於104至105年度支出費
用為9萬1,953元。果爾,上訴人上開期間之平均年度開銷僅約為
3萬餘元。至上訴人於105至106年度之開銷金額雖為95萬5,329元
(見原審卷㈠第247至249頁),然係因支出整修費51萬2,477 元
、鑑界費、裁判費及律師費等共28萬7,857元、大會餐費3萬1,47
0元、出租仲介費3萬5,350 元等費用所致。且被上訴人亦抗辯該
188萬9,969元有部分轉為上訴人之存款云云(見一審豐訴字卷第
207頁背面、原審卷㈡第83、148頁),似亦自承所提領款項非悉
數支付上訴人開銷。乃原審未經被上訴人舉證,徒以依上開上訴
人104年至106年度之開銷金額,及上訴人使用之系爭帳戶有其他
款項存入之情,即認陳敬東無挪用款項情事,進而為上訴人不利
之判斷,並有可議。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違背法令,求
予廢棄,非無理由。
駁回其他上訴部分:
關於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給付律師諮詢等事務費用1萬6,000元本
息部分,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其敗訴之判決,駁回該部分之上訴
,經核認事用法均無違誤。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此部分違背法
令,求予廢棄,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一部為有理由、一部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
法第477條第1項、第478條第2項、第481條、第449條第1項、第7
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6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陳 重 瑜
法官 梁 玉 芬
法官 周 舒 雁
法官 黃 書 苑
法官 陳 麗 玲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1 月 13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