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聲判字第 117 號刑事裁定

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聲判字第 117 號刑事裁定

日期:民國 112 年 01 月 06 日

案由:聲請交付審判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111 年度聲判字第 117 號刑事裁定全文內容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111年度聲判字第117號

聲請人 鄭錦彰

代理人 蔡錦得 律師

被告 曾增澄

上列聲請人因告訴被告傷害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長111年度上聲議字第10650號駁回再議之處分(原不起訴處分案號: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11年度偵字第26999號),聲請交付審判,本院裁定如下:

主文

聲請駁回。

理由

一、聲請意旨意旨詳如刑事交付審判聲請狀所載(如附件)。

二、按聲請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理由而駁回之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10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法院認為交付審判之聲請不合法或無理由者,應駁回之,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及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查本件聲請人以被告涉犯傷害罪嫌,提出告訴,案經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於民國111年10月28日以111年度偵字第26999號為不起訴處分,聲請人不服聲請再議,惟經臺灣高等檢察署檢察長於111年12月1日以111年度上聲議字第10650號處分書駁回其再議,並於111年12月13日將上開處分書寄存送達聲請人。聲請人則於111年12月21日委任律師具狀向本院聲請交付審判,業經本院調取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11年度偵字第26999號偵查卷宗及臺灣高等檢察署111年度上聲議字第10650號偵查卷宗核對無誤,並有刑事交付審判聲請狀上本院收文章所示日期可憑。本件聲請人聲請交付審判合於法定程序要件,合先敘明。

三、次按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第1項規定聲請人得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係對於檢察官不起訴或緩起訴裁量權制衡之一種外部監督機制,此時,法院僅在就檢察官所為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是否正確加以審查,以防止檢察機關濫權,依此立法精神,法院就聲請交付審判案件之審查,所謂「得為必要之調查」(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3第3項參照),其調查證據之範圍,自應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不可就聲請人新提出之證據再為調查,亦不可蒐集偵查卷以外之證據,且依刑事訴訟法第260條對於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或緩起訴處分期滿未經撤銷者得再行起訴之規定,其立法理由說明,本條所謂不起訴處分已確定,係包括「聲請法院交付審判復經駁回者」之情形在內,則法院就聲請交付審判案件之審查,所謂「得為必要之調查」,其調查證據範圍,自更應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不得就聲請人新提出之證據再為調查,亦不可蒐集偵查卷以外之證據,否則,將與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再行起訴規定,混淆不清。復按法院於審查交付審判之聲請有無理由時,除認為聲請人所指摘不利被告之事證未經檢察機關詳為調查或斟酌,或不起訴處分書所載理由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其他證據法則,否則,不宜率予交付審判,法院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134項可資參酌。至上開所謂告訴人所指摘不利被告之事證未經檢察機關詳為調查,係指告訴人所提出請求調查之證據,檢察官未予調查,且若經調查,即足以動搖原偵查檢察官事實之認定及處分之決定,倘調查結果,尚不足以動搖原事實之認定及處分之決定者,仍不能率予交付審判。

四、原告訴意旨、不起訴處分、聲請再議意旨及再議駁回意旨略

以:

(一)聲請人原告訴意旨略以:

被告於111年3月1日上午9時許,駕駛挖土機在桃園市楊梅區金華街174巷底土地公廟旁土地進行整地作業,聲請人因恐其種植於該處之農作物遭毀損,遂要求被告停止整地作業。詎被告竟基於傷害之犯意,駕駛挖土機以鏟斗推向聲請人身體,並挖起地上之竹枝壓向聲請人右手臂,致聲請人受有右側前臂挫傷之傷害。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嫌。

(二)原不起訴處分意旨略以:

聲請人固指稱遭被告以上開方式傷害乙情,然此為被告所

 否認,且證人即在場之 饒恩禎 於偵查時證稱:伊當時坐在

 被告旁邊,被告駕駛怪手進行整地時,聲請人突然走進

 來,伊及被告一直請聲請人離開,但聲請人不肯,並站在

 離怪手約7、8公尺的地方,伊突然聽到聲請人大叫,伊一

 直都坐在被告旁邊,被告駕駛怪手以鏟斗挖地上的竹子,

 鏟斗及竹子都沒有碰到聲請人身體,伊不知道聲請人發生

 什麼事情,不知道他如何受傷等語,又案發當時只有聲請

 人、被告及證人 傅饒恩禎 在場,渠等發生口角爭執之過程

 並無監視錄影畫面或錄音等情,業據聲請人供述明確,是

 本件除聲請人單一之指訴外,並無其他積極證據可資佐

 證,尚難遽認被告涉有傷害之犯行。

(三)聲請人原再議意旨略以:

 系爭土地經訴外人 彭淑蓉 取得整地及耕種權,聲請人即與彭淑蓉將荒煙漫草之地,開墾為得耕種之地,挖水池灌溉、拉電線,所耗費之人工、養地成本甚大,並栽種各種水果及蔬菜,110年8月16日已曾遭自稱地主 曾春來 之人故意破壞約800坪農地,尚餘農地仍續栽種;111年3月1日上午,曾春來未經告知土地使用人即聲請人與彭淑蓉,竟僱請被告駕駛怪手,將系爭農地完全剷平,並將在場勸止工作之聲請人打傷,顯然是故意行為,原檢察官就上開涉案事實經過,兩造前有糾紛情形,涉及傷害之犯案動機,均未依職權查明,並傳訊彭淑蓉及自稱地主之曾春來調查證據,遽予結案,顯有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之瑕疵,違反程序正義,且未盡依職權調查證據之能事;查被告及在場之證人饒恩禎均同為受僱自稱地主之曾春來,且為工作夥伴關係,所為抗辯及證詞,難免有預先串供、偏頗之高度可能性,在沒有其他補強證據佐證下,依常情實難以採信;而聲請人所為指訴,如就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之親身知覺、體驗事實陳訴時,即居於證人地位,自應依刑事訴訟法規定命具結,使陳述具有證據能力,得作為證據,原檢察官竟未依職權命聲請人具結作證,竟以聲請人陳述僅屬單一指訴,而未予採信,實有偏頗之虞,且屬未盡依職權調查證據之重大違誤等語。

(四)原再議駁回意旨略以:

本件聲請人指訴被告涉有傷害罪嫌,業經被告堅決否認在卷;而案發當時聲請人係站在離怪手約7、8公尺之地方,被告駕駛怪手以鏟斗挖起地上竹子,鏟斗及竹子都沒有碰到聲請人身體等情,亦據證人即同在現場之饒恩禎證述屬實;又案發當時只有聲請人、被告及證人在場,雙方發生爭執之過程並無監視錄影畫面或錄音等證據足資佐證一情,復據聲請人供述明確。是則,既查無任何具體之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駕駛挖土機挖起竹枝壓向聲請人致其受傷之傷害犯行;而聲請人所提出之診斷證明書,僅能證明確曾受有傷害之事實,並無從證明所載傷勢確係因被告行為所造成;揆諸首揭罪疑利益應歸被告之原則,自難僅據聲請人所提出之診斷證明書及單一之片面指訴,即遽認被告確有傷害犯行,而逕以刑法傷害罪責相繩。本件既查無任何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傷害犯行,自難僅憑聲請人之片面指訴,即遽令負相關刑責;原檢察官偵查結果,認被告犯罪嫌疑不足而為不起訴處分,經核並無不當。聲請人聲請再議指摘原檢察官未傳喚證人彭淑蓉、自稱地主之曾春來,及命聲請人具結後作證等部分,核均屬檢察官偵查之職權,既經詳為調查後綜合所有卷證資料,已足資認定被告刑責之有無,並於不起訴處分書詳細說明認定之理由及依據,自無由遽指為有偵查不完備之違誤;至其餘再議指摘之事項,均屬其個人片面之法律思維,及主觀之認知感受,核與本案罪責之認定無必然關聯,尚難據以認原不起訴處分即有何違誤之處,且應為被告等不起訴處分之事證已臻明確,自無一一指駁之必要。至聲請人指陳證人饒恩禎疑有預先串供證述不實之情,是否涉及偽證刑責一節,因此部分未經原檢察官對之為不起訴處分,即非本件再議審酌之範圍。綜上,認本件再議無理由,爰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前段為駁回之處分。

五、本院之判斷:

(一)卷查,本案原不起訴處分及駁回再議處分意旨,已清楚述明檢察官認定被告未構成聲請交付審判意旨所指傷害罪嫌之理由,即:⑴被告堅決否認在卷,且案發當時聲請人係站在離怪手約7、8公尺之地方,被告駕駛怪手以鏟斗挖起地上竹子,鏟斗及竹子都沒有碰到聲請人身體等情,據證人即同在現場之饒恩禎證述屬實;⑵案發當時只有聲請人、被告及證人在場,雙方發生爭執之過程並無監視錄影畫面或錄音等證據足資佐證一情,復據聲請人供述明確;⑶聲請人所提出之診斷證明書,僅能證明確曾受有傷害之事實,並無從證明所載傷勢確係因被告行為所造成;⑷依罪疑利益應歸被告之原則,自難僅據聲請人所提出之診斷證明書及單一之片面指訴,即遽認被告確有傷害犯行,而逕以刑法傷害罪責相繩,而本件既查無任何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傷害犯行,自難僅憑聲請人之片面指訴,即遽令負相關刑責。此經本院調取偵查卷宗核閱無訛,是檢察官調查證據、採認事實確有所據,其認事用法亦無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相關證據法則之情形。

(二)而聲請意旨指摘原檢察官①未傳喚證人彭淑蓉、自稱地主之曾春來,及命聲請人具結後作證等部分,然此均屬檢察官偵查之職權,且聲請人主張應傳喚證人彭淑蓉及曾春來,僅係為證明本案被告犯案動機及前因後果,然該二人於本案發生時並未在現場見聞,又縱告訴人依法命具結後,仍無解其為告訴人之身分;②另原檢察官業已斟酌聲請人之診斷證明書,縱聲請人受傷原因於病歷中有記載,然此或僅為聲請人就醫時之主訴,亦與診斷證明書相同證明程度,即僅能證明其確曾受有傷害之事實,並無從證明其傷勢確係因被告行為所造成,又本案既經詳為調查後綜合所有卷證資料,已足資認定被告刑責之有無,並於不起訴處分書及駁回再議處分書中詳細說明認定之理由及依據,自無由遽指為有偵查不完備之違誤。聲請交付審判意旨,猶執陳詞,指摘原不起訴處分及駁回再議處分意旨不當,均無法使本院依卷內現存證據達到足認被告有傷害嫌疑,及檢察官應提起公訴之心證程度。換言之,本件並無足以動搖原偵查事實認定而得據以裁定交付審判之事由存在。是本件聲請交付審判,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綜上所述,本件依卷內現存證據尚不足認被告有何傷害之犯

  行,難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25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應提起公

  訴之情形,是本件不起訴處分及駁回再議處分書所載理由並

  無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其他證據法則等據以交付審判

  之事由存在。聲請人猶執前詞,指摘原不起訴及駁回再議處

  分書理由不當,揆諸上揭說明,本件交付審判之聲請為無理

  由,依法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裁定如主

文。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刑事第十九庭審判長法官 劉美香

                   法官 王兆琳

                   法官 林述亨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抗告。

               書記官  曾雋

中  華  民  國  112 年  1  月  6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