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981 號刑事判決

案號: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981 號刑事判決

日期:民國 111 年 11 月 03 日

案由: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最高法院 111 年度台上字第 4981 號刑事判決全文內容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111年度台上字第4981號

上訴人 潘宥誠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111年8月4日第二審判決(111年度原上訴字第102號,起訴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109年度偵字第32158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理由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77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本件經原審審理結果,認上訴人潘宥誠有原判決事實欄所載犯行,因而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販賣第二級毒品未遂罪刑及沒收銷燬之判決,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已詳敘其調查、取捨證據之結果及憑以認定犯罪事實之得心證理由。從形式上觀察,並無足以影響判決結果之違法情形存在。

二、本件上訴意旨略稱:

 ㈠上訴人於第一審告發毒品來源後態度確實消極,上訴後亦無積極作為,直至原審辯護人查得原偵查案號業已簽結,方另行告發,現偵查機關為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和分局,已通知上訴人於民國111年6月29日21時前往製作筆錄,並已指認藥頭之正確姓名為「 羅聖鴻 」,同時提供109年9月間上訴人與其購買毒品之銀行匯轉明細供檢調偵辦,但偵查至查獲皆需時間;未能即時查獲毒品來源確應歸責上訴人,然法院於程序上發函詢問查緝結果之時點亦無明確規定,原審有應調查證據而未予調查之疏漏。

 ㈡上訴人自108年起受精神疾病所困,判定罹患「雙相情緒障礙症」,並於109年初發病自殺後病情加劇,長期的失眠、失憶、妄想、幻覺,導致時常擅自停藥或有突然大量濫用藥物的行為。原判決以上訴人於110年9月16日起在臺北市○○○○○○○○區初診病歷之其中一頁之初始診斷結果,作為其判斷上訴人行為時意識能力、判斷能力之有無,顯然欠缺具體理由及關連性,復未說明選擇距離行為時達1年之初診結果作為判斷基準之理由,應有認事用法之違誤及未載理由之違法,且未囑託醫學單位鑑定上訴人行為時之精神狀況,亦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法等語。

三、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所謂「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係指被告翔實供出毒品來源之具體事證,因而使有偵查(或調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知悉而對之發動偵查(或調查),並因而查獲者而言;而法院非屬偵查犯罪之機關,故不論被告在司法警察(官)調查、檢察官偵查或法院審判中供出毒品來源,事實審法院僅須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調查被告之供出毒品來源行為,是否已因此使偵查機關查獲毒品來源之人及其事,而符合減免其刑之規定,以資審認;倘無從期待偵查機關在法院辯論終結前因而查獲,事實審法院未依聲請或本於職權再就被告所指其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之事再行調查,仍不能遽指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原判決就上訴人何以不符合前揭減免其刑規定之要件,已於理由內說明:上訴人於第一審供出其毒品來源為「 姜聖 宏」,並稱已向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下稱臺北地檢署)告發,然經第一審函詢臺北地檢署,覆以:「未因被告潘宥誠之供述而查獲『 姜聖宏 』或其他毒品來源」;嗣於原審審理時上訴人 陳明 其毒品上游係「姜聖宏」或「 羅聖宏 」,經原審函詢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二分局,覆以:「本案本分局已依法通知被告潘宥誠到案說明及查明被告潘宥誠所提供之Facebook帳戶暱稱:『姜聖』之使用者及Telegrem帳號暱稱:『嚕嚕米』綁定手機門號0000000000之申登人,因兩者身分不相符,被告潘宥誠亦依時未到案指證,故未能查緝其他共犯、正犯到案,相關卷證資料檢還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因認上訴人並無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1項減免其刑規定之適用,核其所為之論斷,俱有卷內資料可資覆按,屬原審科刑調查職權之適法行使,自不得任意指為違法。且卷查,本案原審係於111年7月14日言詞辯論終結,上訴人於同年月18日具狀聲請再開辯論,載敘其於111年5月20日向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告發「姜聖宏」(本名羅聖鴻),已發交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和分局偵辦云云,原判決已說明:上訴人雖於111年5月20日告發其毒品來源,但並無提出查獲毒品來源之相關資料等語(見原判決第8頁),因而未依聲請或本於職權再就上訴人所指其供出毒品來源再行調查,亦不能遽指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上訴意旨㈠係對原判決科刑調查職權行使,及已為適法之論斷,徒憑己意再為爭執,並非上訴第三審之合法理由。

四、所謂依本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係指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在客觀上顯有調查必要性的證據而言,故其範圍並非漫無限制,必其證據與判斷待證事實之有無,具有關聯性,得據以推翻原判決所確認的事實,而為不同的認定,始足當之。若所需證明的事項已臻明確,自毋庸為無益之調查。刑法第19條有關行為人刑事責任能力之規定,係指行為人於「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之生理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之能力(學理上稱為「辨識能力」)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學理上稱為「控制能力」),因而不能、欠缺或顯著減低之心理結果者而言。本條責任能力有無之判斷標準,係採生理學及心理學之混合立法體例。就生理原因部分,以行為人有無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為準,而心理結果部分,則以行為人之辨識其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是否係全然欠缺或顯著減低為斷。前者,可依醫學專家之鑑定結果為據,倘行為人確有精神疾病或智能不足等生理上原因,則由法院就心理結果部分,判斷行為人是否因此等生理原因,而影響其是非辨識或行為控制之能力。亦即,行為人之是非辨識或行為控制能力是否全然欠缺,抑或係顯著減低之判斷標準,應在於行為人是否因上開生理上之原因而喪失或減損其社會判斷力(刑法第19條立法理由參照)。而關於辨識能力與控制能力二者間有無因果關係存在,得否阻卻或減輕刑事責任,應由法院本於職權綜合卷證判斷評價之。原判決關於上訴人有無刑法第19條第1項、第2項規定之適用,已於理由內載述:「被告自遭查獲迄本院審理應訊時均對答如流,並無辨識其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之情形。再依現場交易譯文、LINE對話譯文、對話翻拍照片、查獲現場以觀,其內容亦無出現被告無辨識其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之情事。又依被告所提臺北市聯合醫院被告之病歷摘要記載:被告施用毒品(大麻)濫用成癮物質,意識清醒,判斷力正常等情(本院卷第114頁)。此益見被告確無辨識其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之情形,自無依刑法第19條第2項減輕其刑規定適用之餘地。」(見原判決第6頁),已詳述論斷所憑之證據,俱有卷內資料可資覆按,並無不合。上訴人雖經就醫診斷有精神疾病之生理原因,但原判決綜合上訴人行為時及行為後之客觀情狀,認定上訴人於行為時,並無辨識其行為違法或依其辯識而行為之能力有欠缺或顯著減低情形,並認上訴人聲請精神鑑定,並無調查必要,而予駁回,無何違法可言。上訴意旨㈡係對在原審已主張之事項,已經原判決論駁,於上訴第三審再為爭辯,並非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五、綜上,上訴人之上訴意旨並未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

判決有何違背法令之情形,核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

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應認上訴人之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

程式,予以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95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3  日

刑事第二庭審判長法 官 林勤純

法 官 王梅英

法 官 蔡新毅

法 官 吳秋宏

法 官 黃斯偉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記官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11  月  8  日


法院判決書檢索

更多判決書